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9.太子令

  秦如歌不傻,顿时便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也从中洞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的腿受伤或许并不是意外,所以,为了麻痹对方,不能让人知道他正在接受治疗!

  她当即表了态,又和即墨非离约定了时间和地点,便准备离开。

  “等等,这个你拿着。”

  即墨非离从腰封里摸出一枚金色的东西,丢给秦如歌。

  秦如歌稳稳接住一瞧,顿时心里直乐。

  黄金打造的令牌有半个巴掌大小,在正面以篆体书刻着“太子令”几个字,顶端还缀了一颗蚕豆大小品质上乘的红宝石。

  抛开令牌本身的价值不说,这绝对是比任何金银珠宝都实惠的东西。

  拿着它,可说在南靖国的任何地方都能狐假虎威一番,像是将外祖父等人从矿场弄出来那档事,他直接拿着令牌去亮亮相,根本不需要受人“胁迫”!

  至于会造成什么后果,那就不是她关心的事了。

  这样的好东西,她自然也不跟他矫情,往怀里一塞,“多谢太子殿下。”

  看着他眼中亮晶晶的“狼性”光芒,即墨非离有些后悔自己如此草率就将这样重要的令牌给了他。

  但作为一国储君,给出去的东西,断没有要回来的道理,只得敲打两句,“给你令牌,是为了小公子的安危着想,不过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令牌能保你在帝都无虞,也能招徕杀身之祸,若非特别紧急的事,小公子还是不要轻易示人的好。”

  “太子殿下放心,在下省得的。”

  话是这样说,秦如歌心里不以为意,又道了告辞,便打开门扬长而去。

  目送她打开院门离去,阿莫才进入内室,望着即墨非离,眼中总算有了些波澜,“殿下,你不该……”

  即墨非离抬手制止他后面的话道:“阿莫,三年过去,从来没有一个医者说本宫的腿有得治,他就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能容他有事。让阿索暗中护他周全,尽量不要被他发现了。”

  那样傲娇的一个人,想必是不喜欢被人跟着吧?

  “是!”

  ……

  夜色微澜。

  秦如歌从即墨非离那里出来后,在城里转了好几圈,才丢掉身后的尾巴,回到她位于听月湖畔的听湖小筑。

  听湖小筑不大,但胜在环境清幽,雅致舒适,乃是她在霍都的落脚处。

  刚施了轻功跳进院里,丫头竹羽跟竹心便欢喜的迎了出来,“小姐,你总算回来了。”

  秦如歌挑挑眉,“有什么事发生不成?”

  “没事没事,只是你一去半年,我们想你了呗。”

  “怕是你们巴不得我晚些回来吧?我不在,就没人敢拘着你们练功了。”

  “嘿嘿,哪能呢?”竹心傻笑着道:“你不再这些日子,我们可是半点也没偷懒,不信小姐你和我们比划比划。”

  “比划就算了,相信你们就是了,快给我烧些热水洗个澡解解乏,这一路事情多,可是累死你们小姐我了。”

  “在玲珑阁见到郭猴子他们,我们就回来备下热水了,竹心你给小姐倒杯水,我去打水。”

  俩丫头手脚麻利,很快便准备好热水。

  泡在水温适宜的浴桶里,秦如歌感到无比的惬意。

0029.太子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