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96.他不开心,需要哄!

  看老人的穿着打扮以及右手拇指和食指上明显的茧子,似乎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她很体贴的道:“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都是些普通的材料,你回家按方子饮食调养,不出半年,血脂就会降下来。但切记,不可饮酒。”

  “小公子,你的意思是,老夫半年内不能饮酒?”听到不能饮酒,老人顿时苦着一张脸,那样儿跟要他命似的,连忙翻身坐了起来。

  许是因为用力过猛,一阵眩晕袭来,手下意识的抚上额头。

  秦如歌忙走到他身后,为他按着太阳穴道:“老人家,你别着急呀。”

  她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老人闭着眼睛,感到舒服极了,等头晕的症状回缓了些才道:“老夫活了一把年纪,也就三两样爱好,能不急吗?不让老夫饮酒,还不如死了算了呢。”

  “……”

  秦如歌就是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香味,才出言劝诫一二。

  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她还是头一遭遇见把酒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呢!

  “老人家,实在憋不住要饮酒也不是不行,但是不可贪杯,每日喝一小杯就好。不过这样会延缓恢复的时间。”秦如歌好脾气的劝慰道:“你觉得是等养好了再美美的喝酒好呢?还是延长一两年的时间,每日小酌一小杯的好?”

  老者揪着一双花白的眉毛,容色很是纠结,应该是在权衡“利弊”。

  过了好几息工夫,他才想通,有些颓丧的回道:“老夫听你的,忍上半年。”

  “这就对了嘛。”

  秦如歌笑着停了手上动作,跟老板要了记账的纸张和笔墨,提笔唰唰唰的写了两张方子给老者。

  “好字!”

  老者来不及看方子上所写的材料,便被上面龙飞凤舞的字吸引,不吝赞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在书法上的造诣竟是如此了得,堪比大家……”

  旁边有人听他这样说,好奇的伸长脖子去看,老者护宝似的捂在怀里,不给看。

  哼,别指着他刚刚昏迷过去,迷迷糊糊的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他大概都听到了。

  这些个人,势力得很!

  还是眼前这小公子可爱。

  “老人家谬赞了。”秦如歌笑道:“比起书法大家,晚辈差远了。”

  她一手书法还是前世的时候,爷爷逼着练出来的。

  小时候她跟个假小子一般,摸鱼掏鸟窝,没有一刻闲的住,还经常将别的小孩子打得满头包,哭爹喊娘回家告状,找到爷爷的次数多了,让爷爷很是恼火。

  但爷爷就她一个孙女,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又能怎么办呢?

  便逼着她练琴、练书法、练画画、练功、跳舞……

  总之,但凡女孩子该做的能做是,可以让她沉下心来的东西都学了。

  经年累月下来,每样都还算小有成就。

  老人家望着秦如歌的眼中满是赞赏。

  有爱心,字写得好,医术似乎也不错,对待老人家也极有耐心,还谦逊有礼……

  嗯,要是他的孙儿就好了。

  “老人家,我已经耽搁了许久,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在这茶室里歇息一会,等太阳小些了再回去吧。”这都快未时了,阿璟会不会生气了?

  “小公子,你叫什么名字?老夫若是有问题,又要怎么找你?”

  秦如歌觉得真名不便说,假名倒是无所谓,便道:“我叫沐歌,你若是有需要,可以去玲珑阁找鹿掌柜。”

  老者点点头,慈蔼的对她摆摆手道:“你真是个好孩子,今儿谢谢你了,忙去吧。”

  秦如歌没再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去了荣陵的别院——慕容府。

  这个别院是荣陵在霍都的秘密基地,知道的人除了手下的人便只有秦如歌了。

  别院本来没有名字,上面的牌匾是荣陵跟秦如歌关系确定后加上去的,还专门做了做旧处理。

  今儿荣陵等不到秦如歌的人,自个儿也没心情用膳,便到了大厅等着她。

  望着门口的方向,想着她会不会不好抹了即墨非离的面子,跟他用午膳去了。

  还想着他是不是该让萧风竹去跟着她,好随时知道她的行踪。

  但想了想,还是作了罢。

  她是他看上的女人,有着独立的思想独立的人格,将来会是他的妻子、他的王妃,而不是他的附属品!她应该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不论是成亲前还是成亲后,都是一样。

  不过,还是该让她知道,他不高兴了。

  需要哄!

  ……

  秦如歌进了别院便被告知荣陵还不曾用膳,在大厅里等她。

  一时间有些心虚。

  别院只是个三进三出的普通住户,和陵王府自然没法比。

  绕过照壁,是一个不大的前院,前院的那头,便是宴客大厅。

  她一眼便看见他身姿笔挺的坐在大厅的主座上,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写着他、不、开、心!

  秦如歌很清楚是自己理亏了,遂加快脚步,还没到跟前便歉意的道:“阿璟,对不起,来的路上遇到个老人昏倒,浪费了些时间。”

  荣陵瞧着她额上满是汗水,一张小脸红扑扑,不用想便知是心急赶路所致。

  他的心顿时就软了几分,又听她不是因为跟即墨非离用午膳才来迟了,这才迎向她,取了巾帕为她擦着额上的热汗,但俊脸上依旧很委屈,“还未用膳吧?”

  秦如歌偷偷觑了他一眼,也看不出他是不是在生气,便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故意惨兮兮的道:“没呢,我可没忘记和你约好一起用午膳,完事后紧赶慢赶的跑过来,可把我饿坏了。”

  荣陵心疼极了,仅剩的一点怨气也没了,柔声道:“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就先在外面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慢慢过来这边,我让人给你弄好吃的。”

  “嗯,知道了。”

  秦如歌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乖巧的应了声,斜乜着他道:“我可是听说你也没吃呢,怎么,我不来陪着你,你便吃不下饭了?”

  荣陵也不否认自己是因为多想了吃不下饭,捏了捏她的鼻尖,幽怨的道:“你知道就好。瞧你满头是汗,先去洗把脸。”

  音落,牵起秦如歌的手朝厅外走去。

  半路上,秦如歌想起刚刚的事,猜想他可能还不知道,便道:“阿璟,不桑国战败,主动提出三年和平协议……”

  荣陵一怔,“你听谁说的?”

0096.他不开心,需要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