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还晴魂记

还晴魂记在线阅读

还晴魂记

本无恨

悬疑·探险生存·1.1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7-09-05 23:35

一梦一化一场事,情缘九世佛中道。还晴一片蓝天,我也开心记一场。你照顾好她,我四海为家。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念晴莫忘水相伴

  李水是一个道士,两年前受祖师传道,成为茅山派道士,没有几代,或许有很多人都是茅山派道士,所以也不知道你是几代。话说真传弟子只有一个,掌管茅山派道印等镇派法宝,不过李水不是真传弟子,只是一个道士,精通符咒,风水,驱魔等而已。

  每年的鬼节七月半鬼节,就是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马上到了,据说,每年的七月十五,地府的鬼门关大开,好多地府里的鬼都会“回家”看看,而家里人,都会烧些纸钱,“人马”等。如果你不烧纸钱给已逝的亡魂,亡魂不会保佑你,也许还会害你。

  在这一天里,生人尽量不要外出,以免招受鬼上身。

  “叮咚”

  李水拿起手机一看,有人发消息给他,在吗?而且还是不经常联系的人,原来是李安晴,三年前的女友,也就是前女友,李水感到意外,她找我有事?之前都是不联系的。

  李水回复她在。

  然后她又发来“听说你会捉鬼?是真的吗?”

  李水回复“是的。”

  “我这里有一点事,希望你能过来帮帮我。”对方回复道。

  我问是啥事。

  她就说等你过来再告诉你。

  然后她就离线了。

  我心想,会有什么事呢?多年不联系,怎么会想起我,会不会是恶作剧?我不想那么多,她应该不会骗我什么,毕竟恋人一场,有些事能帮就帮。

  李水当时就决定,明天就去楚雄,因为李安晴是楚雄的,李水是文山的,要一个上午才到。

  第二天,李水一大早就起来收拾东西,必带的桃木剑、符纸、铜钱、墨等等各种东西,一起放入背包里。带上个墨镜,开始出发,目标,楚雄。

  李水来到市里,买了去省城的火车票,从省城转车去楚雄,用了一上午的时间。

  中午才到楚雄,一出车站,往四周一看,“这就是楚雄啊。还不错。”李水指的还不错是空气不错,一个城市的好与不好就取定于空气质量好不好,如果好,人来人往,空气不好,人人厌之。

  走出了火车站,李水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李安晴,电话是李安晴留下的,来到了打电话给她。

  “喂,我到了,我在火车站问口。”李水说道。

  “这么快?你在那里等我,等下到。”李安晴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大中午的,热又热,李水在树下等了好久,才看见一辆汽车停在面前,李水当然不知道是谁,人走下来后才知道有三个人,一男两女,两个女的年纪大概二十左右。男的也差不多。李水看着其中一个就是李安晴,为什么李水记得呢?因为李安晴经常自拍发朋友圈,那李安晴又为什么会知道是他?因为这大热天的,人都死哪里去了,有的仅仅是一些老人在树下娱乐,和一些摊子。李水更是一个人在树下躲凉,背包放在旁边,这很好认。

  李安晴三人来到李水面前,问道:“你是李水吗?”

  李水愕然,原来还没有认我来?

  李水说道:“我是。”

  李安晴微笑一道:“终于见面了。”

  李水说道:“是啊,见面了。”

  “刚才路上堵车。不好意思啊。”李安晴说道。

  “没事。”李水说道

  “哦,对了,这是我男朋友,高尚,这是我高中闺蜜,杨雪。”李安晴介绍她身边的两人道。

  李水道:“呵呵,你们好,我是李水。”李水看到李安晴没有想介绍他一般,便自己自介绍。

  “先上车吧,这里太热。”李安晴说道。然后他们三人便上了车,高尚开车,李安晴副驾,杨雪后排,李水自然也上了后排。

  车子行驶,李水靠着闭上眼睛养神。

  “小弟,你真是道士?”说话的是杨雪。

  小弟?李水听到后笑了一下,头一次有人这么叫他,李水说道:“你说呢?”

  杨雪愕然,说道:“听闻道士会捉鬼,会法术,是真的么?”杨雪说道。

  “哼,江湖骗子而已,会什么法术,那些都是骗人的,迷信。”说话的是高尚。他本不想让李水来的,他不想有外人加入,而且一看见对李水无好感,道士?骗人的骗子而已。

  “高尚。”李安晴叫了一声。

  “不管这次之行,应该很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份保障。”李安晴再道。

  “那你为什么叫他?你还喜欢他?哼!”高尚冷道。

  “不是。”李安晴说了一句,然后看向窗外,李水看着,他们两口子闹脾气啊!

  “不要忘了现在我是你男朋友。”高尚说道。

  “应该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了吧?”李水问道。

  杨雪看了李安晴和高尚,说道:“是这样的,安晴她最近老是做一个怪梦,梦到她的母亲告诉她,自己过的不太好,想安晴去陪她,几乎每天都做同样的梦,安晴给她母亲烧了纸钱,还是没见效,她知道你是道士,所以叫你来。”

  李水愕然,然后说道:“过的不好?是坟墓的原因?还是什么原因?”

  “我也怀疑是坟墓的原因,不过你是道士,请安晴的母亲上来问问不就知道了?”杨雪说道。

  “呵呵,说的简单,你让我请鬼?竟然安晴能梦见,怎么不让她在梦里问?”李水说道。

  “切,难不成你是假道士?”杨雪说道。

  “我看来,是骗子而已。”高尚说了句。

  李水默默笑了一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试一下吧。”李水这是第一次请鬼,请神倒是请过。李水知道李安晴的妈妈很早便去世了,后来他爹娶了个后妈,后妈对安晴及其不好。

  √

  “谢谢你,阿水。”李安晴说了一句。

  李水愕然,阿水是三年前李安晴叫李水时叫的,一般人都不这样叫,也不会叫。李水和李安晴在三年前相识网络里,他14岁,她17岁,那时候幼稚,聊着聊着就在一起了,因为网恋,所以在一起的日子不长。

  “不客气。”李水说道。

  车开到一个小区,车停下后,几人来到一个房间,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房间,高尚租的,杨雪和李安晴一个房间,现在高考结束,过几天就去报名大学了。

  “李水,你就和高尚一个房间吧,将就一晚吧。”李安晴说道。

  “我喜欢一个人睡。”高尚说了一声,便走向房间了。

  “这…”杨雪无言。这高尚一看见就对李水有敌意啊,什么情况?

  李安晴便道:“要不你睡沙发吧,将就将就?”

  “无所谓。”李水无奈的说道。

  就这样,下午几人出去吃了一些东西,便回去歇息了,李水对几人说晚上开始做法,请李安晴的妈妈。

  沙发上,李水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高尚回房休息去了,他请了几天的假,所以不用上班。

  杨雪削着苹果,说道:“李水,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李水说道:“大千世界,唯独不有,你信则有,不信则无。”

  “电视里的台词,早听过了。”杨雪说道。

  “其实这次不管你来不来,我都会回去去看看我妈妈的坟墓,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毕竟清明节我没回去,联想到那个梦,有些害怕,想着应该会有危险啥的,才叫高尚和小雪陪我去的。”李安晴说道。

  “逝去的人过的好与不好都会托梦于亲人,应该如你所说,你妈妈过的不是很好,今晚试试,就知道了。”李水说道。

  子夜十分,月光明亮,客厅里,一张桌子上,摆着水果,蜡烛,米饭,香炉、符纸、香、鸡血,大米……做法的东西齐全。就等12点,还差半个小时。据说子时是阴阳交替时段,阴气较重,鬼怪泛滥,请神请鬼好请来。

  00:00分,李水点上三支香,点上蜡烛,用鸡血画了张请神符,李水心道:这请鬼应该和请神差不多吧。

  画完符,便拿起来念咒:天罗君,地罗君,人难离,难离身,一切鬼怪听我令,今召云南省楚雄州楚雄市xx镇xx村李张氏,生1978年农历四月初三寅时,亲子有求必有道,问路回阳鸡公引,速来速去香烛送,弟子一心请无杂念,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李水念完把符丢进火盆里烧了,又叫李安晴烧了一只大公鸡,又抓了一把糯米,撒向杨雪,很多人都会问,李水为啥要将糯米撒向杨雪?因为鬼魂一般人是看不到的,李水倒是能看到,不过这还是让李安晴和“她”说吧,刚才李水已经用符灭了杨雪一盏灯,撒糯米,是让请来的鬼神,附身此人。

  一分钟后,蜡烛被风微吹,李水知道来了,便起来让李安晴坐下,和“杨雪”对坐。

  “天丽!!”,‘杨雪’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人,并站起来想用手抚摸李安晴的脸,不过李安晴躲开了。天丽是李安晴的小名,很少人知道,不过李水是知道的。

  李安晴看了旁边的李水,李水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李安晴对‘杨雪’问道:“妈?”。

  ‘杨雪’说道:“都怪妈妈不好,从小离开了你,不要怪我。”

  “妈,你在那边过的好吗?”李安晴眼睛微湿。

  ‘杨雪’黯然说道:“妈妈过的很好,只是一个人,太孤单了,妈妈睡不着觉。”

  李安晴哑然道:“妈,我…”李安晴说不话,想念不是几个字就能说清楚的,一切都在心里。

  √

  ‘杨雪’说道:“妈知道,妈妈几次托梦给你,是想告诉你,妈的‘住处’不太好,又想你,请不要怪罪妈妈。”

  “妈,我知道,我会告诉爸爸给你换个位置。”李安晴擦了眼泪说道。

  “你爸爸现在生活很好,我不忍心打扰,所以才托梦给你,你告诉他一声,如果不帮我迁移,就不要勉强了,好了,我时间不多了,我和你身边的小伙子说几句话便走了。”‘杨雪’说道。李安晴母亲说的便是李水,在场除了李水,李安晴,‘杨雪’,便没有别人了,高尚去睡觉了,说是不陪你们了。

  “伯母,你请说。”李水说道。

  “我墓之下,还有墓,所以我睡的不安宁,我该走了,好好照顾我女儿。”‘杨雪’说完,整个人一昏了过去,李水叫李安晴烧了纸钱给她妈妈,李水过去把杨雪肩上的符咒拿下来,又画了一张还魂符,化水让李安晴喂给杨雪喝了喝。随后李水抱着杨雪去房间睡觉了,李水站在窗台边,遥望着这座城市,李安晴来到李水身边,李水问道:“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李安晴道:“我还好,你呢?”

  “呵,所谓的好与不好,只不过是云雨间罢了,当初是我负了你,不过,现在你有你男朋友陪着你,且行且珍惜,我们还是朋友。”李水对天吸了一口气,转身躺在了沙发上。是啊,当初什么不分离的誓言,只不过是人世间的一场玩笑罢了,何为珍惜?又何为道?

  李安晴看了躺在沙发上的李水,黯然神伤,曾经的我们都是小孩子,那些都是幼稚的语言吧!“明天去看看你妈妈的坟墓吧。”李水对李安晴说了一句。

  “好,阿水,谢谢你。”李安晴说道,其实她心里很是感激,不过想了想,他这么帮我,只是和自己是朋友而已么?李安晴转身回房间拿自己被子出来给李水。

  李水看了看,对李安晴说道:“谢谢。”

  李安晴微笑了一下:“不客气”。

  “早些睡吧,明天一早回你老家。”李水对李安晴说道。

  “嗯,晚安。”

  “晚安。”

  说完李安晴便去睡觉了,而在另一个房间,一双眼睛把一切看在眼里,这便是高尚,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得一清二楚,李水此人,他恨透了,还要抢他马子?高尚微微关上房门,心里产生许多诡计……

  李水自然不知道高尚看着,直到半个小时后,李水起来,画了许多符咒,明天的路应该不好走。画完符已经是二点多了,李水伸了一个懒腰,才慢慢睡去。

  清晨七点多,众人皆醒,出去吃了早点,收拾了一番,准备出发,目标,西舍路村,李安晴的家乡。

  路上,高尚一语不言,只管开着他的车,李安晴和杨雪也坐在后排,两人坐在一起,聊着天,李水在旁边,闭着眼睛,她们都认为李水昨晚没睡好,便没有打扰。不过,李水自然没睡好,这才睡了四五个小时。

  杨雪对昨晚的一切完全不知,知知道做了一个梦,一个奇怪的梦。

  开始进入深山区,大雾弥漫,车子慢慢前行。

  忽然,李安晴突然说了一句话:“咦,不对,明明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路,按理来说,已经出雾区了,可是现在还没出,是不是走错路了?而且连车辆都不见一辆。”

  大家都一愣,难不成见着传说中的鬼打墙?大家心里开始发颤,会不会都又不出去了?

  李水对鬼打墙倒是不陌生,所谓鬼打墙,就是鬼在你周边打一道墙,让你在里面打转,要想破鬼打墙,其实很简单,一是在原地撒尿,这样可解,不过要为童子尿,不然不灵验,二是用符咒破,三是用法器破,还有很多方法,就不一一道说了。

  李水说道:“我下去一下,尿急。”

  “小心点,别走远。”李安晴对李水道。

  李水点了点头,便下车走向车后,走了一段,直到看不见车,才撒了鸟,然后才走向车那边,上车对大家道:“可以走了,只是雾大而已,应该快出了。”李水并不想让他们知道是鬼打墙,以免产生惊慌。

  车子又慢慢行驶,车上,杨雪对李水说道:“刚才那是鬼打墙吗?”

  “不是。”李水靠着车座,看着又犯困了。

  车子行驶出雾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西舍路村,李安晴的家乡,李水曾说过以后会来这里找她,不过最后还是来了,而且是三年后,是以朋友的目的而来的。

  一辆车进入村中,在路边停了下来,杨雪叫了李水一声,李水就知道到了,众人下车,李水看了这村子,比他们村子发展的要好一些,而且在哀牢山下,风景优美,又有一条河中过,真是小桥流水人家啊!

  李安晴对众人说道:“因为我家里的原因,所以晚上睡帐篷吧,我回家一趟,麻烦各位了。”

  “没事,你去吧。”高尚说道。

  李水和杨雪点点头,表示没关系。

  因为快到中午了,大家去吃了点东西,李安晴便回家去了,李水三人便在河边玩水,李水倒是在车里睡着了。

  李安晴回家后,发现后妈没在,只有爸爸在家,便对爸爸说道:“爸,我有件事想对你说。”

  李安晴的爸爸说道:“你说吧!”

  李安晴说道:“妈妈这几天托梦给我,她睡的不太好,我想给妈妈换个住处。”

  李安晴的爸爸严厉道:“胡闹,你妈妈去世好多年,怎么会托梦给你,况且,那是你能换的吗?不好好的读书,倒是管起这些烂事了,你怎么想的?”

  “我…爸,这是真的,而且我连风水先生都请来了。”李安晴急忙说道。

  “让那个风水师来见我,我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圣。”李安晴的爸爸说了一句便走开了。

  李安晴叹了口气,自从妈妈去世以后,爸爸更是换了个人一样,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的。李安晴找到高尚等人。

  杨雪问李安晴怎么样?李安晴说她爸爸要见风水师。

  杨雪高尚一愣,风水师?哪有风水师?难道是指李水?对啊,道士应该也会看风水。

  李安晴叫了叫李水,李水知道后,便跟李安晴去了一趟。

  李水李安晴来到李安晴家里,见到了李安晴的爸爸,李安晴对她爸爸说道:“爸,这就是风水师。”

  李安晴的爸爸看了看李水,便问道:“看你这么年轻,应该是骗子吧?”李安晴的爸爸直戳中来因。

  李水说道:“叔叔,我并非骗子,或许安晴和你说过了,这些都是真的,而且你答应不答应,这事我都管了,因为我答应了伯母。”李水刚毅的说,李安晴和她爸爸都对李水一番看待。

  李安晴心里想:“这李水好直快,对着她爸爸都这么说话,正直。”

  李安晴的爸爸被李水的话一震,这少年,说话好正直。

  “天丽,你先出去,我有话和他说。”李安晴的爸爸对李安晴道。

  “是。”李安晴便退了出去。

  “少年,你是何目的?”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叔叔,我的目的已经说了,受人之托。”李水说道。

  “谁?”

  “安晴的妈妈。”李水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你可以不答应,但是这事我做定了。”李水说道。

  “你不怕我报警?”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这是安晴自愿的。”李水说道。

  “你可以不信,不过之后的日子,你会一病不起。”李水又道,因为李水看到李安晴的爸爸印堂有点发黑,将来的不久会有大事,病是少不了的。

  李安晴的爸爸一愣,最近自己觉得身体体力有些不支,去检查又没什么病,他自己也有些怀疑自己是否撞鬼了,今日被眼前的少年一说,倒是有些相信了。

  “好,我可以让你去做,不过人知道少越好,你说我会有病?”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这事成了,我会帮你化解。”李水说道。

  “好,麻烦了。”李安晴的爸爸松了口气,这事情让这年轻人去做吧,他老了。

  “没事,受人之托。”李水说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呢?没地方住的话就在我家里住吧,安晴她妈回婆家了,一个人也闷得慌。”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我叫李水,那就打扰了。”李水说道。“对了,我们还有两个人。”

  “没事,一起住吧。”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好,那我去叫他们。”李水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李安晴的爸爸看着这离去少年,心中充满了期待。

  看到李水出来后,李安晴问怎么样?

  李水说道:“一切还好,今天休息,明天动工。”李水说道。

  “啊,你这么棒……”李安晴说道。

  李水微微笑了一声,这一切早已在他预料之中。

  “那今晚上就麻烦你睡帐篷咯。”李安晴说道。

  “怎么可能,我睡你家。”李水说道。

  “呵呵,你敢睡吗?”李安晴说道。

  “得了,我去叫杨雪他们。”李水说完便走了。

  李水找到杨雪高尚,对他们说今晚去李安晴家中睡,三人一同去李安晴家。

  李安晴看到三人到来,呆了一下,想不到李水还能说服她爸爸,让他们住家里,其实李水没说什么,是李安晴的爸爸让他们去住的。

  下午李安晴和她爸爸做了一桌子饭菜,几人吃的有谈有笑,李水对众人道:“明天我们动工,今天大家早点休息。”

  “我老了,就不和你们折腾了。”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叔叔,交给我们吧。”高尚说道。在自己女朋友的家长面前,自然要表现好一点。

  李安晴的爸爸点了点头,他自然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和这个小伙子关系不一般,应该是男女朋友,不过他更看好李水一些,李水说话正直,为人正直。不过女儿的幸福他不会干涉,让自己的女儿来选。

  直到晚上七点多,杨雪和李安晴相继睡去,坐了一天,高尚也喝了点酒,醉的要死,也去睡了,李水也去睡了,李水只睡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想要吐,便摇摇晃晃走出来,来到空地吐,吐完以后,李水醒了不少。

  李水听到有人拉二胡,往后面一看,原来是李安晴的爸爸,正坐在庭院里拉着二胡,李水听着,这首应该是葬花吟吧。李水听完,拍了拍手,李安晴的爸爸看到李水后:“说道:“还是拉的不是很好。”

  “已经很不错了。”李水说道。

  “上挑这个音不是很熟练。”李安晴的爸爸说道。

  “叔叔,让我来拉一曲?”李水说道。

  “可以啊。”李安晴的爸爸说道,没想到李水还会拉二胡。

  李水拿着二胡,李安晴的爸爸起来,李水坐着凳子上,想到要拉什么曲子呢?就二泉映月吧,李水认定后,便拉了起来。

  拉了七分钟多,才拉完,李安晴的爸爸听得入迷,直到结束后,才拍手说拉的好听。

  李水把二胡给李安晴的爸爸,便说:“以前我也练过,好了,叔叔,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

  “好”李安晴的爸爸应答了一声。

  李水回屋睡觉,吐了一下,还是有点醉,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

  第二天,李水等人一早便起来,吃了早点,便拿着工具,准备出发,目标:哀牢山

  哀牢山是国家景区动物森林,属于原始森林,不过有一部分还是属于私人的,就李安晴妈妈埋的地方,属于半山腰,坟墓也有好几座,人倒是一个都不见,谁会没事跑到这深山老林啊!

  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到达坟地,李水看了看,风景还是不错的,向前看是西舍路村河流,后面是山,后有大靠山,前面八荒睇野,应该说这风水地还是不错的。

  李水看了看李安晴妈妈的墓,坐西朝东,靠背高山,前有流水,这墓选的没错,不过要知道下面有墓镇着,再好的墓穴也没用。

  李安晴给她妈妈点了香,李水看了地势,这里都是好墓穴,便在身边画了一穴,意思是要将坟迁过来,李水拿出八卦镜看了看,指针转个不停,不错,这里的确有一座大坟,指针转的快,说明墓越大。

  李水的这个八卦镜是他师傅留给他的,具体有什么作用他也不知道,他师傅告诉他,这八卦镜乃以磁铁为引,加上一些材料,找墓穴很方便,李水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让他以后帮别人找墓地方便,李水今日也随意拿出来一试,没想到还真灵。

  不过墓口在哪呢?李水想了想,应该就在这附近吧,想到这,李水拿着八卦镜往周边一转,众人都看看,很好奇李水在干什么?

  李水走到一棵大松树下面停了停,指针转的完全只有影子,李水敢肯定,这墓口,应该就在这下面了,不过挖还是不挖?他乃道家之人,盗墓这事,理应是不应该做的,不过想了想,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不看看又会觉得可惜。李水最后决定,扔硬币,正面挖反面不挖。

  李水一扔,拿住,翻开一看,是正面,挖,李水心里道:“也许这是命吧。”

  李水告诉众人,这树下有东西,众人疑惑,李水说挖开就知道了。众人带着疑惑,拿起工具便挖了起来,李水自然也挖,这是命,挖了就挖了。

  直挖到大树下五米多,众人一呆,这树下是空的,由树根盘踞,土不会落下,李水告诉大家,这下面应该是一座古墓,下不下去你们决定。

  李安晴说道:“你是怎么发现这墓的?”

  李水说道:“这是你妈妈告诉我的。”

  “我怎么不知道?”李安晴说道。

  “你应该没听见吧。”李水说道。当时李安晴的妈妈告诉他的时候,应该是故意不让李安晴知道的。

  “你们在说什么?”杨雪和高尚一脸疑惑。这两人在说什么?

  “下不下去随你们了。”李水说完便拿出绳子拴住大树,将绳子丢进洞里。

  李水在等众人决定。

  李安晴说了一句:“我决定下去,就当是一场冒险历练吧。”

  “我陪你。”高尚说道。现在高尚心里想着:既然是古墓,就有宝物吧?发财了……

  “既然你们都去,那我也去。”杨雪说道。

  李水点了点头,从背包拿出几个电筒给大家,这电筒是在楚雄市那晚画符时候去超市买的,他想到应该会有这么一幕。

  大家看着李水,这家伙,有备而来啊!

  李水第一个先下去,随后杨雪,李安晴,高尚,这到地下,距离有七八米左右,来到下面是一个宽敞的空间,墙壁有许多洞,这应该是以前盗墓者留下的吧,看了看前方,有一道石门,众人走过去,看了看这道石门,高三米左右,宽两米左右,门中间有一个凹槽,似乎是什么东西放进去门就会开。

  李水看了看凹槽,样子像一个麒麟。没有这个麒麟,门就不会打开。

  突然,李安晴走到前面来,说了一句:“好像。”她从脖子上拿出一块玉佩,放入凹槽中,李水等人看着这一切,这么巧?

  “吱。吱。呀…呀”

  石门缓缓打开,突然一股风吹出来,吹在众人身上,众人急忙蹲下。唯独李水站着,任这风吹着,李水知道这不是阴风,这风感觉要吹走人身上一切魂魄,李水任那风吹着,不一会儿,风不吹了,李水向众人说了一句:“走吧,小心这会有机关。”

  李水走在前面,小心益益的走着,众人走在后面,李安晴手抱着高的胳膊,杨雪拉着李安晴的手。

  “噘噘噘”

  忽然,走道里出现了一些小孩的声音,不哭不笑,吓得李安晴三人一下子紧张。李水右手持桃木剑,左手持符,有什么东西立即敕符。

  “嗖”

  有一东西往李水耳边飞过,李水一转头,什么东西都没看见。李水继续向前走,再没听见刚才那种声音,那应该是守墓鬼吧,不知为何,李水越来越紧张,刚才遇到那鬼的声音都没那么紧张,可现在那么安静,安静的让人害怕,走过了走道,眼前让人一呆。

  李水也睁大眼睛,妈的,全是骷髅骨头,简直是骨山骨海,只有一座木板桥通达对面,下面全是骨头,掉下去别想活着走出来。

  李水对众人道:“小心点,给你们每人一张防身符。”李水给每人一张符,众人都收了起来,高尚看了看,也收了起来。

  这么多的骨头,这是要死几个人啊!

  李水慢慢踏上木板桥,慢慢行走,没有问题后,后面的人相继而上。

  “呜呜呜”

  当李水等人走到桥中间时候,众人听到了有人嚎啕大哭,众人看了看,然后一下子看向下面,妈的,动了,动了,骨头人,全动了,而且全向上爬,不一会儿就会把木板桥掩埋,然后自己成为骨头。想到着,李水对众人道:“跑。”,说完李水快速跑向桥头那边。

  不料,还没到终点,骨头人就已经上了木板桥,李水慢慢行走,没想到的是,骨头人不抓李水,也不抓其他人,这倒是让众人感到好奇。

  终于,众人成功走出了桥,那些骨头人也散落一地,就像未曾发生过一样,李水等人当然不会去管。继续向前走,走了一会,前面又有一道门,也是石门,不过轻易的就推开了。

  推开后,发现是一个不大的广场,前方又有一道门,也是石门,众人走进广场,想要推开那道石门。

  “轰轰轰”

  众人向后望去,突然看到有两个僵尸,不错,正是僵尸,李水看到那僵尸,脑海里浮出一丝记忆,对众人说:“这是异尸,是僵尸的一种,也是非常厉害的一种,他不惧怕任何东西,只怕月光,看样子,这是千年异尸,等下我拖住他们,你们赶紧走。”

  “可是,你怎么办?”李安晴说道。

  “我有办法脱身,记住,快点走。”李水郑重说道。

  还想说什么,那两只异尸早已到了众人面前,李水一个闪身拿着桃木剑插一个异尸,不料,这家伙太硬,桃木剑都断了,李水再对众人道:“快走。”

  众人当然听到了李水的话,可是,有一个异尸在追他们,李水跑过来,一脚给追他们的异尸,当众人想跨出石门时,忽然,有一红衣女子在他们面前,实况说是红衣女鬼,手一挥,众人向后倒去,杨雪的头敲击在一石阶上,晕了过去,高尚也晕了过去,李安晴也晕了过去,李水看到后,骂了一句,两个异尸已经够难搞的了,还出来个红衣鬼,李水急忙拿出各种符咒,只要他们喊过来,就将全部的符丢过去。

  红衣女鬼忽然消失,突然。李水的头上方,红衣女鬼在那里,李水不知道,红衣女鬼手一伸,插住李水的脖子,李水措手不及,连敕都没有叫出来,符纸掉落一地。

  李安晴此刻醒来,因为伤的不重,当看到李水被红衣女鬼掐着脖子的时候,李安晴看到李水的背包,便慢慢爬过去,翻了翻,当看到有几个铜钱时,拿起来,跑向红衣女鬼,异尸没发觉,李安晴用铜钱贴在红衣女鬼的身上,突然,白烟四起,红衣女鬼把李水扔在一边,看向李安晴,一个闪身,过来掐着李安晴的脖子,李安晴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反抗之力,随后,红衣女鬼用手在李安晴头上,李水喘了几口气,当看到李安晴时,一惊,这红衣女鬼在吸李安晴的魂魄,如果吸出来,李安晴就死了,想到着,李水立即捡了地上几张符,跑向红衣女鬼,贴在她头上,念了句“敕”

  随后红衣女鬼头上冒烟,便丢了李安晴,看向李水,异尸也向李水走过来,李水看着这局势,自己要死了吗?

  想到这,李水微微一笑,自己才17岁,为了进这个墓,连自己的命,还有别人的命,都送了。

  李水咬破手指头,在左手掌上画了一张符,李水看着这张符,这是茅山派禁符,破天符,据说此符可以破灭一切天地之邪物,当然,自己也会有反慑,损命三十年。

  看着异尸和女鬼走过来,李水等他们再近一些。

  就现在,李水抬起左手掌中间的异尸打去。

  “敕”

  广场上,一阵白光,那是符咒的力量,破天符的厉害,几秒钟后,李水面前没有了异尸和女鬼,只有破碎的衣服。

  李水看着李安晴和众人,李水看向了道石头,李水走向那道门,缓缓推开,一阵白光,李水闭上眼睛。

  ……

  南国国都,太子当道,现如今。北荒蛮夷率众攻打南国,大殿上,军臣在讨论军情。

  “报,东海盛族攻打我宁州,宁州不保。”

  “报,西荒之地众族攻打我西州,西州不保。”

  “报,北荒蛮夷现已打到益州,不出十日,就到国都城外。”

  大堂朝员喧闹不已,这时,太子询问:“众爱卿有何指示?”

  大堂之下无人敢应,太子只好走出大殿,来到后宫,后宫也慌乱不已,所有人都想要逃命,如今,三方来敌,国都将不保。

  小亭里,太子独自喝着酒,有一人往之而来。

  “殿下。”来人道。

  “晴妃。”太子道。

  “殿下可是心中有事?”晴妃道。

  “现如今,国乱家乱,我又何没事?”太子道。

  “不管殿下怎么样,奴婢追随万里。”晴妃道。晴妃往太子怀里一靠。

  太子看了看,说道:“我去求佛殿。”说完太子起来走了。

  求佛殿里。

  “我这一生感情假之又假,只求一段真实的感情。”太子对佛道。

  “我和她是否有缘?”太子道。

  佛说:“无缘。”

  你说:“求缘。”

  佛说:“那你便等上千年,这一千年里你可见她,她却不知有你,你可愿等啊?”

  你说:“愿等。”

  随后太子又入帝王殿,众臣皆在,太子道:“今日在此,我宣布,刘全将军率五十万大军,镇压北荒,张焓将军率五十万大军,清扫宁州来犯,我率三十万大军西下,此战,只可胜。”

  这…众臣恐慌。

  “殿下,我军只有一百五十万,除去一百三十万,只留二十万在国都,恐怕有些不妥。”一大臣说道。

  “现在敕令,立即执行。”太子说道。

  “是”两位将军同道。

  太子当南下将军,晴妃伴随左右。

  三年后,三方战乱平息,太子归来,这一去,晴妃葬了西荒。

  那一世你为君王,血腥双手称帝皇。千百佳人在身旁却不知谁在你胸膛。

  直到那天遇到她。最绚烂的那朵花。可是江山要厮杀,不知她花落谁家

  你去问佛可有缘,佛说你等一千年,放手天下兵马权,方知情字有多甜

  你说你愿等千年,只愿求这一场缘,注定千年无人怜,九世轮回定天玄

  第一世你为石子,她却为一张白纸,从落笔的一开始,你就注定为她死

  第二世你为老树,她也走到了此处,落叶飘下默默守护铺在这条轮回路

  第三世你为寒风,她化作了一盏灯,那一夜又到三更,远远望了她一生

  第四世你是桥梁,一共仅有十米长,她有太重的行囊,所以走的太匆忙。

  第五世你是雄鹰,她是天上那颗星,嘶叫声她听不清,只能再等来世听

  第六世你为断刀。她是一团烈火烧,烧到刀身断了腰,也没舍得出一招

  第七世你又为人,却看到了她的坟,在碑上你刻下痕,三百年后再相闻

  第八世你为诸侯,她却早已经白头,一人独坐这金楼,她却依然未回眸

  第九世你又为君,将军落泪散千军,拿回了你的功勋,却拿不动的她的心

  终于到了第十世,整整爱了她十次,这里写的每行字,只为了等这一日。

  佛说,还有一世你们便可相恋,白发满头,可还愿等?

  望着她的身影,叹了口气,得到了也许就失望了吧。

  我只希望她能够复活,还有她的朋友,可以吗?

  佛说:可以,不过要用你的九世情魂和二十年寿命来换,你之后九世都会孤独终老,无情。

  答:愿意,只希望她忘了我。

  说完,李水看了看前方的冰棺,晴,再见了。

  ……

  一个小时后,电视台报道说刚刚发生7.7级地震,很多山体滑坡,景区毁坏。

  而在山上,有三个人,两个女孩,一个男孩,他们和一个女孩来山上烧香给她母亲,没想到发生了地震,还好都没事。

  李安晴的爸爸望着天边,他们家族世代守在这哀牢山,将麒麟玉佩传下去,等有缘人打开这片记忆。没想到就是那少年,昔日的南国太子——

  就在刚刚李水才来过,告诉李安晴的爸爸,这件事,让他永远消失在历史上吧。

  李安晴的爸爸点了点头,他不会说出去。望着李水,看似已经是三十多的人了,其实他才十七。

  几年后,在华夏土地上,有一个人遍地的走,帮人驱邪抓鬼,别人把他当成神仙,也有人把他当坐神经病。

  (全文完)

  ps:短篇小说,好看不腻。

本作品由作者上传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探险生存小说

还晴魂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