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7章:结拜

  “好兄弟,这次……这次多亏了你,让我捡回一条命。”

  罗钢坐在一张八仙桌的一旁,浑身裹着绷带,一张黑脸上已经透出红来。

  “哈哈哈,这是你吉人天相,我也是恰好遇到,再说你还救过我两次,要算的话我还差你一次呢!”

  凌云城一处巷道内,有一处卖牛肉的店子,地处偏僻,生意却很好。

  战时混乱,生意不好做,许多商家遭到冲击,纷纷关门歇业,但人们总需要吃饭,需要喝酒,最后剩下的店子,只要有酒有菜,生意都会特别好,只是经常遇到赖账和吃霸王餐的人。

  八仙桌上摆了二十个大碗,羽翥坐在罗钢对面。

  他更是不济,整张脸都已经变成了猪肝色,劣质酒容易上头,就算他此时身为武宗高手,仍然觉得头晕脑胀,眼前仿佛多出许多罗钢。

  与董殇决裂后,羽翥少有欢笑,可这时,羽翥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酒是良药,专解痛苦。

  “我的前半生算是毁了,毁在一个女人手里,现在凭借着些许微末本事,想在这乱世中混出点名堂,可是又遇到彭良那等人,险些误了性命!”说到这里,罗钢满脸痛苦,举碗和羽翥又干了一碗。

  “那彭良害你不成,反误了自己,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天道轮回,恶人自有恶报!”

  羽翥第一次抓捕罗钢时,便觉得他有心事,此时听他说自己毁在一个女人手里,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说,自己也无需多问,谁的心里没有一点秘密呢?

  又想起跳下通天渊那晚自己说过的话,当下借着酒劲,说道:“大哥,那晚我说过,只要我跳崖未死,那么就与你结为异姓兄弟,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看着跪在地上的羽翥,罗钢也赶忙跪下,一时间仿佛伤口也不痛了,胸中豪气顿生,大声道:“好!从今日起,我罗钢与羽翥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好!今日我羽翥与罗钢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哈哈哈哈”,一时间两人手搭着手,仰头大笑。

  “好兄弟,你不必大哥大哥的叫我,我虽然痴长几岁,但是你修为比我高,就叫我罗钢吧,你可得努力了,不然哪天我超过了你,那可就得叫我大哥了!”

  羽翥也不是矫情的人,长空大陆本来就以实力为尊,这样也并无不妥,此时心情畅快,笑道:“哈哈,想要超过我,那难度可不小。”

  两人又笑两声,才坐回座位,两人的动静不可谓不大,四周都是客人,自然也都看到了听到了,这时传来一粗重不谐之音,“现在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当众结拜了,真是可笑!”

  罗钢皱起眉头,正欲拍桌而起,羽翥却伸手将他拦住,向邻桌看去,那里坐着一个钢髯大汉,便朝着他说道:“不知兄台有何高见?”

  那大汉见羽翥年轻,着普通粗衣,毫不起眼,刚刚又见他与罗钢两人说得真切,心想定是两个醉汉在那里胡言乱语,当下冷哼一声轻蔑道:“你们说得像模像样,说不定明天就不记得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打趴你,看你的便宜大哥会不会救你,哈哈哈!”

  “打趴我可有点难,看你说得像模像样,说不定一会儿就被我打趴了,哈哈哈!”羽翥学那大汉道。

  钢髯大汉也不生气,反倒大笑两声,“黄口小儿,人不大,口气倒挺大。”

  说罢便起身一记直拳打向羽翥,羽翥也不起身,也是一拳打出,“嘭”一声闷响,大汉倒退两步,倚在一旁桌上,右手微微颤抖。

  而羽翥仍是端坐凳上,好像就没动过一般,四周的人见大汉吃了亏,似与他熟识,纷纷站了起来,一时间气氛凝重,剑拔弩张,大汉这时却扬了扬手,制止住众人。

  “你身手不凡,想来不会是无名之辈,你是谁?”大汉并不是不讲理之人,这一下他也输得心服口服。

  就在这时,远处走来几人,为首一军官模样的人还未走到,便朝这边道:“石熊,你胆子挺大,敢跟安凌侯交手!”

  安凌侯!四周的人都是一呆,早就听说过安凌侯羽翥的大名,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个少年,他就是那个独自击杀二十一名鬼虎军的安凌侯!

  这样的勇士谁不敬佩,石熊连忙长揖至地道:“我不知道你是安凌侯,刚刚对不起了!”

  原来他就是石熊?倒的确有些真本事,前几日凌不凡才与羽翥提起过石熊,说他是自己手下的一员猛将,修为是武师大圆满。

  本来羽翥就没有生气,又见石熊憨直,作揖也作不来,两人也可以算是不打不相识,当下也站起身回礼道:“石将军客气了,只怪我喝醉了,声音有些大了。”

  对面石熊见羽翥这么客气,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一会儿抓抓脑袋,一会儿又憨笑两声。

  其实有件事羽翥也摸不着头脑,按理说自己大闹王府,最后还在牢中杀了楚旭尧,不通缉自己也就算了,侯位也没有撤消,自己现在仍然是安凌侯。

  羽翥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事,也不管周围的人了,自顾对罗钢道:“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我在这里没事干,闷得慌,可能明天就要出去走走。”

  “唔……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吴军,危险得紧,想来你的实力没什么问题,可是以你的性子,可别冲动了!”

  “放心吧!”这时羽翥已有八分醉意,忽似想起什么,问道:“我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你救我的两次都被打得倒地不起?”

  “我怎么知道,受伤不能动了吧。”

  酒过三巡,羽翥只觉说话没了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问道:“你该不会装死吧?”

  罗钢冷哼一声,轻蔑道:“哼!我罗钢岂是那等小人!”

  “那你干嘛把头偏向旁边?”

  罗钢虽然答得掷地有声,可是眼睛却看向一旁空气,“哎,都过去了,就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了。”

  羽翥满脸鄙夷,看来是了,这个罗钢,表面豪迈不羁,内里可是油滑得紧,不然也不会有“黑狐”的外号了。

  只是他的确救过自己两次,当下只觉有些好笑,也并不在意。

  此时距羽翥和罗钢到凌云城已经过了十几日,那晚有守城军认得他,便给他放了行,那时他就知道自己没有被通缉,还好如此,罗钢才能没被耽搁,得以及时就医。

  安排好罗钢后,羽翥才与凌不凡说了凌若水和楚旭尧的事,直让凌不凡老泪纵横,一直自责自己识人不善,害了若水。

  羽翥又能怎么样,心伤之余也只有安慰凌不凡,毕竟他也是一片好心。

  

第37章:结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