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重逢

  第二日一早,羽翥照旧早起,在奇迹城转了一圈,回到百花楼时已是晌午,至于琉璃果,那等飘渺之物,岂是说找到就找到的。

  羽翥走到百花楼门口,正欲进去,却被人伸手拦住,羽翥后退两步看向二人,这二人他都认识,是皮季最得力的左膀右臂,矮的叫做高虎,高的叫做矮狼,两人都是高级武者,这两人身高一高一矮,名字也是一高一矮,偏偏名字和身高恰恰相反,经常有人叫错,免不了被他们一顿臭打。

  刚刚要进门时,羽翥看到皮季也在里面,心思一转,想是昨天得罪了他,今日来找茬来了。

  只听矮个儿高虎道:“羽头目,你说你吃皮大爷的,住皮大爷的,玩儿皮大爷的,你该不该好生为皮大爷办事?”

  羽翥不卑不亢答道:“高管事,不知在下哪里做的不对?”

  又听那高个儿矮狼道:“哪里做的不对?你说你整天游手好闲,到处瞎逛也就算了,偏偏正事也办不好,头月的月供数目都对不上,你说你该不该打?”

  羽翥作为百花楼这一带的头目,每月都要去收各大小商铺地摊的月供,头月的月供羽翥明明对过的,分文不差,想来是他们故意说不对,只是想收拾他,当下羽翥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看着他们。

  高虎被羽翥看得心里发毛,暗自诧异,按理说丹田被毁的废人不应有这种眼神,高虎心里越来越毛,冷汗都要冒出一般,不再看他,喊道:“废什么话,去你妈的!”一脚将羽翥踹于地上。

  两人扑将上去,对着地上羽翥一顿拳打脚踢。

  就在羽翥挨打的时候,有两个少年从百花楼门前走过,高个子的少年似冷冰一块,稍矮一点的少年面容俊美,让人暗叫可惜,若这少年是个女儿身,那该迷死多少人,只是他俊美的脸上略显憔悴,似是舟车劳顿,这两人正是陈辅和董殇。

  又说回陈辅跪于台阶之上的第三天。那天董殇见陈辅还跪在那里,心想陈辅被罚全是由自己造成的,心里不忍,便走到他身边叫他,但无论她怎么叫,陈辅都不理她,董殇没有办法,只好去求董项。

  董殇很得董项喜爱,被特许自由出入皇宫,所以在皇宫找董项时一路无阻,找到董项时董项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便走上前去,对着董项作个万福道:“儿臣给父皇请安。”

  听到董殇声音,董项放下手中奏折,微笑道:“殇儿来啦,来,上来陪朕坐会儿。”

  董殇依言走到董项身边坐了下来,董项看着她道:“殇儿呐,你前些日子可是受苦了,那吴国的牢房不好呆吧?你今天来找父皇有什么事?”

  董殇调皮道:“没事便不能找您了么?殇儿想念父皇呐!”

  董项笑道:“好,好,不过如果不是要紧事,你一般不会来御书房找朕的,说吧,什么事?”

  董殇吐了吐舌头道:“父皇,其实那天不怪陈辅的,您不要处罚他了好吗?”

  听到这话时董项收起笑容,站起身来,董殇以为他不信,正欲解释给他听,董项却先开口道:“猎狗没有抓到兔子就是没有抓到,你不用解释了,本来朕还要他再跪两天,现在你来求情,就让他起来吧!”

  当下董项便传总管太监去传话,董殇告了声别也随那太监走了出去。

  总管太监走到皇宫门口站定,宣道:“皇上有旨,陈辅你起来吧!”

  底下的陈辅应了声“谢皇上”,然后站了起来,但是因跪伏太久,一时有些站立不稳。

  董殇忙过去扶他,这时陈辅却侧身不要她扶,说道:“谢九公主,我站得稳。”

  陈辅抬头时董殇才看到,他因三天未饮水进食,已经是脸色苍白,口皮开裂,她内心歉疚,说道:“陈辅,对不起,我害你被罚,你还是不理我么?”

  “九公主言重了,只能怪我保护公主不力。”陈辅说完便转身往下走去,走了五六步台阶,停了下来,并不回身,开口道:“九公主,请您不要再无故消失,叫人担心。”

  董殇看不到陈辅面部表情,想来依然是冷冷酷酷的,听到的声音也仍然是冷冰冰的,但是董殇听到这话却觉得说不出的古怪,也许是陈辅以前从来没说过“担心”这样的话吧!抬头看他时,他却已然走远。

  接下来的两个月左右,董殇越来越想羽翥,到处打听他的消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得知羽翥在那奇迹之城。

  由于上次偷跑出去陈辅被罚,这次董殇决定先跟陈辅说好。

  找到陈辅时他正身着甲胄在公主府外站岗,董殇觉得陈辅虽然像一块冰,但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是挺好看的,一种冷酷的好看。

  董殇走到他面前道:“陈辅,我想出去一趟。”

  陈辅杵戟望天,说道:“九公主您想去哪是您的自由,只是我有一个条件。”

  董殇忙问:“什么条件?”

  这时陈辅直视董殇双眼道:“我身为您的护卫,您去哪我都得跟着,保护您的安全!”

  董殇也不想再害他被罚,应了声是,当天两人便收拾行李朝奇迹城去了,董殇心里着急,到了一个地方换一匹马,晚上只睡两三个时辰,人还在路上,心却早已飞到了奇迹城。

  终于两人到了奇迹城,董殇为了方便,一路上都是穿的男儿衣裳,到了之后,董殇便到处问人,给他们形容羽翥的样子,但所有人都说不知道。

  董殇也是不知情,它形容的是羽翥曾经鲜衣华服,意气风发的样子,如今羽翥邋里邋遢,不修边幅,于曾经当然不太一样,是故问了许多人也一无所获。

  两人从百花楼路过时,董殇心有所觉,抬眼看去,正看到一高一矮两个壮汉对着地上一个少年拳打脚踢,这少年被打时只是蜷缩抱头,并不吭声。

  董殇看不见他的脸,觉得他似曾相识,又觉得从未见过,摇摇头朝前面走去了,走了百来步,总觉得不对劲,转头一看,有一双眼睛也正在看她,她怎能忘记,这一辈子她也不会忘记,那就是她的笑儿啊!

  被打时羽翥并不还手,只是心里暗想,如果哪天有幸得复丹田,必报今日被辱之仇。

  两人打完之后,羽翥慢慢站了起来,看到不远处的两个少年背影,突然感觉那稍矮少年的背影好像他魂牵梦萦之人着男装时的背影,一时间竟看得痴了,随后那少年停下脚步,转头看来,顿时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停止一般。

  “殇……殇儿。”羽翥低声呼唤,两人对视一会儿,董殇蓦地向他跑来。

  羽翥此时一身泥污,鼻青脸肿,口角流血,自卑心起,慌忙跑进百花楼,又跑到楼上,正自慌忙间,董殇也跑进了百花楼,陈辅自然跟在她身边。

  羽翥慌不择路,看到梨儿姐房间开着,便跑了进去,董殇对陈辅说了声:“在这等我。”便跑上楼随羽翥进了梨儿姐房间。

  此时羽翥才跑进去一会儿,听到董殇在门口叫道:“站住!”

  羽翥知道躲不过去,慢慢转身,看着董殇。

  董殇日夜想念羽翥,此时见着了却先哭了出来,道:“你为什么……为什么那天早上不来逍遥亭找我?呜呜呜……”

  此时董殇将她这两月的恨和爱一同发泄,蹲在门口大哭起来,羽翥见她哭的伤心,自己也是肝肠寸断,往前冲了两步,想去安慰她,又想到自己残废之人,她又是吴国公主,和她在一起只会害了她,狠心强忍脚步,停了下来。

  董殇哭了一会儿,想起刚刚看到羽翥时他鼻青脸肿的,站了起来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受伤了么?让我看看。”边说边朝他走去。

  “你不要过来!”羽翥此时虽然心如刀绞,痛不欲生,仍是狠心转身走到梨儿姐前,将她搂入怀中看着董殇道:“我已另有喜欢的人,请你走吧!”

  这是怎样的眼神,难以置信?痴痴呆呆?还是悲痛欲绝?在这短时间内,董殇大喜大悲,又哀又怒,早已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没有看出羽翥是在做戏,眼泪涌出,猛一拂袖,掩面跑了出去。

  在跑下楼时,董殇所盘之发挂到楼梯转角,轰然散开,披落下来,“呀!”一声惊呼,跑到陈辅身侧停了下来,忙整理秀发,那发,如黑色的蚕丝,那脖颈上的肌肤,如玉似雪,那面,如待放的玫瑰。

  这一幕刚好被皮季看个正着,他刚欲举杯饮酒,听到董殇娇呼悦耳,抬眼看去,直看得他目不转睛,举杯的手也停在半空。

  皮季平生悦色无数,高的矮的美的丑的都尝了个遍,但今日看到董殇时,才惊叹世上竟有如此的美人儿,以往的日子算是白活了。

  董殇正在气头上,整理好秀发拉着陈辅便走,走了一会儿,稍微冷静下来,想到当时那女子被羽翥揽入怀中之时分明惊慌失措,根本不似情侣,羽翥眼中明明有对她情,为何又说那种话?

  越想越不对劲,下定决心要回去问个明白,刚一转身,却看到刚刚百花楼内的三人跟在她和陈辅之后,为首之人,目光淫邪,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第十五章: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