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芈夏世家

芈夏世家在线阅读

芈夏世家

位寅夫

历史·历史传记·6.1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4-01-01 10:48

仿效《史记》中的《世家》文体,记录秦国的两位“太王太后”。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幽阳初升

  公元前307年,秦武王举鼎而死。公元前306年,嬴稷在魏冉等人的支持下登基,世称秦昭襄王。昭襄王生母因子年幼,便自封太后,史称宣太后,开始主政国事,并以魏冉、芈戎、赢悝、赢芾为“四贵”把持着朝纲。这就自然而然地造成了国人只知有太后与“四贵”而不知有秦王的现象,昭襄王为此烦恼不已。正在昭襄王苦恼之时,恰有谒者王稽向昭襄王推荐魏人范雎,昭襄王大喜并加以召见。范雎首先献出了“远交近攻”之策使得昭襄王欣赏不已,便拜了客卿。范雎接着又提出了让太后退位并驱除“四贵”的建议,也得到了昭襄王的采纳。公元前266年,宣太后退居后宫,此后“四贵”也相继被驱逐出了国都,秦昭襄王亲政,拜范雎为相。不提他人,单说芈戎出了都城后再次回望良久,不禁心中暗道:”强秦者仍非我芈氏不可!“继而长叹数声,忽觉头晕目眩以至昏厥于地,未到封地便一命呜呼!

  视线再回到楚国。公元前296年的一天,楚国都城上空阴云密布,楚顷襄王与满朝文武将由秦国运回的楚怀王的遗体葬于王陵,整整一天的仪式后才各散去。且说其中一人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府第,刚要回房休息,只见一个侍女喊道:“老爷,夫人不久就要临盆了!”这人顿时打消了一身疲惫,来到了卧房门前,只听见几个接生婆不时喊着:“夫人用力,夫人不急!”这人不觉也冒出了满头大汗,但也只能望着进进出出端盆倒水的侍女而无能为力。时间就是个怪东西,越怕它过得快,眨眼之间就过去了,越盼着它过得快,偏就一动不动。突然屋内传来的一声婴儿啼哭声打破了沉寂,只见一个接生婆出来对那人说:“老爷又得了一位千金!”那人脸上方才露出了一丝欣慰,不禁向院外望了一眼,此时已乌云尽散,一抹鱼肚白依稀可见。随即进屋,见夫人虽显憔悴但精神头儿还算足,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见那人进屋,便要起身,那人忙道:“夫人勿动!”夫人道:“老爷,该取个什么名字?”那人道:“姐姐叫葵儿,妹妹就叫莒儿吧!”

  有人问此公为谁?他便是前文“四贵”之一芈戎的族侄——芈皙。说到此人还有一段往事不得不讲。话说芈皙年纪轻轻便得到了封邑,受封那天自然要打扮一番,只见他翠衣白靴,腰配宝剑,被前呼后拥着自然有几分得意。走不多步恰被溪流拦住去路。下人随即大声道:“渡君侯过河者重赏!”恰巧此时有人闻声而来,只见此人二话不说竟直接走到芈皙面前道:“君侯可否与臣下将手一握?”芈皙虽未答话也不觉面露愠色。这人也未作声,径直到溪流处洗了下手,转而又来到芈皙面前道:“君侯可知当年《越人歌》否?”芈皙一脸茫然地望着那人。那人接着道:“先鄂君楚王胞弟也,官到令尹,爵至执圭,尚能与泛舟歌唱的越人拥抱,臣下身虽低微也不至于不如一泛舟歌唱的越人,与君侯将手一握,又有何不妥?”芈皙不禁自惭形秽,一边伸手握住此人的手一边道:“先生教诲极是,在下年轻,礼数多有不周之处,还望先生多为指教!”至此便以师视此人,往来频繁,成为至交。那人便是著名的楚大夫庄辛。

  时光飞逝,莒儿再过不到半年时间就要行笄礼了,此时她早又有了一个弟弟名唤芈宸。在众多玩伴中她与夏家姐妹最为要好,尤其是夏家的二小姐。说到这夏家可说是位高权重,当时伴在楚顷襄王左右的有“州、夏、鄢、寿”四大宠臣,这“夏”指的便是这夏家。且说这夏家本是夏朝禹王的直系后裔,商汤灭夏后才逐渐将故国国号作为姓氏传承下来。武王灭商后由于征战有功,封其王族后裔一支的家族首领东楼公为杞国国君。杞国传续了二十代,公元前445年被楚国所灭。杞国虽亡,但其公族后裔仍有一支在楚国世代为官,并以故国国号作为姓氏继续传承,楚顷襄王时便传到了杞雍。这杞雍本是个精通阿谀奉承之人,这就更能深得顷襄王的欢心了。顷襄王知其祖上乃夏朝禹王,于是不久便封杞雍为夏侯并赐予夏姓,从此以后杞雍就改名成为了夏雍。得势以后夏雍逐渐又与其他三家臭味相投,结成死党,四人俨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楚国“四贵”。别看这夏雍不学无术,但对家里的三位千金却管教极好,不惜重金聘请庄辛作为先生来府里传道授业。庄辛本来看不上夏雍的为人,但碍于情面也就勉强应承下来。由于庄辛有时在芈府有时在夏府讲学,两家小姐往来甚密也就不足为奇了,渐渐地便成为了好玩伴。

  说到这夏家的三位千金容貌才学倒也出众。先说三小姐绛儿,虽然尚未及笄,但顷襄王与夏雍早已定下娃娃亲,将她许配给了顷襄王的儿子公子完。再说说大小姐络儿,她比莒儿小不了几天,夏家正与景家商议待其笄年后将其嫁与公子景阳。最后说说二小姐绎儿,她比芈宸也小不了多少,再过不到二年也该许笄了。自从拜庄辛为师后,绎儿通过与芈家的走动结识了莒儿,不久二人便成为了闺中密友。忽有一日在芈府偶遇一位翩翩少年,不觉为之痴迷,几乎达到了夜不能寐的情况。忍了多日方才鼓起勇气去问莒儿道:“莒儿姐姐,那经常在府里走动的哥哥是谁?”未等问完便粉面娇羞起来。莒儿何等聪明,用眼一看便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禁笑道:“那位哥哥,不就是你经常提念到的宸儿哥哥吗?”一听到“宸儿哥哥”这四个字,你再看绎儿更是面如火烧似的了。这时恰巧芈宸从此经过,莒儿一边叫住了他一边说道:“宸儿,遇见贵客还不见礼?”芈宸起初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道:“二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您常挂在嘴边的绎儿妹妹吧?”莒儿点了点头。芈宸一边行礼一边道:“绎儿妹妹一向可好,小兄在此理过去了!”绎儿愣了许久方才反应过来,不觉又一阵脸红,一边行礼一边道:“小妹还礼了!”从此二人便逐渐熟识起来。

  且说芈宸此时也已拜师学艺。他的老师不是别人,就是庄辛本族的兄弟庄蹻。要提起这庄蹻的名气只在庄辛之上不在庄辛之下,尤其因“暴郢”事件一炮而红。提到这事还要从头说起。前文提到的秦宣太后本为楚人,掌政后便与其弟魏冉实行了亲楚联楚政策。公元前305年,秦国向楚国重加贿赂,使得楚国背叛了齐国转而联合秦国,同时秦昭襄王迎娶了楚女,并将秦女嫁予了楚怀王。公元前304年,秦昭襄王与楚怀王又在楚国黄棘签订“黄棘之盟”,将原古楚地上庸归还给了楚国。秦楚亲善后,秦国便即刻举兵攻打了魏、韩两国。公元前303年,齐、韩、魏三国因楚国背叛纵约与秦国结盟而联合攻打楚国,楚怀王慌忙遣使向秦国求救并以太子横做为质子送到了秦国。秦国即遣客卿通率兵救援楚国,三国联军方才退去。公元前302年,魏、韩两国又转而亲善秦国,魏襄王、韩太子婴与秦昭襄在临晋会晤,韩太子还亲自来到咸阳朝觐。当魏、韩两国与秦国关系和好时,秦国一位大夫被楚太子横殴打致死,太子横为了避祸便逃回了楚国,秦、楚两国亲善关系又告破裂。公元前301年,秦国即遣庶长奂与韩、魏、齐三国共攻楚国。楚国也作了积极的部署,一方面派遣昭睢率军抗拒秦国,另一方面又派遣唐眜率军抗击齐、韩、魏三国联军。抗拒秦国的一路由于昭睢用兵慎重,双方陈兵对峙,并未发生激烈的争战。而抗击齐、韩、魏三国联军的一路,却相持了六个月之久。三国联军进攻的是楚国的方城,与楚军夹泚水列阵。六个月内齐将匡章屡次派人探测水情,但由于楚军采取了密集射箭的防守方式,使得齐军每次都难以靠近。后来从一个在岸边放牧人的口中才打听到判断水情深浅的办法。原来,浅处都有重兵把守,而深处却用兵不多。于是匡章便派出了精干力量在夜间从楚军重兵把守之处发动了突然袭击,在泚水旁的垂沙大败了楚军,楚将唐昧也死于乱军之中,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垂沙之战”。得知垂沙之战楚军大败的消息后楚怀王大怒,随即便派庄蹻在郢都负责追查战败将军与士兵的责任。于是庄蹻便奉楚怀王之令抓捕了战败将军与士兵的家属,剥夺了他们国人的身份并将他们充作了官奴,同时将他们的家族墓地尽掘,尸骨尽暴于郢都。由于人数众多,庄蹻的举动在郢都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并遭到了战败军兵家属强烈的反抗。庄蹻又奉楚怀王之命开始了大肆镇压,这就引出了历史上有名的“庄蹻暴郢”事件。

  且说这一天恰逢三月初三日,莒儿被绎儿拉到了夏府。边走莒儿边问道:“好妹妹,怎么这样着急?”绎儿道:“有位贵客一会儿来我家拜望,姐姐不妨也来凑个热闹!”莒儿道:“何人会让妹妹如此兴奋?”绎儿道:“姐姐只管去便是了!”未等莒儿再问脚便已迈进了夏府。只见夏府今天也精心布置了一番,确实像有贵客要来的样子。不久,绛儿与络儿姐俩也迎了过来道:“莒儿姐姐来了?”莒儿道:“二位妹妹太客气了,怎么还出来迎接呢?“络儿道:“都是自家人,姐姐又何必如此见外呢!”绛儿又道:“怎么不见葵儿姐姐?”莒儿道:“身子不好,在家静养呢。“绎儿道:“葵儿姐姐要能来该有多好!“正说着,只见夏雍进了府门后面又跟进来一位俊朗少年,那样貌与芈宸不分伯仲,只不过年岁比芈宸长了几岁。这时只见络儿赶忙迎了上去并故作生气道:“爹!怎么才把景哥哥领来?”夏雍道:“你这丫头好来无礼!还不过去与你景阳哥哥见礼!”络儿这时有些羞涩道:“小妹见过景阳哥哥!”景阳忙道道:“小兄还礼了!”这时那三位小姐也走了过来,绛儿和绎儿与景阳也见了礼。莒儿见过夏雍后,络儿忙向莒儿介绍到道:“络儿姐姐,这就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公子景阳!”随即又向景阳到:“景哥哥,这就是我经常提到的莒儿姐姐!”这是两人目光正好对视,不禁各自都像触电一样一动不动半晌无言。“莒儿姐姐!”绎儿呼唤了几次,才把莒儿唤醒,不禁面庞也现起了一阵红晕。还是景阳先反应过来,慌忙道:“见过莒儿姑娘!”莒儿定了定神红着脸道:“莒儿还礼!”这一切尽入络儿眼底,不禁眉梢一挑,顿生醋意。好在只是一瞬便一切如常,恰也无人察觉。在夏府做了片刻,几人便辞过夏雍踏青去了。

  有人问到怎么又冒出来个景阳?这里不妨介绍一下。景家也是楚国贵族,楚倾襄王时更是出现了一文一武两兄弟,堪称是“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先说文的,名曰景差,自幼便拜到了屈原的门下。他们一共是师兄弟三人,大师兄名曰宋玉,二师兄名曰唐勒,三师弟便是景差了。这三人不但传承了屈原的楚辞风格,将其发扬光大,而且在与楚倾襄王对赋时又能婉言相劝,从而也避免了重蹈屈原的覆辙。再说武的,便是景阳了。景阳自小习武,只是不得名师指教。有一日无意间走进了深山中,迷失了方向。正在呼救,见一老者闻声而来,如仙人一般,不禁产生了兴趣。在与老者对话中方知此人是位隐居深山的高人,随即就要跪地拜师。那人忙制止道:“老朽与公子初次相遇,怎能如此?”景阳道:“晚生自幼习武,未遇名师指点,方知老先生对此颇有研究,只求老先生多加指教!”老者道:“拜师并非易事,需要从长计议。你以后每日且来,拜师之事以后再说。”从此以后,景阳每日起早必到老者住处,端茶倒水,侍奉极佳。数月过去,老者方才答应收景阳为徒。又有人问这位老者姓甚名谁,他就是从赵国逃到楚国避难的老将军庞煖。庞煖早年在赵国做官时深得赵武灵王的器重,君臣二人经常一起论兵讲武。后来赵武灵王死于“沙丘之乱”,赵惠文王年幼登基,大权把持在李兑手中。被排挤的众老臣纷纷逃往他国避难,庞煖无处投奔,便跟随师父鹖冠子逃到了其母国楚国,从此以后便开始了漫长的隐居生活。庞煖在遇到景阳时已经隐居了数十年,此时鹖冠子早已驾鹤西去,收下景阳后,他不仅为自己找到了传承人,也为再次出山埋下了伏笔。

  且说几人刚出夏府恰巧又与芈宸相遇。原来芈宸看见绎儿拉着莒儿急着向外走就猜出他们要去踏青,加之通过数月的相处,芈宸与绎儿早已两情相悦,便不由自主地跟了过来。绎儿眼尖,一边招手一边喊道:“宸儿哥哥,这边来!”芈宸随即来到众人面前,转向绎儿假意怪道:“好妹妹!有好事怎么也不叫上你哥我呢?”绎儿急道:“怎没想叫?谁知道哥哥到哪里耍去了!”众人一阵大笑。这时芈宸与景阳又见过礼,彼此寒暄了几句。刚走了一段路,忽见有几位夏府的家人赶来道:“老爷叫三小姐回府!”绛儿一边应着一边对众人道:“绛儿先告退了,哥哥姐姐们玩儿好!”随即跟着家人们回府去了。莒儿见绛儿离开便也想回府,又被景阳留了下来。络儿心中虽不悦,但也无可奈何。绎儿见状也略觉得尴尬便道:“我与宸儿哥哥到别处逛逛,二位姐姐陪景阳大哥先在这里散散心如何?”不等众人回答,绎儿便叫着芈宸往别处去了。剩下这三个人刚开始有些拘谨,后来慢慢放开了戒心。尤其景阳对莒儿态度温和,也让莒儿叫他景哥哥。莒儿开始有些害羞,后来也就应承了下来。络儿这时更绝醋意大发,借口不舒服也回府去了。从此络儿对莒儿渐渐疏远起来,慢慢地便产成了芥蒂。

  单说芈宸跟着绎儿正四处闲逛着,恰巧路过集市,忽见一处围着许多人,又不时传出什么“太公转世,鬼谷重生”之类的大话。二人便闻声赶了过去,果不出所料,人们围住的是几位算卦先生。大多数人只是凭着看热闹的心态,并没有几个人真正会算上几卦,顶多问几句什么准不准之类的闲话罢了。二人正要转身离去,恰见一位先生独坐一处,明显是要与其他几位分开来。这人也不大声吆喝,只是面前卦摊上写着“致大蔡,天其泽”六个字,所以摊位前并无他人。芈宸见这六字后心中不免一动,暗道:“这位先生必有些道行。”随即叫住绎儿停了下来。芈宸道:“先生请了!”这人因无人问津,正打着瞌睡,忽听有人呼唤,身子猛地一晃险些摔倒,随即抹了几下脸方才清醒了不少,赶忙还礼道:“啊!公子请了!”芈宸此时也不妨看了此人几眼,不免心中好笑,因其尊容实在不敢恭维。见此人不仅鼻孔朝天,鼻梁塌陷,而且额头凸起,方才晃动时隐约看见还有一双罗圈腿,平静下来后又发现还有一副端肩膀。虽觉好笑,芈宸也并未流露出来,忙回道:“先生面生得很,想必不是本地人吧!”此人回到:“公子好眼力,鄙人乃异乡人,前些时才来到此处访师拜友。今日恰好闲来无事,巧遇大集便也来凑个乐趣。”芈宸又道:“见先生不仅字体写得独到,而且深富含义,想必先生定是饱学之人!”那人慌忙道:“哪里敢当饱学二字,只是粗通文墨罢了。”芈宸寻思道:“是否饱学,一探便知。”接着又问道:“先生对起名之学可有研究?”那人道:“前之惠子今之公孙皆略浅知一二。”芈宸道:“那要请教先生了!”那人料到眼前这位公子必有试探之意,但也并不紧张且回道:“公子但讲无妨!”芈宸道:“今有女子二人,一名葵儿,一名莒儿,可有所讲?”这时一旁的绎儿已多时不做声,不仅因为一时无话可说,更是怕一旦说话便会流露出对此人相貌的不敬之意。但听到芈宸的问话不禁寻思道:“这问的不是芈家二位姐姐吗?难道果然有些来历?且听那人怎样回答。”那人道:“芈八子燕国被难之时,有二位义仆不离不弃,据传一名葵儿,一名莒儿,若无此二人想必也就没有如今的宣太后了,敢问此二女子也为芈氏宗族之人吗?”没等芈宸回答,绎儿不禁脱口道:“先生神了!”芈宸不禁也暗吃一惊,心里想:“有点儿意思!”芈宸本想接着再问,谁想绎儿又脱口问道:“男子名雍,女子名绛,有何含义?”绎儿早就问过师父庄辛,并也已知其含义,只是想考验一下那人罢了。只见此人也不思索便道:“周襄王二年,里克两弑晋君,在秦穆公的帮助下,逃亡梁地的公子夷吾即位,史称晋惠公。晋惠公即位后,晋国接连几年都遇到灾荒,五谷不收。想来想去,秦国离晋国最近,两国之间且有婚姻关系,所以就想向秦国买粮。秦国派了大量的船只运载了万斛粮食,由秦都雍城出发,沿渭水,自西向东五百里水路押运粮食,随后换成车运,横渡黄河以后再改山西汾河漕运北上,直达晋都绛城。运粮的白帆从秦都到晋都,八百里路途首尾相连,络绎不绝,史称'泛舟之役'。如果没猜错的话,夏侯父女之名皆与此有关!”你再看绎儿此时早已惊得哑口无言了。芈宸心道:“果不出所料!若此人出仕楚国岂不更好!”随后又寻思道:“且慢!不妨再试一次!”然后又问道:“既然提到秦国,请问当今秦王的二位公子,一名厎,一名柱,又有何意?”那人道:“《尚书·禹贡》有曰:'导岍及岐,至于荆山,逾于河;壶口、雷首至于太岳;厎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恒山至于碣石,入于海。'想必昭襄王期望二子能创建禹王治水那样的功绩吧!”芈宸大惊,不禁呼道:“先生大才!何不出仕于楚国?”此人笑而不语,随即站了起来,收拾了卦摊,便向外走去,任凭芈宸如何呼唤也不回头,只是向前径直走去,不久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放下此人暂且不提,且说绎儿不经意的回头一瞅,冷不防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进了皮货店门,急忙向芈宸道:“方才进皮货店的好像是葵儿姐姐!”芈宸笑道:“你这丫头一定是看错了!我大姐身子不好在家静养,怎么能来逛集市?”绎儿也纳闷道:“也是啊!也许是我看错了!”说罢二人也再没理会,仍去踏青了。有人问了,果然是葵儿吗?绎儿还真没看错,那个背影确实是葵儿。那位又问了,葵儿不是身子不好,怎么会到集市去呢?原来葵儿只是托病不去踏青,真实的目的是想单独去与一位年轻的商人会面,这个商人就是那家皮货店的东家。其实这人经常为芈府供应皮货,一来二去便与芈府上下熟识起来。在几次接触中芈皙发现此人聪明好学,并且那人多次提出要拜庄辛为师。考验了一段日子,便把他介绍给了庄辛。庄辛品了此人一段时间,感觉芈皙所言不差,便答应此人可以随时来府请教,但并未收此人为徒。刚开始葵儿并没有留意此人,只是不时听师父经常提起,话语间含有赞美之意。一次那人来芈府拜望,恰巧只有葵儿自己在家,便留了此人在府等候。开始两人比较局促,后来慢慢聊了开来。通过对话葵儿方知此人名曰吕韦,做皮货生意起家,数年前与族兄吕威一起来到楚国做买卖,由于族嫂即将临盆,二人不久便会离开楚国回到原籍。聊了多时,葵儿这才知道师父所言不虚,那人也略知了葵儿的学识。又经过了多次的接触,渐渐地两人彼此产生了好感,并早已定下三月初三日去踏青,作为临别的纪念。

  其实吕韦只是为离开楚国找了个托词,实际上这里另有文章,前面提到绛儿被夏雍叫了回去正是与此有关。数月前,楚顷襄王召见了一位善于用微弓细绳射雁的奇人,看过这人展示的技艺后顷襄王赞叹不绝。趁着顷襄王高兴之际,此人又进言将秦国比作大雁,楚国比作射手,讲出了一番道理。顷襄王闻听此言不禁热血沸腾起来,于是便派使者出使各国,重新约定合纵,以便讨伐秦国。哪知秦国早已先下手为强,派出了司马错与白起分为水旱两路来攻打楚国。此时楚国已连吃败仗,顷襄王也慌了手脚,甚至开始考虑将公子完作为人质与秦国讲和,如若这样绛儿的婚事也会随之告吹了。也正是三月初三日这一天顷襄王为此事紧急升了大殿。在朝堂上,以庄蹻为首的武将坚决主战,以州、鄢与寿为首的文臣则执意主和。由于绛儿的婚事,夏雍自然不能赞成主和,但又与主战派不是一路人,因此只能默不作声,这难免又遭到了州、鄢与寿三大臣的怨恨,大有被孤立之势。还有一部分以芈皙与庄辛为首的文臣也是坚决主站,而且言语过于犀利,甚至触怒了顷襄王,以至于最后君臣不欢而散。散朝后,夏雍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便命下人去将绛儿叫回并将此事告诉了她。绛儿虽然难过了一阵,但也无可奈何。这时赌着气的络儿也回了府,得知此事后把方才的怨气也暂时抛到了脑后,陪着妹妹难过了一会儿,便开始劝慰起来,绛儿的心绪这才逐渐平复了下来。芈皙却并未回府,而是跟随庄辛来到了庄府探讨今日朝堂之事。一直聊到了夜幕降临也没有理出头绪,芈皙也只好告辞回了芈府。

  自从那日分别后,景阳与莒儿之间居然产生了互相吸引之力,甚至就寝时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对方的音容笑貌。没过几天,景阳便与族兄景差说了此事,希望景差能在族叔景伯面前求情,改变与夏家联姻的想法,重新向芈家求亲。景差也应承了下来,随后二人去见了景伯。景伯此时早已官拜柱国,是当时景家的主事之人,像这等大事只要他不拍板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见礼已毕,二人便仗着胆子向景伯说了此事。哪知尚未说完,两人便被打断了话语,随后便听到景伯的大声斥责。紧接着景伯就起身愤然离开了,活脱地将二人晾了起来。二人见族叔如此生气也就没敢多坐,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与此同时莒儿也已向芈皙说了类似的话,芈皙倒没像景伯那样冲冲大怒,只是对莒儿叹道:“虽然现今已无‘同姓不婚’的讲究了,但即使我们芈家同意,恐怕那景家也很难答应!”当莒儿开口追问原因何在时,芈皙只是摇头,也连声叹息地躲了出去。恰巧芈宸从此路过,也听了个大概,不禁想起了师父庄蹻对他讲的一段往事,随即便告知了莒儿。莒儿听后不禁难过了起来,芈宸见状慌忙又将葵儿请了来,并将经过讲了一遍。葵儿埋怨了芈宸一通,随后便开始劝解起莒儿来,过了好一阵莒儿才逐渐从难过中挣脱出来。

  芈宸所言的确切中了要害,与此同时景阳也从师父庞煖那里得到了被景伯申斥的缘由。这事仍要从头说起。公元前314年,楚国和齐国的结盟使得秦惠文王忐忑不安,便派张仪带着车马礼金去楚国离间,以达到拆散楚齐联盟的目的。张仪来到楚国,先用重金贿赂了楚怀王的宠臣靳尚,然后去见了楚怀王。张仪知道楚怀王是个爱听好话且狂妄自大之人,于是开口便说:“天下诸侯间,敝国国君最钦佩的就是您了,敝国君臣无时无刻不想着和您结交。大王如果能同齐国断交,秦国不仅愿同贵国永结盟约,还愿送上商於之地六百里,以表诚意。”楚怀王一听,顿时笑逐颜开,靳尚也在一旁敲起了边鼓来。张仪又说:“当今天下七国,齐、楚、秦三国最强。大王若与秦国结盟,既可削弱齐国,又可得到秦国支持,更可得到六百里商於之地,真是一举三得的好事!”楚怀王因贪得土地,便答应了张仪的建议,一面派将军逢侯丑跟张仪去秦国接收六百里地,一面又派使者去同齐国绝交。张仪回到秦国后便以摔伤为借口长达三个月都没有上朝,这让楚将逢侯丑始终办不了转让土地的手续。在楚怀王这方面已经等得不耐烦时,齐宣王那方面也早已得知此事。一气之下,齐宣王便马上派使臣来见秦惠文王,要求和秦国结盟,一同攻打楚国。张仪见齐楚绝交,“病”也就好了。逢侯丑赶忙跟他要那六百里地,张仪故作惊讶道:“什么六百里地,我说的是我自己的六里封地呀!”逢侯丑听到这里才知上当了,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当逢侯丑将受张仪欺骗之事一五一十地报告给楚怀王后,楚怀王暴跳如雷,遂于公元前313年,派了屈匄为大将,逢侯丑为副将,率兵十万讨伐秦国。而秦国早有准备,即命庶长魏章为大将,甘茂为副将,也率兵十万迎击,同时遣使请齐宣王助阵。齐宣王正愁找不到报复楚国的机会,便马上派了大将匡章率大军向楚国杀来。楚军在华阳遭到秦、齐两军夹击,溃不成军,十万甲兵被杀了八万,屈匄、逢侯丑等70余名将军也被抓了俘虏。华阳之败使楚怀王更加愤怒,再次派大军与秦决战于蓝田,结果又遭到大败。与此同时,韩、魏两国又趁火打劫,派了联军南下攻楚,抢占了楚国一大片土地。一败涂地的楚怀王也就只好罢兵了,一面派屈原去齐国谢罪,一面又派陈轸去秦国求和,并割两城作谢礼,楚国从此便走向了败落。衰败的楚国并没有被秦国放过,十余年后即爆发了上文提到的“垂沙之战”。公元前300年,秦国再派芈戎去攻打楚国襄城。紧邻襄城有一山名为岐山,楚国派将军景缺率兵三万与芈戎战于山下。经过十余日残酷的拉锯战,岐山脚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楚军万余人战死,主帅景缺一只胳膊也被秦军砍断。此时秦军已数倍于楚军,将楚军团团包围在岐山之上。秦军一向残暴成性,在每次激战过后,尤其在自身也受到重创时,总爱把俘虏全部坑杀。景缺痛苦地思索了许久,决定向秦军投降——以自己的一世英名来换取剩余二万将士的生命。于是便向芈戎提出,以秦军不杀楚军为条件率军投降,否则不惜战死到最后一人。芈戎假意地答应了他,景缺便带领残部走到芈戎的马前,再次强调了约定之后即拔剑自刎而死。但芈戎终究没有遵守约定,楚军二万将士依旧被全部坑杀了。第二年,秦国又攻占了楚国的八座城池。随后秦昭襄王挟胜利之威,约楚怀王在武关会面。楚怀王不听昭睢和屈原的劝告贸然赴会,结果被善于使诈的秦国扣留。秦国要求楚国割地赎人,楚怀王自然不肯。其实楚怀王也已无能为力了,当他被扣留后,楚国为了断绝秦国的非份之想,已经拥立楚怀王之子为新的楚国君主,这便是上文提到的楚顷襄王。楚怀王作为一个无用的人质于三年后郁闷地死在了秦国,随后秦国便将遗体还给了楚国,这就又回到了开篇的那一幕。而这景缺便是当时景家的主事之人,被芈戎逼得自刎而亡之后,景家与芈家便产生了隔阂。虽然芈皙只是芈戎的族侄,但与景家也毫无来往,最多也只是在朝堂上相互做做样子给顷襄王与其他大臣看看而已,君臣众人也知道两家的恩怨,也只是跟着应付一下罢了。芈皙也曾尝试与景伯消除隔阂,但始终不见成效。由此可见,莒儿与景阳成亲之事也就更加无望了。

  不久之后,顷襄王再次紧急升朝,突然发布了两道命令,使得满朝哗然。一是派左徒黄歇出使秦国商议求和之事,二是派大将庄蹻率领所部出黔中郡平定滇人内乱。原来那次散朝之后,州、鄢与寿三大宠臣并未回府,而是随着顷襄王进入了内宫。此时这三人早已各有封号,分别为州侯、鄢陵君与寿陵君。其中州侯又官拜令尹,位列四大宠臣之首。三人施礼后,州侯便向顷襄王奏道:“大王是否已下定决心求和?”顷襄王叹道:“众大臣中主战者居多,如之奈何?”州侯又奏道:“大王不妨先派使者出使秦国去试探一下再做决定。”顷襄王又道:“此次秦国发兵皆由秦王亲自下令,恐怕在秦王方面很难有所突破。”鄢陵君马上又奏道:“大王,秦王方面的确无望,但当今秦国太后仍然主政,‘四贵’依旧掌权,不妨从此入手,或许能有所希望。”顷襄王不仅恍然大悟道:”寡人一时糊涂,居然忽略于此!卿等可有妙策?“鄢陵君又奏道:“大王不妨仍以和亲为上,送质为下。”顷襄王道:“先王已将秦国先叶阳后许配过秦王,怎能再度和亲?”寿陵君接着奏道:“大王,和亲秦王已然不妥,不过秦王现有二子,太子厎为先叶阳后所生,如今质于魏国,已很难与之和亲;安国君柱为先唐八子所生,现仍居秦都,不妨尝试与之和亲。”顷襄王道:“卿所言甚善!不知何人可出使秦国办妥此事?”州侯再次奏道:”左徒黄歇可称此职!“顷襄王听后不禁点头称善。又商议了些细节问题后三人方才退去,紧接着大将庄蹻又来求见顷襄王。经过三位宠臣的开导后顷襄王此时的心情已比当日上朝时好了很多,于是立即召见了庄蹻。庄蹻一面将所上之书呈予顷襄王,一面又奏道:”大王,如今滇人发生内乱群龙无首,为臣不才,请令率所部入滇平乱,以稳定后方!“顷襄王边看着上书,边听着奏报,在大致了解了情况之后便准了庄蹻所请。有人问了,顷襄王此时早已被秦国方面弄得焦头烂额,又怎会顾及到滇人的内乱呢?其实在三位宠臣临走之时顷襄王便已下定了与秦国求和的决心,派走庄蹻入滇平乱只不过是不希望他留在朝中妨碍与秦国求和之事罢了。

  有人问了,为何要派左徒黄歇到秦国商议求和之事呢?原来黄歇并非楚人后裔,而是故黄国侯族后裔。黄国与秦国本是同宗同源,公元前648年被楚国所灭。黄国被灭后,其侯族后裔并没有像杞国公族后裔那样有一支在楚国世代为官,而是大部分作为了仍以故国国号为姓氏的普通百姓散布到了楚国各地。黄歇出生在楚怀王时期的江夏,楚顷襄王时曾四处拜师游学,见识广博,尤其以辩才出众,在一次游学到楚国都城时恰巧被州侯发现。别看这州侯善于邀宠,但对才学之人还是十分看重的,府上虽也养了不少能士,但仍苦于找不到合适之人来接任自己。当发现黄歇后不禁眼前一亮,便把他招到了门下。在考验了一段时间后州侯甚觉满意,于是便将他以自己接班人的身份举荐给了顷襄王。顷襄王见后大喜,遂拜黄歇以左徒之职。此次黄歇也没有辜负众望,只用了月余时间便办成了和亲之事。但在此还要说明一点,此次和亲是由宣太后以主政的名义下达的命令,秦昭襄王虽然接受了和亲,但并未谈及停止攻打楚国的议题,只是同意在成亲的时间段里暂时罢战而已。黄歇回到楚国后如实报告给了顷襄王,顷襄王也只得以“从长计议”之类的话语来宽慰自己了。由于此时楚国王族中适合和亲的未嫁女子已人数不多,顷襄王考虑了再三不觉把视线瞄向了芈皙的府第。

  且说在黄歇到秦国商议和亲之时,楚国这边庄蹻也要整装出发了。芈宸是庄蹻的徒弟,自然也要随行出征。出征前的那一晚,芈宸与绎儿又在曾经踏青的地方会了一面。开始二人相对无言,只是默默垂泪。最后还是芈宸打破了沉寂,首先开口道:“妹妹何必如此伤感呢?多则一年少则半载就又会见面了!”绎儿还是哭道:“杀场一向风险莫测,哥哥一定要珍重!”芈宸一边拍着绎儿的肩膀,一边使劲的点了点头,随即将她揽在了怀中,好长时间二人才极不情愿地分了开来。随后芈宸一边将最心爱的玉佩取了下来递给了绎儿一边道:“妹妹收下,想哥哥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下,那样就如同我陪在身边一样了!”绎儿鼻子一酸,泪珠又落了下来,接过了玉佩并小心翼翼地用手帕将其包好而后藏入了怀中。第二天,大军便浩浩荡荡地出征了。庄蹻率军通过了黔中郡开始向西南进攻,经过了沅水,再向西南攻克了且兰,征服了夜郎国,一直攻打到了滇池一带。最终,庄蹻凭借着军队的威势平定了那里,并且使它归属了楚国。虽说如此,此次行动并没有像芈宸想象的那样只需一年半载的时间,而是整整持续了五年。五年后,当庄蹻打算返回楚国报告时,秦国业已开始了重新攻打楚国的进程并夺取了巫郡和黔中郡,这样就断绝了返回楚国的道路,因而也只能留在滇池了。凭借着军队的力量庄蹻在滇地称了王,成为了滇人的统治者,也最终长眠在了那里。

  放下芈宸暂且不提,且说这一日顷襄王将芈皙单独选进了王宫,并将黄歇已促成和亲之事告知了他。芈皙在去往王宫途中早已有了不祥的预感,他已经知道了促成和亲之事,并将王族中的适婚女子也在脑中过了一遍,隐约地也得出了与顷襄王相同的结论,但内心深处仍存有侥幸的心理。听完顷襄王的介绍后,芈皙便明白了此次选召之意,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不觉的脑中一片空白,险些昏厥于地。不过陪王伴驾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绝对不能如此,只是一瞬间他便克制住了情绪,听完了顷襄王接下来的话。顷襄王已决定将莒儿以楚国公主的身份作为和亲的对象嫁予安国君赢柱,并要求芈皙早做准备,近日即将送婚于秦国。芈皙此时也只得谢恩,退出王宫后都不知迈的哪条腿踉跄着回到了府中。平复了好一会儿,芈皙才把夫人及二位小姐召集到了房中,并将召见之事说给了大家。还没说完,三人便放声大哭起来,尤其是莒儿从来没有如此伤心过。芈皙赶忙制止住了三人并指了指门外,并告知她们如果被顷襄王得知到会有如此情形便会引来杀身大祸。伴着一夜的狂风大雨,莒儿一刻也没有合眼,将自己独自关进了房中,呆坐在床上回忆了许多也想了许多,不觉有种五味杂陈泛上了心头。忽然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叩门声,才把莒儿从思索中惊醒。此时天已大亮,也早已雨过天晴,莒儿推开了门,见葵儿两眼通红地站在门口,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请姐姐进到了房中。莒儿问了问父母现在的情况,葵儿说父母虽然难过但王命难违也无可奈何。二人随后去父母那里见了礼,芈皙问了问莒儿昨晚休息的如何,莒儿也只能应付着回好。当芈皙对莒儿说到如果她不愿意会另想办法时,谁也没想到莒儿居然同意了去秦的国和亲,并以“国事为大”的理由说服了众人。这日上朝,顷襄王便下达了加封莒儿为“公主”不日前往秦国和亲的命令,满朝又是一阵骚动。

  且说这日和亲的队伍即将启程了,带队的依然是左徒黄歇。一身公主打扮的莒儿拜别了父母与姐姐,又来到了师父庄辛的面前谢过了这些年的教诲之恩,依依惜别之情自然是在所难免。当她正要进入马车时,忽然发现在众多侍女中有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莒儿仔细辨了辨才发现,假扮侍女的居然是绎儿。当姐妹二人四目相对时,绎儿只是挤了挤眼睛。由于当时时间紧迫,莒儿也顾不过来多想就直接进到了车里,后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绎儿在得知莒儿要远嫁秦国的消息后,一想到最心爱的人与最要好的姐都离开了她,不免一阵难过涌上心头,索性又大哭了一场,一连几日水米都未沾唇。想了几日后,绎儿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反正宸儿哥哥也不在家,而且一年半载也回不来,不如打扮成侍女的模样混进和亲的队伍当中一同去秦国,一来可以排遣一下自己在没有宸儿哥哥陪伴时的落寞心情,二来也能暂时排解一下莒儿姐姐远嫁的孤独,一年半载过后再回到楚国时也就该轮到自己成亲了,想到这里又不免露出了几分娇羞之态。当她将想法跟夏雍说后,夏雍自然是要极力反对的,后来绎儿又把络儿拉了来向父亲求情,好说歹说才得到了夏雍的默许。此时的络儿倒是春风得意,一想到莒儿的远嫁为自己扫清了与景阳大哥成亲最后的一道障碍时,就不由自主地想哈哈大笑,还总会默念着“与我斗?休想!”这类的话语。此次帮着绎儿说话,一来搭着心情不错,二来也就是送个顺水人情罢了。夏雍与黄歇打了招呼后,就将绎儿拜托给了他。由于顷襄王正在向黄歇交待着和亲的事宜,因此队伍还没有启程。此时的莒儿不时地聊开车帘向送行的人群中望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人,直到队伍启程,她要找的这个人始终都没有露面。莒儿的心里不自觉地又涌出了几分伤感,不过她还是极力地劝慰着自己——也许不见面反道会更好吧。

  想必不用多猜众位也会知道莒儿要找的人是景阳。景阳在得知莒儿要远嫁的消息后简直是痛不欲生了,原以为只要多用些时日哀求就会使景伯回心转意,现在看来显然是没有希望了。这些日他多次打算再约莒儿见一回面,甚至冒出了一起私奔的想法。不过他早已被景伯派人看了起来,只要稍有动静就会被下人问及是否有所需要,然后由这些下人代劳。一连过了几天,直到送亲队伍启程的前一日,景阳实在忍不住了,居然趁着下人不注意偷着跑出了景宅,打算去芈府见莒儿一面。哪知景伯早有准备,正当景阳只顾着向前赶路时,忽然被人绊倒并用东西击晕,紧接着一群大汉赶忙将他困住并塞进了一个大袋子里。当景阳清醒后,发现自己被绑进了宗庙,还没缓过神来,便被景伯喝着跪了下来,接着又听到了景伯怒气横冲的训教声,还时不时地提醒着景阳不要忘记了族伯祖的仇恨。随后景阳便被软禁了起来,终究未能在莒儿启程前见她一面。从此以后景阳的性格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开朗了,并经常借酒消愁,不到烂醉如泥誓不罢休,以至于经常把侍女错当成莒儿,做出了不少失态之事。只有在师父庞煖面前景阳才会规矩一些,而且在庞煖的悉心教导下景阳在文武两方面都大有长进,逐渐得到了顷襄王的赏识。不过景阳经常酒后失态之事传到了夏雍的耳朵里后,气得夏雍居然推掉了络儿与景阳的婚事,虽然络儿多次向夏雍乞求重新商议婚事,但每次都会遭到夏雍的强烈反对,并经常会被臭骂一顿。虽说如此络儿也还是没有嫌弃景阳的恶习,但却把导致景阳失态的责任都怪到了莒儿的身上,并逐渐产生了有朝一日定会报复莒儿的念头。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历史传记小说

芈夏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