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15.守夜

  黑影用的是轻功,落在秦如歌的床前,站了一会,身形似乎不支的晃了晃,便坐在了床沿上。

  似乎嫌屋子里太黑了,他伸手在秦如歌的身上点了点,便道:“进来将蜡烛点上。”

  “是。”

  外头的人低低应了一声,便也从窗户跳了进来,摸出火折子点上蜡烛,然后又默默的退了出去。

  屋内亮堂起来,只见那黑影一身夜行衣却并未蒙面,正是即墨非离。

  褪去一身白色素袍换上深沉黑色的他,身上平白多了一份锐利。

  连眸色也较之往日深沉了许多。

  他的视线从秦如歌脸色苍白的连睡觉都蹙着一双眉头的娇俏小脸,缓缓的移向她那不自然的软耷在床榻上的左臂,身上瞬间笼上一层阴霾,搁放在腿上的手握了松松了握……

  眸中终于忍不住的爆发出了一抹肃杀。

  秦彧,好狠的心!

  看清秦如歌此时的状态后,即墨非离挥手扫灭烛火,在她的床前一坐便是一晚。

  等到天色发白,外面有人起了的声音传来,才离开了竹苑……

  ……

  翌日一早,秦如歌醒来便让桑橘叫来阿索,让他去和即墨非离说一声今儿不能去给他灸腿。

  阿索刚退下没多久,便有人来为秦如歌接手臂。

  是那位暗卫首领。

  虽然他蒙着面看不见他的脸,但却看出他看她时,眼中竟有一丝怜悯跟……

  钦佩。

  秦如歌心中分外诧异,怜悯她被亲父下令断臂她可以理解,但那钦佩又是何意?

  难道是佩服她的无知跟无畏?

  呵!

  她心底自嘲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暗里却记住了他的眼睛。

  那是一双染了些许岁月痕迹的眼睛,目光虽是炯炯,却带着一股子独属于暗卫的阴狠。

  配合他的身形,可以瞧出他年龄应该在三十到四十之间。

  不过,和秦彧有关的人,她半点也生不起好感。

  “二小姐,有些疼,你忍住了。”

  秦如歌勾起一抹嘲讽,神色淡漠的道:“总不会比卸下时更疼,你动手吧。”

  话落,她紧抿着唇闭上眼,卡白的小脸上尽是倔强。

  暗卫首领瞧着她疏离的样子没再多言,尽可能小心的为她接上了手臂。

  秦彧不在,秦如歌也懒得伪装,咬着牙恁是没再哼一声。

  由此,暗卫首领对她更是佩服了。

  还不曾说什么,江婉仪便冷冷的下逐客令,“既然已经接好了,大人便请离开吧。务必转告秦彧,我这庙小,他就不要再来了,否则我会忍不住向他挥刀!”

  听出江婉仪话中的讥嘲,面巾下暗卫首领苦涩的牵了牵嘴角。

  他哪里是什么大人?

  不过是为了活命却又身不由己的拿命去护卫别人性命的生活在暗里的蛆虫罢了!

  “我这就走。”

  离开时,他终是忍不住叮嘱道:“二小姐,虽说已经不疼了,但到底伤过,暂时不要用力的好。”

  关于这点,懂医的秦如歌如何不知?

  但还是感念他一番好意,终是没在给他脸色的道了声谢。

  目送他离开后,秦如歌让桑橘准备了笔墨,将在秦彧书房小间里看来的账册给默了下来。

  待墨迹干后,她翻阅着手中的册子,依旧没能瞧出里面的门道。

0115.守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