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炼狱战场

  二战时期的脚盆鸡不知道是该说其自大呢?还是该说其脑残?总之在东方战场被拖入泥潭,再没有开拓之力的情况下,居然不考虑巩固自己在东方战场的胜利成果,而是毅然决定偷袭珍珠港,再开辟第二战场,把本来闷声大发战争财的鹰醬,逼得不得不投入主力进入战场,然后脚盆鸡就被鹰醬各种教育。及至二战后期,更是被鹰醬堵在自己家里一顿猛揍,调教的脚盆鸡直接对鹰醬喊爸爸。

  而王瑞进入战场的时间,就是在鹰醬决定上门教育脚盆鸡的时候。鹰醬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土豪,神豪,以及各种壕。在战场上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不管对手是啥样,先用大炮犁一遍地,然后再派士兵上去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剩下的敌人少,那就直接让士兵上,要是觉得多,那就再犁一遍。总之没有什么是犁一遍地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犁一遍,这就是鹰醬军方的核心指挥艺术。

  而脚盆鸡为了对付鹰醬的犁地战术,直接开始像咱家老祖宗学习,开始各种挖地道,甚至后期丧心病狂的都把自己当成了地老鼠,基本上地面就看不到什么士兵在,只有等鹰醬士兵出现在战场上,才会成群结队的从地下冒出头来。

  而不得不说这个战术极其有效的对抗了鹰醬的犁地战术,不管不顾的直接犁地吧,除了帮大地上点色,实在没什么战果,让士兵直接上吧,又会被不知道哪冒出来的黑枪弄死。

  不过被脚盆鸡偷袭惹毛的鹰醬意外的坚决,即使是用人命填也要狠狠教育脚盆鸡。

  所以当王瑞带领部队到达这个这被鹰醬称为钢锯岭的地方时,能看见的就是一片漆黑。不管是大地还是大地上残留的植被,你能看见的都是被炮火熏黑的颜色。

  在这里王瑞看见了完全不同另一边战场的情景,在与九头蛇的战争中伤兵其实不多,基本被九头蛇的武器击中,直接就变灰灰了,连火化费用都省了。而在这里没有九头蛇的黑科技支援,所以王瑞在这里看见了各种各样的伤势,饶是已经在战场上待了不短的时间也是适应不能。

  而王瑞手底下的人看着这些奇葩的伤势瞬间就士气清零,及至到达目的地,王瑞不得不用自己不多的口才发表了一番战前动员。

  “这就是我们的目标,钢锯岭。我们拿下这里,就占领冲绳,占领冲绳,就意味着我们能拿下脚盆鸡。放松点,我们的海军朋友会用炮火削弱他们。”

  只是很明显,王瑞手下的新兵蛋子没有被忽悠的热血上头,依旧一个个忧心忡忡。就在这种氛围下,终于来到了原定的海军炮火支援时间。而不得不说的是鹰醬的犁地战术至少看上去很给力,这也让那些新兵蛋子脸色好了不少。

  王瑞并没有和手底下的新兵蛋子一起关注着炮击,毕竟这些脚盆鸡用的战术都是自家老祖宗玩剩下的,而自家老祖宗也证明了这种战术的有效性,所以王瑞对于犁地战术并不抱太大希望。

  和自己的副官摊开地图,希望在临战前重新确定了一下自己的目标。可惜的是根据前一波发起攻击之后幸存的士兵所说,钢锯岭上的地形,由于炮火的关系变化太大,并没有实际参考意义。

  在炮火平息之后,上级也迅速下达了进行攻击的命令。王瑞听到命令后皱了皱眉头,地图居然没用了,那战术布置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带领着手下士兵沿着早已准备好的绳网爬上钢锯岭,鼻尖充斥着炮火过后的硝烟味,和人体被烧焦的烤肉味,王瑞觉得烤肉这玩意,从此以后可以从自己的食谱里消失了。在构建了一个简单到极点的后勤基地之后,王瑞看着前方短时间内无法消散的硝烟,此时的钢锯岭透漏着一种令人压抑的寂静,不过王瑞还是挥了挥手,带领部队开始索敌。

  看着战场上各种奇形怪状的尸体,一部分新兵开始慢慢的适应,一部分却是越发恐惧。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戴斯蒙德(他可不敢让戴斯蒙德跑出视线),还好,还算淡定。

  手无寸铁的的上战场,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勇气,在这犹如炼狱的场景里,人们往往本能的寻求武器,来给自己一定的安慰,哪怕这武器是根烧火棍,而戴斯蒙德浑身上下除了头盔和衣服就都是一些医疗用品。

  很多人其实都知道一个道理,在战场上越是恐惧,越是容易先死。而戴斯蒙德的表现,只要不是自己作死,或者是遇到某些不可抗力,相信安全还是有比较大的保障的。

  对戴斯蒙德的表现比较满意的王瑞就带着部队,继续在钢锯岭上慢慢前进着。突然,一阵大叫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枪声。原来是王瑞的手下按到了某个滞留在战场上伤兵的伤口,从而暴露了位置,直接被突突了。

  紧随其后,只听见一句日语,还没等只研究过岛国*****的王瑞搞明白其中的意思,就是一阵枪炮齐鸣。前方弥漫的硝烟,令人根本看不清敌人的位置,不管是王瑞还是他手下的士兵只能凭感觉还击。

  不自觉的寻找了一下戴斯蒙德的位置,发现他已经开始拯救伤兵,想想自己那令人蛋疼的支线任务,要求自己保护戴斯蒙德完成在战场上拯救100人的成就,王瑞只能祈祷系统别太坑,让戴斯蒙德被流弹带走小命,就义无反顾的超前冲去,现在只有尽快解决敌人才能保证戴斯蒙德的安全。

  随着时间推移,双方士兵开始接触,开始了更加惨烈的肉搏战。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傍晚,307军团终于获得阶段性胜利,肃清了能见到的大部分敌人,剩下一小部分则溜进了地道不知所踪。王瑞对于能在战场上亲自手刃这些脚盆鸡感到很满意,当看到戴斯蒙德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感到更满意。

  在王瑞开始履行自己身为部队长官的职责,安排各种战后事宜和夜间守卫,预备明天再继续肃清残敌时,看见戴斯蒙德在自己面前匆匆而过,不禁喊了一句。

  “多斯,你在干嘛?”

  “那边还有很多伤员,长官。”原来是要帮老夫尽快完成任务啊。

  “我陪他一起去吧,长官。”正当王瑞打算安排个人去帮忙时,旁边的一个士兵忽然开口。

  “恩,好吧。记得耳朵竖尖点。”王瑞想了想,剩下的那一小部分脚盆鸡估计现在是没胆回来就答应了。

  没有被骚扰的307军团在王瑞安排下,纷纷开始了休息。而那些落跑的脚盆鸡也没有在夜间骚扰,让大家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第二天,天光微亮,王瑞在警卫的呼喊下醒来,刚刚让自己的意识有点清醒的时候,就听见一句日语,接着就见无数脚盆鸡从各种地下通道中涌来,瞬间被吓出一身冷汗的王瑞立刻让部队开始防守。只是这些犹如地老鼠的脚盆鸡实在太多,漫山遍野的用来,王瑞只好下令撤退。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随着撤退命令的下达,一些跑的快的士兵迅速向后方移动,而一些跑得慢的则立刻被脚盆鸡追上,用小命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两个人被熊追的时候,我不需要跑的比熊快,只要跑的比同伴快就行。

  看着节节攀升的死亡人数,王瑞一边奋力杀敌,一边示意通讯兵立刻呼叫炮火支援。当大部分士兵撤下钢锯岭的时候天上开始飞过海军的炮弹,这并非失误,而是王瑞要求的,一旦被脚盆鸡尾随着败兵下了钢锯岭,很有可能冲击后方的营地,导致战线的全面溃退。

  俗语有云,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王瑞现在就深深明白了这个道理,保持了好几年战场无伤神话的他,被己方炸弹给教育了。

  因为王瑞是在队伍的最后一部分,所以当海军轰击的时候,他还没有撤离,然后他就被教育了。战场上千万不能浪,一浪,就会要你出事。一枚己方的炸弹在身边不足一米的地方爆炸,尽管王瑞已经进行了战术规避,依然被冲击波炸飞起来,然后一枚被炸飞的碎石就直飞王瑞肩膀,导致王瑞右锁骨骨折,整条右臂都废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王瑞最后还是安全撤退到绳网部位。当他来的这时大部分人都已经撤离完毕,只有戴斯蒙德一个人正对着一具尸体哭泣。

  当时把王瑞兴奋的啊,差点就以为自己要顶着严重狐臭过一辈子,谁知道峰回路转居然在这碰到活着的戴斯蒙德,立刻就招呼一声,往绳网跑去。只是来到绳网边上,正准备往下爬去的王瑞感到有点不对,怎么没感觉身边有人?戴斯蒙德没跟上?王瑞抬头一看,魂都快吓没了。

  祖宗诶,您老人家显命长,想找死,我可不想一辈子顶着狐臭过日子啊。

第十一章 炼狱战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