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娇宠在线阅读

不负娇宠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137.14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8-09-06 19:29

世家 傲娇 欢喜冤家 甜文 种田文
书籍摘要: 女主是我娘,我爹是忠犬,身为新(han)晋(men)豪(tu)门(bie),一家子富贵和谐(雾)、兄友弟恭(大雾);某女欢乐的表示:在京城地界上,我可以横着走啦!某小狼藏好尾巴:何止?你还能骑在我脖子上作威作福呐!…………简言之:一个娇宠长大的小姑凉,变本加厉的被郎君娇宠的故事。…………完结文《富妻盈门》《贵女反穿日常》《弃妇的极致重生》《弃妇的美好时代》《大明小官生活》《剩女的梦幻庄园》;同步更新《未来花草医》……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楔子 谁才是女主?

  清晨,今春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雨滴落在廊檐上发出细微的轻响。

  此时已进二月,乍暖还寒,院外红梅花瓣上的残雪刚刚融化,廊下花坛里已经冒出了点点绿色。

  别院的小丫鬟们褪去厚重的棉衣,换上了水红色的夹棉衫子,翠绿色的齐腰襦裙刚刚没了脚背,高齿木屐踩在游廊的青石地板上发出轻轻的响动。

  一行两三个小丫鬟,手里或拎着黄铜水壶,或拎着食盒,步履轻盈的穿过游廊,绕过院中的假山,一路朝别院的正房而来。

  几个小丫鬟别看年纪小,行止却极有章法,行动间裙角不动、环佩不响,就连最易制造噪音的木屐,踩过地板时也只是有些微响动。

  只看她们的做派便知是大家族里严格教养出来的。

  但,落在别院管事娘子的眼中却是堪堪及格。

  管事娘子不止一次的私下里撇嘴:这也就是在别院,换在城里的大宅里,这些个丫头连进二门的资格都没有。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们唐家,乃传承几百年的士族,礼仪、规矩什么的,更是融入到了血肉、骨髓里。

  慢说在内院里伺候的丫鬟了,就是外头的粗使丫头,那也是规规矩矩,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透着世家望族的风范。

  唉,这也就是在别院里,三娘又是个不重规矩的主子,才容得这些个上不得台面的毛丫头弄鬼。

  “三娘可起了?”

  正房门口,再一次默默叹气的管事娘子悄声问着守在廊下的丫鬟。

  小丫鬟点点头,神情很是小心,连呼吸都不敢大口,显然是很怕自己弄出声音继而惹怒了主子。

  或许在管事娘子眼中,三娘是个不重规矩的人,但在这些侍女看来,自家主子绝对不是个好伺候的,不管大事小情,一旦发作起来那可是要人命。

  “外头可是阿周?”

  屋里响起一道慵懒的女声,“进来吧。”

  管事娘子,也就是主子口中的阿周忙答应一声,“是,三娘。”

  门口的小丫鬟伸手帮忙掀起帘子。

  阿周偏身进了屋,见堂屋里没人,便走向西侧的寝室。

  寝室里,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正披头散发的洗漱,听到动静,头也不抬:“怎么样?可见到阿娘了?”

  阿周垂首立在一旁,恭敬的回话:“见到了,夫人听说三娘您病了很是挂心,说今天一早就过来。”

  “挂心?不见得吧,”

  红衣女子冷哼一声,用巾子随意的抹了一下脸,就又丢回铜盆里,“眼瞅着快花朝节了,阿娘忙着给小妹庆生还来不及,哪来的功夫‘挂心’我这个弃妇?”

  阿周心里直突突,听三娘这语气,竟是满满的对生母的怨怼啊。

  接着,她就有些为夫人不值。

  撇开夫人对三娘的生养之恩不说,单单是这些年来对三娘的疼爱,她们这些做奴婢都看在了眼里。

  尤其是这几年,三娘在夫家折腾得天翻地覆,弄得两家险些“义绝”,夫人还是顶着老祖宗和族里的压力,把三娘接回了娘家。

  回到家里,夫人也从未训斥过三娘,更不许旁人慢待她,一应用度跟三娘出嫁前一样。

  结果呢,三娘还是不满意,不是今天惹老祖宗生气,就是明个儿挑拣兄嫂的不是,弄到最后,她竟是连最小的妹妹也挤兑上了。

  三娘在家里闹得实在不像样,为了平息众怒,也是为了保全三娘,夫人只好将她送到城外的别院。

  这下更糟了,过去三娘还只是找寻太祖母、兄嫂弟妹的不是,现在竟是连最疼她的夫人也怪上了。

  阿周是夫人手里使出来的人,自然向着夫人。

  再者,三娘做得确实不对,就算昧着良心,阿周也不能说她受了委屈。

  但,阿周是下人,这些话断不敢说出来,就算听到三娘冷言嘲讽夫人,她也不敢开口。

  眼观鼻、鼻观心,阿周将头垂得更低了。

  “哼,狗奴才,你还知不知道谁才是你的主子?”

  三娘见阿周“恭敬”的模样,心火蹭蹭的往上冒,抄起漱口的杯子就朝阿周砸了过去。

  阿周不敢闪躲,硬生生被砸了正着,肩膀猛地一疼,温热的液体顺着胳膊流了下来。

  阿周知道三娘的脾气又上来了,也不辩驳,直挺挺的跪了下来,嘴里直说:“三娘息怒,三娘息怒!”

  “息怒?息怒!有你们这么一群眼里没有主子的奴才,我能息怒吗?”

  不知是阿周“恭敬”的模样激怒了三娘,还是三娘又想起了心烦事,火气越来越大。

  她抬手给了身边服侍的两个小丫鬟几个嘴巴,伸脚踹翻了水盆,不断的叫骂着。

  “该死的奴才,面儿上恭恭敬敬的,心里还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我就知道你们只认夫人是主子,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混蛋,一个个都是该死的混蛋!”

  “好呀,都瞧着我落魄了,被夫家休了,被家族放逐了,就都不拿我当主子?都想另攀高枝儿了?”

  “……我呸,你们想都不要想,作死的奴才——”

  夫人踏进院子的时候,正好听到女儿的怒骂声,她不禁皱起眉头,“不是说三娘病了吗?这、这又是闹什么?”

  对于这个女儿,她真是操碎了心,偏女儿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却还像孩子般不懂事。

  明明三娘小时候很乖、很可爱的,怎么越大越不省心了呢?

  等等?

  三娘五岁那年生了一次病,好像自她病愈后,她的性子就有些不同。

  那时夫人只当孩子大病一场,性情难免有所改变,再加上孩子变化不是很大,她就没放在心上。

  可最近两年,夫人觉得女儿愈发不像样,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只是那个猜测太惊骇,太不能让她接受,她一直不敢深想。

  夫人虽极力否定自己的猜测,但是心里到底存了芥蒂,再次听到女儿宛若市井泼妇的叫骂,她开始不耐烦起来。

  “三娘,发生什么事了?是丫鬟们淘气?还是阿周服侍得不尽心?大清早的,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夫人进了寝室,入眼的便是满室狼藉和跪了一地的下人。她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语气带着一丝的责问。

  三娘把屋里能砸的物什都砸了,偏胸中的怒火不减分毫,正不知怎么发泄,耳边便传来让她愈发心烦的声音。

  尤其那语气中的苛责,更是让她理智全无。

  只见三娘冷哼一声,“我说别院里怎么忽然变安静了,原来是我的好阿娘驾到了啊。难怪哪!”

  夫人眉头锁得更紧了,看了眼状似疯妇的女儿,又扫了眼满屋子的奴婢,沉声道:“都出去,我跟三娘说会儿话。”

  不管是别院的奴婢还是夫人带来的,都是极有眼色的,闻言纷纷退了出去,阿周最后一个出去,顺手将房门关上。

  “三娘,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了?还有一点世家贵女的样子吗?”

  屋里没了外人,夫人终于发作了。

  “世家贵女?贵女应该是什么样子?”

  三娘撩起披散的长发,冷笑道:“我过去倒是听阿娘的话,循规蹈矩,不敢有半点行差踏错,谁人见了不夸我是贵女的楷模。可又能怎么样?那个贱男人不还是沾花惹草,处处留情?而讲规矩的我呢?却落了个被夫家休离、被娘家抛弃的下场?”

  “三娘,当年的事,郑家大郎确实有错,可你也不该那般——”

  夫人吸了口气,极力心平气和的跟女儿说话。

  但三娘根本不给夫人说完的机会,“不该、不该、不该!你除了这个词儿,就不会说旁的了吗?自打我开始记事儿,阿娘你就整天的‘应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仿佛我是你手中的泥块儿,必须按照你的想法捏成你想要的样子。你可曾考虑过我的想法?可曾问过我的意愿?”

  夫人蹙眉,女儿越说越没道理。天底下的父母教导女儿不都是这样吗?

  怎么让三娘一说,就成了她操控女儿?

  “我知道你厉害,世人都赞你是奇女子,乱世之中尚能保住式微的家族,虽低嫁入寒门庶族,但夫家上下都把你当祖宗供着……”

  三娘的眼神有些疯狂,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是六百年兰陵唐氏的唯一继承人,是世人赞誉的士族贵女,更是翁婆看重、夫妻恩爱、儿女聪颖的人生赢家。但,你不能要求你的女儿也似你这般成功啊!”

  人生赢家?

  夫人的心开始往下坠,莫非三娘真的如她所猜测的那般?

  “你知不知道,给你做女儿,我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五岁就开始背谱系,那么枯燥、那么庞大的东西,你怎么忍心让个五岁的孩子熟背?”

  “……哈哈,还要织锦、织布,堂堂大将军、国公爷的嫡孙女,居然还要学这些活计!”

  “你是名门贵女,是成功的穿越女,就一定要让女儿也样样出色吗?”

  穿越女?!

  夫人眼前一黑,身子歪了歪,果然!

  “我好累,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累!”三娘还陷在自己的世界里,脸上却已爬满了泪水,“我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何你还不满意?”竟然想让个六岁的毛丫头替代她?

  “穿越女?三娘,你浑说什么呢?”夫人不死心,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三娘清醒了几分,面带讥讽的对夫人道:“我竟不知李白的诗何时变成阿娘的‘原创’?”

  夫人神色不变,淡淡的说:“什么李白不李白的,阿娘从未听说过。三娘,我看你是真的病了。”

  既然确定了对方不是自己的女儿,且三娘这些年的胡闹也耗尽了母女的情分,夫人做出了决定。

  “阿娘想要将我关起来吗?”圈禁?还是病逝?

  三娘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转身来到床榻前,用力扯下厚实的帐幔。

  噗~

  白色的粉末从床架上洒落,纷纷扬扬的。

  面粉?

  未熄灭的烛火?

  等等,三娘莫非是想——

  夫人警铃大作,看向三娘的眼神满是戒备。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能明白,还否认自己是穿越女,如果你不是穿来的,又怎会知道粉尘爆炸?”

  三娘端着烛台,一步步的走向夫人,而她藏在床架上的面粉还在扬撒。

  寝室内,白色粉末渐渐蔓延开来。

  “你已经决定让小妹代替我成为唐家的继承人,对不对?我不同意!凭什么啊,我为了当唐家人付出了多少努力?小妹算什么?她才几岁?她有什么资格代替我?唐家,只能是我的。”

  她是穿越女,她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成功者!

  就算是要死了,她也要拉上害她落得这般下场的人一起死!

  三娘的脸上满是疯狂,可恨夫人居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露出惊惧的神情。

  三娘咬了咬牙,我不信你真的不怕死。她用力将烛台向后扔去,火苗接触到飞扬的粉尘,轰——

  三娘感受到巨大的热浪袭来,唇瓣扬起如愿的笑容。

  但很快,她的笑容僵住了。

  望着夫人消失的地方,被火海包围的她,脑中重复这一句话: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她,唐三娘,根本就不是女主!

  

书友还看过

古代情缘小说推荐

殿下是疯批,太子妃她要回娘家!在线阅读
上一世,她讨好母皇,保护南国。 可她爱的人转身离他而去,血亲之人对她冷眼旁观。 自己也落得个被南国子民万箭穿心的下场。 这一世,她无欲无求,只愿平安喜乐。 却奈何有个疯批缠上了她,只为她,便可屠尽天下人。 天下人:我没惹你们任何人! 偏偏他还大权在握,只需他一声令下,世间便战争不断。 本就是个疯子,可文学,武艺,策略,就连外貌也举世无双。 完蛋,这疯批美人是赖上我了不成? 云渺一把擦去因为美色流下的口水, 吸溜~我这是可是为了天下百姓~ 这是一个南国公主舍身取义,挽救苍生的故事。 —————————————————— 他是母亲从小训练出来的杀人利器,他只有不断斩下头颅才能博得母亲一笑。 他没有朋友,没有喜好,只知道杀戮与暴虐。 直到他遵循母亲的指示潜入南国,杀了大明使者后,满身血污肮胀不堪地遇见了她。 他举起屠刀,她却转身笑着为他包扎伤口。 后来再次重逢,她冒着危险,千里迢迢来寻自己时, 他便知道往后日子,不再孤单。 不过,这个不学无术、傲慢无礼的骚包异国公主,为什么老想逃呢? 这是一个双向救赎的故事。 —————————————————— 美强惨疯批偏执男主×傻白甜傲慢骚包女主
噗噗是老鼠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炮灰女配她成了暴君的小娇包在线阅读
[女主萌娃+宠宠宠] 慕锦锦书穿成了芸国最弱的小炮灰,开篇就玩完结束。慕锦锦硬生生把文风掰成了女主团宠文。 三岁半,小手抓笔,龙飞凤舞;小口吐字,妙语连珠;小手掐算,妙计丛生,她还有一只忠心耿耿的小狗(狼)。 嘲笑她的纷纷被打脸,害她的必须被弄死!那个天天想要弄死她的姐姐,被她玩得团团转,最后还要给她数钱。 她力压众皇子公主,成为皇上最宠爱的娇包,皇室姑叔们轮番上阵,争相宠爱;各国传颂:芸国出了一位被皇室宠上天的小公主~ 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邻国兄长越来越古怪,是她唯一琢磨不透的人;直到害她的大毒蛇日渐浮出水面,她才恍然明白这位兄长默默付出其实一直心存不良~ [娇憨软萌小公主vs腹黑高能美少年] 慕锦锦十六岁这年,代表芸国与新进崛起的大国谈判,见到多年不见还把她气得饱饱的夜辰。 慕锦锦:“陌生人,幸会!” 夜辰:“锦锦,别闹!” 慕锦锦:“真不认识!!” 夜辰:“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原来他身负重任,娶她时,已成为未央州的霸主。 众:从小被宠上天的锦锦公主太好命呢!
传浅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被满门炮灰读心后,真千金赢麻了在线阅读
真千金沐青雪重活一世,被满门炮灰读心,但仍然改不了满门炮灰的命运。  她尽力了,拉不回找死的人。  假千金;“妹妹,别走,姐姐把属于你的还给你……”  沐王妃;“雪儿,别离开,你才是娘的亲女儿……”  沐王爷;“要滚就快点,别妨碍娇娇……”  沐青云;“妹妹,大哥跟你走……”  沐青阳;“爱滚不滚,我只有娇娇一个亲妹妹……”  双胞胎;“随你便……”  某病娇太子;“雪儿来,本太子的大门随时为你开着……”  沐青雪;“都滚犊子……”
兰兰系余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丑妃不丑在线阅读
她是世人眼中最卑微的丑女,爹爹不爱,姐姐嫌弃,本是小姐命,却活的连丫鬟也不如…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有着俊美无比的容颜却心机深沉,为了皇位,他算计一切… 她与他看似不可能却碰到了一起…
缘梦ah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欢恬喜嫁在线阅读
新书《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求围观~ 前面七世,徐玉见都走了同一条路。 这一次,她想试试另一条路。 ※ 活了七世,成了七次亲,却从来见过新婚第二日太阳的徐玉见又重生了! 后来,她怎么都没想明白,难道她这八世为人,就是为了遇到这么一个二痞子? ※ 这是一个嫁不到对的人,一言不合就重生的故事。
莞迩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嫁歆在线阅读
“为什么你轻功那么好?” “因为……本王腿长。” “……是这样么?” “是的。” 其实真实的原因是:小时候被你鄙视过,所以苦练轻功许多年,不过这是作为王爷的骄傲,坚决不能告诉任何人。 里里?你什么时候回来? 里里,是你么? …… “叶文修,为什么遇到你,我总是觉得自己很无能?” “因为在本王这里,你只管做自己便好。” …… “父皇,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因为……”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突然狰狞了面孔说道,“我想杀了你!”
庙玉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在权臣大人心上撒个娇在线阅读
小公主在知道自己要代替小皇弟去做质子的时候,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过一生,普普通通才是真!但是现在她的生活明显就……脱轨了!“萧……萧大人,我我我觉得此事,还可以……可以再商量一下!”为了不被送走,小公主每天战战兢兢地跟在萧珩身后。萧大人渴了,端水。萧大人累了,捶腿。萧大人冷了……“这题我会!”邺朝谁不知佞臣萧珩无情阴戾,他暗害先帝,屠杀忠臣,祸乱朝纲。所有人都觉得小公主命不久矣,但谁知一年,两年,三年过去了……“卿卿乖,让臣抱抱。”小公主抱着锦被,红着眼眶踢了萧大人一脚,“你走开呀!”三观不正喜欢作妖大奸臣x貌美怂包小公主
夏礼礼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在线阅读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穿越之医女不为妃在线阅读
陆子衿已经在此处生活了大半个月,是的,她穿越了,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  一座危房,衣不能保暖,食不能裹腹,此刻屋外大雨滂沱,屋内也响起的一阵滴滴答答的雨声,那是雨水滴落在空的锅碗瓢盆里发出的声响。  看她如何一步一步的带着家人脱贫,那个在路边随便救起的某男,小女子行医走天下,绝不为妃。
再见木非儿
日更千字
古代情缘
当前位置: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不负娇宠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