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三少爷】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点击下方展开,欢迎加入书友交流群】大梁开平三年,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降临在定国公府,附身于饱受凌虐的庶子裴越身上,从此开启他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无敌之路。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丨三人禾丨.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苒若若.
    书友等级: 长老
  • 书友第3名:Nightwish将夜.
    书友等级: 护法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兴汉使命在线阅读
科技进步,基因研究进入高速发展阶段,MK基因研究基地在比对唐代古尸与汉代古尸基因时发现:唐代古尸的基因发生了变异。为了探寻基因变异的真正原因,助理研究员刘正乘坐兴汉1号穿越时空,前往汉代。由于电磁风暴的突然爆发,时空机发生故障,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且看刘正在群英荟萃的架空三国里收赵云,战吕布,劝贾诩,得郭嘉。勇斗豪强世家,开启兴汉使命! 为华夏打下一座铁桶江山,让汉字大旗成为永恒。
开先洞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抚宋在线阅读
兄妹三人,因缘际会,各据一方,制霸天下。
枪手1号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搅和大宋朝在线阅读
深夜中,岳飞举起手里的红外线热成像夜视仪观察金兵营地,“金兵没有埋伏,可以夜袭!” 大地上,韩世忠骑着摩托车一路狂飙,口中哈哈大笑,“痛快!比骑马痛快多了!金狗的千里马都追不上我!” 马良:“废物!说明书和无缝钢管都给你们弄来了,居然还给我搞不定一支后装膛线枪!” 赵九妹掩面惨叫,“朕的大宋,算是被马良这货搅和得一塌糊涂了!”
吴老狼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宋北云在线阅读
人生本来没有什么太多的追求,一块羊油饼、一碗麻油汤、一间青瓦房足矣,所以你们别逼我。
伴读小牧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门阀赘婿在线阅读
梁朝一百余年,腹背受敌,内忧外患,帝弱后悍,外戚干政。 西北唐氏、荆州孟氏、淮南西门氏,三大军阀拥兵自重,朝堂之上与皇权分庭抗礼。 十年战争终于告一段落,正是百废待举之时。壮年陈太后诡异驾崩。天赐皇帝性格懦弱,重疾缠身,不能朝政。曹皇后临危受命,携手太子垂帘听政。 曹皇后大开言道,连布恩策,重视科举,举贤使能,大梁朝国力复苏,蒸蒸日上。 从此拉开江北梁朝辉煌大幕。 帝都洛阳更是精彩纷呈。
蜡笔疯叔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唐贼凶悍在线阅读
窃国者,是为唐贼! 女主武皇,肇建周祚,垂暮之年,国本相争! 公元696年,曹悍一头扎进这个妖孽横生的时代。 扶李显登位,与李重俊、李隆基斩鸡头烧黄纸,兄弟相称! 永泰、玉真、金仙...大唐公主风华绝代,各有千秋。 神龙、景龙、唐隆、先天...一次次改变大唐朝局走向的政变都有他的身影。 提一柄悍刀,染尽天下妖孽血,立不世之功,神器尽归我手!
贼秃秃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贾琏在红楼的奋斗在线阅读
贾琏为摆脱悲惨结局在红楼的奋斗历程
忧郁岁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从明末开始生存在线阅读
文起东逆转时空,来到了明朝末年。 古代生存不易啊!,好在,带他穿越的金手指,给了他科学修仙的机会。 于是,文起东就成了明末的唯一仙人。 朱由校:真人,我快病死了,还有救吗......。 朱由检:仙长,我大明还有救吗......。 皇太极:多尔衮,入主中原看你的了,不过,你要小心那个会法术的‘妖道’......。
午正月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丰碑杨门在线阅读
(新书已发《北颂》,兄弟们快来支持一波……) 大郎替主把命丧;二郎无力而阵亡;三郎马踏入泥浆;四郎失落在辽邦;五郎一怒当和尚;七郎乱箭透心凉;六郎只身见高堂……  一部《杨家将》,半部血泪史,忠臣流干血,妇孺流干泪……  21世纪宅男杨希穿越成天波杨府第七子,他该如何拯救这忠烈满门……  PS:本书架空历史爽文,非正史、非传记,遗漏不符,错误矛盾之处,尽请谅解。书友群:【火山营】195992981【盗草人】全订群:891188649
圣诞稻草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无敌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001【三少爷】

  开平三年,大梁京都。

  定国府位于东城朱雀坊,面积广阔,足足占去大半条街。从外面看去,只能瞧见庭院深深,青烟如雾,富贵气象十足。国公府正门一年也开不了几次,一般来客都是从侧门进入。至于府内仆人婆子,自然是从东北面的角门出入。

  沿角门入府,行一二里地,在一座抱厦旁有一间矮屋,与这处处透着雍容华贵气息的府邸显得格格不入。

  矮屋无窗,仅有一扇半掩着的门,屋内光线昏暗。

  一名身躯单薄的少年躺在拔步床上,黑白分明的眼中尽皆迷惘之色。

  他叫裴越,年方十三岁,是如今定国府之主定远伯裴戎第三子。

  然而这具瘦弱身体里面住着的,却是一个从地球穿越而来的成熟灵魂。

  如果有的选,他肯定不愿意穿越。

  前世他是旁人眼中的成功人士,白手起家,筚路蓝缕,历经十余年打造出一个前程远大的商业帝国雏形。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生活,便在赶赴机场的时候遭遇一场意外车祸,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换了个身份。

  穿越而来这大半个时辰里,他搜寻着脑海中原主的记忆碎片,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定远伯裴戎一共有三子两女,其中长子裴城与次子裴云皆为正室李夫人所出,裴越则是妾室周姨娘所生。这位周姨娘本是国公府的一个二等丫鬟,当年裴戎醉酒之后春风一度,周姨娘便有了身孕。

  周姨娘十月怀胎,极其艰难,生下裴越之后便去世了。

  都说没娘的孩子最可怜,更何况裴戎对于那位春风一度的周姨娘谈不上任何喜爱之情。不仅如此,就连裴越这样一个不懂此地规矩的外来者,在浏览完记忆中颇为凄惨的往事之后,也不禁纳闷这位定远伯竟然会对自己如此苛刻。

  至于正室太太李氏,出嫁前是侯门嫡女,从小就娇生惯养,脾性偏执苛刻,对自己的两个儿子百般溺爱,对裴越则是动辄打骂视若猪狗。

  生父厌憎,嫡母不慈,裴越在这国公府内的待遇可想而知。

  他有些艰难地从拔步床上坐起来,腹内的饥饿感涌起,让他难以自制地咽着口水。

  已然很多年没有过这种感觉。

  举目望去,逼仄的矮屋内十分凄凉,仅有一床一桌,连张椅子都没有。

  桌上一盏油灯,内里却是光秃秃的,染上一层灰尘。

  “吱呀——”

  木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小脑袋小心翼翼地探进来。

  因为逆光,裴越看不清来人的长相,只见她头上梳着双平髻,柔声问道:“三少爷,你还好吗?”

  裴越迟疑道:“谁?”

  少女回头看了一眼,紧接着闪身入屋,来到裴越跟前,先是仔细打量着裴越的神态,目光中满是怜惜之意,叹道:“婢子是大小姐身边的丫鬟良言,三少爷不记得了么?”

  裴越平静说道:“刚才没看清你的脸。”

  良言微微一怔,这才发现裴越与以往有些不同。

  虽只见过数面,以前裴越总是木讷怯懦,低头不敢看人,许是因为长年累月被李氏欺凌,就连府内的那些管家也敢大声斥责。然而此刻一见,良言惊讶地察觉到这位命运凄惨的三少爷眼神十分清亮,并无那种怯懦萎靡之态。

  她想起大小姐的嘱托,便柔声宽慰道:“三少爷,眼下还需放宽些心,不要再想旁的,也许过几年便好了。”

  裴越心中涌过一阵暖意,看着她说道:“谢谢姐姐。”

  良言脸颊微红,垂首低声道:“三少爷切莫如此,婢子什么身份,担不起的。大小姐让婢子给你带了些点心过来,后两日婢子还会悄悄送来,只是还望三少爷不要声张,若是传出去,大小姐也会吃挂落呢。”

  说罢,她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包。

  裴越接过来,感受着温热的油纸包,心中十分感动。

  他望着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正色道:“良言姐姐,大恩必报。”

  良言连忙摆手,轻声道:“大小姐很担心三少爷,只是她也无法多做些什么,只盼三少爷能保重身体。婢子得走了,若是让人瞧见就不好了。”

  “好,你也要小心,替我谢过大姐。”

  “嗯。”

  良言急匆匆离去,裴越坐在床沿,望着手里的油纸包,心中百感交集。

  她口中的大小姐便是裴戎长女裴宁,亦是李氏所生。说来也怪,裴戎骄横霸道,李氏偏执刁蛮,养出来的女儿却性情温婉善良,与她那两个目中无人的同母兄弟截然不同。偌大一座国公府里,也只有裴宁从未将裴越当成可有可无的庶子,平时多有关爱,纵然不敢在明面上违逆李氏,私下里总是想方设法地照顾裴越这个三弟,一如今日。

  裴越将油纸包放在桌上,动作轻柔地打开,只见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八块糕点。

  香气弥漫在鼻尖,他拿起一块塞进嘴里。

  无比香甜。

  只有饿到极致才知道食物的珍贵。

  不过裴越只吃了两块,腹中饥饿感如故,他却没有继续吃。

  短暂的慌乱过后,他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在眼下这个充满未知危险的环境里,一味的自怨自艾没有任何益处,反而只会让自己陷入困境。他将油纸包重新包好,然后放在拔步床的角落里,用被褥遮挡住。

  眼下他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晚上没有人送饭,明天良言又来不了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这间矮屋内自然不会有镜子这种奢侈品,他缓缓起身检查着自己的身躯。

  十三岁,一米四左右的身高,身躯单薄瘦弱,弱不禁风,典型的手无缚鸡之力。

  脑海中也没多少知识储备,读过几本启蒙书而已。

  “这也太惨了吧?”

  裴越微微皱眉,心中无语。

  他上前数步拉开木门,看见的不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抹阳光,而是一片阴影。

  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妇人堵在门口,面容尖刻,一双三角眼泛着轻蔑的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哟,三爷,您这是打算去哪啊?”

  此人便是裴越的教引嬷嬷柳氏。

  国公府家大业大,规矩也多,每个少爷身边按常例有两个教引嬷嬷,两个贴身丫鬟,四个洒扫丫鬟,两个贴身小厮,四名年长长随。实际上裴城和裴云身边远不止这些仆人,至于裴越则要惨得多,还是裴戎母亲裴太君提过一嘴,所以他也有一个教引嬷嬷和一个小丫鬟,否则李氏连这些都不会给。

  这柳嬷嬷是李氏的心腹,名为教引,实为看管,不仅霸占裴越的月例银子,还经常假借李氏的名义打骂于他,是个名副其实的恶奴。

  裴越眼帘微垂,面上带着一丝讨好说道:“嬷嬷,我想出去走走。”

  柳嬷嬷上下打量一番,冷笑道:“三爷,你可别怪我说话难听,前几日就是因为你在府里乱走,冲撞了贵客,夫人才让你在这儿反省自己。这几日府里正办大事,你要是到处乱跑,不是给我作祸吗?还是回去躺着吧,倒还能省点粮食。”

  裴越抬头看了她一眼,笑容诚恳地说道:“既如此,就麻烦嬷嬷帮我取些水来,我渴了。”

  “等着吧!”

  柳嬷嬷一甩手,没好气地说道。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