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被俘?正常程序而已

  “史蒂夫,你怎么来了?不用演出了吗?”这货不是被忽悠去唱歌跳舞,推销国债去了吗?

  “王,明天我就要去外地演出了,今天休息,所以来看看你。”恩?什么情况?看这模样似乎当明星当的挺高兴,这节奏不对啊,你丫要是不上战场我抱谁大腿啊?光记得是因为巴基被俘,导致美队小宇宙爆发,可真记不清丫什么时候上的战场啊。不行,万一,等你丫上战场我都挂点了怎么办。看来我要客串一下我大种花家的政委角色了。

  “史蒂夫,我想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

  “你有梦想吗?不对,史蒂夫,你开心吗?”妈蛋,都怪那些脑残选秀节目,一说问题,第一句就是你有梦想吗?搞的自己都被洗脑了。

  “当然。王,我在为打败那些邪恶的纳粹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就以这种方式?史蒂夫,也许我不该这样说,但是你是个战士,不是演员。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还有其他人可以做到,甚至可能比你做的更好。可是,史蒂夫,在战场上你能做到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你应该在战场上成为一个万众敬仰的英雄,而不是舞台上的小丑。难道你当初加入军队就是为了成为一个歌舞剧明星?难道厄斯金博士为你争取到的机会就是为了让你做这些事?史蒂夫,你自己想想吧。”完蛋,老夫的智商果然不适合耍嘴皮子功夫,没词了啊。恩,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放完嘴炮的王瑞走的轻松又潇洒,却不知美队被这番话完全问住了,一个人坐在病房里傻傻思考着,连王瑞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到。

  回到兵营的王瑞继续着自己未完成的训练,毕竟就算加上在医院待的一个月,他的训练时间也不到两个月。在当时尽管战争进行的很激烈,但是新兵依然需要训练3个月以上,并完成考核后才能上战场。而他身上的微量超级战士血清强化也在此时得到发挥,让他训练效果更好,身体素质的成长更明显。甚至于在最后即使是在少了其他人一个月训练时间的情况下,仍以可说是最优秀的成绩,完成了各项考核。

  而让王瑞比较郁闷的是,美队依然在进行着歌舞表演,并没有加入战场,也让王瑞明白自己并不是一个嘴强王者。

  事实上,他的那番话并非对美队毫无影响,只是在美队申请进入战场的时候,鹰醬的高层因为各种原因驳回了他的请求,而此时一方面没有什么特殊事件发生,另一方面,是美队的歌舞表演确实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反响,为鹰醬的国债发行起到了良好的作用,所以最终美队被鹰醬高层劝阻,并没有踏上战场。

  完成了新兵训练的王瑞,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系统作祟,居然被分配到了巴基所在的107步兵团,这让王瑞有点蛋疼。要知道美队上战场的诱因就是巴基的被俘,而巴基在未来时空可是以冬兵的身份和美队相爱相杀啊。虽然现在的巴基还没有被改造,可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巴基有着优秀的战斗素养,以及优秀的身体素质。可最后巴基依然被俘虏了,王瑞觉得自己前途堪忧啊。

  不管王瑞如何的忧心,但毫无疑问的是身为一个小兵他根本无权决定自己的去向问题,所以他也就毫无疑问的成为了107步兵团的一员。随着107步兵团进入战场,王瑞终于明白之前的自己还是太天真。

  有人说没上过战场的人永远不知道战场的残酷,尽管王瑞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第一次战斗结束的时候,王瑞还是直接就崩溃了。说到底他只是和平年代的一个宅男,尽管经过了一定的军事训练,可那只是使他的身体素质提升了,并不代表他的心理也一样强大。

  当步入枪炮齐鸣的战场,看着周围的各种残肢断臂,在战斗时还好,因为肾上腺素的飙升,危险的环境,还能暂时无视。可是战斗一结束,王瑞先是吐到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接着就开始大哭,哭的惊天动地,天昏地暗。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嘲笑他,因为上过战场的人都明白,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反应而已。

  王瑞原以为自己也许一辈子也不会习惯战场,甚至可能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死的悄无声息。可是随着战斗次数的增多,也许是老天眷顾,也许前半生的人品值真的积攒不少,不仅幸运的活了下来适应了战场,还没受过什么惨重的伤势,最重的一次居然是因为跑动的时候不小心把脚崴了。结果107步兵团的人都称呼他是上帝的亲儿子,并开始称呼他神父,甚至于居然有人战斗之前跑来对着他祷告,搞的王瑞哭笑不得。

  时间这东西有时候慢的令人感觉度日如年,可有的时候似乎仅仅是一眨眼就过去了好久好久。王瑞也在摸爬滚打中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兵,并一直延续着自己从未受伤的神话,直到8个月之后。

  “神父,你居然也被抓了?难道是上帝今天没上班吗?”此时王瑞正和一大群士兵被俘虏在一个九头蛇的基地中,而这个基地关押着九头蛇从各个战场抓捕到的士兵,以便其进行各种人体实验。而其中一个黑人士兵,因为曾经和王瑞一起战斗过,听说过关于王瑞的传说,看到王瑞居然也被抓了,很是惊奇的问道。

  听见对方的问题,王瑞给了对方一个白眼之后,略有点得意的回答道:“首先,我从没信仰过上帝,他老人家不管上不上班都不太可能关注我,其次,莫蒂斯,难道你没发现我依旧没受伤吗?”

  “哈,上帝的儿子居然不信仰上帝,他会哭泣的。”黑人看着浑身上下都没有什么明显伤口的王瑞,很是妒忌的调侃着他。

  “是吗?不过即使他哭泣我也不在意,谁让他居然没让天使解救我呢。”给自己找了个感觉比较舒服位置的王瑞,一边淡定休息着,一边随口和黑人继续打屁。

  而王瑞在被抓到这个九头蛇基地之后依旧如此淡定,倒不是因为他的神经有多粗,而是因为巴基也被俘虏了。根据自己那最近越来越好的记忆,王瑞知道再过不久,美队即将开始他的战场首秀,来到这里解救他的好基友巴基,所以才如此淡定的和其他人聊天打屁,并且恢复体力,毕竟跑路可是个体力活。

  在和周围人毫无营养的废话中等待着的王瑞突然听见了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很是高兴的睁开眼睛。当然这可不是附近有什么人在为爱鼓掌,来给他们这一群俘虏发福利,更不可能是有人终于明白同性才是真爱,而在这牢房里情难自禁,而是终于来救自己好基友的美队干掉了唯一的牢房守卫。

  也许是因为这个基地离前线还有一定距离,而前线的战斗更是热火朝天,没人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夜晚穿过炮火齐鸣的前线来拯救俘虏,导致守卫有点松懈,居然只安排了一个人看守牢房,无疑这给美队的营救工作带来极大的方便。

  “你是谁?”一个被俘的黑人看见美队打倒守卫,诧异片刻后,情不自禁的问了出口。

  “他是美国队长。”

第五章 被俘?正常程序而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