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吴国九公主

  吴国皇都,位于北方董邳城,这城原来不叫董邳城,吴国第一任开国皇帝董邳好大喜功,才将城名改为董邳城。

  董邳城位于北方大草原之中,是吴国的经济军事中心,城内繁荣昌盛,兴旺发达,其规模大概有羽洛城的几十倍,皇都坐落的城池,自是非凡。

  皇城外围森然有序,四周城墙上的巨弩何止千架,这巨驽又叫作攻城弩,需百来个大汉才能发动,射程可达千丈,弩箭比壮汉腰身还粗,全由精钢打造,每一架攻城弩都是一件大杀器,就连武神也不能直面其锋!

  到了皇城内,各大小院落,亭台楼阁,花园水池散落各处,直像人间仙境。

  再往里走,就是皇宫区域,入目只见五十丈宽的台阶,这台阶一级一级往上怕有一百来级,上面有一五六丈长的平台,平台之上又有百来级台阶,之上又有一平台,这之上还有百来级台阶才到最里面的皇宫。

  台阶全由汉白石铺成,显得端庄森严,皇宫就像仙殿一般,三段百来级的台阶看起来让人望而却步。

  在第二段台阶之上跪着一人,双手和头亦伏在地上,白衣白裤,与周围汉白石混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那里伏跪一人。

  周围的太监宫女从他旁边过时都忍不住打个寒颤,仿佛那人是冰,在向四周释放冷气一般。

  只听台阶之下一太监唱道:“皇上驾到……上将军驾到!”

  台阶两侧和四周卫兵宫女太监等人全都跪伏于地,唱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上将军纵横天下,所向无敌。”

  数千人一齐唱出,响彻整个皇宫,“万岁”,“无敌”之声直冲云霄。

  唱完之后才见董项与樊布踏上台阶,董项在前,樊布在后,董项嘴上说着什么,樊布只是点头或者摇头,极少开口。

  那董项身材高大,长得肥头大耳,膀大腰圆,但不是觉得很肥胖,看起来那大肚子很结实一般,其寸许粗发似钢刷般一根一根立于头顶,额头光光,上有青筋纵横。

  不一会董项等人走到少年身侧,那少年跪伏着大声道:“陈辅保护九公主不力,请皇上责罚!”

  这白衣少年正是陈辅,那日樊布救了董殇之后便回董邳城,并没有等陈辅,陈辅随后也骑马回皇都,但是千里马脚程也赶不上樊布,陈辅足足比樊布晚到四天四夜,陈辅昨夜刚赶到皇都,就到皇宫前跪伏,等董项早朝时给他请罪。

  这时董项却自顾往前走,停也不停一下,似乎没有看到陈辅,也没有听到他说话,樊布亦是如此,仿佛他的徒弟不存在一般。

  在皇宫右方,台阶一侧有一个身着甲胄,手持长戟的城卫兵,微微侧头,对着他上方城卫兵小声道:“皇上没听到么,陈辅在那请罪呢。”

  上方城卫兵小声答道:“皇上总与常人不同,不是我们能揣摩的。”

  这两个城卫兵平时关系较好,这时看到皇上好像没看到陈辅似的觉得奇怪,便在那小声交谈,声若蚊呐,几不可闻。

  这时董项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对着樊布道:“上将军,你听到有两个人在说话吗?”

  樊布微微摇头。

  “那你听到两只狗在吠么?”

  这时樊布点了点头。

  董项边说:“那就对了!”边往右下方走去,走到刚刚说话的两个城卫兵身前站定,面露疑惑,四处张望道:“奇了怪了,朕刚刚分明听到两只狗在这里乱吠,怎么现在不见了?”又朝四周看了一眼,直视两人道:“你们看见了么?”

  这两个城卫兵哪里还不明白,自董项来后便两股打颤,站立不稳,这时被董项豹眼一瞪,双双哭了出来,跪倒在地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董项露出厌恶表情,唤左右拖下去斩了,那两个城卫兵仍在求饶不止,董项不理他们,自顾朝皇宫去了。

  周围卫兵顿时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董项折回是仍不理陈辅,陈辅也不开口,只是跪伏着不动。

  又说董殇,回到皇都之后几乎每日以泪洗面,一会儿恼怒羽翥那日早上不来见自己,一会儿又为他担心,担心他死于樊布之手。

  后来得知羽翥并没有死于樊布之掌,但被陈辅打得丹田被毁修为尽废,又为他神伤,想到他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如今赖以生存的修为没了,他该怎么办,恨不得将自己的修为给他。

  如此千转百回,一会儿恼怒十分,一会儿又想起愉祥森林那晚,心里又甜蜜非常,对他又爱又恨,满脑子都是羽翥。

  陈辅跪伏于皇宫台阶上已经有三天时间,这三天董项从他身边来来回回走了很多次,每次都对他视而不见,从那次开口请罪后,陈辅连着三天三夜也没动一下,亦没有开口说话。

  说到陈辅被罚,就不得不说他与董殇的关系,陈辅比董殇大得三岁,从董殇十岁起就担任她的护卫,他性格冷傲,这世上除了他师傅樊布和董项,就只听董殇的。

  陈辅对董殇从来都是千依百顺,无论董殇有什么古怪要求,陈辅都尽力满足,有一次董殇叫他摘天上的星星给她,陈辅便到山上筑搭高台,搭了很高很高,爬上去时因太高不稳,连人带木摔落于地,幸亏陈辅当时修为已有小成,只摔成重伤。

  那次也把董殇吓到,从此非分要求不敢再提,但董殇活泼好动,古灵精怪,还是时不时要求陈辅做一些“好玩”的事,只要不是对董殇不好的事,陈辅都不会违逆她。

  那天在吴国青志城,也是董殇和羽翥初次见面的前一天,董殇到这里游玩后,在居住的别院内闲来无聊,便对身旁陈辅道:“陈辅,你为什么总是冷冰冰的?我在你身边都觉得冷。”

  陈辅答道:“回九公主,我也不知道。”

  “哎呀,真是烦死了,每次我都说那么多话,你都是只回一句话就完了,真是个闷葫芦!”董殇说完,眼珠一转,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又接着道:“陈辅,我从没见你笑过,你笑一次给我看看,就像我这样。”

  董殇说完嘴角翘起,眼睛眯成一道弯月,白里透红的脸颊上显露出两个调皮浅窝,艳若桃花,直视陈辅。

  看到那甜蜜微笑,陈辅眉眼间的冷意仿佛都减少几分,只见陈辅学董殇嘴角上翘,眼睛微眯,笑给董殇看。

  “算了,你还是不要笑了,怪吓人的。”

  原来陈辅虽然学董殇嘴角上扬,眼睛眯起,但是那上扬的嘴角没有一点笑意,眯起的眼睛不但没有笑意反是一股杀意欲要迸将出来,看起来说不出的古怪。

  陈辅依她之言,做回平常样子,又听董殇道:“陈辅,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这个游戏陈辅倒是做过好几次了,轻车熟路,当时便转头面柱,默数起来。

  陈辅和董殇玩捉迷藏时,因董殇隐藏之术并不高明,总是不一会儿便被陈辅发现,陈辅发现她后并不叫她也不拍她,只是在她旁边站着,有时站了很久董殇才嘟着嘴出来,还笑陈辅要找那么久才能找到自己。

  轮到董殇找他时,陈辅总是怕她找不到自己,并不躲很远,有时还故意露出一点衣物鞋子方便她找,董殇找到后又要笑话他,说自己一会儿就找到他了。

  这天两人玩了几回,董殇对陈辅道:“哼!怎么每次都被你找到,这次我一定要躲在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你要多默数一倍的时间,我才躲得好,知道了么?”

  陈辅点头应是,不疑有他,转身默数起来,这时董殇忙跑到远处,将外衣褪下,挂在一颗树后,又带了许多银两蹑手蹑脚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原来董殇闷得发慌,和陈辅在一起的时候这不准那不准,早就想甩掉他独自游玩,这时设计得到自由,如同那脱笼之鸟,欢呼雀跃。

  董殇也是胆大,在青志城买到一套男儿装束换上,头戴帷帽便向羽洛城走去,想去见见那与陈辅齐名的羽翥是个什么样的人,至于后面发生的事却是她不能预料的了。

  青志城离羽洛城并不很远,也就一日路程,当晚董殇便随人群混入羽洛城,第二日便见到羽翥。

  又说陈辅,他默数完后不一会儿便找到董殇所留之衣,便在树后等她出来,一等就是两个时辰,心里奇怪,若是平时应该早就出来了,今日又是为何?终于按捺不住,走到树后,才发现只有董殇的衣服,这一惊非同小可。

  陈辅只觉今生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仿佛董殇不在自己便没有了活的理由,忙跑出别院寻找,又哪里会有董殇影子,之后几日连着青志城周边几座城池都找了个遍,终于得探子报董殇在羽洛城被抓,关在大牢内,他只怕自己救不得董殇,正好樊布就在附近,便去求樊布救董殇,这也是陈辅第一次求他师傅。

  

第十三章:吴国九公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