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82.陵王摔伤了

  见秦如歌坚持,二人也不好说什么。

  吉时定在巳时两刻,时辰一到,她便要出门子了。

  还有一个时辰才到吉时,媒婆早早便拿了盖头准备给秦如歌盖上,亦被她给推掉了。

  她可没有古人的思想跟觉悟,盖了盖头,跟个木桩子似的坐在一旁待嫁。

  实际上,今儿她除了比平日起来得早一点,还化了个妆,穿了身喜服,心情半点也没受到婚嫁的影响。

  巳时一刻,左相府内府外都噼里啪啦的响起了炮竹声,昭示着迎亲的队伍到了。

  桑橘一喜,兴匆匆的跑了出去,没一会儿便气嘟嘟的回来了。

  秦如歌好笑的看着她道:“你这嘴巴翘都能挂茶壶了,是谁得罪你了?”

  “今儿可是小姐你的大喜日子,这府上的人再不长眼,也不可能得罪你的贴身丫头啊!”

  桑橘说着看了眼旁边的全福婆婆和媒婆,上前附在秦如歌耳边道:“听闻在半道的时候,陵王殿下的马受了惊,落马摔伤,被人抬回去了。后来派了他手下的人来代替他迎亲。”

  呵!

  秦如歌心中冷笑。

  她虽然不知道她这位准夫婿的功夫如何,但以身经百战从无败绩的来看,可能会受些轻伤,但摔得被人抬回去的可能性真是微乎其微!

  只怕摔伤是假,以这种方式发泄对这场婚姻的不满才是真吧?!

  可是他想过没有,这对她的名声乃是一种无形的损害?

  毕竟,大婚当日准夫婿落马受伤,实乃不吉利的事。

  这种罪名,肯定要安在她这个本就有着刑克之名的新娘头上的!

  她已然可以想到此时此刻,只怕外面都在传,克死五任前女友的人没把现任克死,结果反倒被现任克得受伤……

  她也很无辜的,好吗?!

  桑橘看着秦如歌的脸色只阴沉了两秒便恢复常态,不确定的问道:“小姐,你没生气吧?”

  秦如歌白她一眼道:“生气什么?高兴着呢。”

  既然都摔得被人抬回去,想来这洞房花烛夜也就不需要她再做手脚了!

  ……

  巳时两刻,秦如歌终是盖上盖头,抱着煤球,在桑橘和媒婆的搀扶下出了竹苑。

  秦如歌没有兄弟,秦彧倒是派了秦文浩来背她上花轿,然而秦文浩因为两个姐姐的事,对秦如歌恨之入骨,哪里肯背她?

  连竹苑都没踏足。

  再说,他长这么大,哪里下过这样的苦力?

  秦如歌知道后,也是一笑置之。

  让秦文浩背她,还不如找只狗来驮她!

  ……

  左相府门前,早已聚集了不少闻讯前来看热闹的百姓。

  见到一抬抬嫁妆披着红绸,贴着大红的喜字,整齐的摆放在两边,那排场,丝毫不输荣王府。

  甚至有好奇的百姓刻意数了下,还多来十二抬,莫不是感叹左相府的财力亦是不菲。

  秦彧站在左相府的大门口,听着百姓们的夸赞,因为荣陵没能亲自来迎亲而有些不爽的心,一时间也飞了起来。

  也是他不知道秦如歌已经卖了江婉仪的嫁妆,才有这样的反应!

  ……

  不急不缓的走了将近一刻钟,秦如歌的身影才在百姓们的期盼下,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半透的红绸下,她的视线扫过那些遮盖严实的嫁妆,嘴角轻轻勾起一抹轻嘲。

0182.陵王摔伤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