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卷:甘为吾族洒热血!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万丈之木,生于毫末;参天之台,起于累土;苍穹之旅,始于足下;纵有千世福缘,犹要慎终如始,则无败事。——项杨这里有着最萌的宠宝,融化你的心;也有最牛的气运,一路奇遇爽不停。许你仰慕,拒绝后宫,慢慢品味真挚感情。一本绝不小白的仙侠爽文!起点老牌仙侠作者回归之作,敬请品鉴!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读者1278198092793622528.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橘猫都是胖猫猫.
    书友等级:
  • 书友第3名:SilverS.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古典仙侠小说推荐

苟在宗门的我整天抱师姐大腿了在线阅读
沐岚是某点一位扑街的新人小作者。 某一天,他穿越了。 并且是穿进了一本他即将太监的仙侠小说里。 那本仙侠小说。 大纲?不存在的,设定?不存在的。剧情?不存在的! 人生全靠莽,不行咋就切! 靠着一个乍现的思路莽了三百多章,再然后,他就穿越了。 沐岚看着这个世界中随处可见的危险,觉醒了【小说必完本系统】的他。 连忙写起了大纲,补起了设定,完善起了剧情。 顺便给自己在书中开起了金手指,同时挖起了更多坑和埋起了伏笔。 【恰时天降鸿运,紫气东升,缥缈峰青栀得到天道的认可,修为一路暴涨。】 【恰时天降厄运,黑气西去,魔宗渡劫巅峰期大修因为呼吸空气被呛死了。】 然而,沐岚不知道。 因为他这样的挖坑式写法,不知坑害了多少的“主角之人”。 穿越者:“?” 重生者:“?” 轮回者:“?” 天命者:“?” 科技者:“?” …… 众人一路调查发现,道宗上有个“毫无修为”的小修士,貌似和这些事情都有关系啊。 于是乎! 一个个渡劫巅峰期的大修都来了。 遇此诸敌! 沐岚表示,我丝毫不惧! 因为我已经掌握了在这个世界里生存的四大法则! “师傅,救我!” “师兄,救我!” “师姐,救我!”
沐沐沐啊沐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神笔聊斋在线阅读
一次穿越,一支神笔。 鬼怪,仙神,打开聊斋大门。
哆啦i梦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青云至上在线阅读
一个现代青年穿越诛仙开始,一心一意求仙问道的事情
鸿蒙求道者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问道峨眉在线阅读
穿越数十载,陆玄求道半生,不觉已是花甲之年,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眼见气血衰败,精元亏虚,他决定回转家乡,用残余不多的寿命造福乡里。不想兜兜转转,却在出生之地获得一幅《九江行脉水经注》…… 书友群:915167616
十里渔舟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一拳神僧在线阅读
此方世界,妖魔横行。  沈不渡穿越成了一名小和尚,谨慎的他苦练了三年如来神拳,才敢下山驱邪。  当貌似强大的邪物,被他平平无奇的一拳打爆后,看着掉落的阴灵丹,沈不渡陷入了沉思。  把佛缘送给有缘人,就能获得暴击补偿?  “您赠送一枚阴灵丹,触发十倍暴击补偿,获得:阴灵丹*10!”  收获从长安一套房,变成了十套。  从此以后,这个世界的妖魔鬼怪遭了殃。  “施主,你的掉落与我佛有缘啊!”
沈不渡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封魔天策将在线阅读
【新书月黑疯高已更新,船新的故事】朱小雨曾经有个哥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父母埋在了后院,十五年后,当他偷偷的从后院把哥哥挖出来时,发现哥哥并没有死........还把他带到了一个神奇的古代世界。 这个世界,有道术、有功法、有鬼魅、有高人…… 老烟斗弟子群:454768723(需订阅截图)
老烟斗鬼故事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真没想诛神啊在线阅读
这里有风华绝代的仙姑,还有妖冶的蛇女,狡诈的兔精,倨傲的仙人,弱小的神祇…… 可他们在姜神启的面前,统统低下了头。 “姜仙师,求抱大腿啊!” . .
boss安.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在线阅读
陈风睁眼醒来,成了镇魂司的一名称魂师。 死亡归途,自是魂归冥府,称魂师作为阴间行走,双面公务员,称魂重录斤两,引魂入九幽,黄泉路上好轮回。 陈风发现自己竟然能通过称魂获得各种奖励。
夏语楼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我被妖魔圈养了在线阅读
衙门的工作体面,父母慈祥,同事友好,上司关照……一直以来,空宁都觉得这个世界美好。  庙宇荒废、仙山崩塌、众神绝迹。无尽黑暗的世界,妖魔圈养了众生。  而最大的幸福,唯有无知。
七月酒仙
日更千字
古典仙侠
当前位置: 仙侠 古典仙侠 奇遇无限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起卷:甘为吾族洒热血!

  起卷:人族之殇

  天有万界,沉浮于无尽混沌苍穹。

  在万界之中皆有人族,数目庞大,但和那些天赋异禀的种族相比,人族肉体羸弱,修炼艰难,求仙之途漫漫,乃是地位最低下的种族之一。

  历经磨难,人族有大能突破仙尊之位,自辟一界为盘古,成人族根基。

  无数纪元之后,人族终于崛起苍穹,之后天才辈出,群星璀璨,一族有仙尊数位,仙帝无数,乃为盛世。

  盘古界也因此成为三大界之一,与天妖界、魔神界并称。

  然而,盛极必衰,万事皆有定数。

  ******

  盘古界中央之地,有天柱直刺苍穹,万山环绕,天柱四周,漂浮着数千个身影,每个人身上都血气冲天、气势无匹。

  在天柱顶端,罡风肆虐,一个青袍老人昂首而立,四周则站着九个形容各异、身着冕服的男子。

  老人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青色麻袍、手执一根木杖,身旁卧着一头青牛,看上去倒似一个凡间的老农,但他的眼睛中神芒流转,似有天地沉浮。

  也不知多了多久,在那茫茫的苍穹之中,一点耀眼的光芒闪起,一声声来自虚空的雷声震动了整个天地!

  老人依旧静立,半晌之后方才言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方为天之道啊。我那师兄,错了!如今之势,吾力也已不足!我先前与尔等所言,乃是最后一丝生机,不知尔等可愿?”

  他身旁,九位冕服男子拜下,齐声道:“大厦将倾,吾等,甘为吾族洒热血!无怨无悔!还望师叔出手,救吾族与危难之间!”

  天柱旁,数千个身影一同拜下,昂首大吼:“吾等,甘为吾族洒热血!无怨无悔!”

  声音宛如洪雷,就连来自虚空的雷声都被掩盖了下去。

  这数千人中,大多都是天仙,有一小半已是仙王,加上天柱顶端的九位仙帝,已是人族最后的力量。

  然而,面对天妖、魔神联合百界组成的联军,这样的力量微不足道!

  不入仙尊皆蝼蚁,人族如今只有一位仙尊,而联军之内,足有几十位!

  人族,已到了最后的关头!

  老人长叹一声,执起木杖平置于身前,朝着天地一拜,言道:“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吾今日逆天而为,愿以此身祭,行惚恍之道!续我人族之运!”

  他轻轻一拜,却好似搅动了整个天地,天柱巨颤而下,虚空中忽然响起了阵阵梵音,一道道七彩玄光自那些仙帝、仙王头顶升起,融汇交织,化成了一个灿烂无匹的七彩光球,朝着苍穹直射而去,最终不知与何物撞击,发出了一声震彻天地的巨响。。。

  在这一刹那间,时间、空间全部停滞,随着天柱的陷落,整个盘古界都颤动了起来,随后悄然消失,融入了虚无之中。

  不知何时,那老人的身体也渐渐淡去,在即将完全消失的那一瞬间,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最终化作一句无人可闻的轻语。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原来如此。。。师兄,你真的错了。。。”

  随着老人的彻底消失,九位仙帝中,一位身材最为魁梧的壮汉站了起来,执起了一道散发着五彩毫光的榜文,伸手一挥,那榜文飘然而起,化作点点毫光,落到了众人手中。

  仙帝淡然说道:“仙尊之惚恍之道最多能支撑数纪之年,吾族虽逃大难,但依旧危如累卵。吾等皆时日无多,此物乃诸位仙尊联手炼制,都拿去准备吧!集吾族气运,开启传承之地!”

  那些仙王、天仙诺然应是,转身而去,两个仙王同路而行,其中之一乃是一个青面虬须的汉子,朝着身边一位穿着白袍的老仙王肃然说道:“老鬼,可不是我怕你!而是如今这情况容不得咱们再闹腾了!”

  那老仙王洒然一笑:“吾等两人争了半元之年,谁手上没点对方后辈的血腥味?自此以后,一切休提!不过,还是争还是要争一争的!就看谁家的孩儿日后更有出息吧!”

  如他们之人比比皆是,就连仙帝之间平日里也有龌龊,但是在此人族危难之际,所有人都将恩怨抛在了一旁,求的便是那一线生机!

  有我盘古在,人族不为奴!

  起卷二:

  在一片混沌中,一幅幅画面流转不息。。。

  一艘银光闪闪的战舰孤零零的悬浮着,也不知等待了多久,面前的虚空中忽然泛起了层层波纹。

  战舰指挥舱内,站着一个身着将军制服的中年人,微笑着按下了手边的按钮,战舰忽然化作了一道银光,狠狠的扎进了波纹正中的位置。

  刹那间,虚空仿佛被墨水浸染,一大块黑斑突兀的出现,最终化成了一个黑洞,黑洞中,一只长满了倒刺刚毛的巨手徒劳的捞动了几下,随即便被黑洞吞噬,虚空又恢复了宁静。

  远处,一个蓝色的星球上,无数人正含泪祈祷着,然而,想象中的末日并未到来。。。

  ******

  这一年,天下大旱,十屋九空,路有饿殍,民众易子而食。

  有善人李翁,开仓赈济,设粥棚十里,救人无数。

  舍粥数日而终,民愤。

  旬日,有流民暴乱,执刀入李府。

  仓无余粮,翁食菜糜。

  ******

  风雪中,一个断了双腿的老乞丐用双手撑着地,艰难的爬进了银行,努力的直起身体,趴到了服务窗台上,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一捆子毛票和一张存折:“麻烦帮我转账。。。”

  出来后,他慢慢挪到了一个报亭前,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清脆的声音,喂喂,哪位。。

  话筒在手中缓缓滑落,他微笑的闭上了眼睛。。。

  二十一年前,他开矿砸断了双腿,是兄弟收留了他。

  十九年前,兄弟车祸去世,留下一个聋哑的嫂子和腹中的孩子。

  他身残无力,只能出门行讨,拖着一双残腿,每日里受尽白眼,在桥洞蜷缩度日。

  十多年来,嫂子每个月都能收到一笔汇款,有多有少,有零有整。

  如今,那妮子已经考上了大学,他也已油尽灯枯。。。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