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爱情战争

重生之爱情战争在线阅读

重生之爱情战争

柳条鱼

现代言情·民国情缘·22.33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7-11-04 21:25

1.架空民国,霸道美军阀先看上你,再浪子回头爱上你,又名如何实现浪子回头金不换之葵花宝典,军阀像个军阀,不小白,会阳谋,会打仗,会玩女人,当然这都是为了衬托最后死活只爱女主,各位小主,只会承包池塘的军阀不是好军阀呀~2.女主外表易推倒,但天生反骨,个性偏执,不过仍是好女子一枚,又名如何更改始乱终弃的悲惨命运之葵花宝典。3.80%的篇幅都是男女1V1谈情说爱!先抑后扬,先苦后甜,先花后专~别的全都是考验,考验,考验!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1.重生新选择

  重生后的林霜,浑浑噩噩地站在永乐门金碧辉煌的大门口,听着里面传出来的靡靡之音,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活过来了,从暗无天日的水底回到了阳光灿烂的地面,那些可怕的过往,成了一场碎片式的噩梦。

  不过现状也不见得多好。

  永乐门,前一世让她望而生畏的地方,沪市最大的娱乐场所,永乐门的顾老板也不是大善人,称其恶势力也并不为过。

  前一世,林霜已经走到了永乐门堂皇的大门口,望着龙飞凤舞的金字大招牌,犹豫再三,没有走进去,三贞九烈的结果是沈原没能救活,而她不清不白地死在了浦江的滔滔江水里。

  这一世,林霜还是铁了心要救沈原,因为除了这个男人,她已经一无所有,但是怎么救,只剩一条路,就是暂时向恶势力低头。

  唯一的选择。

  居心叵测的顾老板不是好人,但是,如果能借钱给她,就能早一刻安排手术,也许沈原就多一线生机,结局可能就会不同。

  无论如何,值得一试,反正不能比前世更糟糕了。

  林霜狠狠心,迈进了顾老板的办公室,一间装修得金碧辉煌的房间,欧式吊灯,落地窗帘,一切最时髦的物件,全部应有尽有。

  顾老板气定神闲地逗弄着鱼缸里的小乌龟,听林霜含羞带愧地提出借钱的请求,对面的女人神情忐忑,比上次下逐客令时可爱多了,简直有些我见犹怜的意思。

  掌控大局的顾老板,得意洋洋地一边抽烟,一边想着一个月前的事儿。

  那天,阳光明媚,刚从巡捕房捞完人出来的顾老板也春风得意,哼着拿手的小曲儿,一转眼,瞄到了隔着铁窗和沈原双手紧握四目相对正自悲戚的林霜,他立刻就停下了脚步。

  顾老板的生意头脑光速运转起来。

  作为白手起家的富一代,顾老板虽然偶尔贪图女色,可从来不会见色忘利,在他的世界观里,钱是万能的,有钱可以买到各式美女,美女却不一定万能,有时候甚至还自带风险。看到林霜的第一眼,顾老板想到的不是“美色”,而是“生意”,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永乐门。

  任何娱乐场所,吃喝玩乐都是标配,但高端娱乐场所,美色才是核心竞争力,永乐门就是沪市娱乐业龙头老大,走高精尖路线。

  发展娱乐业的顾老板是一个对于吃喝玩乐尤其是美色相当有见解的人,这是他能将永乐门做大做强直至做到沪市第一的关键。

  沪市会玩的人都知道一句话,想看最美的姑娘,就去永乐门。

  永乐门的舞女,高峰期有近两百,即使在老军阀苏老头子带着一堆丘八攻进来的低谷期,也有一百零。现在正值沪市的黄金发展期,永乐门作为娱乐业龙头老大哥也就一起搭上了发展的快车道,无论是规模质量还是效益,都迈上了发展新台阶。

  现在,永乐门的正式舞女已经突破了两百。

  舞女算是正式在编的正规军,此外,顾老板还有另一支庞大的脂粉队伍,主要由寡居的夫人、被赶出家门的姨太太以及想要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未婚小姐组成,当然,这些都是非正规军,不同于受顾老板掌控的舞女,和顾老板算是互相合作互利共赢的关系,只有非常时期,顾老板才会从中挑人选人,本着两厢情愿的原则。

  数量是质量的基础,以上决定了顾老板的美色资源相当雄厚。

  顾老板自己算得上是这方面的职业经理人,既会看美人的皮,也会看美人的骨,还能识美人的心,最重要的是,他还了解大客户的个性化需求,顾老板永远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把适销对路的美人,精准无误地送到客户面前。

  大客户对于顾老板的满意度常年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想到那剩下的零点一,顾老板就忍不住扼腕叹息。

  这零点一就是沪上赫赫有名的传奇人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什么就有什么的苏九子。

  当年,苏九子还不是那个零点一的异数,那时候,他和其他的大客户一样,认为顾老板办事最是牢靠贴心,送来玲珑阁的美女风情万种讨人欢喜,没有顾老板的殷勤备至,人生简直失去大半乐趣。

  顾老板在苏九子这儿最大的成就是牵线搭桥献上了水之眉。

  当年的水之眉还只有十六七岁,甜甜美美,懵懵懂懂,正是女人最好的年纪。一入玲珑阁,即创下了苏九子金屋藏娇的最高时长纪录,顾老板记得是整整一年零一个月,而水之眉的前任在玲珑阁只留了两个月,后任的小丫头更糟,一个月都不到。

  在后任出现之前,沪市很多人都以为水之眉早晚会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苏家内宅的女人,甚至成为玲珑阁的女主人。

  顾老板则是一个冷静务实的人,虽然水之眉是他亲手送去的,那当口也年轻美丽极受宠爱,但他始终认为苏九子不会娶她,水之眉成不了玲珑阁的女主人,她不是福禄之相,更主要的是朝三暮四的苏九子,当得起薄情寡义四个大字。

  所以,当苏九子告别水之眉的时候,顾老板虽然头疼于今后该送上谁,但同时也很得意于自己富有智慧的远见卓识。

  后来,顾老板又陆续送过去几个精挑细选出来的漂亮女人,但全都不如水之眉的待遇。渐渐的,顾老板就不仅仅是头疼的问题了,而是不管他如何拼命努力,苏九子这个零点一越来越难以取悦。

  两个月前,顾老板听说苏九子返回沪市的消息,第一时间就准备了一位早就预留出来专供的绝色美人,以最佳的姿态和最美的形象送去了玲珑阁,但是,第二天一早,美女就怏怏回了永乐门,创下了玲珑阁美女留宿时间最短的新纪录。

  顾老板深感不妙。

  苏九子的年纪,还没有到看破红尘视美女如浮云的时候,而苏九子的境界,不管外表看着如何清心寡欲富有欺骗性,他的情趣欲望多年来可是一点不缺。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苏九子对他送去的美女不满意。

  顾老板为此几乎挠破了头,愁白了发。虽然只是小小的零点一,可苏九子这零点一对他而言是至关要紧的。哪怕只是零点零一,他也绝不会以为自己坐拥了江山而放弃一颗鸟蛋,所以再愁再苦,顾老板还是千方百计地苦思良策,到处寻访佳人。

  顾老板蹑手蹑脚听了一会壁角,心里有了主意,小鸳鸯无助的铁窗绝境、林霜誓死要救情郎的决心,这不是天赐良机给他顾有生吗!

  从监牢出来,顾老板偷偷尾随着林霜和刘妈一直到了老田弄堂,第一步踏进破落贫瘠的老田弄堂,顾老板的信心就更足了,穷人家的女孩儿最容易搞定,因为没见过世面,胆儿又小,穷人家的女孩儿还一心想要救苦命情郎的,搞不定那都不科学!

  朗朗乾坤,天上不会掉馅饼,但顾老板觉得自己的馅饼就要到手了,他三步并做两步,微笑着扣开了刘妈那间小鸽子间。

  开门的是一脸神不守舍的林霜,她怔怔地看着眼前陌生的访客,半晌问道:“请问您找谁?”

  顾老板又多了三分自信,说话的声音好听,语气和善懂礼貌,偏偏还娇柔质弱,实在是他的不二人选,他笑眯眯地问道:“唐老板是在这里吧?”

  林霜一愣,他们这里一个比一个更穷,只有屋主刘妈勉强算得上有点薄产,但离老板之称那是十万八千里还有余,其他几个更是个个负资产,哪来什么老板?

  顾老板最擅察言观色,知道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等她开口问,立刻笑着补了一句:“唐松鹤唐老板。”

  林霜恍然大悟来人要找的是唐少乾的父亲,刘妈曾经帮佣了大半辈子的静安花园唐府的主人,也是破产后被善良的刘妈收留至今的房客。

  林霜疑惑地打量了来人几眼,只见个儿不高,长相寻常,看着年纪也不轻,但一身优质挺括的西装外加一只半露着的金灿灿的怀表,一看就是和老田弄堂格格不入的有钱人,手里还拎着一盒牛记酥糖,她迟疑着问道:“唐伯父不舒服,正躺着呢!您是?”

  敲门之前,顾老板已做足功课,利用遍布沪市的耳目,摸清了刘妈这鸽子间的情况,他举起手里的酥糖,侃侃说道:“我姓顾,是唐老板以前生意上的朋友,听说他最近哮喘复发,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严格来说,顾老板不算冒充。

  毕竟当年唐松鹤没有落魄的时候,和那些喜欢寻花问柳的富豪没两样,也是永乐门的常客,勉强也能算得上是他生意上的点头之交,顾老板还记得唐松鹤曾经捧过水之眉的场。

  顾老板没料到的是这看起来小白兔一样的姑娘如此谨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都还把着门没让自己进去呢!

  刘妈听声走了过来,她以前不过是唐府的佣人,自然不认识主人生意场上的朋友,看顾老板周身富贵,笑眯眯的不像个坏人,也就开门把他迎了进去。

  卧病在床的昔日富翁唐松鹤早就半疯半癫,连亲儿子唐少乾都认不出来,哪里还记得什么旧日的生意伙伴!

  顾老板装模作样地和他聊了几句,唐松鹤视若空气当他不存在,两个人也实在没什么可聊的,顾老板意思了一下,把带来的酥糖随手放在桌上就出来了。

  刘妈热络地奉上一杯茶,顾老板借机和她聊了起来,家长里短地打开话匣子后,刘妈就絮絮叨叨地把家里最近发生的惨事都对着顾老板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末了还问他认不认识巡捕房的朋友,能不能帮忙把无辜入狱的沈原救出来。

  到这里,谈话才算正式入了巷。

  捞人是顾老板的绝活之一,但他却作出了十分为难的样子,支支吾吾地说道:“巡捕房的朋友倒是有一两个,但也不是特别交情好,故意诈骗和故意伤害可都是重罪,估计得判十几年吧!”

  林霜和刘妈的面色唰的齐齐变白,异口同声地摇头道:“可我们是冤枉的啊!”

  顾老板又作出同情的样子,长吁短叹地说道:“哎,理是没错,可这人是苏家大少爷指名要抓的,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得罪苏大少爷啊!别说是诈骗和伤害,就算是冤枉你故意杀人,还不都是他一句话的事儿!这整个沪市可都是他们苏家的天下!”

  林霜听得眼睛都直了,半晌方喃喃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还没有王法了?”

  顾老板皱起眉头,惆怅地叹息道:“王法倒不是没有,只是咱们沪市的王法,那是偏着长的,谁有权有势,王法就向着谁啊!”

  他这句话倒还真是发自肺腑,乃是多年服务权贵积累的心得体会之一,所以说出来显得格外有感染力。

  果然,连刘妈都着急上火了,慌忙问道:“那。。。。。。那顾老板,这可怎么办啊?我们都是没钱没势的平头小百姓啊,只有求您了!”

  终于谈到了重点,顾老板长吁一口气,真心诚意地卖了个关子:“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道林小姐愿不愿意了。”

  这就好比即将溺毙的人突然手里抓到一截浮木,林霜眼里都射出了亮光,直把头点得如小鸡啄米一般:“顾老板,我愿意!做牛做马任打任骂,再苦我都愿意!”

  顾老板心想这傻丫头真是白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完全不懂得什么叫扬长避短,不知道做牛做马不如做枕边人,任打任骂比不上打情骂俏,他沉吟着说道:“我有个朋友,很有门路,和巡捕房也熟,捞个人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之前和我说过缺一个女伴。”

  顾老板斟酌了好一番,觉得还是委婉的字眼比较安全,毕竟和姑娘第一次打交道,太直白把人吓跑就不好了。

  果然,林霜傻了眼,嗫嚅着问道:“女伴是做什么?我只做过女秘书、杂工这些。。。。。。”

  顾老板又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女伴就是陪在身边,长则十天半个月,短的话也就一两天,我这朋友十分年轻有为,模样也英俊潇洒得很。。。。。。”

  林霜终于听懂了,顾老板这是冠冕堂皇在拉皮条啊!

  她一脸木然地听着顾老板口若悬河地将他那位诚招女伴的朋友吹捧上了天,貌若潘安宋玉,文赛诸葛孔明,武比关羽张飞。。。。。。只夸得天上没有地上唯一。

  刘妈都听不下去了,插嘴道:“顾老板,你朋友这么好,就不能发发善心救个人吗?老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顾老板面色一沉。

  刘妈慌忙舔了舔嘴唇,小心赔笑道:“也不是白救!我能去做佣人,林霜也可以做个丫鬟,也不要十天半个月,一年两年随便几年都可以。。。。。。”

  谁也不缺佣人丫鬟,这哪是谈生意的料啊,顾老板简直忍不住要拂袖而去。

  无奈,为了那个愈来愈难攻克的零点一,顾老板只好忍了又忍,他深吸一口气,压住心头内火,脸上挂起一抹笑容,继续真诚地说道:“我能想的办法就只有这一个,包管人能毫发无伤救出来。如果不放心,改天我可以先带你们去见见我这位朋友。。。。。。”

  在巡捕房偷窥的时候,顾老板透过铁窗栏杆见过沈原,他承认小白脸子眉目俊朗长得不赖,但到底是没钱没势的穷小子一个,徒有其表没有实货,和苏九子自然是天上地下没法比,林霜没见过世面,所以一颗小红心都死死地巴在他身上,但若是见了苏九子。。。。。。顾老板觉得她不动心都困难。

  就像当年的水之眉,起初三贞九烈寻死觅活地不肯去玲珑阁卖身,他费了好大周章才拉成皮条,促成苏水一段佳话,结果是水之眉和别的女人没什么不同,转而心心念念地想着怎么登堂入室长长远远了。

  对于苏九子这个客户的吸引力,顾老板是非常自信的,他现在虽然专心致志地对着林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心里其实反倒是有点怀疑她的魅力指数,毕竟苏九子的需求难以揣摩,多少国色天香都已经铩羽而归了。

  林霜看不到顾老板脑子里这些浮想联翩,耐着性子听他长篇大论完了,不冷不热地下了逐客令:“顾老板,你请回去吧!”

  始料不及的顾老板,刚想再补充两句,林霜已经起身打开了门,她的脸上也看不出喜怒,只是平静地说道:“我会自己想办法救他,谢谢你来看望唐伯父!”

  顾老板走得十分不情不愿,可他又不得不走,一刹那,面前的小女人整个气场一下子变了,看起来柔弱可欺的小白兔瞬间消失了,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冷静从容,乌黑发亮的眸子里有一股慑人的光芒。这分明是一匹小母狼啊!

  身经百战成功率极高的顾老板一时有些恍惚,怀疑自己若是还杵在那里,很可能会被一顿乱棒撵走,于是赶紧后撤。

  这件事的下文,顾老板后来也有所耳闻,是听乐达赌场的小老板路通所说,竟是被沸沸扬扬捅到了媒体。一个叫左罗的失意记者,写了一篇极具煽情效果的大作《满腹经纶惨遭陷害,凄惨命运能否洗冤》,把沈原为了替穷困病危的老同学筹集医药费在乐达赌场牌技如神大杀四方、而后被相关恶势力陷害入狱的经过全部曝了光,利用舆论媒体的压力,迫得何市长出面表态安抚民心,最后巡捕房马无情不得不释放了无辜的沈原。为此,公关工作没抓到位的路通还被苏大少爷骂遍了祖宗十八代,后来不得不求顾老板帮忙,才算逃过一劫。

  因此,对于这场悲剧的女主角林霜,顾老板的情绪变得又有些复杂。

  一方面,顾老板虽然和权贵阶级走得很近,甚至于亲密无间,你嫖chang来我站岗,但顾老板和苏成杰、路通他们的行事风格还是有所区别的。顾老板虽然善事不爱做,但作为业内老大,对于自己各方面的形象口碑还是有所顾虑的,釜底抽薪的大恶事他一般也做得不多,这也是当时面对林霜的逐客令虽然心有不甘,但顾老板到底没有再咄咄逼人地甩上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

  另一方面,顾老板压根没想到这看似娇弱的小女子,竟然找到报社的记者,利用舆论的力量救出了自己的小情郎。如果不是他们得罪的是沪市有名的混世魔王苏成杰,只怕真的就能安然躲过一劫。从这点来说,苏成杰一手促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苏成杰那顿毒打,沈原不会性命垂危,林霜不必急于借钱,自然就不用签下五年的苛刻合同了。

  顾老板说不清自己是应该对这条小鱼刮目相看,还是应该加强戒备防患于未然,似乎这不是一条单纯只会听天由命的小鱼儿。顾老板若有所思地掐断了手里的烟卷。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缘小说

重生之爱情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