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追忆篇(全文完)

    灵花宝鉴:极权的象征。

  寒炯金光杵:财富的象征。

  春雪神刀:暴力的象征。

  彤矢:智慧的象征。

  ——摘自《天宝神兵谱》

  众口相传,倚虹公子从父亲手中接过灵花宝鉴时,神镜铿锵作响,隐约龙吟。

  杜家在他的把持下大放异彩,发展速度连家族子弟也难以置信。家族的银子泉水似欢快流畅地淌进宁江县衙,先后充实了四任知县的私囊。贿赂关系深入各个地区各个阶层,犹如蜘蛛盘踞在绵密的网中央,一根蛛丝的轻微触动,就会产生一连串强硬的反击。

  所以,有关倚虹公子的传奇,往往从灵花宝鉴的歌唱之音开始。

  其实灵花宝鉴龙吟还是狗叫,对倚虹来说毫无意义。

  当初的感觉是好笑罢了,虽然他并未真的笑出声来。

  因为父亲即将死去,他的表情显得非常悲痛。

  原来倚虹只是普通的纨绔青年。

  他和他的数十位兄弟姐妹相比,不同处仅是常被父亲针对。

  他是长房长子。

  偏偏他不得宠。

  紧攥住灵花宝鉴,他盯着他的父亲。

  灵花宝鉴的边缘,冰凉如水。

  而他的父亲在痛苦中挣扎。

  他想,艰辛苦难的岁月终于落幕。

  他暗中使用内力,震响神镜。

  ——天意!天意!

  ——人人都说,是上苍主持公道,是神明安排倚虹公子继承祖业!

  ——否则的话,为什么神镜会在刹那间发出声响!

  ——天意!天意!

  杜老太爷素以风liu成性闻名,对阿雅姑娘的宠爱却维持了十年有余。她曾经是风尘女,身份卑微。在倚虹的亲生母亲染恶疾暴卒之后,就做了新夫人。多少年来,倚虹回想起自己口衔明珠仆从如云的幼年时代,仿佛前世。

  幸好一切都结束了。

  现在,他垂首凝视着镜中的影像。

  阳光晦暗,可镜中的脸熠熠生辉。

  果然是神镜!

  他从自己的眼里看见狂喜。

  这年暮春,倚虹草草埋葬了十二哥儿倚风。在灵堂里他的泪水彻底洗清掉外界的流言蜚语。

  众人散后,他对身旁伺候的管家荣来说道,倚风初次化妆,此刻真是无与伦比的漂亮。

  荣来沉默。他已经老了。

  倚风容颜俊俏性格俏皮,生前酷似其母雅夫人;处事宽厚又酷似其父——他是杜家上下一致宠爱的珍宝——

  但在公开宣布更换继承人前,杜老太爷过世。

  这就是命运!荣来说。

  倚虹低声道,他确信命运是靠人来掌握的!

  宁江县城的公民可能不清楚知县是谁,却绝对不会忘掉倚虹公子的名号。

  有争议时,人们甚至要求杜家帮助解决。杜家的手段比官府及时而且有效。

  倚虹美誉“赛孟尝”的那年,年纪还很轻。他把前来投奔的人一律请入沧海书院,结果出现了许多使人啼笑皆非的场面。走投无路的英雄侠客狭路相逢落荒而来的流氓草寇,因此书院里常年充斥着粗言秽语刀光剑影。只有浓浓的书香琴音掩盖住这些有伤大雅的言行举止。

  杜家不休止地汲取新鲜血液,越发壮大。

  地盘扩展到宁江城外。

  初夏时节,倚风的遗孀茹夫人吞金自尽。

  不过,她的死没有什么影响。

  她先前就疯了!尽管她是美貌绝伦的疯子!

  大家只说可惜了她腹中的胎儿。

  这位昔日的官家娇养千金,是这样的悲惨下场!

  在杜家她不是唯一横死的女性!

  她们总是命若草芥!

  一日傍晚,倚虹看着窗前渐渐开放的蔷薇,突然说打算退隐。

  说到做到,他的洗手仪式办得干脆利落。

  随着族中英杰辈出,杜家如今足以和那些古老富有的武林世家抗衡。

  他要与相邻的纤云山庄联姻。

  那时,蔷薇花丛尚未憔悴枯萎。

  苍白似雪。

  

追忆篇(全文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