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董家有女初长成

  说到那女子,却是前几日羽翥和羽扬一同到逍遥阁游玩所遇到。

  自伍逍遥统一长空大陆后,所有长空大陆的人皆以他为祖先,所以无论大小城池或是乡间小镇都建有逍遥阁以做供奉伍逍遥之所。

  羽洛城的逍遥阁外有个逍遥亭,亭内有些许长凳,供人们歇息之用。

  逍遥阁每日人来人往,许多商贩见得商机,便在四周做起生意,有卖梳子配饰等小物件的,有做煎白肠、皂儿糕、粉羹、馓子、豆子粥、春卷等美食的。

  那日羽翥兄弟游玩后拜过伍逍遥已是晌午,便在逍遥亭旁面摊上叫了两碗三鲜面。

  正吃时,面摊内走进两个青年男子,前面一人赤膊秃头,面相凶悍。

  进来却不点面,径直走到摊主前,右脚踏上长凳,上身朝前倾斜道:“钱老二,你头月的月钱还没准备好么?”

  这面摊老板上了年纪,头发已经花白,姓钱,家里排行老二,附近的人都叫他钱老二,他的真实姓名倒是少有人记得。

  凶悍少年本比钱老二高出一头,加上语气不善,钱老二被他一问,顿时愁眉苦脸道:“鱼大爷,不是小的不给,只是上月家中老父病重,所有钱都给老父看病了。”

  “不是念你老父病重的话几日前就不会放过你,今日若是不交,看来是非要给你抖抖筋骨了!”凶悍青年说完作势欲打。

  凶悍青年本是当地住民,姓余名海,一身修为达到中级武者,绰号“海鱼”,附近人私底下都叫他“咸鱼”。

  余海整日吊儿郎当,无所事事,又喜吃喝玩乐,便纠结同伴收起月钱来,说是月钱,其实就是敲诈勒索时想出来的名目,已收了数月。

  因收的不多,城民又怕报复,便没有报官。

  “且慢,我只听说小贩每月只须交摊位费给官府,却没听说过允许谁来收月钱的。”

  羽翥说完继续吃面,头也不抬一下。

  余海皱起眉头,转身向这发声之人看去,看到羽翥端坐那里,气度不凡,一时不敢发作,刚想开口说话,他旁边的青年却是一莽汉,“咣铛”一声拔出钢刀,也不管羽翥什么来头,“哇呀呀”怪叫着就向羽翥冲去。

  只冲的得两三步,却“哎呦”一声,砸翻一张桌子,扑倒在地,晕了过去。

  旁人瞧不清楚,余海却是看得明白,却是羽翥扔出一根筷子打晕莽撞青年。

  余海自衬不是对手,不敢上去动手,开口道:“尊驾是何来路?”

  羽翥也不回答,只是说:“你不用管我是谁,这样的事若有下次让我知道,我定将你们送入大牢,滚吧!”

  羽翥露了这么一手,余海哪里还敢找回场子,连应两声是,然后扛起那莽撞少年便跑。

  看热闹的人见羽翥自始至终头不抬手不动,就打晕一人,喝退余海,又见羽翥生的俊逸非凡,皆是暗自喝彩。

  人群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声:“这不是羽家羽翥少爷么?”

  顿时四周鼓掌的、喝彩的声音不绝于耳。

  羽翥抬起头笑了笑,抱拳向四周微微点了点头,又自顾吃起面来。

  吃完后喊钱老二来结账,钱老二却说羽翥帮了他很大的忙,说什么也不要,羽翥也不勉强,和羽扬一同走了出去。

  没走几步,刚到逍遥亭台阶处,却听得逍遥亭内一清脆之声,对羽翥兄弟道:“你们二人好不要脸!”

  羽翥眉头微皱,抬头看去,看见一手摇折扇,身体消瘦,头戴帷帽的少年。帷帽遮住了少年的脸,看不清他的长相。

  “此话怎讲?”羽翥也是动了肝火,接着说道:“若今日你说不明白,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那少年也不害怕,依旧轻摇折扇,帷帽前沿随微风轻轻摇摆,说道:“七少爷好大口气呢!你们吃了面却不给钱,就是欺负老人,欺负老人不是不要脸是什么?”

  羽翥答道:“是钱老二说的免了我们的面钱,我不想让他觉得欠我什么就没有拒绝。”

  这边争论起来,钱老二他们也过来看看是什么事,钱老二听得羽翥提起自己,忙挤到前面道:“是的!是我说的不要羽翥少爷的面钱!”说罢满面得意,环顾四周,似是请羽翥吃了一碗面很光荣似的。

  少年却又对羽翥道:“你还真是巧舌如簧,老人家说不收你的面钱你就不给呀,人家那是说客套话呢!难不成别人对你说久仰久仰,别人就真的仰慕你很久啦?那都是客套话,当不得真的。”

  羽翥心下恼怒,我特么哪里巧舌如簧了,巧舌如簧的是你好不好!

  任谁都看出那少年是故意找茬而来,但逻辑又毫无破绽,羽翥一时发作不得。

  身旁羽扬却动了小心思,心想:“这小子身体瘦弱,怕不是习武之人,刚刚七哥那么风光,待我也去风光一把!”

  想到这里羽扬脸上会心一笑,边喊:“你小子是存心找茬吧!”边跑上台阶,一去就向少年颤中穴点去,想一击制敌,赢得潇洒漂亮。

  没想到那少年不动则已,动如脱兔,一个转身转到羽扬身旁,等羽扬反应过来时已被少年左手揪住耳朵。

  羽扬吃痛,不敢动弹,嘴里叫道:“七哥,七哥!快来救我。”

  羽翥见羽扬被制,两步便冲上台阶,右手向少年左手挑去,少年伸扇来挡,羽翥一拨便将折扇拨开,然后挑开少年揪羽扬耳朵的手。

  羽翥也不停顿,右手成爪向少年左肩抓去,少年急向后纵跃,却没有羽翥快,羽翥没抓着少年,右手却挨着了少年左胸,右手传来一股酥软之感。

  羽翥暗自纳闷,这少年修为应也不差,寻常人练武,胸肌越练越硬,不知这少年修习何种功法,为何这么柔软。

  羽翥正纳闷间,少年也许是后跃用力过猛,帷帽飞落,连带着盘发之簪也掉在地上。

  少年发髻散开,头发飞瀑般落于肩上,这才发现这哪里是个少年,却是一娇滴滴的女孩。

  女孩十五六岁年纪,皓齿冰肌,鲜眉亮目,亭亭立在那里,这时她双颊绯红,气鼓鼓的瞪着羽翥。

  羽翥这时却是呆了,羽翥自小见过的美丽女孩也不算少,凌若水和这少女比起也不遑多让。但此时羽翥只觉这女孩仿佛梦中来人,美得惊心动魄,心跳都加速起来!

  羽翥还未回过神来,女孩用手指着羽翥,说道:“你,你,你欺负人!”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似是马上要掉将下来。

  感情少女之前说话都是用的假音,此时身心震荡,忘了掩饰,发出真音来。羽翥听得少女声音,仿佛掉进蜜罐里,只觉这世上所有的糖加起来都不如这少女声音甜美。

  羽翥心跳更是加速,内心紧张,说话竟是结巴起来:“我,我,我……”

  附近的人看到少女委屈的样子,许是少女实在太娇媚了,都被她所染,竟纷纷说起羽翥来。

  什么“羽翥少爷这就不该了啊。”

  “羽翥少爷怎么能欺负女孩子呢。”之声不绝于耳,全忘了刚刚羽翥帮他们出头和少女的胡搅蛮缠。

  女孩见他“我”了半天“我”不出个所以然来,“哼!”一声娇呼,转身走了。

  女孩已然走远,人们也自散去,羽翥连忙收拾心情,想到刚刚在许多人面前这么失态,直羞得面红耳赤。

  这时羽翥一拍大腿,怎会忘记问那女孩名字,到底谁人家才生得出这样美的人儿呢?

  临走之时羽翥看见女孩所遗之簪静静躺在地上,上前捡起揣入怀中,便和羽扬回城主府去了。

  

第五章:董家有女初长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