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2.恨意

  居然这样轻易就被她激怒了……

  秦如歌瞅着看似聪明伶俐,实则傻叉的秦文浩,眼中划过一抹轻蔑。

  秦家这一代男丁凋零,只得秦文浩和一个病怏怏的秦文宇罢了。

  是以,秦彧卢氏以及秦老夫人对秦文浩可谓是疼到了骨子里。

  特别是秦老夫人,对他可谓是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摔了,疼他就跟疼自己的眼珠子似的。

  也就养成了秦文浩嚣张跋扈,唯吾独尊的性子。

  不过京中高门大阀无数,皇亲国戚扎堆,随便走在哪条街上都有可能遇到一个秦家惹不起的存在。

  秦文浩这种受不得丁点委屈又爱惹是生非还一点就着的性子,可不是好事!

  她几乎可以预见,秦氏未来必定不会走得太远!

  小厮邹海,也就是邹管家的孙子顿时苦了脸,“公子,拆了这院子,老爷夫人还不得同样拿钱给她们另盖吗?”

  “对啊!”

  秦文浩一拍脑门,愤愤的瞪着秦如歌道:“扫把星,小爷险些着了你的道了!来人,给小爷揍她,未免她死了浪费银钱,且给她留一口气就好。”

  “公子……”

  邹海想要规劝,不过秦文浩现在哪里听得进去?

  推攘了他一把道:“这贱婢居然敢骂小爷是野狗,今儿个小爷不好好收拾收拾她,小爷的颜面何存?你给小爷滚出去,别在这里碍小爷的事!”

  江婉仪多年礼佛,差不多能做到心如止水,但前提是,不要惹到她在意的人。

  秦文浩不将她放眼里没关系,可欺负她的女儿就是不行!

  凝着秦文浩那张酷似秦彧的脸,多年来的不在意以及刻意遗忘,终是破开那层坚壳迸发出来,又想到自己的家人和女儿这些年吃的苦受的罪,对秦彧和卢氏的恨意,瞬间浮于表面,转嫁到秦文浩身上,“小兔崽子,你简直欺人太甚!你们今日敢动我的女儿,我江婉仪定和你们拼命!”

  在这之前,秦如歌觉得对于江婉仪,只是一份责任,但在听到她这番话的时候,心中没来由的感到温暖。

  前世,父母在她五岁时便因飞机失事双双死去,是爷爷将她养大。

  母亲这个角色在她二十二年的生命里,早就模糊不清。

  看着江婉仪,那被遗忘的母爱,渐渐的变得清晰,想要为她讨回该有的一切的心思,愈发坚定。

  “欺你又如何?不过是个妾!”

  秦文浩不以为意,朝着门外没有动静的小厮呵斥道:“还杵着赶上?给小爷上啊!”说着,挑衅的斜着江婉仪,“谁敢阻挠,给小爷一起打!”

  门外的五六个小厮还是头一次见到江婉仪这般凶狠的样子,先还不敢动,但架不住秦文浩一催再催,一窝蜂的冲进院门扑向秦如歌。

  邹海虽然无奈,但作为秦文浩的随身小厮,也不好真的走,便也只得跟上他们的步伐。

  江婉仪几个被推到一边,险些摔倒。

  桑橘不着痕迹的将她们稳住,对一脸担忧的江婉仪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夫人,小姐可以应付的。”

0062.恨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