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36.医治

  今日的秦如歌依旧一身青衣男装打扮。

  如果要说和昨日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经过一晚的休息,整个人感觉清爽精神了很多。

  听了即墨非离的话,她轻轻勾了勾唇道:“我这个人不喜欢不守时的人,双标这样的事我也做不出来,是以对时间一向拿捏得还不错。太子殿下,闲话就不多说了,咱们开始吧,阿莫,推你们殿下进屋去躺着。”

  因为太子令的事,阿莫对秦如歌心里还有些抵触,十分不喜欢她对自己指手画脚,但事关自家殿下的腿能不能复原,还是依着她的话,将他推进了一旁的小屋内。

  小屋里的摆设不怎么样,但收拾得格外干净。

  阿莫抱了即墨非离躺到床上,便站到一边做他的布景板。

  秦如歌坐到即墨非离腿边的床沿上,将手中的青布包打开来摊在顺手的地方,一溜排粗粗细细长长短短的银针银辉湛湛,“太子殿下,在下将采用的是我独门的银针刺穴法,慢慢的唤醒你已经没什么知觉的神经,然后再配以在下开下的药方煎服即可。

  这个时间估计得三个月,也可能更长一些,当然,具体时间就要视你的恢复情况而定,但绝不会超过半年。”

  秦如歌依旧没有将话说得太满。

  想到最多还有半年自己就有可能站起来,即墨非离内心是激动的。

  不过,即便是这个时候,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太子,强耐住内心的波动,面上挂着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让人看不出情绪,“能站起来也好,不能站起来也罢,小公子放心大胆的去做就好,本宫不会怨怪你。”

  “好。”

  秦如歌嘴上回着,心里却是不屑的撇撇嘴。

  昨儿听说能治,高兴得一张脸都快绷不住了,这个时候跟她装淡定,会不会太矫情了些?

  其实她也是能理解的,毕竟一个有缺陷的储君,是不被认可的。

  而且她听竹心说起,这位太子殿下乃是先皇后的儿子。

  自古以来,后母和继子女的关系,跟婆媳关系一样难处。

  在前世,她曾听闻形形色色的后母虐待继子、继子跟继母干架的故事,便是普通百姓家里俨然是水深火热水火不容,更遑论是皇家?

  皇后没有儿子倒也罢了,偏偏她有自己的儿子,且她听说还不止一个!

  即墨非离这块绊脚石,太过坚硬了,谁能预料皇后什么时候就给他给挖除了?

  不过这些不关她的事,她只要暂时能抱住他这只大粗腿就行了。

  将即墨非离的两根裤管卷到大腿处,秦如歌便取了一枚毫针,在他过于苍白的腿上扎起来。

  施针是一项技术活,需以“准”字当先。

  若然扎偏了穴位,非但不能有任何的作用,反而还会起到反效果。

  但对于前世三岁便开始辨穴,五岁练习扎针的她来说,半点都不是事。

  莫说闭眼识穴,但只要看上一眼,在扎针的时候就绝不会有偏倚的情况发生。

  她的动作既准且快,一百零八枚银针,不过半刻钟,便全数落在了即墨非离的腿上,看得旁边的阿莫和古玩店掌柜的瞠目结舌。

0036.医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