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1.够他心疼些日子了

  某个死角,蛰伏的黑衣蒙面男人因为她那一眼,当真是狠狠的愣了下。

  他心里已然肯定她的警觉性的确极高,只怕一路跟来,她早便发现他了!

  原本打算跟进院子去,但既然被发现,也就不好再继续下去了。

  女子跟着开门的年轻男子,很快便到了陈旧但打扫得还算干净的大厅。

  在大厅的上座,坐着一位须发花白慈眉善目的儒雅老者。

  在他的两边,则分别坐着两个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

  除此之外,还有四个比领她进来的男子年龄稍轻的男子,站在几个中年男人的身后。

  他们身上的衣裳,无不是破破旧旧,但好在都洗得干干净净。

  见到女子,众人莫不是有些讶异。

  “勉儿,这位少年是……”

  带女子进来的男子正准备介绍,女子几步走到老者跟前,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跪了下去,“外祖父,歌儿不孝,现在才得了机会救你和几位舅舅跟表哥脱离苦海!”

  闻言,老者想到什么,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因为太过激动,嘴唇不住的颤动着,“歌儿……你是如歌,仪儿的那个孩子?”

  女子点头道:“外祖父,我就是秦如歌,你的外孙女。”

  听闻她正是自己多年不见的外孙女,老者几步跨到女子跟前,将她扶了起来,还不曾说话,眼中的老泪已经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厅内其他人莫不是跟着抹眼泪。

  秦如歌也不曾劝慰,任由他们发泄着心中的委屈。

  外公江渊本是德高望重、受人景仰的太子太师,十一年前,被人诬陷通敌不桑国,江氏一族当时但凡满十岁的男丁被发配到矿场,女人哈十岁以下的小孩则被卖为奴,外祖母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吐血而亡,原本和睦圆满的家庭支离破碎。

  未免受到牵连,她那丞相老爹秦彧,在江渊等人被发配后的第二个月,便迫不及待的将她老娘江婉仪贬为侍妾,将侍妾卢氏扶正。

  也因此,那个表面和善大度,实则歹毒狠辣小肚鸡肠的女人,抓住机会就打压她们母女,后借助秦彧生病,用下三滥的计策,将六岁的本尊给扔到了乡下,生生让母女分女,从而阴阳相隔。

  重生而来,她曾经说过,秦如歌的事就是她的事,秦如歌的亲人就是她的亲人,从此以后,秦如歌的一切都由她来守护,自然就包括含冤受累的江氏一族。

  之前,她年龄小,又是孤家寡人,没有力量跟他们抗衡,但是八年过去,她早已经不是初来乍到的她!

  此次回京,她势必要将京城搅得个天翻地覆!

  十万石粮食被洗劫一空,乃是她送给秦彧的一份大礼!

  没错,那些粮食正是本尊那便宜老爹让人提前收购囤积起来,准备借机从中大赚一笔的。

  未免被上头知道,才弄到与褚凉城相邻的洛城大屿山中藏起来。

  原本一斤稻谷价值十个铜板,但因为干旱的缘故,稻谷最终被炒到近三十个铜板一斤。

  十万石稻谷等于一千零八十万斤,折算下来大约得三十二万两银子。

  即便不算盈利,单算成本,也不是一笔小数目,足够秦彧心疼好些天了!

0011.够他心疼些日子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