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 不苟活 (求收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日月宏图在线阅读

日月宏图

历史 / 两宋元明

161.1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8-07-31 21:00

书籍摘要: 新书《七海扬明》,热切推荐一下我若穿越大明,祈愿寒者得衣,饥者得食,死者得葬,不资者得振;祈愿忠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祈愿良将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祈愿天子守御国门,死于社稷。我若穿越大明,定让缙绅土地兼并阡陌,农民城中劳作;定让奸商满坑满谷没柰何(银子),不敢人前来显赫;定让东林千夫所指,无病而死;定让勋贵父债子还,不值一钱;定让军阀树倒猢狲散,亲离又众叛;定让汉奸华夷不相顾,永钉耻辱柱。我若穿越大明,要得天下权柄,立万世之基。风华书友群:260502561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有水一川.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2名:亲HDMI.
    书友等级: 舵主
  • 书友第3名:猎手老孟.
    书友等级: 执事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明朝好丈夫在线阅读
有知识、有文化、会治病、会杀人。  很热血、很邪恶,很强大,很牛叉。  我是锦衣卫,我是赘婿,我是天子亲军,我是太子教父。  我就是我,一个好丈夫,一个好权臣,正德一朝,因我而多姿,因我而精彩。
上山打老虎额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锦衣横行在线阅读
嘉靖三十一年,陆绎魂穿成锦衣都督陆炳之子。 北方,俺答汗求贡不成,年年南下寇边。 东南,王直开海通商被阻,率领倭寇肆虐东南。 嘉靖帝迁居西苑,一意修玄求长生。 严嵩继任首辅,祸乱朝堂;徐阶隐忍不发,伺机而动。 张居正蛰伏翰林院,欲变革天下。 陆绎横行大明从铲除仇鸾开始!
八百楚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本大明一布衣在线阅读
如果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许白或许发现不了,自己的日子,好像不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平淡。 他可以隐于野,也可以隐于市,不过,若是可以的话,他还是最想隐于朝堂。
半包软白沙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末代锦衣卫指挥使在线阅读
现代兵王来到崇祯十七年的1644年4月25日,农历三月十九,成为了一名守卫皇城的锦衣卫,历史上也就是这一天,李闯的农民军攻破了京城。主角试图救下崇祯未果,却救出公主和太子……
铁血坦克兵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佞幸:我的姐夫是皇帝在线阅读
我是张鹤龄,我是寿宁侯,我是国舅,我的姐夫是皇帝! 一颗包含了张鹤所有遗憾、悔悟及些许执念的灰色光点,穿越了时空阻碍,飘荡到了500多年前的大明王朝弘治年。 灰色光点意外乱入,张鹤在昏迷反复中变成了张鹤龄。 记忆和思想的融合促成了一个全新的张鹤龄屹立于时代之中,历史在此刻悄然的发生了变化。 佞臣,权臣?好人,坏人?平凡、伟大?重要吗?我只是想这个世界稍微好一点,我能在这个世界里好好的活下去……
寸人止一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模拟器:这个郑和有点愁在线阅读
本书又名《海王非我郑和莫属》  穿越大明,外挂觉醒,在经历了第一百零八次死亡之后,马三宝终于从傅友德以及蓝玉的平南战役中,活着逃了出来。  于是,为了不被带到金陵,送给judy,成为太监,马三宝开始绞尽脑汁,逃离大明。
蕉下覆鹿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最才子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与真实历史有一点区别的年代,同时这又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只要你有绝世才华,无论什么出身,都能依靠科举,一举成名天下知。而作为一个现代人,有着超越古人几百年的知识积累,和对历史的先知先绝,自然多智近于妖。 唐诗、宋词、八大家散文,让主角登上这个时代的文化颠峰。至于八股时文,科场仕进,不过是主角闲着无聊时的举手之劳。 这本书写的就是在一个略微有些不同的大明朝,写的就是这么一个在现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领,在那个世界惊才艳绝的故事。 这就是最才子
华西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回到北宋当大佬在线阅读
狄青,包拯,欧阳修,苏轼,苏辙,司马光,王安石,仁宗,英宗,神宗……  这是一个时代的风华。 本书还有一个书名:《北宋大恶儒》 ,这大宋朝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大恶人,又凶又恶,万恶之恶! (已有精品书两本,《大宋好屠夫》与《诗与刀》,放心入坑。本书VIP群:679950743,书友群:6387810,欢迎来水!)
祝家大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造宋:从被迫黄袍加身开始在线阅读
公元1225年,华夏大地即将迎来千年未有之大变局。 此时,草原雄主铁木真已经崛起,进行了第一次声势浩大的西征,正式登上了世界历史的舞台;此时,离西夏亡国还有两年,离金国覆灭还有不到十年....... 我赵竑,作为一名穿越客,也是一名被罢黜的南宋皇储,不为身前身后名,只为日后我汉人王朝不至于有崖山之悲,我汉族子民不至于沦为蒙古弯刀下的劣等公民。 所以,我必须要做点什么的,也应该还来的及。 但当务之急,我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能保住小命。 本书又名《皇子复仇记》,《我和铁木真交往的那些事》,《我拯救了大半个地球》等等。
青椒炒回锅肉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日月宏图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章一 不苟活 (求收藏)

  三月的大明边墙,寒风如刀刃劈过,夹杂的砂砾扫过面颊,让人睁不开眼,天上地下全是黄色,入眼所及全无人烟。

  一队人马行走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上,他们沿着边墙行走,风实在太大,夹杂的砂砾敲打在甲胄上好似箭矢落下,所有人都下马紧握缰绳,藏在战马身后,慢慢前进。

  到了中午,天暖和了一些,李部司打马而来,示意担架停下,他掀开盖在病人脸上的羊皮,看到的是一张苍白的脸,两只眼睛无神的盯着天空,好似没了生机。

  担架上的人正是孙摇旗,他那晚从被雷亟,自城头坠落,却好运未死,人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插在旗枪上的胡千总被雷亟成了碎肉,他却毫发未损,掉落城下却正好落在装满棉花的车上。

  “老头,俺兄弟到底如何?”李部司见孙摇旗没反应,厉声问身边一个老者。

  那老者骑着一条毛驴,已是知天命的年纪,他老神的一掸山羊胡,说:“无妨,无妨,这军爷并无受伤。”

  “放屁,没伤着为何一动不动,不言不语。”一个披头散发的汉子拔出了钢刀。

  那老者吓的缩了缩脖子,李部司摆摆手,道:“你且与俺说实话,俺自然好生待你。”

  老者无奈的摇摇头:“这军爷真是无伤,只是好似失了魂似的,实非老朽能治呀。”

  见李部司不忍,老者说:“这位头领,他是没伤,你身上.......。”

  “照顾好俺家兄弟,再多嘴,俺割了你舌头!”李部司扔下一句话,打马而去。

  那老者无奈叹息一声,拍了拍干瘪的肚皮,缩头嘟囔:“说是以礼相待,却连糜子粥都不管饱,流贼就是流贼,一些不懂纲常礼教的禽兽。”

  忽然一青年人过来,连忙拉扯了他一下,警惕的说:“父亲,您就少说两句,你我身在虎口,能活已经是不错了。”

  嘴上怪罪着,青年却从袖子里拿出一块干饼,塞进老者怀里,见老者起疑,青年说:“从那人身上偷来的。”

  “你个畜生,怎敢行此鸡鸣狗盗之事,真是败坏家风,有辱斯文。”老者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但是嘴上说不要,肚子却很诚实,他费力的掰下一半,另一半塞回儿子手里。

  这对父子姓郝,是出塞的时候在边墙附近遇见的,他们坐着马车还有仆人伺候,李部司的手下随手就绑了做肉票,若不是郝老先生略懂医术,两人怕是做苦力了。

  “父亲,那人怎么会丢了魂似的,怕是活不过来了。”郝家公子小声的说道,他巴不得孙摇旗死,这样谁也不会知道他偷盗吃食之事了。

  “他最好是活着,若是死了,你我没了用处,怕是要被那流贼头子扔去做苦力挨鞭子,为父看他不言不语,似是心灰意冷罢了。”

  “他懂的甚,咱们书香门第,遭逢大难,仍然是忍辱负重,他一个流贼有什么不想活的,蝼蚁尚且苟活呢。”郝家公子颇为不屑的说。

  “是啊,蝼蚁尚且苟活,何况我孙伯纶一个大活人呢。”担架上的人喉头微动,眼睛里发出充满活力的光满。

  孙伯纶,是后世一名登山、探险爱好者,某个清晨探险野长城,登上宁塞堡故址,却突遭雷击,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明末了。

  对,孙伯纶穿越了,与其他穿越者的兴奋不同,孙伯纶有些心灰意冷,这是他完全陌生的世界,不知道能否活下去,再也见不到疼爱自己的父母,还有自己暗恋许久的校花。

  “若是就这么死了,或许还能穿越回去呢。”这个想法在孙伯纶心头萦绕许久,然而生存的本能还是让他清醒过来了。

  我要活,还要活的更好!

  孙伯纶在心中呐喊,他做事向来决绝,这个念头一坚定,寻死的念头烟消云散。

  抬担架的两个人听到了孙伯纶的声音,却满脸懵逼,两个地地道道的陕北人怎么会听懂京城官话?

  孙伯纶想了想小时候照顾自己的爷爷奶奶的乡音,又问了一遍,那人却大声叫了一声,跑开了。

  “摇旗哥活了,摇旗哥活了。”

  “现在是崇祯四年了,军爷昏睡了也就七天罢了。”郝家公子凑上前,说道。

  崇祯四年,也就是1631年啊,想不到我穿越到了民不聊生的明末啊,真正的乱世呀。

  孙伯纶心中一阵感慨,努力回忆着,却发现原先那孙摇旗的记忆仍在脑海之中,那段记忆力,有食不果腹的饥饿,杀官造反的畅快,酣畅淋漓的杀戮,肝胆相照的义气......。

  “摇旗兄弟,头领请你过去呢。”一个辫发汉子走了过来,用生涩的汉语说道,他的看起来很矮,罗圈腿,身背角弓胡禄,是个蒙古人。

  孙伯纶好好想了想,也没想起这人的名字,应了一声,也就跟着去了。

  李部司让人靠着一段断壁支开帐篷,点了篝火,孙伯纶一路行来发现黄友才和李部司的人马泾渭分明的分成两部分扎营,显然相互戒备着。

  帐篷里坐满了人,黄友才身后还有两个抱刀汉子,见孙伯纶进来,李部司哈哈大笑:“俺就说,俺李部司的兄弟个个都是好汉子,连老天爷都收不走,哈哈。”

  这话惹来一阵呼和,人人高兴的称赞,那个夜晚,若不是孙摇旗冲锋在前,杀散城上弓手,又点了商队,偷袭宁塞堡怕是要失败了。而孙摇旗悍不畏死,如同杀神的形象更是让人人佩服。

  黄友才冷着脸,他何尝不喜欢孙摇旗这样的勇士,可惜不是自己麾下的,他示意孙伯纶坐下,沉声说:“好了,想和孙兄弟加深感情有的是机会,现在商议一下该怎么走了,李家兄弟,你先说说。”

  李部司嘿嘿一笑,道:“我派去探路的娃子回来了,沿着边墙全是沙地,要是不准备好饮水,怕是走不出沙地,而且,娃子们发现镇靖堡一带的墩台全都点起了烽火,不知道咋回事,倒要请教掌盘子的了。”

  黄友才脸色难看至极,咬牙说:“派去侦查的兄弟遇到官军,去了十二个回来八个,应该是被抓了。”

  此话一出,瞬间混乱了起来,一个头目说:“看来官兵知道咱们沿边墙北上的计划了,咱不能再这么走了,要是被延绥镇的人堵住,一个都跑不脱。”

  大家纷纷应和称是,黄友才说:“沿着边墙还有水源饮马,若是向北可全是沙地啊,走不出去的。”

  “谁说走不出去,咱们向北,沿着红柳河走。”孙伯纶的声音忽然响起。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