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刚来就逼朕上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史上最强崇祯在线阅读

史上最强崇祯

历史 / 两宋元明

186.6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8-12 15:32

书籍摘要: 穿越成崇祯,南有李闯逼着上吊,北有鞑清虎视眈眈,且看朕如何以毒攻毒,让东林党统统去死,做一个乱世昏君!东林诸臣:最怕皇帝不要脸!新书《我真不是木匠皇帝》已发。(普群:1057092116,进V群找管理拉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乌伤公子.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诚信敬业友善.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永恒殒鸩.
    书友等级: 长老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开局被朱元璋模拟曝光在线阅读
现代社会996社畜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大明洪武两间,成了秦王朱爽的世子朱尚邴。  恰逢太子朱标病逝,朱元璋杀心大起。  朱尚邴虽然开启了金手指,但依旧不敢有所作为,甘愿当一只缩头乌龟。  可谁知,朱元璋意外获得了一个模拟器。  “嗯?老四竟然当皇帝?”  “除了允炆,咱还有一个文武全才的皇孙?”  “……”
花开无敌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姓王,我的邻居武大郎在线阅读
穿越北宋重和元年,山东清河县穷书生,他姓王,他的邻居武大郎。
格鱼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长生天启在线阅读
从短命木匠开始长生,成就万世帝业! 朱天启穿越成了短命木匠明熹宗朱由校,好在他开启了长生系统,只要养生就能获得无限寿命! 更有“世间万物,应有尽有”的氪命商店,助他引领大明进入高科技军武时代! 朱天启面对威胁大明王朝的内忧外患毫不手软! 灭阉党,平民怨,伐建奴,荡倭患!打造坚船利炮,扬帆威服四海! “这盛世来之不易,这盛世将延续万年!”
伸伸懒腰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寿宁侯在线阅读
我叫张鹤龄,没错,就是大明朝那个坏事做尽、丧尽天良的寿宁侯张鹤龄。 以前我没得选,只能以反派的身份出现,这一次,我想做个好人。 所以,谁敢拦着我做好人,我就打死他! ——书友群:925806889 新书《明朝小相公》开始上传,大家多多支持~
南山有龙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妖孽在线阅读
天上有神,世上何以妖孽横行?  天上无神,心中何以疑惑重重?  明朝成化年间,号称“狐生鬼养”的一群锦衣校尉,奉命在无神的世界里寻找真神,在有限的生命里寻找长生之道。
冰临神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启明1158在线阅读
1158年,即南宋绍兴二十八年。 这个时代,四大发明已经改良完毕,运用在了社会生产之中,有纸,有火药,有科举,有科技,有发达的商业,有充足的人口,社会生产力远超汉唐。 同样在这个时代,金国称雄中原,西夏盘踞西北,大理割据西南,南宋偏安一隅。 大西北和中亚地区,西辽尚未失去恢复故国的理想。 大草原上,蒙兀部缓慢发育,正在积蓄着足以颠覆世界格局的恐怖力量。 如何在这个四分五裂的大争之世中找寻到一条能走向光明而非沉沦的道路呢? 首先,当然不能对南宋报以任何形式的期待。 —————— 注:前中期不涉及火器,不喜者勿入。
御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辽东之虎在线阅读
李枭回到了大明帝国,发现这里居然成为了异族人杀戮的乐土。 身为共和国军人的李枭,内除国贼外抗蛮夷。一改中华三百年颓势,书写我大汉民族热血的篇章。
千年龙王l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水浒之史进在线阅读
史进,水浒中被忽视的武学天才。  水浒中被忽视的天才还很多。  看穿越者史进能否逆天改命,改变这些人的命运。  当然还有大宋的命运
怕起重复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痞极大明在线阅读
他世袭千户,戍守皇陵,被市井戏称坟兵。 他弦控六部,权倾江南,被朝野呼为佞幸。 陆准,一个被认定为桀骜不驯,时时被同僚嘲笑脑子长在镇抚身上的守陵痞将。从老指挥使手中接过孝陵卫的不传之秘,跃入艰险重重的滚滚江湖。 曾在黑暗中大放异彩的孝陵卫,不该在盛世的余晖之中,与它守护了二百年的大明王朝一同踏上覆灭之路。面对生死考验,恩怨纠葛,名利诱惑,情义抉择,他将一往无前。 莫道江湖凶险,且看痞极大明。
残阳倒影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史上最强崇祯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刚来就逼朕上吊?

  “御医,皇上龙体究竟如何?”

  大明京师,紫禁城坤宁宫内,一名身穿蟒袍,嗓音尖细的太监询问出声,众人也将目光荟聚到那位御医身上。

  红烛高展,一位身着龙袍的青年闭目躺在金碧辉煌的寝宫里,呼吸时断时续,按照常理来看,显然是就快咽气了。

  坐在一旁的御医发须花白,虽然年过花甲,但仍然尽心尽力的替龙床上那青年诊脉,也许是周围人身份的原因,使得他十分紧张,额头上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周围的各色男女不知御医心中所想,只是屏住心神,静静等待下文。

  坐在龙床上的女子紧紧握着青年的另一只手,凤冠霞帔,丹眼凤眉,脸蛋俏丽白净,浑身上下透着几分清冷,仿佛拒旁人于千里之外。

  但她此时焦心难耐,非常关心青年的安危,仪态万千之时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的柔弱一面。

  “翁御医,皇上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今日一早就昏迷不醒?”

  这个女子微微皱起凤眉,纵然心乱如麻,举手投足间仍显雍容端庄,活脱脱一位受过正经礼教的皇家女子。

  女子问完话好像是打破了宁静的水面,其他人虽然满脸担忧,但也没有多说一句,至于他们心中究竟都是如何去想,那自然无人可知。

  很显然,这位女子的地位,在周围一众人中是非常高的,姓翁的御医浑身一颤,心道还是来了。

  他不敢不回话,只好故作尽力而为的样子,睁开眼睛,深吸口气,直将腰弯到了地上。

  “回皇后的话,下官才疏学浅,不解其中缘由,实是罪该万死...”

  他说完,周皇后果真是红颜震怒。

  “好你个翁炳实,身为太医院御医,却连皇上得了什么病症都不知道,要你何用,来人!”

  皇后震怒,说完这番话,顿时从门外走进来两名魁梧侍卫,熟练的一左一右站在御医身边,似乎只等一声令下就会架人出去。

  那翁炳实面色惶恐,胡子都惊的发颤,“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只是苦苦的告罪求饶,身子如同筛糠般抖动,却说不出任何有营养的话来。

  “皇后饶命......”

  天可怜见,他是真不知道皇上生了什么怪病。

  说起来,皇上昨日还好端端的,今日忽然昏迷不醒,难道是中了什么邪不成,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在心底想想,那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因为说出来只能死的更快。

  “皇后恕罪,皇后恕罪啊……”

  “哼。”周皇后凤眼一瞥,冷哼一声,正待再说,却忽然发觉身旁那人的手好像动了动。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皇后一把握住崇祯皇帝的手,又惊又喜。

  “手,皇上的手......!”

  此情此景,翁炳实尽管心中惊讶,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趴着,那就是真的是在等死了,赶紧擦擦汗,从地上爬起来为崇祯诊脉。

  这次他的脸色不再像方才那般难看,从忧转喜,喜形于色的拱手道:

  “天佑大明,天佑大明,皇上安然无恙了!”

  其实翁柄实不是在为崇祯皇帝有起色开心,却是在为自己保住一条命高兴,起码不会在流贼打过来之前就死在这里了。

  听到御医都这么说了,况且看他的样子根本不似作假,龙床边围着的男女们都是松了口气,崇祯皇帝还没死,这下有顶梁柱了。

  那身穿蟒袍的太监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也只有皇帝最为亲信的中人,才能有赐穿蟒袍的殊荣。

  王承恩松了口气,挥挥手将众人摒退,自己也是躬身下去,低声的说道:

  “皇上无恙奴婢就放心了,皇后,奴婢这便告退了——”

  王承恩不愧是崇祯皇帝最为信任的内官,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做出适宜选择,周皇后细眉松了松,轻轻的嗯了一声,点头准许。

  听到杂乱的步子声逐渐远去,她这才抬起头柔情似水的看着龙床上那青年,话中带着哭腔:

  “皇上,你我患难多年,妾身离不开你,大明离不开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

  说到这里,周皇后的未施粉黛的俏脸上陡然滑落几滴香泪,将崇祯皇帝仍显得略为疲惫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不无责备的说道:

  “十七年过去了,妾身眼睁睁看着你日夜的交劳,大明却一日不如一日,难道这真是那建奴所谓的天命吗?”

  突然间,龙床上那青年睁开眼睛,先是畅快的舒了口气,用手替周皇后擦拭泪珠,强自微笑说道:

  “即便有天命,也定属我大明,皇后你多虑了!”

  周皇后惊呆住,继而迫不及待的与崇祯抱在一起,哭泣道:

  “皇上,你总算醒过来了,妾身好害怕。”

  ……

  三日后,崇祯皇帝走在金碧辉煌的大内宫廷,还是感觉有些不真实,但凡一个正常人忽然穿越了,无论成了什么身份,最开始也没有谁会直接适应下来吧。

  前世自己不过是个写历史小说的,穷的差点当裤子,长相不行,更没车没房没存款,不过最喜欢的就是钻研明末清初的历史。

  就算不是什么大学叫兽,闲着没事就在网络上查,再加上不断的买书看,正史野史都有涉猎,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这样学习下来,也应当是小有所成。

  当然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心中对明朝这个华夏最后的正统王朝的叹惋。

  那时候,尽管生活不如意,但是最起码不会有性命之忧。

  有一次从路边摊吃了顿廉价的串子出来,路过彩票投注站的时候身上正好剩俩子儿,便聊胜于无的买了张彩票,选号也没怎么仔细研究过。

  谁成想,这辈子第一次买彩票竟然直接敲了个金蛋,那可是两百万大奖啊,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可惜。

  “这该死的黄毛,怎么就不能让我花完了再撞呢?”

  回想起来崇祯皇帝还觉得实在可惜,自己就是太高兴喝多了,过马路时被一个行色匆匆的黄毛开摩托撞飞,迷迷糊糊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就在皇宫里看一群人围着自己哭的稀里哗啦。

  其实说实话,起初确定自己穿越成皇帝还挺开心的,美滋滋的想着,就算不是强汉盛唐,南北宋也行,起码能好好享受一把。

  体验体验当皇帝,三宫六院,左拥右抱的感觉。

  后来听周围人谈话,就有些感觉不对劲,这些人的服饰好像不是辫子戏里的鞑清啊!

  直到现在崇祯皇帝终于是明白过来自己在什么朝代,此刻他欲哭无泪,根本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只想着保命。

  没错,就是保命。

  “就算穿越到三国去和刘大耳编草鞋,到处编瞎话感动关羽张飞也行啊,为什么留在明朝当皇帝?”

  明朝的皇帝除了最开始洪武、永乐那两个文治武功样样都行的,其余由于内阁制度几乎没几个是自由的,就连花银子都要编个好点的理由,不然就要被各种讽刺,这皇帝当起来什么意思。

  看看人家鞑清,皇帝出游浩荡的场面,那可真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杀你还得乐呵呵说着菌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奴性教育之下出“忠臣”啊,想想都觉得刺激。

  崇祯皇帝恨恨的一脚踹在白石柱子上,自言自语道:

  “就算是明朝,来个好点的时候不行吗,非得穿到崇祯十七年一月,还有不到三个月李自成就打进来了,这他吗不马上就玩完了?”

  当然了,踹是不敢用力的,因为皇宫大内的白石柱别说你用脚踹,就算用刀去砍一时都不能有什么损毁,质量非常好,气大伤身啊!

  崇祯皇帝抬起头一看,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东暖阁。

  说来有些可笑,门前几个太监见到皇帝来了,立时惊喜的很,其中一个立马机灵的道:

  “参见皇上,东暖阁的折子,奴婢已经为皇上备好了!”

  “……”

  这叫李春的小太监心思鬼精,一句话就引起崇祯注意。

  不过崇祯皇帝听到后一脑门子的黑线,自己心乱如麻,就是碰巧路过,根本没什么批阅奏折的心思。

  不过看这几个太监开心成这个模样,就连门都给自己开好了,当下也不好意思拒绝,崇祯皇帝咳咳两声,故作端庄之态,背着手一脚迈了进去。

  当看见御案上堆积如山的折子和奏疏,崇祯皇帝步子一顿,立马就生出调掉头走出去的心思。

  “不就是看个折子吗,又不会死人,就当小学老师批作业了。”

  犹豫半晌,最后崇祯总算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古人折子上繁体倒竖的字尽管仔细看能明白,但却比较费劲,怎么都感觉非常别扭。

  只是看了一眼,崇祯皇帝的眼睛便离不开这些塘报,顿时感觉自己脖子凉飕飕的,菊花都在隐隐作痛。

  “闯贼于西安建国大顺,改元永昌,竟甚称帝,正月二日,号称百万东进……”

  “山西阳曲各州、县,官民无不迎降,闯贼声势浩大,直逼汾州...汾州若失,太原危矣...祈切圣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