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始末

  “我们现在说的是关于你妹妹韩玉溪的案件,对于案件无关的事情还是不要说了。”

  欧阳寻翘起腿了,将手十指紧扣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对于韩玉佩之前的话并没有太在意。

  现在这个案件,已经进入了最高潮的部分,自己可不会这么容易分神。

  “能告诉我,你妹妹韩玉溪被当成你领养之后,你为什么要离开孤儿院?”

  ......

  几分钟前,办公室外。

  总编带领众人来到了另一间会议室中,这里的配置与总编的办公室很大的不相同。

  宽敞的空间,整齐划一的办公桌与椅子,桌面上还摆放在一些小盆的花卉,兰草。

  窗边上的淡蓝色的窗帘随着微风轻轻飘荡着,整个会议室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潇惋惜坐在椅子上,看了看会议室的门口,冷不丁的说道一句,“欧阳寻怎么搞地神神秘秘的。”

  见龙皓轩没有进来后,打开了笔记本后的凌子安悄悄玩起来游戏,还故做看资料似的。

  这时,门外总编端来两杯咖啡,笑着说道,“你们那个组长说先会警车里了,有什么事直接叫他。”

  潇惋惜接过咖啡后,对他点点头后,没有说什么了。

  而凌子安却顾着玩游戏,还没有看到总编手上的咖啡。

  办公室内。

  韩玉佩慢慢的说着妹妹韩玉溪被当成自己领养了后,自己又是为什么要离开孤儿院,又如何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开始生活......

  “那时候,妹妹离开了孤儿院,我原本是不离开孤儿院,一直都在那里长大。”

  “可是,我实在放不下,我知道妹妹的性格,非常的好强,我怕她到了外面会因为她的性格而受到伤害,所以才偷偷的离开了孤儿院。”

  欧阳寻在文件中得知,韩玉佩小时候的性格都是善良,懦弱的。

  一般情况下韩玉佩被欺负后,都是由韩玉溪保护的,对此两姐妹的感情十分要好。

  至于韩玉溪为什么选择要假扮自己的姐姐,离开孤儿院呢?那就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生活是很困难,并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明白的!”

  韩玉佩说着,双眼中泪光闪闪,欲流似的。

  这时,欧阳寻看着她,双眼中也是有点泪光,“我也是一个孤儿。”

  嗯?

  当他说出自己是孤儿的那一刻时,感觉到了自己仿佛多了一个伙伴似的,有种惺惺相惜一般的情绪。

  “不过,我却和你不同,你一直生活在社会上;而我,却生活在地狱中,生不如死。”

  说着,欧阳寻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的寒光,仿佛自己都能感受到他曾经受到的伤害。

  韩玉佩这时才明白,原来欧阳寻虽然和自己一样,是一名孤儿,但,他经历过的痛苦比自己多得多。

  “抱歉,你继续说。”欧阳寻注意到了现在说关于韩玉溪事件,自己可并不是主角。

  韩玉佩轻轻地擦拭着眼角处的泪光,就继续说道着。

  “离开孤儿院的第五年的时间,我也才十六岁。或许是上天觉得我很累,我居然遇到了自己的妹妹。”

  “那时候,妹妹也才刚刚进入娱乐公司中,我就开始关注她。我会默默的守护着,不想出现在她的面前,不想。”

  当见到了自己的妹妹,却不能跟妹妹相认,只选择了默默的守护着她。

  对韩玉佩而言,就已经是最低的限度了。

  妹妹成了明星,自己就选择当一名娱乐记者,这样就可以关注自己妹妹了。

  “可是,就在几天前,我在报社工作的时候,有一个狗仔来到报社找总编。”

  “哪天报社只有我一个人,所以他直接跟我说来报社的目的。原来他偷拍到了我妹妹的不.雅.照,而且还是跟一个男明星的照片。”

  “像这样的照片,我是不可能让它报道出去的。会使得妹妹的前途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样的性.丑.闻我选择了抹杀在摇篮里。”

  原来是韩玉溪的不.雅.照,如果真的被报道出去,真的会让她的明星前途受到不可估量的影响。

  对于明星而言,性.丑.闻就是一头饿狼,谁沾.染谁就会被咬死。

  欧阳寻听到了韩玉佩叙述的事情后,自己也大概知道了下面会发生什么。

  一,应该就是韩玉佩以个人的名义买下了狗仔的照片,不然其报道出去。

  二,或许去找了妹妹韩玉溪,将照片给了她,并告诉她不要在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己帮妹妹韩玉溪收拾残局,也将自己的攒下的积蓄都买了照片,甚至还去借了同事,朋友的钱。

  为自己的妹妹付出了一切,能够帮到自己的妹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是,韩玉佩却怎么也想不到,妹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妹妹小时候好强,调皮,但不是一个坏孩子。曾经的她还是会关心自己,保护自己,可是如今......

  幸好狗仔选择了韩玉佩工作的报社,也幸好那天除了自己外没有其他人,不然妹妹韩玉溪的性.丑.闻将铺天盖地的席卷这个城市。

  “或许去已经猜到了,我买了他所有的照片。”

  “原本我还在想,要不要去见一次妹妹,我不想她在这样的错下去。”

  “最后我还是做出的决定,去见她一次,没想到......”

  没想到,这是离开孤儿院后,第一次见面,但也成为了最后一次见面。

  说着,韩玉佩再一次的眼眶中泪光闪闪,一不小心泪水流了下来。

  欧阳寻很同情韩玉佩,也很心疼韩玉佩。

  “十分抱歉,让你在情绪不好的情况下还要接收我调查案情。”

  自己向她道歉后,然后又在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支钢笔。

  仔细一看,原来这不是钢笔,而是一支录音笔,上面还闪闪的发着绿光,表示正在工作中。

  看到了这一幕后,韩玉佩不经的惊讶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录音的?”

  欧阳寻看了一眼录音笔后,轻轻地笑了一下,“很早之前了。”

  “谢谢你的配合,我们该回去。对了,你是死.者的姐姐,可以去警局申请拿死.者的遗物。”

  韩玉佩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能不能让我给你做一个专访?”

  “可以。”

  说完后,向她微微的点点头,起身后离开了办公室,韩玉佩也起身紧跟其后。

  ......

  欧阳寻等人坐上了警车后,离开了报社,向警局的方向驶去。

  才刚刚坐在警车中的他,就闭上眼睛,轻轻地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消除眼睛疲劳。

  很快,不知不觉欧阳寻就在车里睡着了......

  【本小说纯属虚构,人物,时间,地点都是因小说需要而制定的,请勿当真。】

第20章:始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