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7 这场子砸的

  

  “二胡?”女主持人略显有些诧异,显然在她得到的情报里,还真不知道李青竟然会这种炎黄传统乐器。

  “对,就是二胡!”李青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的,那么请工作人员将二胡送上台,对了,请问李青同学,今天要独奏的曲目是?”

  “先卖个关子,等会大家就知道了!”李青随口答了句,架好话筒,接过走上台的工作人员送来的二胡,坐在了另一个工作人员搬上舞台的凳子上,摆出架势,试了试音后,冲着女主持人点了点头。

  “那么请大家欣赏今天晚会最后一个特别节目,由音乐学院才子李青带来的二胡独奏!”

  排山倒海的掌声适时响起,主持人也趁这个时候走下了舞台,将整个舞台留给了李青一个人,而李青也将二胡杆搭在弦上,闭上了眼睛,等着掌声停歇,顺便开始酝酿情绪。

  ……

  后台,一帮参与赌局的优秀学生们正冷眼通过电视台提供的小屏幕,看着台上的李青。

  “这是谁的主意?还给他一个出风头的机会?”张扬口中的女神,刚刚完成最后一个合唱,卸完妆的秦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陈庆。

  “我的主意。”陈庆很坦诚的点了点头,淡淡道:“突然袭击总有好处的,如果他出了丑,也算是我们提前让他知道做人不好太嚣张,如果他发挥完美,出了点风头又如何?也算是帮我们的晚会造势了,说不定我们就赢在他的助攻上呢?”

  这个解释很强大,反正不管咋样都是他有理。

  秦璐也不再说话,所有人都开始默默的看着李青会如何表现。

  ……

  舞台上掌声已经停歇,李青酝酿许久情感之后,也终于拉响了二胡。

  开端便如一声深沉而痛苦的叹息,为整首曲子奠下了情感上的基调。

  诚然,李青并不算太擅长二胡,然而这首被曾经世界上著名指挥家评价为应该跪着听的曲子,他还是会的。

  没错,李青独奏的曲目是《二泉映月》,一位华夏民间艺人留下的传世之作,通过音乐诉说着在那个特殊的时代一生遭遇的坎坷经历。

  一声叹息之后,便是倾诉,作者将所有的感情都融入到曲中,向聆听者倾诉着在那个乱世年代,他所承受的苦难、压迫以及心灵上无法解脱的哀痛,直到进入最后的第四段,曲风从之前的平静深沉逐渐转为激动昂扬,似乎在为曾经的不堪境遇发出自己微不足道却足够嘹亮的呐喊……

  音乐表达的情感终究是相通的……

  或者这个世界没人知道瞎子阿炳,炎黄共和国的近代史上也没有那屈辱的过往,但是那音乐中那些许悲恻的情绪却很容易就把人带了进去,尤其是今天在现场的不止是学生,还有许多生活经历非常丰富的大腕们。

  不知不觉中,一直抱着看热闹心态的刘鹏程已经泪流满面……

  不止是他,他旁边许多人都是如此。

  许多人嘴里还喃喃自语着:“这曲子……这曲子……”

  一曲罢,徒留意犹未尽的尾音在空中盘旋,李青直接放下二胡,压根不等台下有所反应,便自顾自的冲着舞台微微鞠了个躬,随后干脆的走下舞台,甚至没有回到座位,而是直接打道回府。

  ……

  后台,众人瞠目结舌。

  完了?这就完了?

  这特么算什么啊!砸场子啊?!欢乐祥和的招新主题晚会,当着学院领导跟那么多媒体,甚至电视台的面儿,你最后来了一首哀乐?

  这些一直备受娇宠一生顺风顺水的年轻才俊们,哪里能完全体会到这首饱受欺辱的民间艺人用生命所酝酿出的感情?

  然而帝都电视台提供的监视器伴随着摄像师不停移动的镜头,却清晰的展现出了前台那些大拿观众们的反应。

  沉醉、微醺、流泪,直到在李青离去之后数秒钟,刘鹏程才突然站了起来,冲着空荡荡的舞台,狠狠的鼓起掌来,“啪啪啪……”

  掌声显得很孤单,然而这就像是一个信号,前排贵宾席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下一刻站了起来,或面色凝重,或激动不已,或依然伤怀,但是却在不停顿的鼓着掌。

  其实此时掌声依然不算热烈,因为后排那些普通的学生们此时还没什么反应,甚至从镜头看上去,似乎还很茫然。

  当然更茫然的还是后台那些天之骄子们,这是怎么回事儿?这又算什么?他们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李青到底是出风头了又或者演砸了?

  不管如何,这家伙就是个搅屎棍咧!本来成功祥和的晚会,被这么一搅和,到底该如何收场?尤其是这家伙竟然演出结束就直接抽身离开,这首曲子没人听过,应该是原创,而李青竟然连曲名都没留下一个,就特么走了?!

  这让主持人情何以堪?

  后台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陈庆身上,这位学生会主席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什么。

  而在演出现场,澎湃的掌声终于在前排那些牛人的带领下,响彻整个广场。

  ……

  晚会闭幕,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只能用意兴阑珊而言,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还有热闹可看。

  “谭老师,刘院长临走时下了命令,你们今晚录制的所有带子要先交给我们剪辑,不过您放心,剪辑过后我们还是会原带奉还的。”帝都电视台专车前,钱主任正客气的跟负责今晚录制的帝都电视台总摄像师打着商量。

  话说的很客气,不过钱主任身后却带着四个负责维持秩序的保安,正虎视眈眈的望着已经收拾好设备,一脸莫名其妙的摄影师们。

  “钱主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受你们的邀请专门来录制这场晚会的,说来也是帮你们在做宣传,现在你们还不让走了?再说了,我们录制的母带怎么能随便交给你们先剪辑?这让我回去怎么交差?”谭总显然并不那么买账。

  不过钱主任也并不着恼,一脸苦笑的继续道:“哎,理儿的确是那么个理儿,但您放心,我们只把母带最后一段给剪辑下来,晚会的完整性还是能保证的。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但没办法啊,院长下达了指令,我要是办不到,也没法交代啊!”

   “呵呵,”显然谭总这是被气乐了,冷笑了两声道:“钱主任,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感情您的领导是领导,我的领导就不是领导了?更何况被剪辑过的母带还能保持完整性?这话咋听的那么不顺耳呢?这是在质疑我们的专业能力么?要不要我们找个人评评理?”

  两人对峙跟争论已经引来了不少学生的注意,活久见啊,第一次碰到教导主任带着保安拦在电视台车前面的画面,尤其是谭总争论时明显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声音传了出去,引来许多好奇学子远远围观。

   终究不是光彩事情,钱主任脸上的苦笑更盛了,干脆的上前一步,低声道:“谭总,那首曲子今天的演唱场合太随意了,而且连曲名都没给一个,你们拿着也没啥价值!院长的意思是换个场合,好好的演奏一次在给放出去。”

  “我也知道让你们为难了,到时候这首曲子完整视频我在这里表态还是邀请你们来录制。另外,我们院长也说了,咱们多少也算是兄弟单位对不?你们以后推出的新节目需要请个嘉宾访谈什么的,只要帝都艺术大学这边能帮上忙的,我们绝不含糊。”

  “这……”谭总有些纠结起来。

  钱主任代表刘鹏程这个表态还是有些分量的。

  作为娱乐频道的总摄影师,或许不是音乐科班出身,但是李青这一曲的价值他还是有大概的预估。

  不过钱主任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啊!

  帝都电视台娱乐频道的收视率还是得靠一些明星大咖上综艺给撑上去,而作为百年名校的帝都艺术大学,总能跟一些当红明星牵扯上些关系,有他们从中牵线自然要好说话许多。

  更别提钱主任虽然一直态度很好,但这家伙身后可是带着四个膀大腰圆一身制服的保安,虽然谭总不太相信钱主任真会在帝都艺术大学众目睽睽之下真的采用暴力措施抢母带,但是压力还是有的……

  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啊!

  好吧,花花轿子人抬人而已。

  “钱主任说话算数?”沉吟片刻后,谭总道。

  “好歹我也是个主任,您就这么不信任我?”钱主任苦笑道。

  “行!”谭总下定决心,冲着身后的摄影师们点了点头,只是嘴上依然不甘道:“有什么意义呢?我相信现场肯定不少学生拿手机录制了短视频的!”

  达到目的的钱主任笑得跟朵花儿一样,小小的拍起了马屁:“不能比,不能比。现场本来就够嘈杂,没有专业设备录制的小视频那音效哪能跟你们录制的相比?能听清个声儿就不错了,更别提谭总手下的人才那可都是专业的!”

027 这场子砸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