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塞上刀客

塞上刀客在线阅读

塞上刀客

尚文杨

武侠·传统武侠·51.79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8-03-06 20:50

一刀可以走天下,万刀可以平天下;林三少的刀,时刻藏在刀鞘中,但他的心驰骋塞上;父辈是皇族,他跟随乞丐长大;江湖纷争,为名利双收;他却迷途求索,找到真正的自我;塞上金龙堡一战,他没死;黄沙渡险象环生,他没死;水洞沟落入悬崖,他没死;他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几个美女子痴迷追寻,他给了什么;他在叱咤风云的塞上大漠,能否找到真正的自己……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2、古墓行

  李四娘见到杨柳和玉芝,想起了他们的师父关外名刀仇千邱。

  一个大雪飘飞的傍晚,四娘酒坊的客栈进来一满身沾血的中年男子,手拄马刀,步履蹒跚,身后随两个孩童一男一女,眼光焦虑。

  “有酒肉饭菜吗?”来人道:

  “有有有,客官在如此天气中行走,不怕冻坏这两个孩子?”李四娘连忙吩咐小二来前伺候。李四娘打量这来人,满脸沧桑,有着浓密的胡须碴,但前庭饱满,目光凌厉,看得出来是久行江湖的高手。

  “徒儿,快坐下喝水,暖暖身子。”那人说着将小姑娘拉在怀中,用双手捂着她的脸蛋。那男童乖乖地坐在他们对面。

  “客官怕是遇到马匪了,看你这身血衣也吃了不少苦头。”李四娘怜悯地问他。

  “人们说金龙堡的管家李四娘为人仗义,善结交江湖侠义,看夫人这般热肠,相必就是那女侠李四娘?”来人放目看着李四娘,避开她的话题问道。

  “正是本人,塞外荒寂,能来你这样的中原侠客,也是我四娘酒坊的荣幸,怎敢慢待。冒昧请问,客官尊姓大名?”李四娘微笑。

  “哦,在下乃中原仇千邱,他们是我徒弟杨柳和女儿玉芝。”李四娘见两个孩童抬头望着自己,玲珑秀美,十分可爱。

  “大漠虽然荒寂,但江湖风云不少,相必客官遇到了什么麻烦,不妨说来,我好为客官出出注意。”

  “不瞒四娘,我带徒儿来寻玉芝她娘,听说她落入镇北堡李大嘴巴之手,便去要人,尽然遭到围杀,险些丧命。”

  “哦,这李大嘴巴甚是坏毒,做了不少歹事,如此看来,大侠带此年幼徒弟,行事诸有不变,不如到那金龙堡找我家堡主,暂且歇息下来,从长计议。”

  见李四娘说的诚恳,仇千邱便连连表示感谢。这时候小二上来饭菜合热酒,仇千邱师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李四娘近前坐在仇千邱身边。

  “来来,今天大雪人少,我李四娘陪客官喝几口,完了带你们去见马堡主。”

  见李四娘大方得体,善解人意。仇千邱甚是爽快,举杯和李四娘喝了起来,两个人边喝边聊,加上那炉火旺盛,不觉心暖意惬。说的非常投机。

  杨柳和玉芝见李四娘神情恍惚,暂且无语,杨柳问道:

  “李大娘怕是忘记了曾今在你酒坊贪笑玩乐的两个孩子了吧?”

  “哦,哪里,见到你我们让我很是惊讶,尽然长大成人,如此威武娇美,时如过隙,这都二十多年呐。”李四娘赶忙掩饰自己的情绪。

  “坐吧,你们的师父仇老儿可好?”

  “师父很好,二十年前承蒙四娘介绍马堡主营救我师娘,我们回归中原,平淡而过,三年前师娘去世,师父就出关云游,至今未归,我们师妹此来一是一睹金龙会,二是看能遇见师父不。”杨柳平静地说。

  正说话间,忽见马若男推着那李云青走了进来。李云青被绳索捆绑,闭眼不语。

  “师姑可好?若男好生想你!”

  “喔,我的好侄女,可算把你盼回来了,快来让姑姑瞧瞧”

  “师姑,你还是年貌如初,美不胜收”

  “哈哈,嘴还那么甜,这一路没少遭罪吧?”

  “全赖这黑了心的,侄儿险些丧命”马若男一指李云青“师姑给我做主!”说着撒娇般扑到李四娘身边拉着她的的胳膊。

  “崽子,你好生大胆,我正要寻你,那成想你却送上门来”李四娘怒目圆睁,“钱三娘酒坊三十条人命,要你李家血债,血还”。

  “此事并非家父所为,为今家父已派人缉拿凶手,四娘若明事理,就把马家私吞我父的万两官银和宝刀刀谱帮助交还,否则哼!”

  “崽子,你胆敢混淆视听”

  啪,李四娘一掌击出,李云青倒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马若男微微按了按胸脯,似有不舍,又觉可气。便任由李四娘处置。

  李四娘伸手从背上的箭袋抽出一蓝田玉制竖笛,吹出清脆的鸟鸣声。这时,有四位白衣姑娘,仙子般从屋檐飞落,一起进来。“拜见师父”。

  “将这斯关在铁牢,仔细拷问”

  “是!”

  四人抓起李云青,走了。

  林三少见马若男对李青云似有不同一般的态度,正在思索。忽见马若男看向自己。

  “嘻,你也在此,小子,你来我家有何目的?”

  “哦”林三少一时语塞,自己还真没个来马俯的由头,顿时觉得满脸发烧,浑身不自在。

  “若男,别为难他,三少是寻他师父而来,顺路帮了你。好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你父同门师兄仇千愁的俩徒弟杨柳,玉芝”

  “见过!”马若男了施礼。

  林三少闻他们均为一家人,心想,我一个外人在此多有不便。于是悄悄转身,纵身飞出房门一纵三跃离开了。

  “走了!好个没规矩的”

  “让他去吧,丐侠的徒弟从来是没个正业的,哪来的规矩可见”李四娘说罢,起身带马若男和杨家师兄妹,进入里屋,这里间放满红木家具,在梳洗桌墙上有一副美人图,四娘掀起图,后面显出一太极图案,她一点白鱼,哗,桌子移开,打开一暗门,门内台阶通往下面地下室。四娘举着油灯,走了下去。

  马若男一行跟随四娘,下得台阶,穿过几个石门,眼前豁然开朗,烛光通明。走到一金色石壁处,抬头见一行大字刻在石壁上“息养三生,武学磅礴”。李四娘双手一拍,恍然跃来六名白衣女子,跪拜。

  “师父!”

  “你们守住这里,来者皆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李四娘说完,纵身飞起数丈高,在石壁上端的一刀形石纹上一拍,轰隆一响,石壁开出一道只一人能侧身而入的缝隙,里面十丈内为水,水上一排梅花桩,高低不一左右不称。她落地便说“跟着我的步伐进入,有机关”,随机跃起,莲步跨桩而过。

  待到中央,她单足立一红色桩,使用千金坠法,只见那桩渐渐下沉,水面伸出一小屋子,她纵身跃入,马若男等跟了进去。房门闭住瞬间,一片漆黑,她感觉屋子在下坠。等停下时,门开了,他们来到一间巨大的屋子里,中间为厅,四面八个卧房,厅对门后为壁罩,上有山水书画,前有八仙桌,桌前两行黑木椅厚重结实。

  绕过壁罩,他们进入一大卧室,见里面一紫檀木虎棺横放塌前。三位披麻戴孝的女子正坐棺前烧着纸钱,屋内桌上点满香和蜡烛。

  “嫂嫂!”马若男不觉喊出声来。

  “妹妹,你可回来了,老爷生前好生惦记你!”

  原来马金龙真正的棺木放在此处,他的三个儿媳在此守孝等待他们兄妹归来。

  李四娘站棺前双手握胸前,对着里面说道:“龙哥哥,若男回来了,现今三位公子下落不明,金龙堡在其他堡虎视中,血雨笼罩,为今只有早做打算,按你意愿将金龙刀开光,交由若男执掌金龙堡了,愿哥哥你在天之灵保佑,明日举行大葬,让你入土为安吧!”祈祷完毕。回步拉马若男在香案前焚纸奠酒为礼。

  “姑姑,还是等大哥回来吧,我一女儿身,只怕难以支撑这我马龙堡大业”。

  “特殊时期,不能等了,你跟我来。”

  说着她到棺前,双手托掌,将棺盖升起。

  “爹!”马若男看到父亲,不觉悲伤痛哭,半日不罢。

  待若男静下来,李四娘从棺中取出一刀形铁物,双手托于李若男。“侄儿,跪下!”若男跪倒。

  李四娘一手用功,在铁物上一击,顿时,生锈的铁皮脱落,现一刀鞘,她抽出宝刃,随机从刀鞘倒出一卷羊皮书,上有刀谱。

  “这是你爹留给你的至高宝物,也是金龙堡神物,只有持此刀才能号令全堡。但是此刀传人,必须已人血开光,男儿你就下决心吧,拿此刀在明日你爹爹的葬礼上杀掉对此刀谋不轨的歹人。”

  说完在自己掌心一划,顿时鲜血染于刀刃,发出一道蓝色光芒,郎朗做响。

  “师姑,孩儿记住了。”

  李若男双手接刀。

  “爹,若男先替哥哥接过您的旨意,待您入土为安,女儿寻哥哥回来继承您的事业。”

  说完叩拜起身,回刀入鞘。

  杨柳、玉芝师兄妹连连称贺。

  林三少离开李四娘的厢房,辗转几个廊厅楼榭,忽见那四个白衣女子押送李云青经过,便顿感好奇,几欲离开,又不忍心里作祟,便悄悄尾随。

  他们穿过一道院落,沿着一条长廊,渐渐行入一地下通道,看来是金龙堡的地牢。林三少心想,入这地牢兴许有别的发现,于是借转弯之际越过他们,贴着过道顶壁,纵飞数丈,从一亮灯的叉道奔去

  林三少发现这地道越走越深,似乎没了尽头,渐渐有灯的路程走完,还不曾见底,于是掏出怀中的夜光石,举在手里,利用微弱的光芒照亮,继续前行。

  不知走了多少时辰,林三少估计自己也走出了四五十里地,朦胧中渐渐觉得前面空旷不少,再前行一会,庆幸终于到了尽头,只见这里是个巨大的密室,高数丈,四周宽阔不见四壁,唯有数不清的石砌大方柱支撑。

  他继续前行,终于到了墙壁处,发现强为砂子和石头所砌,表面粗糙,但平整。他举起夜光石,沿着墙壁仔细寻找新的出口或入口,转了大半圈,丝毫没发现别的岔道入口,正要放弃返回,忽见室定隐约有方洞,于是点脚一跃,来个燕子三抄水,跳了上去,双手撑洞璧,缓缓向上爬升,一丈许,见有横道可以弯腰前行,再走百余步,才见一石门掩在面前堵死了通道。

  仔细观察那石门周围,缝隙可见,有凉气透入。林三少判断,也许这石门边是通往地面的出口,便双掌发力“砰”的一声推到石门上,总有千斤之力,却震得他连连后退,双掌发麻。

  林三少坐在石门前稍许歇息,再起身仔细搜索,看有无机关。这时他发现石门上刻有文字,自己辨认,分明是异国文字,一个也不认识。

  其中有些文字突起,组成一个刀形图案。此时,他忽然想起,师父曾告诉他江湖上曾流传塞上刀客李粟,被西夏王诏安,作为护国将军,死后葬于护国陵,曾有江湖刀客进入护国陵寻找李粟西夏刀决,皆无果而终,也传言有人见护国陵入口有石门,刻有西夏文,即为入室机关,但要按文字的密码顺序揭开室门。

  “难道眼前就是李粟的陵墓入口?”林三少暗想,“世间难道真有巧缘,我林三少能一睹护国将军的陵寝”,思前想后,觉得不可思议,渐渐有了困意,便睡着了。

  李云青被四个女子押进地牢,在一个铁栏围成的方笼子中锁了起来,四维点有油灯,光线尚可,但笼内没有木板,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甚是为难。

  那四个白衣女子各守一方,背对他而立,一言不发,时间慢慢过去大约一个时辰,从地道里走进一青衣女子,手持长剑,噌噌发亮。

  他走到近前,打开笼门,示意李云青出来,与他耳语几句,李云青便跟那青衣女子,从林三少所走方向相反的地道走去,不过半个时辰,便来到一石门前,青衣女子用剑点门上阴阳鱼,石门打开,光亮透入,李云青走出石门一看,已身在金龙堡外的沙滩上,天已微明。

  李云青看清那女子,面色有缺血的洁白,眼睛明亮如月,娇美冷峻,小嘴紧闭微微用力,有一股冷艳之气。

  “多谢姑娘带路,请问尊姓大名?”

  “你走吧,我们还会遇见的,明日是马金龙的葬礼,希望你能在马金龙入土前的最后一场金龙会上,办成你师父交代的事情。”

  那女子说完,反身回到地道,石门嘎然而关,李云青怔怔呆立在那。他想起了马若男揭下他面纱的惊讶、忧伤、失望的表情,要说对马姑娘没有感情,那是欺骗自己,但是他自己从参加金龙会开始,本来就带着一个目的,那样的逢场做戏,让自己一介武生也颇感忐忑内疚,他知道,马若男是那么纯洁的热爱着自己,但他的使命却是杀掉她,夺回父亲的一切。清风临面,寒意而至,李云青整理了自己的思绪,立刻又恢复冷静萧杀的一面,大丈夫不能陷儿女之情,他暗下决心,举步向沙漠深处走去。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武侠小说传统武侠小说

塞上刀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