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长空之巅

  眼前一片绿意盎然,无数的小山上长满密密麻麻矮小树木,远处看去,仿佛北方平坦的大草原上突起许多小包,不时有小鹿跳过,看起来安静和谐。

  看着眼前的一切,羽翥有些不知所措,他之前在愉祥森林外围游荡了有两月时间,对愉祥森林有一定的了解,但此地不知是什么地方,一点印象也没有,稍微一想便即释然,愉祥森林相当于吴楚两国相加那么大,没有到过此地也算正常。

  面对眼前安静祥和的景色,羽翥却是高兴不起来,不知这里地处哪里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自羽翥上崖之后心头总有一股危机感挥之不去。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通天渊虽然是爬了上来,但来到这里也不知是福是祸,不管怎样,还是要早日走出去。

  主意已定,羽翥暗想一直朝东方走总能走出去吧,随后找到一平坦之地,在矮树上折下一笔直树枝,垂直立于地上。

  此时为申时时分,太阳斜照,在地上留下树枝影子,羽翥将一小石放于树枝影子顶点处,过了一刻钟的功夫,树影变化,羽翥又放一块小石放在枝影之顶。

  然后将两块小石连成一条线,左脚踩住第一块小石,右脚踩住第二块小石,侧头看了下方位,朝右手方也就是东方直行而去。

  羽翥已有五年时间与外界隔绝,虽想快些走出去,但心头的危机感却挥之不去,只好谨慎慢行。

  走了两个时辰,天色已经大黑,今夜天空灰暗,不辨星座,羽翥走到一腰粗树桩之前,以手作刀,灰芒一闪,树桩被切去一层,露出新鲜树面,羽翥观其年轮,识得方向,又朝东方走去。

  正在走时,羽翥忽地停下脚步,虽然一路走来都是悬心吊胆,惴惴不安,但此刻羽翥的危机感升到顶峰,感觉左后方似乎有一双阴冷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不禁冷汗急流。

  羽翥屏住呼吸,正欲转头观察,忽地似是地震一般“嘭嘭嘭”几声急响,甚至感到一阵天摇地动!

  羽翥急忙转身,先闻到一股浓郁腥臊之味,一高两丈许铁塔般的黑熊正猛地扑向羽翥。

  待羽翥反应过来时黑熊已然及身,举起铁门般大小的熊掌直拍向羽翥。

  “嘶”羽翥倒吸一口凉气,眼看避让不开,力凝于腰,元气瞬间爆发,一边向旁边避让,一边举双拳相迎,“咔咔”两声,才刚一交手,羽翥双臂竟齐齐骨折!

  要知道羽翥此时已是武师中阶,元气肉体俱是强悍,再加上“元气爆发”,怕是能摸到武宗的门槛,不知那魔熊是何境界,一击竟如此恐怖!

  双手折断后又被那铁掌拍中身体,羽翥顿时五脏欲裂,狂喷鲜血,整个人如同流星般飞了出去。

  “没想到才出通天渊,就要死在这黑熊手里!”羽翥知道,此时自己虽还未死,但以这个速度飞下去,无论碰到山石也好,碰到树木也罢,都将骨肉尽碎。

  “嘭”地一声,羽翥重重撞到远处树木,弹落于地,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噗噗”喷出两口鲜血,只是不知为何,受了如此撞击,竟还有意识,手脚自如。

  此时羽翥知道躺在地上也不是办法,强忍伤痛以手扶树站了起来。

  惊讶的不只是羽翥,那黑熊也是不明所以,要知道这黑熊已是恐怖的六阶魔兽,整个愉祥森林里能挨了它一掌而不死的也是不多!

  本来黑熊恼怒羽翥闯入自己的领地,又“失手”一击没能将他杀死,顿时激起凶性,咆哮一声,四肢着地,朝羽翥冲了过去。

  若是寻常武师受了如此重击,即便不死,也万难动弹,但此时羽翥不仅站了起来,身上疼痛也似减轻了几分。

  其实羽翥早在攀崖之时就有所察觉,修习万古诀后所产生的灰色元气十分古怪,比起丹田被毁前的红色元气来,灰色元气消耗极慢,恢复速度也是之前的十多倍!

  此时受到如此重击而不死,看来防御力也是顶尖!

  不容羽翥多想,看到那黑熊发狂追来,连忙凝元气于腿,朝反方向狂奔。

  跑了半把个时辰,羽翥伤势加重,百骸欲裂,气喘吁吁,脚上也因用力过度渗出血来,只是觉得稍停一瞬便会被那黑熊扑倒,也不敢回头,忍住剧痛,亡命狂奔。

  其实万幸是遇到了这黑熊,虽然黑熊可以算是同阶近战之王,但有一最大软肋,就是速度,黑熊攻击,力量,防御在同阶中几近无敌,但如果对手逃跑,它多半也是无能为力。

  黑熊易怒,看似弱小的羽翥被它扇了一掌竟然没死,这让黑熊愤怒异常,对羽翥紧追不舍,最开始黑熊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追羽翥越追越近,但黑熊最不善持久奔跑,到后来便与羽翥速度相差无几。

  羽翥有苦自知,本来挨了黑熊一掌已然重伤,此刻奔跑良久,伤势越来越重,全凭一股求生之念苦苦支持,眼前越来越模糊,脚步也越来越凌乱,似是随时要摔倒在地。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黑熊和羽翥都不如起初迅捷,黑熊灰色短嘴里流出粘稠白浆,吊在嘴边,巨型胸腔似鼓风机般收缩膨胀,羽翥则以手撑腰,艰难前行。

  在双倍的消耗下,纵使万古诀再怎么不凡,此时羽翥的元气仍然已经耗尽,全凭肉体力量在奔跑,好几次当黑熊就要拍到羽翥时,他总能爆发加速,躲开攻击,可谓步步惊心,险象环生。

  又过了良久,此时的羽翥大脑一片空白,只有双脚在做着机械般的动作,眼前越来越模糊,终于,羽翥两眼一黑,脚下绊到一块石头,“嘭”一声摔倒在地,黑熊急冲上前,人立而起,一掌向地上羽翥拍去!

  这一跟头倒把羽翥摔得清醒,感到身后劲风,想翻滚避让,奈何身体似乎已不属于自己,连动一根手指头都难,脑中只冒出一个念头:“我命休矣!”

  在这千钧一发之刻,黑熊巨掌停在羽翥后背寸许处,抬起硕大黑头,露出胸口月牙状白毛,两只往上看的黑眼中竟全是恐惧!

  在黑熊停顿的一瞬,羽翥有了力气,忙向一旁滚开,又急急蹲起身子,生怕黑熊袭击。

  察觉到黑熊异样,羽翥顺着黑熊目光向天空看去,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吊睛白额猛虎悬于空中十多丈高,虎目盯着地上一熊一人,此虎通体雪白,黑灰色虎纹杂而有序地覆盖全身,在额头处凝成一个“王”字,这“王”字上下两横较短,中间一横极长,有如墨染,纹理清晰。

  这个“王”字可有讲究,但凡虎兽,其额中必有一个“王”字,只是有的模糊不清,有的左歪右斜,“王”字越清晰越周正的虎兽,必然品阶越高,实力越强。

  再加上此白虎四只虎爪冒出浓郁青光,悬于空中,自不必说,此虎正是长空大陆最巅峰的存在,相当于人类武神的八阶白虎魔兽!

  羽翥心完全凉了下去,本来遇到黑熊已然万难逃脱,再遇到这长空大陆上最巅峰的存在,心想今日必然万死无生了。

  黑熊也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四肢匍匐于地,硕大黑头贴紧地面,不敢稍动。

  忽地,羽翥眼中的白虎消失不见,下一刹那,觉得眼前多了一物,正是那八阶白虎!这是何等可怕的速度,以羽翥的目力都无法跟上白虎的速度!

  此时羽翥反倒不觉惊恐,反正抵抗也是无用,只静静的看着白虎,等待死亡。

  白虎也只盯着羽翥看,对一旁瑟瑟发抖的黑熊不屑一顾,一虎一人对视良久,白虎踱步绕到羽翥身后,朝羽翥后背挥起虎爪!

  羽翥也不转身,只全身放松,闭起双眼,不知想到什么,嘴角竟露出一丝微笑,安然等待死亡。

  

第二十一章:长空之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