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幕

    掌灯时分。

  外书房。

  铁凌风漠然坐在右首。

  他的沉默寡言,犹如磐石众所周知。

  杜韶华推断他约有十六的模样。

  他的面容精致,风仪雍华。

  杜韶华:久仰盛名!铁神捕!

  铁凌风:不客气!

  杜倚虹:韶华!铁神捕是稀客,要好好招待!

  杜韶华(恭谨):是!

  荣来进门。

  荣来:晚宴准备好了。

  杜倚虹:全家上下都到齐没有?

  荣来:全到齐了。

  杜韶华(对铁凌风微笑):请!

  铁凌风(漠然):很抱歉——不是来吃饭的——

  杜韶华(微笑):请一定赏面!

  铁凌风(对杜倚虹):贵管家去取帐目,究竟想取到何时?

  云飞星进门。

  云飞星(笑):铁神捕,您的言语向来不多!此刻却话多得很啊!

  铁凌风(追问杜倚虹):究竟要等到何时?

  杜韶华(对飞星):你怎么又回进来?

  云飞星(摇头):父女相见的场面,感人至深——还是避开为上策——

  杜韶华(笑):理应认真欣赏嘛!

  云飞星(做晕倒状):受不了受不了!

  杜韶华(呵斥):你啊!总是喜欢故意做出浪荡的样子!

  小福进门。

  小福(对飞星):少爷!

  云飞星:你是谁啊?看着面生!

  小福(低眉顺眼):是新来的!

  云飞星(烦躁):阿爹又有什么事情?

  小福:老爷说他先回去了。

  云飞星: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福(退到屏风旁边,乍见韶雪,吃惊):啊呀?

  杜韶雪(眨眼):嘘!

  巧儿续茶。

  铁凌风:你叫什么?

  巧儿:巧儿。

  铁凌风:姓什么?

  巧儿:奴婢是杜家的人。

  铁凌风:是否姓温?

  云飞星:她从前是姓温。

  铁凌风:岭南温家堡的温?

  巧儿(勉强):是。

  云飞星(惊奇):请问,您是怎么确定她的身份的?

  铁凌风:续茶的手势——只是对格斗茶道略知一二罢了——

  云飞星(大笑):果真不愧是酷吏集团的首席神捕!

  巧儿:花道茶道剑道!岭南温家堡的三绝技!

  铁凌风:如何沦落为仆役?

  巧儿(赔笑):原本就是温家堡内婢女。

  铁凌风:原来如此。

  云飞星:铁神捕,恕我问得冒昧,您——

  云飞嫣骤然冲进门。

  云飞嫣(扑在韶华胸口):出事了!

  杜韶华(揽住她):别怕!到底出什么事?这么惊慌失措!

  云飞嫣(紧紧攥着他的手臂):血!血!

  杜韶华(醒悟过来):放手!这种时候别束缚我的双手!

  荣来拔刀!折身!出式!

  云飞星迅速挡在姐姐身前。

  荣来的刀!快极!

  一!刀!一!命!溅血!无数!

  杜韶华:阿爹!

  杜韶雪(掩目):阿爹!

  杜倚虹死。

  铁凌风(慢条斯理):为什么您杀杜倚虹?

  荣来(回刀进鞘):灵花宝鉴未出,要留活口!不过,活口一个够了!

  铁凌风:呵呵!是为灵花宝鉴啊!(看韶华)凶手好像在说你!

  杜韶华(从容):灵花宝鉴是什么?是镜子?

  铁凌风:据说是带来极权统治的神镜!

  杜韶华:了解了!

  铁凌风:据我所见,是带来了血腥屠杀啊!

  杜韶华:您是目击者!您是神捕!您要为草民做主!

  铁凌风:技不如人!奈何?

  荣来(对铁凌风):您过谦啦!

  铁凌风(微笑):事实事实!否则死得应该是你——命案面前无动于衷,并非我的本性——

  荣来:一式就放倒大名鼎鼎的孟尝君,我对自己的身手是很满意了!

  云飞星(插言):铁神捕,联手抗敌,怎么样?

  荣来(对飞星笑):我是你的伙伴!

  云飞星(诧异):什么?伙伴?

  荣来:问你的父亲或者姐姐——

  云飞星(看飞嫣):姐姐?

  杜韶华:其实——

  荣来和云飞星同声:怎么?

  铁凌风(对飞嫣):少夫人!您为什么刚好抓住丈夫的手臂?

  云飞嫣(微笑):拒绝回答!

  铁凌风(对云飞星):答案很清楚了!

  荣来:假装惊慌借机牵制强敌的手——女人的惊慌是很自然的——

  巧儿:荣来伯伯,您还提议过杀她灭口哪!您的惊慌也装得自然!佩服!

  荣来(笑):组织的计划精密而且周详!

  杜韶华(插言):其实倘若我未事先中毒的话,(对荣来)无论如何可以拦截你的杀招!

  众人(惊):中毒?

  杜韶华:无论如何,(看飞嫣)无论她当时怎么做!荣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荣来(狞笑):胜负之论,将成为永远的悬念!

  杜韶华长叹。出手。

  又快!又狠!又准!

  但荣来的刀更快更狠更准!

  他不禁笑起来。他决定慢慢享受他的猎物。

  云飞星(忧虑):姐夫!

  刹那间,杜韶华的手掌中映出明辉。

  冷光四射,如同夕阳瑰丽无匹。

  杜韶华:无论如何,你不是我的对手!

  荣来死。

  铁凌风(鼓掌):好俊的工夫!

  云飞嫣(对铁凌风):你们杀人,我们组织取神镜!

  铁凌风(对飞嫣):嘿嘿!谈判失败!

  小福:铁师兄,这是开始时就商量好的。

  铁凌风:你和云兄弟开始就错得厉害!

  小福:他们强大,所以合作!

  铁凌风(盛怒):利用邪教组织的力量做事?

  小福:不然我们根本没有机会!

  铁凌风(冷笑):机会是用头脑创造的!

  小福(固执):那日议定由属下处理杜家一案,您亲自来根本是对属下莫大的羞辱!

  铁凌风(厉声):云兄弟已经牺牲了!

  众人皆惊。

  云飞嫣(对飞星):你的父亲!那是指你的父亲!

  云飞星(震惊):我们父子好意收留你这流浪女!你——

  云飞嫣:本就是交易!你的父亲代表酷吏集团与我们组织的交易!

  云飞嫣:他贪婪,想独吞神镜!(对铁凌风)为你们清理门户!呵呵!

  铁凌风(对飞嫣):谢谢!

  小福(瞠目结舌):云兄弟!死了?

  铁凌风(对小福):我来时便受到胁迫。

  云飞星(怒极反笑):绑架也是商议好的?

  云飞嫣:是啊!酷吏集团破案时会讲究证据,我也意外!

  云飞星:你和阿爹瞒住我——

  铁凌风(对巧儿):小妹妹,劳驾看外面情况怎样!

  巧儿:死得很干净!中秋佳节嘛——看来是灭门了——

  云飞嫣(微笑):有意选择中秋!

  铁凌风(对韶华):决斗吗?

  杜韶华:不,没兴趣!

  铁凌风(微笑):武学方面,唉!我的弱项。

  云飞嫣(截口):铁神捕,愿意做朋友就离开这是非之地!

  铁凌风(笑):这朋友做定了!

  铁凌风拉小福离去。

  巧儿:飞星少爷,您想抢灵花宝鉴?

  云飞星(恨声):我们走!

  他俩离去。

  幕落。

  

第二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