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丑游戏

小丑游戏在线阅读

小丑游戏

肥瓜

悬疑·诡秘悬疑·100.62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3-05-23 19:27

手脚绑的这么结实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嘴也要封上!起码让我出个声也好啊!!为什么我要被关在精神病院里?为什么感觉大家都很怕我?为什么......好想笑?----------------群号:472758342——欢迎大家。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一章 我是谁

  天花板在匀速的向后退去,每隔几秒钟,就会有一个灯泡进入视野,发出昏黄的灯光,之后消失在视野得另一头。

  他晃了晃自己的身体,再次确定手、脚、甚至脑袋都被牢牢的绑在推车上,一动都动不了。想说话,但眼睛以下都被一个不知道什么做的面具死死卡住,下巴一丁点都张不开,只有几个小洞用来呼吸。

  他往上抬了抬眼睛,在视线的边缘,能看到一个人的鼻孔,里面是厚重的鼻毛……还有满是胡茬的下巴,应该有40多岁了吧。

  他的衣服是白色的,还是因为视角关系,没法看到款式。

  一个男人!除此之外,好像得不出别的什么结论了。

  随后,他把眼睛最大限度的转向一边,余光能勉强看到和天花板相接的墙壁,离自己大概两米多的距离,表皮已经开始脱落,露出里面发霉的墙体。几根水管暴露在外面,发出滴答滴答的水声。

  这是一段走廊,但因为视野有限,没办法知道走廊两侧有没有窗户,房间或者门之类的东西。

  从醒来到现在,已经大概5分钟了吧,这段走廊还没有走完,甚至连弯都没拐一下。虽说不能完全确定,但自己八成正身处一个很大,并且有些年头的建筑内了。

  之后他嗅了嗅周围的空气,不太清新,但也没什么怪味,看来这里应该有人打扫。

  要不要试着试试大声的哼哼几下,看看这个男人会不会低下头,这样就能看到他的脸了......但紧接着,这个想法就被他自己否决了。

  在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之前,还是先什么都不要做的为好。

  ......

  ......

  这个躺在平车上的人有些奇怪。

  首先!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一睁开眼,就发现已经被绑在这个能推动的平板车上。

  一般人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绑着,还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被人推着走,估计都会吓得嗷嗷叫吧,但是这个人却很安静,并且习惯性的观察四周。

  其次!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一丁点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长相,年龄,国籍,没有关于童年的记忆,甚至如果现在不看看镜子或者摸一下胸的话,连自己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就在刚刚,他在脑子里试了试说几个单词,以便确认自己是哪个国家的人,可随后他就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会很多种语言,而且分不清哪个是母语。

  ……

  “哐!”很轻微的一个声响从脚的方向传来

  平车好像是撞到了什么,紧接着,是“呲噶”一声,是一扇门被顶开了。

  果然,一个门框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门框上贴了个牌子,但是看不到上面写的什么字。

  平车拐了个弯,继续前行,大概两分钟后停了下来,那个推平车的人的背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穿着白大褂,衣角处已经发黄,应该是很久没洗了。

  “医生?”他疑惑到,“好像不是,医生应该不会这么邋遢,就算不洗工作服,起码鼻毛要刮一刮才对。”

  “吱噶”

  一扇门又被推开,一个男性的声音响起,很明显就是这个推平车的人,他说:“刘女士,他来了!”

  说的是汉语!语气中透着尊敬......

  “汉语的话就没法知道性别了啊。”他稍稍有些遗憾。

  随后,一个女性声音传来.

  “推进来吧。“

  ……

  话音刚落,平车就开始向前移动,想来是那个人从脚的方向拽的。

  一个门的上檐出现在视野中,之后看到的是屋内的天花板,木质的,这间屋子的装修明显比走廊好得多。

  “把床立起来!”那个女性声音又传来,跟着是一阵纸张互相摩擦的声音。

  紧接着,平车下的轮轴发出吱嘎吱嘎的噪音。

  视线跟着移动......

  这是一间看起来不错的单人办公室,不太大,墙边有几个木质的书柜,放满了书,面前是一张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盘着黑发的女人,低着头看不清面容,虽然隔着白大褂,但是能感觉出身材还不错,此刻,他正摆弄着眼前的一堆文件。

  “把他的面罩摘下来吧!”她头也不抬的说道。

  直到这时,那个推车的男人的正脸才真正的进入了他的视野,头发很乱,似乎有一股怪味,脸颊泛红,应该是经常酗酒,白大褂的领口脏的要命,如果要说他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比一般人稍稍壮实一些,如果这里是一家医院,为什么会要这么邋遢的医务工作者呢?

  ……

  精神病院!

  几乎下一秒,他就得出了答案,这也正好解释了为什么来的时候没有闻到消毒水味,毕竟精神病院这种地方人流量也不太多,药品也都只是那么几样。

  “这么看来,我应该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了!”他紧接着想到。

  面罩被绑的很紧,废了大概1分钟才被完全拿下来,他张了张嘴,并发出了“呃!”的声音。好像轻松了许多。

  但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声,让他得到了以下的结论

  第一:从声音来看,自己大概20多岁,是个男人。

  第二:他发现控制下巴的肌肉并不是太僵硬,这说明这个面罩并没有带上多久,应该是在自己醒来前不久才带上的。

  第三:他要试一下自己声音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但看来并没有什么异常。那为什么在手脚都已经绑的这么结实的情况下,还要戴上连张嘴都要限制住的面具呢。难道自己是一个爱咬人的精神病人?

  这时,面前的女医生好像忙完了手头的文件。

  “你先出去吧!”她说着,并把桌子上的一堆文件收拾在一起,放到了桌角上。

  “好的女士,额……我就在门外,如果觉得不对劲,可以马上叫我”那个男人说着,走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两次都叫女士,而不是医生或大夫?是个人习惯么?也可能面前这个女人不是医生。难道这里不是精神病院?显然,这些问题暂时是无法知道确定答案的。

  说实在的,现在自己除了嘴和眼睛,基本没有可以活动的地方了,但是为什么他出门前的语气像是这里很危险,需要他在门外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冲进来一样?

  这个被绑在平车上的人就一直这么想着,他的思维很快,好像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在观察,分析,联想,而且……根本停不下来!

  这时,面前的那个女人抬起了头。而他也几乎同时开始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她。这种快速的进入专注状态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丁点的不适。

  30岁以上,画着淡淡的职业妆,眼神里充满了成功女人的自信,嘴角和眼角的皱纹很浅,不怎么爱笑,或者很懂得保养。口红上有一个淡淡的浅印,咬笔?啃手指?不,吸烟!耳环看起来很普通,但绝对价值不菲,是个懂得品味又不张扬的女人,当然,也很有钱。

  白大褂很干净,每个边角都一丝不苟,嗯……的确是个女强人。没有佩戴胸牌,不过即使陪带上了在这个距离也看不到上面的字,但是应该能大概猜出她的惯用手是哪边,咦?这样出色的女人手指上竟然没有戒指。

  不论有用没用的,总之几乎一瞬间,这些信息就一股脑的涌进了他的脑子里。

  ……

  这时,那个女人开始说话

  “嗨……”

  推车上的人并没回搭话,从女人的一个“嗨”字里,他并没有得到什么信息,所以他选择沉默,看看对方还会说些什么。

  女人见他不说话,也没什么疑惑或者不悦的表情,只是很自然的翻开了面前的一本档案。

  “陈笑?”她问到。

  “哦,陈啸,或者是陈孝!”他知道,这应该就是自己的名字,之后皱了皱眉,“不,不对,是陈笑!”

  虽然只听到了发音,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就应该叫陈笑,虽然这个名字有些奇怪。

  笑!这个字眼真是招人喜欢。他想道,好像对自己的名字里有个笑字很是满意。

  之后,他真的咧开嘴笑了起来,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嘴好像可以咧的很大。

  面前的女人皱了皱眉,好像看到了什么恶心的画面。

  “额……看来我笑起来并不是很好看啊。”陈笑想到,但他并不在意,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一直不说话好像也不是个事,所以他用非常小的声音说了句:“嗨,你好!”

  随后,自己一愣。

  因为刚刚他只是简单的发了个音节,而现在真正开口说话后,陈笑发现自己的声音很尖,听起来有些刺耳。

  “什么?”桌子后的刘女士再次皱了皱眉,显然,她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这是因为陈笑故意压低了声音。

  “咳!咳!......我说嗨!你好!”他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努力像提高音量的样子,之后用更加小的声音说道。

  刘女士叹了口气,之后很是无奈的拿起了桌上的档案,起身走了过来。

  这正是陈笑想看到的结果。

  身高168左右,整体看起来可能有些偏瘦,白大褂的下半部分并没有什么特别,黑色西裤,高跟鞋?那她的身高应该只有165,或者更矮些?

  一个医生会穿这样的鞋子么?不过这也并不能说明什么。

  这时,刘女士已经走到了离陈笑大概半米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可能是因为她觉得这个距离已经够听清自己的话了,不过更大的可能性是......她不愿意太靠近自己。

  “你的嗓子怎么了?”她皱着眉问道。

  “咳咳!!”这回陈笑又装出清理喉咙的样子,之后用正常的音量回答道:“没事。”

  刘女士耸了下肩,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说:“看来我们是可以正常交流的,那么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如果你配合的好,也许就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个出院的机会。如果你不愿配合,就只能再次回到单人病房里,鉴于你的危险性,你应该会被关到老死。”之后她停顿了一下,看着陈笑的眼睛,继续说道:“你听懂了么?”

  “.....看来这里的确是个精神病院,而我也的确是个很危险的精神病人。我的危险性已经到达必须要关在单人病房里,而且这辈子都不可能被放出去的地步了么?”陈笑十分安静的又动了动被绑住的胳膊......“好吧,看来我的确很危险。“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女人说我可以争取一次出院的机会,按理说,我这样的病人是不可能会出院的,难道我的精神情况已经趋近于正常,符合出院标准了。而现在我正在接受出院前的测试。

  不对,如果我真的那么危险,没有谁会冒风险同意我出院的,人们只会将我永远的关下去才对。

  所以,这个女人说的好好配合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笑想到,他知道这些事情稍后应该就会有答案了,可是还是不由自主的去思考。

  “好的,女士”陈笑说道,并露出一个自己觉得应该很有礼貌的微笑。

  刘女士再次皱了皱眉,好像被这个微笑恶心到了一样。

  陈笑心中不由的有些郁闷:“我笑起来这么恶心么?”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悬疑小说诡秘悬疑小说

小丑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