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香消

  羽翥只觉全身麻痹,丝毫不能动弹,知是中了剧毒。

  只是羽翥不懂内视之法,如果他能看到自己体内情况,就会看到这毒异常霸道,刚一及身,刹那间便蔓延至羽翥心脏!

  武师心脏处自有元气保护,那毒刚要挨拢,却激起羽翥灰色元气护体,灰光猛涨,刹那间竟将毒液全都逼开!

  羽翥麻痹之感不在,猛地跳起,自伤口处流出碧绿血液,连带着毒针,尽被羽翥灰色元气逼出体外。

  此时楚旭尧才刚刚快要走到羽翥身前,见羽翥猛地站起,“啊哟!”一声惊呼,连忙向后两个纵跃,跳到老者身边。

  何止楚旭尧吃惊,用毒老者更是惊诧万分,这毒别说进入人体,就算是皮肤沾到一点也是神仙难救。

  此时羽翥站起,看着那老者道:“你是‘毒师’李元吧?”

  “正是老朽!你怎么能抵挡我这毒针?你的元气莫不是天生免疫毒性的元气?”

  老者想起以前他师傅说过的话,只要是元气,必然有一定的抗毒特性,只是强弱不等,遇到抗毒强的,只需用更霸道的毒便可,但是造化神奇,这世间还有一种元气,无论多强的毒性都对这种人无用,可谓是百毒不侵,能免疫一切毒性,只是这种元气千万中无一。

  老者此次用的毒可以说已是天下间最霸道的了,但羽翥恍若无事,此时看来羽翥的元气便是那千万分之一。

  羽翥不懂用毒之道,说道:“听说你六年前毒杀一派百来多人后便消失无踪,没想到却做了楚旭尧的走狗,今日不管是谁,谁要拦我,我就杀谁!”

  “食人俸禄,替人办事,还恕我不能答应!”

  羽翥不再废话,持绝尘短枪直刺李元,李元也不避让,而是一双肉掌迎上,羽翥如中败革,才发现李元手上满是老茧,好像随时带了一副皮质手套,难怪能发射毒针而不中毒。

  李元虽是接住了绝尘枪,自身也不好过,绝尘枪上一股绝强穿透之力传来,竟透过老茧将李元双手震得巨痛。

  此时李元顺势紧紧握住绝尘枪,两只大手如同两个巨蟹大钳,羽翥猛地一抖绝尘枪,绝尘枪“嗡!”地一声,似是发出一声龙吟,李元竟握不住,远远跳开,双手微微颤抖,虎口被震出血来。

  李元心下大骇,他除了用毒厉害以外,本身也是武尊高手,看羽翥也就是武师境界,谁知刚一交手竟吃了一个大亏。

  羽翥知道不先击败李元是不能伤到楚旭尧的,携绝尘枪之威,又合身扑向李元。

  李元这次学了乖,不再与羽翥硬碰硬,而是绕他而行,伺机而动,李元虽然贵为武尊,但是最强的是用毒,少以近身战斗,近战稀疏,饶是如此,也逼得羽翥手忙脚乱,毕竟武尊的境界摆在那里。

  两人斗了二十来招,终是差了两个大境界,羽翥身上已被李元铁指刺穿了几个血洞,只是羽翥反应敏捷,让开了要害,不然此刻已然落败。

  不一会儿,羽翥脚下已流了一摊鲜血,终是羽翥了得,此时凝神屏气,不再一味抢攻,舞起短枪护住周身,李元一时也攻不进去。

  李元本来近战本就不强,斗了许久羽翥已看清李元套路,终于!羽翥寻得破绽,大喝一声一枪刺中李元右臂!

  绝尘枪霸道非常,直接将李元右臂连筋带骨全都刺断,李元右臂掉在地上,惨呼一声向后跳开,不作停留,向远处逃去!

  此时羽翥浑身浴血,如恶魔般的双眼看向一旁楚旭尧,楚旭尧千算万算,只是怎么也没料到羽翥竟能击败堂堂武尊,此时如被恶鬼凝视,嘴上乱叫着转身就跑。

  其实此时羽翥身受重伤,以楚旭尧的修为未必不能与之一战,只是被羽翥气势所摄,连一丁点战意也无。

  羽翥也只是恼他侮辱凌若水,但毕竟他还是凌若水的丈夫,自己杀了他凌若水又该何去何从?此时见他披头散发,连滚带爬地跑到了远处,无心再追,转身去看凌若水。

  这一看,只惊得亡魂皆冒!凌若水侧躺于地,腹间插进一把匕首,地面已被鲜血染红!

  羽翥踉跄着跑了过去,将凌若水抱起,将元气不要命地输入凌若水体内。

  凌若水今日两次心灵受到重创,一是楚旭尧亲口说出将她送给别人,要知道楚国的人对于名节十分看中,每年都有许多女人因为被丈夫嫌弃而郁郁自杀,凌若水偏偏又极为在意这些,听到那句话时已心存死志。

  再者便是看到羽翥倒地,想到自己带他过来被楚旭尧埋伏致死,自责万分,一点儿活下去的希望也无,才有了此刻的局面。

  本来凌若水的呼吸已是断断续续,此时得了羽翥元气,双眼竟睁了开来,看到面前羽翥,两行清泪流下,呜咽道:“翥哥哥,你没死么,太好了,我以为你……以为你,呜呜呜……”

  羽翥自抱起凌若水时便知,匕首刺破她的脾脏,只怕……只怕再难救回,此刻心如刀绞,强忍眼泪道:“傻妹妹,你这是何苦呢……”

  “你……你受伤了吗?对……对不起,我害了你。”凌若水抬起右手抚摸羽翥脸颊。

  羽翥握住凌若水右手贴在自己脸上,强笑道:“没事的,好妹妹,这不关你的事……”

  此时凌若水竟停止了哭泣,嘴角含笑,面露红霞,连着漆黑的夜似乎也美丽起来,目光似是看着羽翥,又像看着远方,温柔道:“翥哥哥,你知道吗,听说你死了的时候我也不想活了,只是……只是怕爷爷伤心才活到现在,还能再见到你,我已经很知足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翥哥哥……”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此刻凌若水意识涣散之际,终于说出内心想法,羽翥再也忍将不住,泪水瞬间自眼眶涌了出来,又怕凌若水伤心,强笑道:“不……不会的,我从现在开始便一刻都不离开你,这辈子,还有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好么?”

  凌若水瞳孔开始涣散,目光渐渐迷离,似是穿过一切,微笑道:“翥哥哥,你看,西湖上有一叶小舟,我们就在上面,你还拉着我的手呢!我真快活……翥哥哥,亲我一下好么?”

  羽翥低头,对着凌若水红唇深深吻了下去,过了良久,抬起头来时羽翥的整张脸都已完全扭曲!而他怀中的凌若水,则嘴角含笑,安详地闭着双眼,似是熟睡一般。

  “啊!!!”羽翥仰头大吼,直吼到声音沙哑方才停止,惊得四周野兽四散而逃。

  “呜呜呜……若水妹妹,呜呜呜……”

  哭了一个时辰羽翥方才稍稍平静,轻轻抱起凌若水,走到僻静处,到四周拾取些许枯木,搭成火架,将凌若水抱了上去,点燃火架……美丽的、单纯的、善良的凌若水就这样慢慢消失在烈火之中……愿天堂没有痛苦!

  待火燃尽,羽翥在灰烬附近用手挖了一个大坑,挖完时双手已经鲜血淋漓!又将凌若水骨灰捧进深坑,抽出不离剑将自己长发割断,与凌若水骨灰一起长埋于此。

  又削木成碑,跪地用鲜血写到:“挚爱凌若水之墓”!做完这些并不站起,在凌若水墓前跪了两个时辰才站了起来。

  此时东方已露出鱼肚白,晨光渐渐洒入大地,洗刷一切罪恶,洗涤每一个灵魂。

  透过那淡淡晨光可以看到,羽翥双眼血红无比,竟比昨晚那熊熊烈火更加炽烈!

  

第二十九章:香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