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42.窒息

  匆匆用了晚膳,秦如歌将桑橘唤进屋里,嘱咐她明日开始,悄悄的将江婉仪的那些嫁妆拿去卖了折现,省得留在这里反倒便宜了秦氏一门渣渣。

  嗯,一天几件,一个多月下来足够了。

  桑橘点头应了下来,倏然想到什么,她满脸堆笑的道:“小姐,我这几日让阿索悄悄去前院探了点消息回来,你要是听了,特定很高兴。”

  秦如歌兴致浓浓的道:“什么事?”

  “秦彧不是拿出十多万两银子和许多古董来抵夫人的嫁妆吗?那日回去后,秦彧就让卢氏去将贴补给卢家的财物给要回来,否则便要休了卢氏。

  可这些年为了在京中上流圈子站住脚,卢家的开销也是极大的,这些年若非卢氏贴补,早便捉襟见肘。要想他们拿出那样一笔银钱来,着实有些困难。

  卢氏回了卢家两趟,只讨回来几件原本属于夫人的卢家没舍得卖掉的名家字画。是以,这几日卢氏跟秦彧在扯皮呢。甚至今儿个下午卢氏的爹娘都来闹了一回。”

  为了银子闹到这样的地步,秦家只怕是真的拿不出什么银子来了。

  想到这个,秦如歌脸上的笑容加深,挑了挑眉道:“最终的结果怎样?”

  “卢氏父女和秦彧在书房关起门来谈了一场,因为暗中的人太多,阿索怕发现便没敢靠近。是以,具体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出来后,秦彧面色非常难看,但终究没再提休妻的事。”

  “能够威胁到秦彧的,必然是顶顶重要的把柄。”

  话落,秦如歌眉头紧蹙,望着虚空的某个点,右手下意识的握手成拳抵在了下巴上。

  会是什么呢?

  也不知和之前那本异样的账册有没有关系?

  她这副样子,一般都是在思考问题,桑橘没有打扰她,悄无声息的出了屋子。

  没多时,秦如歌便因为想不透其中的关键,而回过神来。

  转而想到今儿乃是初五,秦彧歇在卢氏房中的日子。

  纵然她觉得发生嫁妆事件后,秦彧会去卢氏院子的可能性不大,还是换了一身夜行衣,从窗户跳了出去。

  刚落脚,一道高大的黑影便落在她面前,“二小姐,都这个时候了,你要去哪里?”

  秦如歌望着阴魂不散的阿索道:“我不出府,你不用跟着了。你说你白天跟晚上跟,就不困的么?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吧?”

  对他们这些暗卫,她也是真的佩服。

  但说起来阿索并不是暗卫,而是即墨非离的侍卫,也是因为保护她,才暂时充当暗卫的角色。

  “我的职责就是保护二小姐……”

  “停!”

  秦如歌抬手打断他的话道:“我忘了告诉你,你们殿下的腿从明儿起便不用针灸了,从今往后你也不用再跟着我。我瞅着你这些日子你够辛苦的,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听闻即墨非离的腿不用再针灸,那就是快要好了,阿索欣喜若狂,对秦如歌道了谢道:“可我并未收到殿下的命令,我不能擅自回去。”

  秦如歌也不知道该说他死忠好呢,还是该说他刻板好,抽了抽嘴角道:“这事我会和你们殿下说,不会怪到你的头上。”

  好说歹说,总算将人给撵走了,真是心累。

  跳入夜色中,避开暗卫到了卢氏的院子,果真秦彧不在,卢氏一人和衣躺在床上,脸色阴沉得可怕。

  这里显然已经探不到想要的消息,秦如歌便回了竹苑,洗洗便睡了。

  因为这几日实在太累,很快她便进入梦乡。

  半夜,两道黑影轻飘飘的落在竹苑的屋顶上,找到秦如歌屋子所在的位置,摸出一小包东西,从屋顶洒了下去。

  片刻后,睡梦中的秦如歌感到胸闷气短,一股窒息感悠然袭来……

0142.窒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