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雨腥风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乱晋我为王在线阅读

乱晋我为王

历史 / 两晋隋唐

620.8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07-30 15:25

书籍摘要: 晋殇起,晋殇愈……这是一个穿越者的故事。在这里,男主靳商钰会一步步的从大晋王朝走来!而英雄与美女,狡诈与算计,族群的争斗,都将是他不断成长的养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书友20210526125151452.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贝贝23.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乱踩.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群穿在东晋在线阅读
一群准备去援建非洲的援外工作者,乘坐远洋巨轮,行驶到舟山群岛附近时,突然穿越到了东晋。他们的巨轮上有大量的现代物资和设备,那他们靠着这些来自现代的资源,可以在东晋做点什么呢?他们能够打碎东晋那帮腐朽的门阀吗?或者他们干脆也成为其中的一个门阀?当这帮穿越者来到东晋后,魏晋风流会不会多一些现代的元素呢?那我们去看看吧,看看这帮穿越者能在东晋做些什么吧
太初有大道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隐藏古代辅佐高手在线阅读
一小哥和朋友天天假扮皇上和太监,并立贵妃,皇后,只是玩玩弄弄一说,谁知,懵懂的小哥却在一个晚上穿越回到古代。
老陈不简单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双储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钱程和李承乾被系统绑定,两人不仅样貌声音一样,还会伤害同步。 结果,大唐便有了两位储君! 宫中宫女太监,太子殿上一刻不拘小节,讨厌繁文缛节,下一刻又恪守规矩。 大家都快裂开了! …… “身为太子,你怎可动手打架!” 李承乾一脸委屈,“儿臣没和人打架呀。” 李世民指着他脸上的伤,怒道:“脸上伤还没好,竟敢在朕面前睁眼说瞎话!” 李承乾心中大骂,“钱程,此事我跟你没完!” …… 长乐:“皇兄,钱程近来在做什么,已许久未见他人?” “长乐听为兄的话,少有此人接触。” “你前几日不还说,此人良善,是个可以托付之人吗?” “为兄当时是胡言乱语,你千万别听!”李承乾转过身来,杀气腾腾地找到钱程,“我警告你,别打长乐的主意!当心孤和你拼命!”
馒头就酒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手工达人在线阅读
面对隋末乱世,主角一没出身,二没地位,三没钱财,甚至连系统金手指也没有。唯一可以依靠的是前世工作之余热爱的手工技术。 看主角如何靠手工技术在隋末乱世混得风生水起…… 主角:等会儿,这个叫李盛的是谁,李世民的长子不是李承乾吗?他的母亲是我的发小儿?难道我当了李世民家的隔壁老王?!
饭后橙汁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神级太子在线阅读
新书《大唐:朕让你监国,没让你登基》火热连载 【火爆精选爽文】穿越到大唐,成为了八岁太子李承乾。 李承乾:我有无限装逼系统,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 叮,恭喜获得才子能力,才思敏捷,随意秒杀一切大儒。 叮,恭喜获得百病不侵,体质加强、恢复能力提升十倍。 叮,恭喜获得妙手回春,专治疑难杂症,手碰万物,皆成神药。
尽焚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我和孙悟空在线阅读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小帅涛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一品在线阅读
各位亲,狼崽新书《隋末之大夏龙雀》已经上传,还请各位亲多多收藏,多多支持!狼崽感激不尽!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14238101
堕落的狼崽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开局身陷囹圄,被李二请出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半辈子的拼搏化为乌有,牧云只想发点小财,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  结果却被害入狱,身陷囹圄!  为求自保,才惊动李世民,被请出山。至此历史轨迹便出了偏差,大唐天翻地覆、日新月异……  吾华夏之科学,不仅古今领先世界,必将永远领先世界。  吾大唐之繁荣,无论今天、明天、后天,将永远令世人瞩目。  牧云:“这何须多言,不本就该如此吗?”
空手夺白刃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官在线阅读
安史之乱对煌煌大唐而言,并不是耻辱的终点,而是蜕变的起始。  中晚唐,既开此后五百年华夏之新格局,也是个被理解得最为僵化的词汇。朝政衰败?藩镇割据?外敌欺辱?党争酷烈?  单单是这些?  不。  肃宗回马杨妃死,  云雨虽亡日月新!  现代不得志的编剧高子阳,因个微不足道的偏差,穿越到了唐代宗大历十二年,获得了太学生高岳的身份,并准备要通过考试,当大唐的公务员。在他眼前,是个盛世不再但又历久弥新的大唐,至此一副荣华迁转的八隽图卷徐徐展开。  我高子阳也不是谦虚,进士是要及第的,五姓女是要娶的,政事堂是要入的,各镇节度使也都是要做一做的,东南西北那票找不快活的也都是要殴打的......
幸运的苏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乱晋我为王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血雨腥风

  轰隆隆隆!又是一阵阵急促的响雷,天空中的密云,在狂风的摇曳下,层层翻滚,不时电射出锯齿形的光芒,仿佛整个天宇都会随时塌陷下来一般。

  “妈的,这电闪雷鸣的,竟让咱们干这种不是人干的活儿!”

  “我说兄弟啊,小声点儿!没让别人推着咱们走就不错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

  “老哥,兄弟我怎么能够不知道呢!唉,可怜这些兄弟了!听说他们几个就因为多看了一眼老皇帝,便被乱棍打死了!”

  就在天空中的密云越发的低沉之时,一处大墙下,有两个中年男子正推着一辆木制的双轮车,缓慢的前行着。而车上杂乱叠放着的尸体,则在断断续续的向外流淌着乌黑色的血污。

  “兄弟,咱们得快点了,看这天色,马上就要下大雨了!”

  “老哥,咱们都出宫门这么远了,你看那片小树林,就扔那儿得了!反正回去还得接着运!”

  “好!”就在那个年岁稍大一点的中年人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后,两人也是合力将双轮木车上的尸体,一股恼儿的卸在小树林的边缘之处。

  然而,就在他们转身拉车,准备离开的时候,天空中突然间一声炸响,树林中碗口粗的一棵松树直接就被劈成了两半儿

  “妈的,快点走吧,今天的雷怎么这么响,搞得天空都快要裂开了!”

  “行啦!快走吧!回去晚了,没准咱们哥俩也得躺在这里了!”抬眼扫一下灌木丛中的七具尸体,那中年人不经意间打了一个冷颤!

  狂风夹杂着些许的湿气,在小树林中放肆的吹打着,而那两个中年人拉车而去的背景则是越来越小。

  某一刻,就在另一声惊雷的敲击下,天空中的密云终于再也扛不住了。硕大的雨点如同利箭一般飞射而下,仅几息间,整个天宇中就已然成了水世界。

  刚刚还是血污点点的七具尸体,也是在暴雨的冲刷下变得干净了许多。从他们的装束上来看,都是一些普通的粗衣粗布,但年纪却都在二十岁左右。

  可能也正是因为太过年轻的原故吧,所以才引得刚才的两个中年人的慨叹。

  狂风越发的肆虐,不时划过的锯形电光,照在灌木丛中年轻的脸庞上,显得那样的诡异。

  然而,就在这个雷电交加,暴雨如注的时刻,突然间从七具尸体的最里面缓缓的伸出来了一支手。紧接着一个年轻的面庞很是费力的从一堆尸体中钻了出来,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妈的,这是什么情况啊!导演,快停下!兄弟我喘不上来气儿了!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干啥啊!妈的,不对啊!我只是个学生!虽然偶尔也当过几回群众演员,可说到底,老子也不是什么演员啊!那,那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的古装道具啊!”一边从尸堆中向外爬,那年轻人一边自言自语着。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的让他无语了。因为就在他站起身形大声喊着“导演”二字的时候,他的脚一不小心被一具尸体拌倒在地,而更为巧合的是,这年轻人的小脸儿竟然在倒地的一瞬间与另一具尸体贴在了一起。

  “妈的,这什么道具啊!还挺逼真的!妈的,不对啊!怎么有血!还有,这也不是道具啊!这是,这是真的死尸啊!”一经发现这里的“道具”都是真真切切的尸体,那年轻人像种了邪一般,一高儿就跳了起来,人更是沿着刚才那辆车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真的与我没关系!我只是个大学生!警察可别来找我啊!”狂风暴雨中,那年轻人一边奔跑着,一边大声的呼喊着。

  然而,当他一路狂奔出去能有几公里的时候,他的身形终于站定不动了。因为此时,在暴雨之中,那辆木制的双轮小车,正子嘎子嘎的缓缓向他行来。

  “你们,你们才是真正的凶手!我要报警!”一看见两名男子湿淋淋的推车而来,那年轻人一边喊着要报警,一边两手快速的在衣兜里摸索着。

  “妈的,手机呢!怎么手机也没了!不对,我的衣服呢!怎么也变成了古装衣了!”

  “唉,咱们真是命苦啊!这么大的雨还让咱们顶雨干活!”

  “那个,兄弟,别说了,前面好像有人,不对,他好像还在说着什么!”

  “是啊!真的有人!这里可是出了名的乱坟岗子啊!谁能来这里呢!”

  “大哥!是他,竟然是他!鬼,他一定是鬼!见鬼了!见鬼了!”就在两人与那年轻人只有几米远的时候,年岁稍小的中年人直接就是呀呀大叫,人儿也是转身便跑!

  “别跑!你们跑什么啊!就是你们杀的人!你看,这车上还有七具尸体呢!这就是证据!”

  “那个,我说鬼大人啊!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啊!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你真的不是我们杀的!要报仇,你就找那些当官的吧!我们只是宫里的一个小杂役啊!”

  那年轻人见推车的两人,一人吓的转身便跑,另一人更是两腿打颤,嘴里不停的在求饶,就张口追问道:“鬼?杂役?宫里?那个,那个,你们是在演古装戏吗!不过那些尸体怎么是真的!快说,别骗我!”

  “我说鬼大人!不,是靳商钰大人!我说的都是真的!”

  “鬼,老子才不是鬼呢!不过,你说的靳商钰是谁啊!”

  “那个,我看到了,原来你真的不是鬼啊!靳商钰当然就是你啦!其实你也是宫中的一个普通杂役。我知道了,一定是他们下手不准,你没有死,但脑子坏了!”

  “妈的,我叫靳商钰!我死过一回!不对,难道我真的死了!真的像寻秦记里演的那样狗血——穿越了!”就在对面的中年人把一些事实说了出来后,那年轻人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狂风依旧劲力不减,不时闪过的电光,也是让那中年人看到了这个年轻人是有影子的。

  然而,不管那中年人再多说什么,站在他对面的年轻人却始终像一座雕像般的沉静,不喜不悲,仿佛这里的一切都跟他一点关系没有一样。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