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7.脸面

  秦彧眯缝着眼一脸不悦,眉头更是皱成一个深深的川字,她这是在谴责他将她丢给下人吗?

  他之所以这样做,还不是因为她自己命中带煞,克他所致?

  当他将女儿送到乡下去名声好听呢?

  孽女,都不知道体谅他,真是个孽女!

  她生来果真是为了克他的!

  秦如歌并不知道秦彧心里快吐血,自顾自道:“他们只知道教我这个左相府的小姐怎样洗衣做饭打猪草喂猪,给他们捏腿捶背,做下人所做的一切……

  做苦活累活倒也罢了,他们还三天两头不给饭吃,冬天穿着单薄的破旧衣裳,几次险些被冻死……

  左相大人,你居然跟我说教养,不觉得太可笑了吗?”

  她每道出一样,秦彧的太阳穴就突突一下,猛地转向卢氏,“有这样的事?”

  卢氏的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自然。

  会有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她授意给麻三夫妇。

  能在不使用不正常手段的情况下将那小贱人逼死最好,逼不死也要把她养废养残了!

  哪知道……

  不过,她怎么可能承认呢?

  “老爷,当初如歌跟麻三夫妇离开的时候,妾身可是千交代万交代,让他们服侍好如歌,有什么短缺,一定要写信来,妾身立即便遣人送去……哪曾想,他们竟是阳奉阴违,把我左相府的小姐当下人使唤?”

  说到最后,还凄凄哀哀的挤出两滴泪来。

  心里其实恨死了秦如歌,明明他们是来找她算账的,没想到没她东扯西扯,扯到这些事上。

  现在想来,只怕浩儿被她打,都是她算计好的!

  被养在乡下那么多年,没想到这个小贱人还有这样的心机,她还真是小瞧了她!

  “爹爹。”

  得到秦如烟示意,秦含烟满眸凉薄的望着秦如歌道:“女儿还是头一遭听说奴才把主子当下人使唤的事,不过这些就凭她一张嘴说说罢了,谁知道是不是她随意杜撰的?”

  秦老夫人终于缓过劲来,听到秦含烟这样说,立即附和道:“没错,我秦家是要脸面的人家,下头的奴才都规规矩矩的,怎么可能做出奴大欺主的事来?”

  秦如歌轻飘飘的瞄了秦老夫人一眼,视线落在卢氏身上,“没有主子示意,做奴才的的确不敢做出奴大欺主的事来。”

  “如歌,你这话什么意思?”卢氏都快哭了,仿佛受了极大的侮辱,“你的意思是,是我这个做嫡母的唆使他们这样做?”

  秦如歌撇撇嘴,都懒得配合她。

  短暂的沉默后,秦彧道:“这事定要好好的查查。来人,去将麻三夫妇给本相带回来。”

  秦如歌也不管秦彧是真心要查还是做做样子,淡漠的道:“不用去了,麻三一家早在八年前得瘟疫死了。”

  “都死了?你怎么没去死?”

  秦老夫人脱口而出的话和当初萧嬷嬷的话如出一辙。

  不过,话音一落她就后悔了,神情讪讪的。

  她不喜欢秦如歌是一码事,但是作为她的亲祖母,这么期望孙女去死,还是有些不妥当。

  这事若传出去,她的老脸也就没处搁放。

0067.脸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