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如故

  董邳城辅国将军府,这里与皇宫四周的风格有些不同,这里无太多奢华之气,反而简单朴素,像是普通人家。

  花园内中有许多素雅花卉,诸如白百合,白玫瑰,绿萼等,配上青砖绿瓦,相得益彰。

  此时花园内有两人正在交谈,一个下人模样的人对着一旁身着甲胄的卫兵轻声道:“哎,你从外面调回来用了不少手段吧?”

  这名卫兵朝四周看了一圈,见没人才道:“你这个小赖子!这种话也能说的么?”

  “呸,我这张臭嘴,不该问不该问。”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想:能从前线调回来,相当于远离了死亡,许多人挤破脑袋都不行,没有用些手段就怪了。

  只是这话却说不得,此时说错了话,忙赔笑道:“不过这次你调了回来,乃是好事,今晚有空么,我请你喝酒,替你接风。”

  卫兵笑道:“那还差不多,今晚戌时三刻换班,我可要去漱玉斋,好久没去那吃羊肉了,那味道,啧啧……”

  那下人顿时苦了脸,漱玉斋里的东西可不便宜!只是奈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又问道:“现在外面形势一片大好,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打败楚国了,只是听说最近凌云城一战吴军吃了好大一个亏,是怎么回事?”

  那卫兵想着晚上吃羊肉,本来心情大好,听他说出这话,身体却忍不住打了一颤,说道:“你知道鬼虎军有多厉害吧?”

  下人答道:“我当然知道!可以说是吴军的王牌,怎么了?”

  “是啊!鬼虎军虽然人数不多,但人人都是杀人的专家!”说到这里,那卫兵停了一下,才又心有余悸道:“可是,可是凌云城一战整个鬼虎军小队包括队长都全军覆没,而且是被一人所杀!”

  “啊!”那下人大吃一惊,这声叫喊声音也大了些,连忙朝四周一望,还好没人,要知道鬼虎队平时出动,能死一人已是难得,此次全军覆没,才让下人这么吃惊,又低声问道:“是谁,是战神楚枫么?”

  卫兵瞪了他一眼,怪他不该大呼小叫,才又低声道:“是楚枫我又不会奇怪了,灭了鬼虎军小队的另有其人,那人前几年听说已经死了,那天一出现便从鬼虎队手中救下凌不凡,又全歼鬼虎小队!特别是他最后的一声长啸,差点把老子胆都吓破!”

  那下人没有再大呼小叫,只是吃惊得嘴都忘了合拢,忙问道:“那人是谁!”

  “正是几年前与陈将军齐名的人,楚国羽翥!”

  忽地,他们不远处假山后传出“哐嚓”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刚刚才从那边过来,分明没有人啊,两人连忙跑了过去,却看到如今的将军夫人,以前的九公主董殇坐在石桌前,地上瓷杯已摔成碎片!

  董殇此时一身红衣,静静坐在那里,双手还保持着喝水的姿势,两人知道交谈的内容肯定被董殇听到了,怕她怪罪,连忙跪地磕头求饶。

  过了好一会儿,董殇才侧头对着地上两人道:“你们胆子挺大,一个在执勤期间,一个事也不做,却在这里闲聊,你们可知罪?”

  两人连说道“小的知罪,小的知罪。”只恨爹娘少给了两张嘴巴,说得不快。

  董殇这时站起身来,宛若火红玫瑰随风轻摇,董殇背对两人,红袖之下的玉手忍不住颤抖,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人真是羽翥么?”

  那卫兵连忙道:“此事……此事千真万确,那人不是羽翥就叫我被楚军乱刀砍死!”

  又过了好一会儿,两人磕头磕得头破血流,身上也已是大汗淋漓,董殇才终于开口道:“你们下去吧……”

  虽然董殇声音有异,但还算说得清楚,两人哪里还管那么多,如蒙大赦,连滚带爬下去了。

  此时董殇偏在一旁的脸上已挂满泪珠,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忧愁,他的确没死,他怎么会死呢,可是,可是他还是会像五年前一样不理我么……

  羽翥坠崖归来,在凌云城外救了主帅,全歼鬼虎军小队的事在几天内传遍长空南北,加上他境遇奇诡,以致民间流传出无数版本,这里就不一一道来了。

  又说羽翥和凌若水,那日见面后,两人便起身前往楚州,路经古风城时歇了一夜,第二日一早又急急赶路,下午已到周彦城。

  周彦城位于楚国后方,战火暂时还没有烧到这里,所以周彦城与五年前相比没有太多变化,只是偶尔一队楚军铁骑行过,带出一股旋风,不知赶去哪里。

  街边小店内,羽翥正在吃着熟牛肉,喝着烫酒,见凌若水只吃了两块枣儿糕便在用手帕擦嘴,似是吃饱了一样,便笑道:“赶了一天的路,你就吃这么少么?”

  凌若水微笑答道:“已经吃饱啦,我可不像你,吃那么多还没吃饱,就像……就像……”话没说完便掩嘴偷笑,像那盛开的水仙。

  “就像猪一样么?”羽翥边吃边替她说道,凌若水笑得更欢,连带着整间小店都明亮起来,“我可没想那么说,我想说的是就像几天没吃饭了一样,翥哥哥你却是自己说自己了。”

  是有多久了?凌若水自己也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笑得这么开心了。

  经过两天相处,两人又仿佛回到了以前,一路上欢声笑语,谈笑风生。

  看到凌若水可爱模样,羽翥觉得心里温暖,抬头看着凌若水假装失落道:“唉……原来我在你心中就像猪一样么……”

  “没有没有,翥哥哥怎么会像猪呢,一点儿都不像。”

  凌若水本来就生得极为美丽,紧张起来更让人怜惜,羽翥不忍再逗她,微笑道:“我知道的,你那么好,怎么会说我像猪呢,我逗你玩儿呢!”

  “你还是没变,还是这么喜欢逗我,我怎么……怎么会说你像猪呢。”

  在这一刻,羽翥想起以往种种,心中生出想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想法,不自觉地道:“若水妹妹,你笑的时候真美,要我一辈子逗你开心都好。”

  感受到羽翥灼热目光,凌若水一时间也痴痴地看着羽翥,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只想与他在一起,到哪都无所谓,两人对视一会儿,终于,凌若水眼神还是黯淡了下去,低头不语。

  此时羽翥直想叫她抛开一切跟自己走,又想到凌若水自小家教甚严,自己这样做不是难为她么,到最后还是忍住没说,只是摇头叹息。

  吃好晚饭已是黄昏,两人商议该怎么走,如果走官道的话,这里离下一城池还要两日路程,不过还有一条近路,只须两三个时辰便能到达,只是这条小路崎岖难行,又要穿过愉祥森林,羽翥心急,便建议走小路,凌若水说出担忧,羽翥哈哈大笑道:“跟我在一起,你还担心什么呢?”

  就这样,两人走进愉祥森林,天色擦黑,夕阳斜照,将整个愉祥森林映成金色,凌若水被这美景所染,看着身边羽翥,想起他之前所言,双颊泛起红霞,竟比这黄昏还美,一颗心儿也似快要化了,只想这条小路永远也走不完才好。

  

第二十七章:如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