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68.目的

  这急切的语气,是多想她的女儿去死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都不要点脸面的吗?

  屋内,江婉仪心底的恨意彻底被激发出来,几次想要冲出去,都被桑橘给拉住了。

  “夫人放心,小姐会收拾他们的。”桑橘压低声音道。

  江婉仪想到刚刚自己的女儿咄咄逼人的语气,也就没有出去给她添乱。

  只是,心里难过,堵得慌。

  她以为,秦彧就算将她的女儿丢到乡下,就算不念着江家曾经的好,可如果毕竟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应该不至于做得太过分。

  哪里想到,一个个跟豺狼似的,狠到令人发指!

  她真是无法想象,她的歌儿,她当眼珠子一样疼着的女儿,当初从她身边被带走的时候,还不足六岁,什么都不会的她,初初那几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秦老夫人,你活了一把岁数都还没死,我鲜嫩嫩的一个小丫头,又怎么会死呢?”秦如歌压制着眼中的冷意,笑吟吟的将“没教养”发挥到极致。

  这左相府上,做尽坏事的人都还活着,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呢?

  出生在这样的人家,她真心为死去的原主感到悲哀,所幸她不是真正的秦如歌,否则不定怎样的伤心难过!

  人年纪越大越怕死,秦老夫人也不例外。

  听了秦如歌的话,她险些吐血,看着秦彧张嘴想要什么,秦如歌赶在她前头又道:“秦家借着曾经的江家爬到如今的地位,一个个活得如此的光鲜滋润,我作为江渊唯一的外孙女,自然更应该得其庇佑,好好的活着了!”

  这话道出了秦彧吃软饭和秦氏一族的过河拆桥,让众人的脸上都格外不好看。

  特别是秦彧,即便觉得这是事实,但是凭他如今的身份跟地位,又有几个人敢堂而皇之的指出这一点?

  也只有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孽女,才敢如此大逆不道!

  瞅着他们青一片白一片的脸,秦如歌心里愈发开心,脸上的笑也就毫不掩饰的溢了出来。

  秦彧被她一脸的笑刺得双目血红,指着她道:“来人,给本相将这个不孝不悌的孽女抓起来,重责二十大板。”

  卢氏跟秦老夫人等人立即侧身让开,方便众丫头婆子后面的小厮上前。

  这一个个的,还真是巴不得她受责罚啊!

  秦如歌轻轻从吊床跳到地上,轻蔑的斜了眼挤上前的五六个小厮,倨傲的扬着下巴睇着秦彧道:“左相大人,你今儿要么就让人把我打死,否则,这事传出去,对左相府的名声可不好。”

  秦彧的眼中迸射出一抹狠厉的光芒,这是威胁他吗?

  真是个孽女,他这个做爹的不好,她又能讨到什么好?

  不过,秦彧没有忘记接她回来的目的,想着如果那件事成了事实,她也活不了多久,根本就不用他出手!

  于是,他抬手制止了小厮上前,让秦老夫人等不知内情的人,感到失望透顶。

  一切在秦如歌的意料之中,笑了笑道:“对了,关于左相大人说起左相府养我之事,我必然要好好的说道说道的。”

  卢氏闻言,脸色都变了,赶忙道:“如歌,这些年,是母亲疏忽了,你心里有什么委屈,去母亲的院子跟母亲好好说说,你爹爹他从朝堂回来只来得及用个午膳就过来了,就别拿这些小事烦他了。”

  卢氏十足的好妻子好母亲的做派,但秦如歌可不买她的账。

  “呵,母亲?”

  秦如歌冷笑一声,“我秦如歌从来就只有一个母亲——曾经的天之娇女江婉仪,你卢静娴从前不过是个小小的中丞之女,踩着我母亲的荣光,才有了如今的身份跟地位!凭你,不配!”

  卢氏半垂的眸中如淬了毒般,恨不能将秦如歌给生吞活剥了。

  这辈子,她最是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拿江婉仪和她比,这也是她在得势后,有一段时间狠狠打压江婉仪的重要原因。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江婉仪已经被她踩进了尘埃里再无翻身之日,她的女儿,凭什么瞧不起她?

  罢了,她反正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她忍!

  短短一息功夫,卢氏便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掩藏起来,做出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样子,好似秦如歌做了多大逆不道的事似的。

  当然,公然和嫡母叫板,的确有些大逆不道了。

  可谁让她长在乡下,没人教规矩呢?

  “秦如歌,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吧?!”

  卢氏忍得,秦含烟这个不知内情的人却是忍无可忍,一声怒喝后,声色俱厉的道:“你以为你还活在十年前江氏一族还在的日子呢?现在这个家是我娘当家,你这样和嫡母说话,处死你都没人敢说什么,你知不知道?”

  秦如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呵,昨儿我回来的时候,可是有许多人瞧着我活蹦乱跳的,便是太子殿下都看着呢,你们要是不怕左相府打死女儿的事情传出去,就处死我啊!”

  秦彧蹙眉,还有这样的事?怎么没人和他说起过?

  如此看来,这丫头还真是动不得!

  “其实卢氏你突然岔开我的话,不就是怕我将这些年你压着我的份例不给的事抖出来吗?”秦如歌道:“左相大人,你听清楚了,在江氏一族没落之前,养我的是我的娘。

  在我被送到乡下后的十年,前两年每月会有少得可怜的银钱送到麻三手上,但即便是少量的银钱,也没有一文钱花到我的身上。

  之后的八年,更不曾有人到乡下,若非是我自食其力,早便饿死了!你说,你除了给了我性命,可曾尽过半点为人父的责任?你哪里来的脸,说是你秦家养了我十几年呢?”

  秦彧猛地转向卢氏,“她说的是真的?”

  “老爷,天大的冤枉啊!”

  卢氏深知,秦彧纵然不喜秦如歌,但为了他左相的颜面,是不会允许她做出克扣儿女份例的事,可她做也做了。这种事是绝对不会认的,“妾身每个月都会派人将如歌和麻三一家子的份例送去,定然是有人背着妾身,阳奉阴违了。”

  秦如歌说这么多,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目的达到,也就不愿再和他们浪费口水了。

0068.目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