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深的巷

深深的巷在线阅读

深深的巷

张一扬

现实·人间百态·4.6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0-05-28 23:02

夕阳小池荷花。曲岸风吹柳,青苔小径,雨收尽头是谁家?笑语曾谙深巷,书声远去天涯。还记否,少年倒骑竹马。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夏日三章

  热

  入了夏,天突然就热了。一大早,人还没醒,汗却先出来。先是脊梁,热得要把席子烧着,一侧身,就在上面留下一滩椭圆的痕,那水渗进竹条席里,润润的,酸酸的。水是有知觉的,人一离开,它马上从竹条里往外走,“吱吱吱”的,可以听见它的脚步声。睡是睡不着了,就到阳台上,一开门,一股带着焦味的浪擦过身边涌进来,立即关了门。

  上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难得见一丝笑意。整个天一色的阴郁,阴霾均匀地涂上去,偶尔有些地方有谁挪一下位置,或者冷不防一个喷嚏,周围便有一阵松动,太阳就在松动的后面,探个脑袋影子出来。想有些风那是奢望,小区里的树啊草啊不敢再动一下,怕动一下就会出汗。路上没有一个人,偶尔一辆车飞驰而过,“嗡嗡嗡”的引擎声特别的烦躁。有一只不知名的小鸟从远处飞来了,落在楼顶上,被琉璃瓦烫着了,不停地跳来跳去,后来实在熬不住,就飞走了,一边飞还一边不停地嗔怪着。

  在这关节上,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望着天,心里祈求它可怜可怜,降些雨吧。它偏偏就那么沉着,阴着脸,俨然是一位有些愠怒的老校长。

  ——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让谁。

  看来天不怜人,躲在空调房里也不是办法,就去上班了。

  一打开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额头上的汗似乎钱塘江的大***涌而出。不理它了,屏住,放松一点,脚步放轻一点,扣上头盔,一打着火就冲出去了。

  原以为快一点会凉快些,风是大了,迎面而来的却是夹着汽油味的热气,炙着脸,呛着鼻子,难受极了。

  雨

  上班的高峰期,人很多,开着摩托车的,骑着自行车的,开汽车的,行人却很少。开着小汽车的最舒服,半躺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空调的凉风吹到脸上,头发往上翘起来,微微地张着眼,似睡非睡,冷眼看着周围开着摩托车的和骑着自行车的。一到了十字路口,黄灯就闪了。一对坐着摩托车的小夫妻,可能是刚才错过了绿灯,还在轻声地拌嘴。小媳妇嘟着嘴,扭过一边,不作声了。隔着马路,只见热气一缕缕地往上升,仿佛铁烙头吐着信子,“嘘——嘘——嘘——”很是吓人。

  红灯闪了几下,绿灯亮了。人们争先恐后地挤向前,摩托车和汽车后面吐出的气流更热了,冲着脸,又从裤管口灌进来,直通到全身。毛全开闸了,小溪一样下来了。刚转过一个街角,忽然前面天空的云层不觉中聚厚,有些凉风了,刚想喊“舒服”。口还没开,一道长长的鞭子劈开天空,“啪”地一声巨响,人不觉全身一哆嗦。

  还没拐弯,忽然,“啪”的一声,一大块什么东西打在头盔上,刚想伸手扶正,“啪”的又一块。等看到地上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的水渍,才明白雨下来了。紧跟着,听到前面一阵阵沉闷的声音“嗬——”,好像千军万马掩杀过来。那气势惊天动地,摄人心魄。

  正当人们还在仰望时,“嘀嘀嗒嗒”的声音响起来了,打在柏油路上,“吱吱吱”直渗进去,冒起浓浓的白气,一团一团滚着升起来。刚才还规规矩矩开着车的人们一下子好像翻倒了一箩筐的蟹子,有的急忙把车停在路边,从车尾的箱子里揪出一团雨衣,先把小孩子裹住,自己又连忙钻进去;有的骑着摩托车,车头一拐,在小卖部的遮阳布下一个急刹车,左脚一勾后面的架子,车子就站稳了,右脚一跨,优雅地下来,点一支烟,悠闲地望着外面;这时,几个娇美的身影从雨帘中跑来,哦,原来是几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一手把手提包抱在胸前,一手护着头,高跟鞋在水里踩出一朵朵浪花。一进来,跺着脚,拍着衣服,理一理秀发,水滴珍珠一般散落满地。淡淡的香水味混和着青春的魅力,在湿热的空气里蒸融了。

  雨滴像是一个个调皮的小子,跳着滚着,从屋顶跳下来,辟哩啪啦地掉下地;有的从树叶上坐滑梯下来,屁股重重地摔在马路上,却不哭不闹;有的直接从云端往下就跳,张开双臂,乘着风,一跟头栽到马路上。一瞬间,花丛中,树底下,屋子旁,一道道小溪聚到路边来,整条路成了一条河,车子一过,轮子拖起一条长长的尾巴,在空中划了一道彩虹,煞是好看。

  荷

  在家的东面,有一个人工湖。湖很大,湖面不规则,说是人工湖,却似乎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到了该弯曲的时候,它突然就变成直线;你想着它要陡起来的时候,它突然就平缓下去,一切是那样的自然,在不经意之间,在意料之外。环湖有一条小道,说小吧也不小,四个大人并排走还有些宽。一律的是条砖块,交错拼在一起,顺着湖边,在花草丛中,在树阴底下,蜿蜒穿行。

  在湖的一边上面有一条柏油路,从城里来,一直伸向东南边去了,在楼群中、在树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每当夜色降临的时候,人们吃饱了饭,从外面回来,就把车子放在路边,一家子下了车就到湖边来了。有的在家里吃了饭,没有什么节目,就出来了,到湖边来放一下风。

  暗黄的路灯下,一个个悠闲的身影,三三两两,背手踱步,轻言软笑;偶尔几个黑影从拐角处奔来,“踢踏踢踏”沉重的脚步从身边擦过,等了一会儿,就跑来了几个赤裸上身的小伙子。透过树阴黑处,有时会发现近岸的水面上浮着几个五颜六色的东西,静静的不动。忽地一沉,“噼里啪啦”带出来一条银光闪闪的鱼。一阵骚动,却惊挠了不远处搂在小石凳上的一对情侣,抬起身来借故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在湖边绕三两圈,脚趾有些麻了,膝盖酸软酸软的,却很舒服。想找个地方歇一下,坐在小道旁,看到绿草地上更好;及至躺到小草上,才想起那片荷花。

  早些时候,湖水还很浅,可以看见淤泥里涌动出来一些绿黄的蝇头,像调皮的小孩拿手指尖轻轻地戳穿窗纸,偷偷往外看。过了一些日子,绿蝇头伸一个懒腰便站出水面,身段很苗条,似乎睡眼惺忪,又不肯张眼。远远地看到黑压压一片,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荷叶。

  弯过一丛杂树,从岸边伸出水面一座平台,白色的石栏杆下面就是荷花。在暗淡的灯光下,隐隐可以辨认出荷的样子。荷正当旺盛的时节,一个个锅盖大的叶子争相往高里拔,看到旁边的挨过来,要盖住自己了,连忙站直身子,踮起脚尖,险些从水里把根扯起来了。有些先让着别人长,看着别人不再长了,就加把劲疯长起来,从旁边的缝隙里一下子钻出来,迎着风,晃着脑袋,在自诩自己的聪明。那边的更聪明,像几个好朋友。他们先安排一个胖子在中间一站,方圆一米大小的水面就全给它占了。然后左边一让,一个好友就慢条斯里的长出来了,另一边又一个好友才刚从水里钻出头来。此时,他们你挨我,我挤着你,在悄悄说话。有些年纪大了,没法跟别人争了,就在岸边树阴下找一清静地方,呼噜呼噜地打瞌睡。后来,索性把帽子丟了,光着一条棍子,方便蜻蜓来赏花的时候有个地方落脚。

  我是爱花的人,但并不深爱,更不专爱。只在心情舒畅的时候,才会赏花,花也会更美。江南的夏夜很迷人,热气散去,有微风,月亮也爬上半空了。天空很高,有些云絮,却轻描淡写,月光可以不费力直泻下来,落在荷叶,似乎听到她的声音,是那样的轻灵,那样的柔软。微风从树叶缝隙里、树梢头掠过,轻轻悄悄就翻过去了,撩起了一湖骚动。月光刚在荷叶面上站稳了,谁知荷叶扇动,便滑落到水里去了,立刻整个湖面泛起了浅白。隐隐地在白光下露出一个个躲闪不及的绰约身姿,煞是怜人。最害羞的是花骨朵,像小子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把手臂从水里伸出来。因为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就不敢贸然站直身子,微微侧着脑袋,藏在一个大斗笠下,透过叶缝看月亮。微风掀开斗笠,它看到刚认识的小朋友,就晃着小手打招呼。那边有两个并肩的是双胞姐妹,都已十八九岁了,张开手,练习着兰花指,娇嫩的手指伸开,微曲着。粉色的手指,红红的指尖,一说话,牙齿就露出来了。明眸皓齿,黄黄的花蕊,浅绿的莲蓬。她们倒不害羞,身子站得直直,风不动而自动,水不怜而自怜。

  有风,人就多起来了。带着小孩子的婆婆妈妈,喜欢聚到在一起,大人在乘凉说话,小孩撒欢游戏。有几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只能由妈妈抱着,站在一边,靠着栏杆,看着一湖的荷叶,兴奋得举起双手,想扑进去。妈妈不慌不忙,指点着,这是什么,那叫什么。小孩子不闹了,静静的听着,吮着手指,一会儿就睡着了。

  夜渐渐深了,人们散了,马路上不时有一两辆车子飞过。月光泻地,一湖静秘。轻微的一声“扑通”,四处找寻,才发现是在一朵低头的莲蓬下面荡起一圈圈涟漪,想是一个莲子睡不安稳,掉水里了。一只小虫划着水面过来了,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站在水面上,看着看着,似乎也睡着了……

  张扬(张云锋)

  2012年7月1日于沙坪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现实小说人间百态小说

深深的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