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李狗儿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混在帝国当王爷在线阅读

混在帝国当王爷

历史 / 架空历史

281.87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李狗儿,一个连正儿八经大名都没有的穷要饭,一个社会的最底层,当一个做贵妃的姑姑突然砸到他头上的时候,李狗儿的幸福生活开始了。三妻四妾?富甲天下?那都不是个事!人要有远大的志向。做忠臣能臣?那太累,而且自己也不识几个字。做外戚当权臣?那太危险,好像历朝历代没有几个能得善终的。李狗儿没有理想,没有志向,更没有抱负,只是想做个富贵散人,但是天下已经乱了,这个富贵散人,他还做的下去?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丨刘秀丨.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2名:虚渊忽悠子.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3名:书友20170912231918018.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赵氏虎子在线阅读
为报家仇,落草为寇亦可,与国为敌亦可。 韬光养晦十载,一朝报仇夺国。 王朝更替,就在今朝。
贱宗首席弟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鹰视狼顾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有门阀世家,有藩镇割据,有虎视眈眈的异族! 穿越成大周禁军武官的叶明盛,还没来得及享受权力带来的好处,就要为被逼参与到党争阴谋中,畏罪自杀的原主擦屁股…… 尽管最初只是想要一生荣华富贵,但是奈何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之下,在苟官,奸贼,狼子野心的谩骂声中,他只能是与人委以虚蛇,在生死之间,死中求活! (已有两百万字完结老书巫师伯爵,人品保证,欢迎品鉴!) (通明书友群933230319 欢迎大家加入!)
张通明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我是这样的作者在线阅读
什么?穿到自己写的书里了?  什么?开篇就走上人生巅峰了?  什么?得罪主角了?  历史作者李怀,因长期拖稿、欠更、太监,最终在强大愿力的作用下,穿进了自己的那些小说里。  “在故事里,也是可以创造故事……的吧?”李怀不确定的说道。  ——————  书友群:221355482
战袍染血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狂野北美1846在线阅读
19世纪中叶,华人淘金者在北美大陆风云激荡中趁势而起,建立圣唐,再创海外华人辉煌篇章。
葡萄无牙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顺小吏在线阅读
大顺朝,一个莫名其妙的朝代,穿越其中的岑国璋,做不得文抄公,也没法做商人,他只好去做官了。 泱泱天朝,煌煌五千年的伟大文明,却是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何去何从?岑国璋担负起了他的使命。 新书《大宋世祖》已上传,请大家继续支持!
破贼校尉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兴风之花雨在线阅读
人人都喜欢美人,风沙喜欢成就美人。 路数邪门的幽诡妖女,圣洁无暇的清丽仙子,冷艳娇娆的江湖帮主,名闻天下的绝色舞姬,掌控一国的冷酷女王…… 性格迥异的美人一一现身于残酷的乱世,成为当世瞩目的焦点,肩负起不同的使命,推动天下从纷乱走向统一。 作为操纵和塑造者,风沙始终处于少有人知的幕后,历史并没有记下他的名字。 岁月的灰尘渐渐掩盖至深埋只剩一句:若见花雨,必是兴风。 郑重强调:本文很正经*3
萧风落木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如此多骄在线阅读
老书《红楼名侦探》业已完本。  穿越成荣府家奴怎能好高骛远?来顺决定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脱籍——然后再考虑选钗还是选黛,纳妾是四个起步,还是直接召唤神龙。。
嗷世巅锋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从死人堆爬出来的千古一帝在线阅读
和平与尊严,从来都不是跪着求出来的!是一刀一枪用人命打出来的! 南宋朝廷自掘坟墓害死岳飞,金兀术率十万精兵彻底灭亡大宋。 此后一百多年里,中原大地战乱不止群雄割据,金人视汉人为猪羊,时常南下狩猎。 徐阳意外穿越古战场,内忧外患之下,且看他如何从尘埃中崛起。 一统汉人政权,北伐女真收复燕云十六州,抗击蒙古饮马瀚海封狼居胥。 在徐阳的带领下,无数汉人前赴后继用血肉铸就钢铁长城。谱写了一首又一首血与火战歌。 那日徐阳站在泰山之巅用尽满腔热血吼出这个时代的最强音:四方胡虏,胆有敢犯我汉家江山者,必亡其国,灭其种,绝其苗裔!
冰茶不加糖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红楼大名士在线阅读
智足以强国,勇足以威敌,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 万乘之主,莫不屈体卑辞,重币请交,此所谓天下名士也。 重生红楼的贾芸,也想要做那天下咸知的大名士!
王子的烦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混在帝国当王爷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李狗儿

  广元十五年,八月。

  在经历了长达两年之久的干旱,以及朝廷的赈灾不力之后,河东、河南、山南三道终于是爆发了大规模叛乱,随之而来的,则是数以百万计的难民逃亡四方。

  中都丰京,晋朝根本之地。

  丰京四周已经聚集了超过五十万的难民,朝廷一方面开仓赈灾,一方面则是加派士兵严守丰京城九门,严禁难民涌入城内。

  难民群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此时躺在地上,双眼望着天空,脸上神色呆呆的,有些出神,他叫做李狗儿,河东道至州毕县小李村人,自小跟着父亲给大户人家种田打杂,虽然累点苦点,但也能吃上口饭,勉强保住性命,不至于饿死,可惜这种生活,如今对李狗儿来说,都已经成了奢侈。

  两个月前,河南兴州巨富刘志恒,自称天尊下凡,散尽家财,聚众叛乱,响应者云集,他们穿白衣,染白发,号称白巾军。

  叛乱的规模越来越大,很快便是波及到了河东,各地官府镇压不住,只得收缩兵力死守各州主要州治城市,至于那些乡野村民的死活,也只能求苍天保佑了。

  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李狗儿跟着父亲一路南逃,艰苦步行了将近二十天,终于是来到了丰京,虽然他们不能进城,在城外的荒野挨饿受冻,但至少这里没有战乱,性命暂时可以得到保证。

  哎!

  李狗儿叹气一声,双眼闭上,记忆翻滚,脑海里闪过一道道画面,有飞快疾行的汽车,高楼大夏......

  附身在这个叫李狗儿身上已经整整五年了,不算很长,却也不短了,胡翔几乎快要忘记了自己曾经的名字,五年的时间,自己吃尽了苦,受尽了累,这种生活,简直是痛不欲生。

  胡翔想过逃跑,但这个世道,很乱,很乱,一个小孩,逃出去了,能有什么生存能力?

  绝望中,胡翔甚至想过自杀,但....李满仓,这个算是自己父亲的人,却是对自己非常非常的好,有肉一定是给儿子吃,有一碗面,自己喝汤,一定会把面留给儿子,五年的时间,虽然过的很苦很累,胡翔却没怎么挨过饿,浓厚的父爱,把胡翔从绝望的边缘给拉了回来,而这种伟大的父爱,在曾经的那个世界,却是不曾拥有过的。

  胡翔唉声叹气,曾经的自己,自幼孤苦,生活虽然清苦,但有着国家的帮助,吃喝倒也不愁,年近二十,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没想到.......哎,真是造化弄人.....

  那个世界的自己,想要读书,却没有机会,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活的机会,没想到还是如此境遇,而这个世界,对于穷苦出身的人来说,要想出人头地,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读书、科举、当官,而这些东西,对于李狗儿来说,简直就是奢望。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突然从旁边传来,李狗儿从沉思中醒来,连忙爬了起来,在他身边几米外的地方,也是躺着一名男子,一脸的病态,整个人消瘦如柴,他是李狗儿的父亲....李满仓,神色苍老,有五十多岁,真正的年纪,其实还不到四十。

  李狗儿轻轻抚摸着父亲的胸口,关心的说道:“老头,你没事吧。”

  李满仓睁开眼,慈爱的看着李狗儿,虚弱的说道:“狗儿,看来我是不行了,我不怕死,就怕我死了之后,你一个人,孤苦无依,没人在旁照顾,这么乱的世道,你该怎么活下去啊!”

  李满仓眼泪流出,干枯的手,吃力的抬起,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脸庞。

  李狗儿眼睛也是红了,用力的抓住父亲干枯的手,说道:“老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死了,这个世上我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满仓正要说话,胸脯再次剧烈的起伏,大声咳嗽起来,脸色顿时涨红。

  李狗儿连忙把他扶着坐起来,拍着他的后背。

  “狗儿哥,我们回来了。”

  李狗儿扭头看去,一名十来岁的小女孩,手中捧着一个木质的碗,正朝着这边走来。

  碗里面装着稀饭,透明的几乎可以看到碗底,李狗儿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哪里还是稀饭,跟白水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李狗儿愤怒的说道:“这跟白水又有什么区别?当官的就不管我们死活了?”

  小女孩说道:“狗儿哥,你就别生气了,这还是朱大哥让给我的,很多人连这都没有领到呢!”

  李狗儿抿了抿嘴,扶着李满仓,把这和白水差不多的稀饭喂给他喝下。

  李满仓和了稀饭,又是沉沉睡去。

  望着父亲苍白的面孔,李狗儿双拳握紧,再不想办法,父亲活不久了。

  就在这时,三名少年走了过来,这三人分别叫做余光、严毅、朱正国,李狗儿与他们在来往丰京的路上相识,大家一见如故,都是义气之人,一路上互相照顾,总算是安全的到了这里。

  “狗儿哥,伙食一天不如一天,今天又是没有领到赈灾粮食,我年轻还扛得住,但是我娘年纪大了,身体本来就不行,如今两天不吃不喝,已经病倒了。”

  说话的叫做余光,他是四个人当中年纪最小的,比李狗儿还要小半岁,他上面本来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可惜在逃亡的路上都走散了,如今就剩下他和一个多病的老娘相依为命,逃亡的路上,余光的老娘断食数天,李狗儿把最后的一个馒头给了他,自此两人相识。

  “在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严毅激动的说道,他比李狗儿大两岁,半路上与家人走散,如今单身一人,几个人当中,他的身材最壮最高,脾气也是最火爆的一个。

  听着两个人的牢骚,李狗儿没有说什么,而是把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人。

  朱正国,四个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今年已有十九岁,他是府兵军籍出身,一个月前,县城被攻破,同为府兵的父亲被叛贼所杀,朱正国不得已只能当了逃兵,半路上与李狗儿等人相识。

  朱正国沉思良久,最终摇了摇头,叹声道:“我们身无分文,在此地又没有亲戚投靠,只能静待朝廷对我们的态度了。”

  “实在不行,我们就去抢,活人还能给尿憋死不成?”

  严毅见众人都是悲观态度,心中顿时火气,大声吼叫道。

  朱正国脸色一变,看了看四周,然后对严毅厉声呵斥道:“严毅,闭上你的臭嘴,再敢乱言,当心老子拔了你的皮。”

  朱正国府兵出身,当过兵,此时发怒,自有一股杀气威严,严毅咬了咬牙,不敢在说话。

  朱正国看向李狗儿,沉声道:“狗儿,你的主意最多,你说怎么办?”

  李狗儿沉思良久,回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父亲,父亲一向身体健壮,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都是饿的,只要能吃上几顿饱饭,肯定会好起来。

  李狗儿站了起来,看向丰京城,沉声说道:“我们进城。”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