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84.第二尊宝物

  “啊啊啊——”

  比刚刚秦彧凄厉了万倍的惨叫声,响切在左相府上空。

  左相府门口,顿时乱作一团。

  再看声音的主人秦老夫人,右半边脸五道清晰的血印子格外醒目,往外冒着的血珠没一会儿便污了她那用几顿粉都掩盖不住的老脸。

  不过短短半盏茶的工夫,便有两个人相继在那黑猫的手爪下受了伤,百姓们和荣王府前来迎亲的人都有些傻眼。

  这都什么事啊?

  难不成这位准陵王妃就是个祸害?

  卢氏如今和秦彧闹得太僵,又被秦老夫人收了掌家权,如今对她连虚与委蛇都懒得。

  但她敢这样,秦彧的其他姬妾可不敢什么都不做。

  于是乎,在短暂的愕然后,几个姬妾纷纷上前,关切的问道:“老夫人,你没事吧?”

  但如果细看,便能看出她们的眼中,莫不是透着幸灾乐祸。

  足可见,秦老夫人平日里多不得人心了!

  “没事?怎么可能会没事?”秦老夫人忍痛接过朱嬷嬷递来的手绢捂着脸,恨恨的瞪向秦如歌,“小贱人,你一定是故意的!”

  “哎呀呀,老夫人此言差矣。”秦如歌以气死人不偿命的道:“煤球平时很乖的,定是被老夫人你那狰狞的面容给吓坏了,谁让你动不动就要宰了它呢?”

  “你……”

  秦老夫人气得说不出话来,想要回府去看府医,却发现身体突然不能动弹,也真正的说不出话来。

  而煤球,在抓伤了两个人后,立即又转战那些红绸掩盖贴着喜字的嫁妆。

  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

  盖着嫁妆的红绸莫不是被它犀利的爪子撕烂掀开,露出里面的物什。

  等秦彧回过神来时,已经有大半嫁妆大白于人前。

  秦彧也顾不得自家老娘受了伤,指着如癫狂般的煤球大声喊道:“来人,快,快抓住那只野猫,仔细别将嫁妆给弄坏了!”

  若然坏掉,他就得重新拿一件来抵上,那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乎,十几个暗卫纷纷从屋内掠了出来,直逼煤球。

  奈何,煤球身形矫健,十余暗卫又顾虑着嫁妆,抓了半盏茶工夫竟也奈何它不得。

  倒是煤球没有丝毫的顾虑,一些瓷器字画古玩在它的爪子下,未能幸免于难。

  秦彧看着被毁的一些瓷器字画,心里在滴血,一时间也顾不得喜庆日子不能见血等忌讳,终是气得发令道:“给本相宰了它!”

  煤球朝秦彧龇了龇牙,飞快的蹿进人群中,逃跑了。

  暗卫想要去追,荣王府迎亲队伍中,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大声呼喝道:“尔等且慢!”

  陪嫁被毁了十几件,秦彧很想杀了煤球,但因为这人的关系,不得不让一众暗卫停止追杀,态度恭谨的问那声音的主人道:“海总管,您老有何吩咐?”

  这海总管六十多岁的样子,头发虽已花白,但身板硬朗,精神矍铄,一看便是个练家子。

  而他不是别人,正是荣老爷子身边的老海。

  他跟了荣老爷子一辈子,乃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人。

  这次迎亲荣老爷子派了他来,足可见他对这场联姻的重视。

  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秦彧深知秦如歌是故意的,但却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

  老海没有理会秦彧,眸光深沉的望着一件碎了的瓷器,径直走了过去,拾起一块淡绿色带莲花花纹的碎片来。

  秦彧心里一个咯噔,忙迎了上去,“海总管,这碎了的瓷器有什么问题吗?”

  老海沉声道:“这碧玉莲花空心瓷乃是前朝宫廷遗留下来的宝物,价值连城,先皇将其赐给了荣王府,如果老朽没有记错,本尊就在荣王府的库房里,左相府为何会有第二尊?”

0184.第二尊宝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