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万古诀

  在愉祥森林里有一处特别的地方,名叫通天渊,此渊深不知有几万万丈,更不知有几万万宽。

  对于通天渊,伍逍遥只有七个字形容:“非凡人所能勘破。”

  因为这句话,有好事的武神便前去丈量,因为武神元气离体,可以飞于空中,往往能到达常人不能到达之地。

  在许多武神来过之后,都得到一个结果,那就是此渊没有底,亦没有彼岸。

  听起来玄乎,但最后一位武神花了二十年时间在通天渊探查,元气耗尽便附于渊壁休息,饿了就吃渊壁植物,最终都没有到达渊底和对面。

  后来就没人再到这里来,认为这里便是长空的尽头,长空大陆三千多年历史来,从这里跌下去的人从未有过生还。

  羽翥便是跳进了通天渊,这也是为什么羽翥认为自己会万死无生。

  这里是一处洞穴,长有八九丈,宽有三丈许,洞穴外高里矮,整个洞穴干净整洁,宽的地方有一石床,不远处有一石桌,石桌旁有一石凳。

  石床石桌石凳都似是有人精雕细琢,虽是简朴,细看仍能看出不凡之处。

  此时石床上躺有一少年,浑身血污,昏睡不醒,正是羽翥。

  终于羽翥手指轻动,缓缓睁开双眼,入目只见洞顶参差怪石,我不是死了么?原来母亲说的是真的,死后会到另一个世界,嗯……一会儿可能会有一个老婆婆来找我,给我喝一碗汤,然后我就会什么都不记得了,真好,我真的好累……

  羽翥又想,我何不起来看看呢,看看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想罢以手撑床,慢慢坐直身体,除了无力以外倒也没什么不适。

  起身便看到对面盘坐一个老人,他给人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太老了,整个人仿佛只有一块皮贴在骨架上,没有一点肉,头发还有几根飘在头顶,眼窝深陷,眉毛除了两端吊于嘴边,其他像珠帘般垂下,直把眼睛遮了大半,只有两团昏黄光芒溢出。

  羽翥也不害怕,开口道:“老爷爷,您来给我汤喝么?”

  “喝什么汤?”老人干枯嘴皮轻动,发出沙哑亲切之声。

  羽翥答道:“我母亲说人死后会喝一碗汤,喝了之后就会把前世的事都忘了。”

  老人嘴角抖动两下,似是笑了两声,说道:“呵呵呵……傻孩子,你没有死,如果有你说的那种汤,我倒是想喝一碗。”

  随后老人眼神稍黯,又道:“三日前我正在洞中静坐,听到上方异响,却是你掉了下来,我便顺手将你救下,你目前只是失血过多,身体是并无大碍了。”

  虽然老人只是三言两语,羽翥却是身心俱荡,要知道人自由落下的速度何其之快,老人要接住他并保他性命万难无比,该老人必定功力通神!

  羽翥颤颤巍巍下了石床,对老人长揖至地,起身道:“前辈相救之恩等于父母生养之恩,晚辈无以为报,惭愧无地!”

  老人头部微动,似是摇头,眼神中透出不要放在心上之意。

  羽翥感动之余,眼角余光瞟到对面石桌上放着一本黑色书籍,那黑色书籍静静躺在那里,羽翥看去,目光似乎都被那黑色所夺,甚至连周围的光芒都被它吸了进去!

  不自觉地,羽翥慢慢走了过去,看到书面正中写了三个金色大字“万古诀”,这三个字虽是写在书面,却似随时欲破书而出,化为一把利剑,斩破世间所有阻碍!

  羽翥颤抖着捧起黑书,脑海中“轰”地闪现出一副画面:一个黑甲金盔之人手持黑色大剑,以剑指天,桀骜不驯,睥睨天下!

  正自羽翥恍神间,身后传来沙哑惊讶之声:“咦?你竟看得到这书?”

  羽翥收敛心神,转头看到老人眉毛上扬,瞳孔收缩,额上沟壑都似加深几分,羽翥不知老人为何如此惊讶,问道:“这黑书不似凡物,但它就在这里,我怎么会看不到呢?”

  过了良久,老人才恢复过来,“呵呵呵”地笑出了声,说道:“年轻人,你没有说错,这书的确不是凡物,这书上有很多东西我现在仍然无法理解,当年我十六岁时机缘巧合得到这书,从此从一文不名到天下无敌,可这书古怪得紧,这么多年来除了我之外没人能看得到,摸得着,今日你得到它,实是你今生的最大机缘。”

  羽翥低头去看那书,有些不明白老人的话,又自嘲一笑,就算这书再怎么厉害又有什么用呢,如今我丹田已毁,万事皆空矣。

  羽翥长叹一口气道:“前辈有所不知,晚辈丹田已经毁坏,这书再怎么不凡也是没用!”

  老人嘴角微微上扬,温声道:“年轻人,这世间并无绝对,道冲不盈,万事万物总留有一线,你朝里走去看看。”

  羽翥依他所言,放下万古决,慢慢往崖洞深处走去,里面依着石壁有一石头储水缸,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羽翥不知老人之意,转头意欲询问。

  老人示意他再往前走去看石缸之底,羽翥依言上前看去,却看到一拳头大小,五光十色,晶莹剔透的果子静静沉在水底。

  在短暂的失神之后,羽翥呼吸加速,欣喜若狂,这……这不就是琉璃果么!一刹那间,回想起丹田被毁后的无力,羽翥直欲长啸出声,纵情高歌!

  羽翥压住心头澎湃,想到这一切皆因那老人而来,不然自己性命也无,哪还能有此际遇,这一切无异于再造之恩,当即仿佛感觉不到自己身体虚弱,转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人身前,“噗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九个响头,涕泪俱下哽咽道:“前辈之恩如同再造,敢问前辈大名,晚辈必定将前辈当作亲爷爷一般,日后侍奉左右,万死不辞!”

  老人微笑看着这一切,说道:“好孩子,起来吧,一切皆有天定,你也不必如此,我姓董名绝尘,世人应当早已将我遗忘,好孩子,你又叫什么名字呢?”

  听到这里,羽翥暗想:“董绝尘?不是八百年前被老祖击败的那个武神么?没想到他功参造化,竟然现在还活着!”

  吴楚两国世代仇深,羽翥知他是吴国人后稍稍失神,又暗骂自己迂腐,董绝尘是八百年前的人,那时的恩怨与自己有多大干系,何况董绝尘对自己有大恩,待自己又像亲爷爷一样亲切。

  羽翥站起身子,说道:“我倒是听说过前辈的传说,早在八百年前就已天下无敌,晚辈姓羽名翥,得遇前辈,实是天赐之恩!”

  董绝尘想起往事,幽幽叹了口气道:“唉……尘年往事,不提也罢……”

  接着似是突然想起什么,猝然间睁大昏黄双眼,干瘪胸膛极速起伏,问道:“你说什么?你姓什么?”

  羽翥不明所以,答道:“姓羽,羽毛的羽。”

  董绝尘更是激动,喃昵两声:“羽毛的羽,羽毛的羽……”又问道:“你知道羽洛么?你与她什么关系?”

  羽翥答道:“羽洛正是晚辈老祖。”

  董绝尘“嚯嚯”笑了两声,牵动衰老身体,又轻咳两声,闭眼冷静了一会儿,才又道:“她现在怎么样?”不待羽翥答话,接着道:“嘿……这么多年过去了,怕是……唉,她最终与凌云结为夫妇了么?”

  董绝尘目光闪躲,似是不欲知道答案,羽翥整理思绪,照实道:“老祖终身未嫁,只收了几个义子,据我所知,当初凌前辈多次上门提亲,皆被老祖所拒,直到老祖与凌前辈结为异姓兄妹此事才了,老祖晚年经常静坐城墙之上目视北方,不知为何,眼神悲切。”

  原来五百年前董绝尘与羽洛战乱之中相识相爱,奈何造化弄人,一个是吴国王爷,一个是楚国将军,董绝尘愿为羽洛抛开一切,羽洛碍于国恨家仇并未接受,在那最后一战中,面对排开万难找到她的董绝尘道:“今后我们如有再见,我必将自刎剑下!”

  董绝尘自此心灰意懒,诈伤而退,隐于崖洞,不问世事,怎知羽洛说得虽然绝情,自身亦是受伤,最终抑郁而逝,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你对心爱之人的向往呢?

  董绝尘听羽翥说到这里,两行昏黄混浊泪水缓缓流下,瞳孔开始涣散,表情似笑似哭,嘴里轻声喃昵道:“洛儿,洛儿,你这是何苦呢……对不起,我这就来陪你,这一次,我们永不相离……”

  说完这话时,董绝尘已是虚弱以及,本来他年事太高,救下羽翥帮其疗伤就几乎用光剩余所有生气,此时心情激荡,更是加速衰败。

  此时董绝尘对羽翥轻轻招手,待羽翥过去后轻轻说道:“好孩子,我活不久了,你说我对你如同再造之恩,我何尝不感谢你呢,谢谢你帮我解开心结,我死而无憾,这就是缘分呐!世人谁能预料!”

  羽翥正要开口,又听董绝尘断断续续道:“你……你出去后若遇到一会写字的白虎魔兽,帮我……帮我转告它,我很想念它。”说罢指着洞壁靠着的一把短枪又道:“此枪名为‘绝尘枪’,乃天外陨石所铸,可长可短,威能莫测,你也一并带出去吧!”

  说完这些,董绝尘瞳孔彻底涣散,嘴角含笑,溘然而逝……

  羽翥察出不对,忙扶住董绝尘,这才发现他全身早已冰冷,知他全凭胸口吊住一口元气方能不死,此时元气彻底耗尽,自然仙逝了。

  这时羽翥才明白,董绝尘为救自己,该用了多少寿元来换!

  想通这点,羽翥悲从中来,流下眼泪,这慈祥亲切的老人,牺牲性命救下自己这个陌生人,可是才相处这么一会儿便又天人永隔,一时间泣不成声,不能自已。

  董绝尘何尝不感谢他呢,在弥留之际得知至爱对自己亦是一往情深,此生便已足矣。

  羽翥轻轻将董绝尘放卧石床,又轻轻跪在床前,一动不动,生怕打扰到这个安静的老人。

  

第十八章:万古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