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愉祥遇险

  羽洛城离愉祥森林并不很远,也就二十里路左右,两人没走多久便已走到愉祥森林边缘,只见森林内古树参天,万木争荣,烈日之下仍显阴暗幽静。

  愉祥森林里的野兽分为两种,一种是寻常野兽,一种是魔兽,魔兽是什么?其实就是高级的野兽,它们比之寻常野兽厉害的地方是懂得修炼之法,有的天生就会,也有的后天才学会修炼内丹,成为魔兽。

  魔兽有比野兽更大的蛮力,更强健的躯干,像人类一般拥有八大境界,称为一至八阶,传闻中的八阶魔兽亦拥有像人类武神般的战斗力!

  每一只魔兽都有魔丹,存于心脏附近,魔丹也和人的元气一样,有“黄青绿红褐”五色,对应的也是“金木水火土”五大属性。

  魔丹对于人有莫大好处,直接服用可增加修为,也可带于身边用之快速补充消耗了的元气。

  因为魔兽一般兽体强横,较之同级武者战斗力更强,猎杀不易,所以魔丹在市场上一般有价无市,品阶越高的魔丹越是珍贵,有许多猎人便靠猎取魔丹为生。

  董殇总归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与羽翥刚走进愉祥森林便拉住他的衣角,举目四顾,生怕从哪跳出一只野兽来。

  羽翥见她害怕拉着自己,越发走的挺直稳健。

  忽听“咔擦”一声响,董殇立马像炸毛的猫儿,跳到羽翥背上。

  羽翥笑道:“别怕,只是踩到枯木烂叶了。”正欲回手托她,董殇却又跳了下来,嘴上说道:“本公……”突然觉得说得不对,又说道:“本小姐哪里害怕了!我跳着玩儿呢!”说罢又拉着羽翥衣角缩在羽翥身后,偷偷去看羽翥脸色,看他有没有注意到自己说错话。

  羽翥生性豁达豪迈,并没有注意到董殇说错话,这里离愉祥森林深处还远,便继续往里走去。

  走着走着两人看见前面草丛里有一只白兔,董殇见白兔可爱,边说:“好可爱小白兔!”边往前跑想去抱它。

  忽地异变突起,一只黄黑花豹猛地窜出,扑向白兔,董殇受到惊吓,“哎哟”一声一屁股坐于地上。

  羽翥瞧得分明,冲上前去一拳便将那花豹打翻在地,这花豹是普通野兽,哪挨得住羽翥一拳,顿时嘴角流血,四肢无力蹬地,死在地上。

  羽翥看那豹子肚皮凹瘪,许是饿得慌了,也不管羽翥二人,看到兔子便一扑而出,没想到因此而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羽翥一时间竟生出悲伤之感。

  这只白兔天生迟钝,全然不管周围发生的事,兔唇攒动,仍自顾吃草,一双小红眼看着羽翥二人,也不害怕逃跑。

  董殇走上前去,将白兔抱入怀中,羽翥看那白兔呆萌,董殇美艳,佳人萌宠,又自看痴。

  越往里走,越是绿树成荫直插云霄,更显得幽深静谧,不过一路上倒也没再遇到凶禽猛兽。

  忽地眼前一亮,前面方圆一里并没有什么大树,倒是低矮灌木丛生,奇形怪石杂乱立于地上,目能及远。

  羽翥两人走进这片空地,见中心有一小型湖泊,水质清澈,可见其底。

  两人走得累了,正好捧水来喝,羽翥喝完抬头观察四周。

  忽然看见对面岩石夹缝中长有一奇草,下绿上红,红色处长满细小颗粒,颗粒之上长有软刺。

  羽翥认得那草唤作“涤魄草”,有增强人的体质,改善人的根骨之效,用之炼为丹药则效果更佳,实是难得的一株奇草。

  羽翥唤董殇过去,董殇又抱起白兔随羽翥走了过去。

  不一会儿便走到涤魄草十步前,羽翥突然背脊发凉,如芒在背,伸手拦下董殇。

  董殇不明所以,看向羽翥问道:“怎么了?干嘛突然停下来?”

  说话间涤魄草旁的岩石猝地动了起来!却是老大一条怪蛇!蜷于石上不易发现,此时如一巨驽般射向两人!

  羽翥双脚炸毛,揽住董殇的后腰往后急跃,此时羽翥心神剧震,后跃不留余力,虽携了一人,仍比当时董殇的后跃不知快了多少倍。

  只见那条怪蛇嘴巴张开,血盆大口只差一丝便咬着羽翥。

  羽翥落地猛的转身,仍然揽着董殇,头也不回的往后跑去,闻得身后“唆唆”声急响,知那大蛇追来,怕被追住,猛的携着董殇向旁一掠,掠入一旁岩石之后,却不停顿,又一跃跃入岩石附近草丛之中,对着董殇作了个噤声手势。

  两人刚刚蹲下,那怪蛇便来到附近。

  这时才有空看那怪蛇,见它足有十来丈长,水桶般粗。

  蛇身并不光滑,却像是由岩石般一圈一圈的组成。

  蛇头成三角形,直有小牛犊般大小,蛇信吞吐,拳头大小的灰褐色蛇眼四处观望。

  两人赶忙凝神屏息,隐匿身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董殇怀中白兔也乖巧的不乱动。

  羽翥倒也认得这怪蛇,属蟒类,叫做岩蟒,岩蟒防御惊人,牙含剧毒,只是视力较差,对不移动的事物看不清楚。

  看那岩蟒大小,怕已是四阶魔兽!此时日光正烈,蛇信也不灵敏,所以一时间岩蟒也没有发现羽翥二人。

  天材地宝对人有好处,对兽亦有好处,所以但凡珍贵的奇花异草必有异兽守护。

  这里只是愉祥森林外围,按理说不应该有如此强悍的魔兽,许是涤魄草将它引来,守护于此。

  岩蟒守在这里已有数日,附近猛兽都不敢靠近,今日羽翥二人前来打扰,眼看这株涤魄草就要成熟,岩蟒怕出意外,一直在两人附近游行寻找。

  过了良久,羽翥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才感觉左手手臂传来酥麻之感。

  原来董殇心里害怕,顾不得男女之嫌,不自觉的抱紧羽翥左手,也不觉不妥。

  羽翥想到女孩酥胸挨着自己,面色泛红,转头去看董殇。

  董殇这时似是觉的与羽翥一起很安心,忘了害怕,见羽翥看来,调皮的对他眨了下右眼,危险之下仍觉娇媚无比。

  本来两人姿势旖旎,羽翥又见董殇调皮娇艳模样,控制不住自己,气息紊乱,身体发烫。

  四阶岩蟒硕大的脑袋朝羽翥望来,羽翥自知藏匿不住,跳将出来,大喊道:“呔那丑蛇!吃你爷爷一拳!”边喊边向岩蟒扑去。

  岩蟒得见目标,恶狠狠的朝羽翥咬去,羽翥瞧得分明,借那大喊之力,一个转身猛的一拳击向岩蟒左眼。

  这一转一击快如闪电,岩蟒避让不开,被打中左眼,顿时黑浆四溅!

  忽地一条老大蟒尾猛地扫向羽翥,速度比之刚刚羽翥的动作有过之而无不及,纵使羽翥速度再快两倍怕也避让不开!

  羽翥被扫中后喷出一大口鲜血,竟被扫飞二三十丈远!顿觉五脏六腑似是搬了家,四肢百骸欲裂。

  羽翥脑筋飞转,想起兵书所言,一字长蛇阵,攻其首则尾至,攻其尾则头首至,攻其腹则首尾皆至,若能使其首尾不能相顾,则可击破之,又见身旁有一高大松树,忙向上爬去。

  岩蟒恼他击瞎左眼,也不去管董殇,径直便向羽翥飞速爬去。

  若是平时猎物上树,岩蟒不一定追击,但此时岩蟒吃此大亏,凶性大发,不管不顾以身缠树,爬了上去!

  岩蟒追到羽翥,张嘴便咬,羽翥躲得几次,观察岩蟒咬人时的动作。

  不一会儿便看明白,那岩蟒又来咬他,这次羽翥却不躲闪,双手离树,脚上用力,跳了起来,正好落在蟒头侧方。

  岩蟒左眼处只余一眼眶,羽翥瞧得清楚,右手探去,正好扣住眼眶,左脚蹬在蟒身之上,右脚刚好能够踢到岩蟒七寸。

  岩蟒已然发狂,猛摇牛犊般大小的脑袋,奈何树上岩蟒运转不灵,甩不掉羽翥。

  羽翥虽已受内伤,仍是奋起余勇,右脚毛孔炸裂,元气迸出,对着岩蟒七寸一顿猛踹!

  踹得十几脚,岩蟒终于支撑不住,带着羽翥落于地上,羽翥重重摔在地上,扣不住蟒头,滚落一旁。

  忽地岩蟒死前反击,蟒头倏地咬向羽翥!羽翥受伤严重,避让不及,被那蛇牙划伤右手!

  一场生死搏杀,说来缓慢,却是发生在半柱香之间,巨型岩蟒身死,羽翥重伤倒地,生死不明!

  

第七章:愉祥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