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回归

  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命运总会给你很多挫折,那些最终没有彻底击垮你的,都会使你更加强大。

  羽翥闭眼良久,只觉背后一轻,便无下文,不禁转过身去,看到不离剑和绝尘枪掉在地上,白虎虎爪伸出,捻着绝尘枪放到眼前,露出追忆神色。

  原来白虎挥爪并不是想杀死羽翥,只是划开羽翥用来背负兵器的藤索。

  白虎看了一会儿,将绝尘枪掷于地上,看着羽翥,意似询问。

  八阶魔兽早已通灵,羽翥明白它的意思,说道:“这是董绝尘前辈的遗物。”

  白虎抬头望天,虎目中透出忧伤,举爪在地上划了几下,羽翥上前一看,竟是几个字,歪歪扭扭地写到:“他是怎么死的?”

  羽翥想起董绝尘临终遗言,想来眼前便是他所说的那只会写字的白虎,眼眶湿润道:“董前辈于几年前为救在下而死,董前辈对在下的恩德,在下没齿难忘!他临终之时还说,若以后遇到一只会写字的白虎,叫我代他转告,说他很想念它。”

  白虎抬头望天,虎目已然湿润,思绪仿佛又回到以前和董绝尘在一起的时候,它教他呼吸吐纳,他教它说话识字……

  在白虎回忆之时,羽翥重伤之后剧烈奔跑,使得伤势加重,早已是疲惫至极,终于支持不住,软倒在地,在迷迷糊糊之中,仿佛被白虎叼起,到了远处。

  待得醒来,发现自己处于一石洞之中,石洞并不很大,地面四周和洞顶都是光滑如镜,似是玉质,洞口阳光射进,将整个石洞映得通彻透亮,淡黄色光晕流转,仙气缭绕,似已不是人间。

  石洞深处铺有些许厚厚干草,想来便是那白虎歇息之地,羽翥慢慢站身来,发现自己骨折双臂竟已恢复,五脏六腑也都复了位,全身除了些许酸麻之感外并无其他不适。

  羽翥吃惊万分,若是以前受了如此伤势,怕要好几个月才能完全康复,又想许是那白虎手段通神,治好了自己吧。

  也不知自己晕了多久,此时醒来腹中已是“咕咕”作响,既然身体已无大碍,便朝洞口走去。

  此时是巳时时分,正是好的时光,洞外阳光和煦,白云无暇,碧空如洗,满目绿意盎然,间或一片黄红色树木夹杂其中,显得层次分明,美不胜收。

  不远处有一不大湖泊,此湖不是很深,却清澈见底,远远看去碧绿一片,白云蓝天倒影其中,似是湖中也有一片蓝天。

  此处本来景美,再加上此湖点睛之笔,一时间羽翥仿佛置身于梦幻世界,人间天堂,这一刻仿佛忘了过往,忘了所有的悲痛,只余下醇厚美好留于心间。

  洞口阴影处放有一只刚死羚羊,不离剑和绝尘枪也在那里,羽翥心里默默谢了白虎,便想拾柴到洞中烤羊,待找好干柴又觉不妥,洞中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想来白虎必是讲究之兽,在洞中烤羊多半不好。

  又到了湖边,正准备生火烤羊,看到湖水清澈可爱,直欲跳下湖去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又想此湖如此清亮,怕是白虎饮水之地,不敢冲撞白虎,只在湖边捧水喝了几口。

  正在烤羊时,不知何时白虎也来到湖边,喝了几口水后趴在羽翥不远处草地上,塌拉着眼皮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羽翥自顾烤着羚羊,白虎静静享受温暖日光,只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时有微动,在这人间仙境中,一人一虎安静和谐,天然惬意。

  不一会儿,羽翥烤好羚羊,将羊一分为二,走到白虎身前,将肉多的一半递给白虎,白虎微睁双眼,瞥了羽翥一眼,又歪头自顾歇息。

  羽翥尴尬一笑,将羊肉放在虎头前方草地上,白虎鼻翼微嗅,起身几口吃完,留下一堆羊骨。

  羽翥也到不远处坐地吃羊,吃了半只羊已经见饱,不想多做耽搁,走到白虎身前,跪地磕了三个头道:“多谢……嗯……多谢虎前辈救命之恩,我另有要事,今日就此别过,来日再来相见。”

  听他说完,白虎懒洋洋地轻动虎爪,在地上留下几行字,羽翥起身去看,写的是“本王救你也属巧合,你与董大哥认识,是你的运气,不必谢我。”

  “虎前辈将我救回,已是大恩,又帮我疗伤,晚辈感激不尽。”

  此时白虎虎头轻颤,似是摇了摇头,写到:“本王是将你带回,却不曾帮你疗伤,是你自己恢复的。”

  羽翥也是诧异,抬手看着指尖灰色元气,心中震撼,如真似白虎所说,全凭自身恢复,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重伤到痊愈,那这万古决的元气疗伤能力是何等的了得!

  羽翥归心似箭,又与白虎道了声别,这次白虎只是轻吼一声,动都没动一下,意思仿佛是叫他快走,别再去烦它。

  羽翥尴尬一笑,反身取回不离剑和绝尘枪,辨得方向,不再停留,转身朝东方走了。

  许是在白虎洞中待过,身上沾染白虎气息,接连十来日都不曾遇到厉害魔兽,偶有低阶魔兽袭击,皆被羽翥轻易打发,羽翥乐得如此,正好全力赶路。

  又过了几日,羽翥来到一长有低矮灌木,中间有片小湖之地,正是当年与董殇遇险的地方,湖边树下,似乎还残留着她的香气,不自觉地,羽翥亮目中流下一滴眼泪,如今故地重游,已是物是人非,佳人已远……

  此地离凌云城已不遥远,羽翥想起凌不凡那日挽留之恩,和凌若水的深情厚意,心里激动,朝凌云城快步走去。

  此时凌云城前,却是一幅修罗场般的景象,尸横遍野,战鼓轰鸣,呐喊震天,吴楚两军已经酣战三天三夜,烟尘弥漫,血雾飘飞,连艳阳也似被染成血红之色。

  楚军中军帅旗处,十多骑围着一骑拼命朝城门方向奔去,旁边一骑对着中间老者大喊道:“将军撑住!就快进城了,您不能倒下,不然凌云城就完了!”

  中间老者正是凌不凡,此时他左肩胛斜插一支羽箭,箭头自后背透出,锋利的箭头在阳光下闪耀着碧绿光芒,时有绿色液滴滴落,接触地面时发出“呲呲”声响,显是抹了致命剧毒。

  凌不凡脸色发青,四肢也似不听使唤,只凭一股意志方能坚持不倒,要知道两军交战,最重要的便是主帅,如果主帅阵亡,不仅会使群龙无首,更会造成士气低落。

  本来此战楚军就处于劣势,若此时凌不凡再阵亡,帅旗一倒,必将使军心大乱,兵败山倒,凌不凡猛摇昏沉脑袋,要死,也要进城再死!

  此时离城门已然不远,忽地,一支碧绿羽箭急向凌不凡射来,与凌不凡身上的箭一模一样!

  这箭不似寻常之箭,寻常的箭一般先高后低,划一条抛物线,再命中敌人,但此箭却是与地面平行直直射来!

  一旁偏将最先发现,大喊一声:“保护将军!”凌不凡身边几骑连忙挡在凌不凡后背,利箭肉眼不见,只一瞬便已及身,“嗤嗤嗤”三声响,利箭连穿三人,势头竟仍是不减,只是方向带偏,射向一旁偏将。

  偏将连忙将刀一抬,想要斩开羽箭,刀急急上抬,却只斩到空气,羽箭已正中偏将额头,直没入羽,偏将甚至都来不及惊呼一声便坠马而死。

  吴军帅旗之下,一阴沉老者面带黑巾,露出一双阴晦双眼,对着一旁吴军主帅道:“王爷,凌不凡亲卫偏将已死,鬼虎小队一去便可直取凌不凡人头。”

  吴军主帅乃董项之弟,董世卿,他与董项有七分相似,也是肥头大耳,膀大腰圆,只是少了董项的霸气,多了几分奢靡之气。

  董世卿抚须微笑,只要凌不凡一死,此战必将胜利,凌云城也将手到擒来,看着在楚军中极速前行的鬼虎队,他甚至已经考虑起破城之后的庆功宴了!

  凌不凡看到偏将坠马,无暇感伤,只怨自己没料到“催魂箭”阴久仇会来,少了防备,如今身中剧毒,元气快要抵御不住,若被剧毒攻入五脏,那将神仙难救,自己身死也倒是小,势必连累军士百姓,当下全力护住心脉,急向城门冲去。

  

第二十二章:回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