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36.忍!

  卢氏望着秦彧离去的背影,颓然的跌回到椅子上。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休了她吗?

  她这些年兢兢业业为他打理这个家,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眼下她的掌家权被那老不死的收回不说,他还欲为了那些东西休了她……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绝情?

  ……

  即墨非离因为腿疾,得到皇帝的体恤,没有重大事件不用去上早朝。

  是以,得知秦如歌被赐婚给陵王的消息,还是在赵德海到了左相府大半个时辰后,阿索悄悄折回去告诉他的。

  心里犹如压了一块大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原想着等自己的腿治好了,便借着这份功绩,让父皇将秦如歌赐给他。

  以她的身份,即便不能做太子正妃,一个侧妃却是妥妥的。

  可是君无戏言,眼下圣旨都已经下了,已经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一时间,心里感到无比凄凉——

  为自己刚刚萌芽的感情。

  在他五岁的时候,他的王叔也就是先太子即墨景瑜挟余党逼宫,他的母后为父皇抵挡了暗箭。

  从那时起,他没了母亲,失去了唯一真心实意爱他的人,却只换来父皇对他的愧疚,以及包容。

  但父皇太忙,也有众多的儿子,不能想寻常父子那般面面俱到的顾及他的感受。

  多数时候,他都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如今,他找到了那个想要一起取暖一起化解孤单一起共度余生的人,然他却连告白都不曾,她便已经被贴上了陵王的标签……

  他不是傻子,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又如何想不透?

  秦彧……

  想到这位左相大人之前对秦如歌做的,再加上这一桩,即墨非离的眼神涌出一道阿莫不曾见过的冷芒。

  “主子……”

  阿莫试探的开口。

  即墨非离收回神思,但并未掩藏眼中的冷意,“何事?”

  “如果……如果你真的中意秦二小姐,大可以去求皇上,以先皇后对皇上的恩情,想必会收回旨意。”

  “然后让父皇对本宫失望么?”即墨非离淡淡反问。

  与臣子争女人,这绝对不是父皇愿意看到的事情,何况他还是太子?

  他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令父皇反感!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现下他要做的,只得一个“忍”字,等到他能掌控一切的时候,该他的,他都会一一的拿回来!

  只不过,父皇听信秦彧的话,将那丫头当作敲打陵王的普通棋子,将来确定不会后悔吗?!

  但这种事情,他又不敢说给父皇听,否则,他不知道父皇会对那丫头做出什么事来。

  对她不利的事,他不愿意做。

  阿莫如今对秦如歌的看法,有了极大的改观,并不想看见她去死,“可是主子,关于陵王克妻之说……”

  “不过是凑巧罢了,哪有什么克不克的?”即墨非离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出一口气道:“我无碍,你去告诉阿索,明儿我便‘回京’,治腿的事,后日便继续吧。”

  如今他能站上一盏茶的功夫,想必再针灸几次,他就能像正常人一般行走了!

  “是。”

0136.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