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千年陨墓的传奇

我和千年陨墓的传奇在线阅读

我和千年陨墓的传奇

格桑花下

悬疑·探险生存·66.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8-03-20 21:38

《我和千年陨墓的传奇(原名《封禁界碑》)》由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高喜顺(笔名格桑花下)著作,意在传播西北探险文学。从我记事起,母亲一次次背我走过这条土路。路上了无行人,背后总是一阵阵的发痒,是风沙刺灼的痛吗?多年后,一次郊游,却把我带入了这本不该涉猎的领域,我们这些人的命运不知道何时早已被安排,也让我有幸认识了思颖、多杰、仁青阿爷、林老板这些以命为马的同路人。8号秘档和绝密395号文件的相继出现,伴随着双星伴月,迷窟、黑火、芸薹、蓝色甲虫、万鹰棺、玄关十八洞、镇湖石、藏宝图,原以为这是超出自然之外的秘密,谁曾想这一切都是由远古坠落的一颗陨石,更牵起了千年两大古国的渊源恩怨,而我们就是奔着这个而来。这一路的背后,源于陨石,源于那未知的元素,只不过我再也不想踏足这片神秘之地。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8号秘档 第一章 他是仁青阿爷

  一马平川,马蹄声踏过,总会在这片安静的流沙之地扬起一道尘土,牧民们骑着马绝尘而去,嘴里怪音的叫着:“呦呦,呦呵——”这里基本都是寸草不生,更别说有行人来此了,有的也就是那些彻日彻夜守护着这片神秘之境的牧民们,而这片神秘之境,就是我熟悉的家乡——刚北县。万千年前,这里处于一片汪洋大海之中,而日月同天,斗转星移,如今这片沙土之上浅显的细纹却也在说明着那万千年来的传说。

  我研究古文化已经十年有余,比上那些老学究来说,其实这十年不算什么,一步步的道路,一点点的经历,那些过眼不忘的事情,却永远不会去想,因为恐惧,因为心乱,在刚北县的这十年,这些事情,已然淡忘,而夜深人静想起来的时候,却又急于想将这些真实的事情,公于天下,说起这些事情的起源,还要从十年前说起……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寒冬,我和一位女孩从西兰市来到这里。她叫小叶,是我高中时候一直暗恋的对象,最后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追去她,而她也没有答应。不成恋人便是朋友,就这样,我们成了最好的朋友,或者说,高中的时候,我仅仅是喜欢而已吧。那个时候,我在西兰市某建筑学院修建筑学专业,辅修逻辑学,刚好趁着这个假期,来完成关于古建筑风格的一篇论文报道,好拿着这报告为明年的毕业做准备,于是……

  “老大,你带我来这里,什么都没有啊,光秃秃的,没啥意思。”刚来这里的第一天,小叶就一直在抱怨。

  老大是我的称号,那是在上学的时候,因为一不小心的努力当了班长,这个称呼还是她叫起来的,慢慢的,就成了我的外号了。

  我说:“冬天,肯定什么都没有啊,你要是夏天来,保证让你满意的。”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想尽万千方法,“要不,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

  就这样,我带小叶去探望十年未曾见面的仁青阿爷,仁青阿爷是母亲同时下乡的伙伴,当时分管仓库这块。我只听得母亲说,下乡半年之后,仁青阿爷就主动调离岗位,去不远处的近郊守山,当时在厂的所有人都不明白仁青阿爷为什么会这么做,我想,这个谜底,也许很快就解开了。

  路上的风沙依旧很大,我和小叶搭了一辆顺路的马车。

  赶马老人操着浓浓的口音,那般风烛残年的脸上,如刀深刻般的皱纹,装饰着黝黑的双颊,白色的胡子更为显得沧桑了。

  “你们去阿杂(哪里)?”他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这才发觉,小叶早已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也许是旅途太累。

  “哦,我们去山林二号站。”刚一张开嘴,就好像吃了一口沙子,还好这种吃风喝沙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却又害怕赶马老人听不见,“阿爷,听见没?”

  我大声吼了一声,赶马老人比我的声音还大,“我还没聋呢,听得见!”这就不免有些尴尬了。

  风继续吹着,“叮铃叮铃”马脖子上拴着的大铜铃随着它自己的步伐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听着这般曲子,慢慢昏睡过去。

  “嘶——”马嘶吼了一声,顿足驻脚,周围安静的出奇,而小叶却丝毫不为所动,我急忙问赶马老人:“阿爷,怎么了?阿门不走了撒(怎么不走了)?”

  赶马老人没有回答我的话,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惊恐,他急忙跳下马车,四周警惕的看看,顺手抚摸着有些受惊的马:“么事,么事,别紧张啊,一会就过去了。”赶马老人的手慢慢抚摸着,马稍稍平静了一些。

  风沙似乎是小了一些,我竟然能看见不远处的建筑了,那是一座座如同宫殿般的楼宇,一座座如同金碧辉煌的建筑?一座座……什么?宫殿?这大漠中怎么会有?

  我的后背顿时起了一阵凉意,我看着眼前如海市蜃楼般的景象。我摇晃着倚靠在我肩头的小叶:“小叶,小叶,醒醒……”

  她却如深睡一般,迷迷糊糊的说:“困,不想睁开眼睛……”

  “啊……”这声苍老而颤抖的声音,从赶马老人的口中颤颤巍巍的发出,我慢慢的跪倒在地,连着磕了三个头,口中念念有词,而我却一句也没有听懂。

  呼呼——风沙骤然间起来,比刚才大了很多,我捂着眼睛,看见一团团的黑风沙向这般金碧辉煌的建筑而去,这是什么?“小伙子,赶紧闭上眼睛!”赶马老人冲着我大喊,随即自己匍匐在地,等待着风沙的过去。我努力的闭上眼睛,而耳边的风沙发出的吼声,就像那日,母亲背着我的时候,发出的声音,紧接着,我看见了那尊青目獠牙的石像。

  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风沙慢慢的小了。“好啦,好啦,睁开眼睛吧,小伙子。”阳光太过刺眼,灼的眼仁有些胀痛,我揉揉眼睛,而眼前,除了那条渐以被埋的路之外,什么都没有。

  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阿爷,刚才阿门了啊。”我急忙问老人,他拍拍身上的土,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很平淡的说:“没什么啊,就是一般的风暴,没关系的,我们继续走,再走上两个小时,我们就到了。”赶马老人一再强调这只是一场风暴,强调的那么牵强。

  那天的情景,现在想起来,我很清楚的记得,我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却也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凉意了,这是不可否认的,而当时赶马老人的一再否认,却有些在隐瞒什么,这就不好说了。

  到工作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仁青阿爷并不知道我们要来。我塞给了赶马老人一些路费,他就着急的回去了。小叶总算是醒来了,精神充沛的样子。

  “前面就是仁青阿爷的工作站了,我们走过去吧”小叶点点头紧紧的跟在我身后,而我的心里却是有了一个疑问,“小叶,今天在路上你真没听到什么吗?”

  小叶白了我一眼,“怎么,借你的肩膀靠一下都不行啊,非得醒着才行啊。”我急忙解释,“不是,我是说路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小叶的眼珠子滴溜一转,思考了好久,“好像,也是……也就是风的声音吧。”

  我点点头,“哦。”小叶却有些憋不住了,“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我打算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小叶知道,回想起小时候的时候,和刚才的事情,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没有啊,也就是风声了。”

  “真是吊胃口,我还以为你给我讲一个关于大漠传奇的故事呢。”小叶假装嘟着嘴

  我笑着说:“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又不是胡八一,再说了,那些故事都是脑洞出来的,你还相信这个?”

  “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啊。”身后话落便传来一阵浑厚的笑声,把我跟小叶都吓了一跳。

  “仁青阿爷!”我回头,仁青阿爷拎着半个羊腿乐呵呵的冲着我们笑,“走吧,回去吧,给你们烤羊腿吃。”

  我接过羊腿;“阿爷最近身体还可以啊,你怎么知道我要来,还专门准备了羊腿。”我这一问不要紧,小叶急了,小声的对我说,“你就知道吃,怎么这么没礼貌啊,说不定是阿爷留给自己的。”

  仁青阿爷哈哈大笑,“哈哈,小丫头,你说的话声音应该再小一点就行了。”我跟着笑起来,小叶低着头,红扑扑的脸蛋映着这般夕阳下的余晖,越发的可爱。

  “你妈妈下午打的电话,说要来这面,所以我就去了一趟冰窖。”仁青阿爷说,“你妈妈,平常都不怎么开手机的,你看看,为了你的事情,她终于开机了啊,不容易啊。”

  说话间,仁青阿爷打开了门,“进来坐吧,我给你们先烧茶。”

  仁青阿爷总是对我们很客气,这让我却有些不习惯,我很清楚的记得在小时候,仁青阿爷带我们玩的时候都是大大咧咧的,而母亲也曾经说,仁青阿爷曾经追求过楼下的一个邻居?如此开放的性格,怎么现在看上去很是别扭呢。

  “这个阿爷太热情了。”我不禁脱口而出,小叶奇怪的看着我,“你去别人家做客,主人不热情,那叫什么做客啊。这些都是主人应该的,真是的,连这个也不懂呀。”

  小叶的话,我没有反驳,或许是我多虑了吧。

  “你呀,一会就早点去休息啦。”小叶不在乎的说,“反正,我睡了一下午,现在很精神。”

  阿爷去沏茶的功夫,我打量着这个屋子的情况,也不算是破旧不堪,墙上贴满了报纸,一层一层的,而西面的墙,却是白的什么都没有。“阿爷家的墙真白,这么白的墙,为什么要全部糊上报纸啊,可惜了。“小叶说着指着其他的三面墙,”老大,你看,这报纸是刚糊上去的,这浆糊都没干呢。“

  是啊,如此白的墙,为什么要糊上报纸呢,难道阿爷是在掩盖什么吗?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探险生存小说

我和千年陨墓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