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6.我没有偷人!

  众人诧异,原来这位竟是南郡王府的人。

  南郡王府和北郡王府,是帝都的两大家族,当初南郡王府和北郡王府以及荣王府的先祖协助南靖国开国皇帝打下江山,封了王,世袭罔替,成就世世代代的殊荣。

  秦如歌对都城的世家大族不说特别了解,但也知道不少。

  这个男人乃是南郡王府嫡长子,也就是将来的王位继承人肖逸肖世子。

  从他的话中,她大约也猜出城墙上那位女子的身份,乃是肖家二公子肖彻的夫人。

  说起来,肖二公子与其夫人的爱情故事,倒是一段佳话。

  白家乃商贾之家,虽说在城中算得上首屈一指的商户,但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位,按说与南郡王府这样的名门世族怎么也挂不上钩。

  然,肖二公子对白如霜一见钟情,到了非卿不娶的地步。

  南郡王肖步清原本怎么都不同意,二公子绝食抗议。

  南郡王无奈,想着反正老二不用继承王爵,有个有钱的岳家也是好的,便答应了。

  不过好景不长,成亲不过才五年,肖二公子战死沙场。

  白如霜原本就不得喜爱,成亲五年也没有留下一子半女,唯一罩着她的丈夫又没了,在南郡王府的日子就更不好过。

  眼下她也能猜得到,她爬上城楼应该就是她那隆起高高的肚子,让她在南郡王府受了不少的气。

  果然,在听到男子的话后,上头哼着歌谣的白如霜视线缓缓的落在他身上,原本含情的眼眸瞬间被浓浓的恨意取代,樱粉色的唇畔轻启,吐出的话语寒心彻骨——

  “我白如霜虽然不是什么名门闺秀,但自认嫁到南郡王府后,也算是恪尽孝道,友爱家人,言行举止小心谨慎,受尽委屈也自己受着,夫君死了这两年,我恪守妇道,从不和男子接触,然而,你们给我安上个偷汉的罪名,分明就是想逼我死!好,我这就去找二郎,让他为我评理……”

  白如霜的话还未说完,一道女子轻蔑的声音在城门口的人群中响起,“二弟妹,二弟死了已经两年,你那肚子圆鼓鼓的应该有五六个月了吧?这孩子莫非是二弟的鬼魂让你怀上的?

  怀着野男人的孩子说恪守妇道这种话,你不嫌烂舌头,大伙儿的眼睛也不是瞎的呀!你想去地底下找二弟,也不怕二弟气得从棺材里爬起来……”

  肖逸眼神阴鹜的看向妆容精致,一身华服的女人,“你跑来添什么乱?给我闭嘴!”

  当他不知道,定是她们在府上逼得狠了,白如霜才从府上逃了出来,爬上城楼丢南郡王府的脸!

  “世子爷,事到如今,还要护着她做什么?!”

  女人不服气的挤出人群,一双眼睛憎恶的望着城楼上的白如霜,咬牙切齿的道:“她安安生生呆在府上倒罢了,这般出来丢南郡王府的脸,可曾为府上未出阁的姑娘考虑?依妾身之见,早就该将她拉去浸、猪、笼!”

  原来,这女人竟是肖逸的妻子,四大家族林家嫡女林宛如。

  “我没有偷人!”

0016.我没有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