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刚来就逼朕上吊?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史上最强崇祯在线阅读

史上最强崇祯

历史 / 两宋元明

186.66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2-08-12 15:32

书籍摘要: 穿越成崇祯,南有李闯逼着上吊,北有鞑清虎视眈眈,且看朕如何以毒攻毒,让东林党统统去死,做一个乱世昏君!东林诸臣:最怕皇帝不要脸!新书《我真不是木匠皇帝》已发。(普群:1057092116,进V群找管理拉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乌伤公子.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诚信敬业友善.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永恒殒鸩.
    书友等级: 长老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大明:从太孙到皇帝在线阅读
朱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明朝洪武年间, 好在家境还算殷实,可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个脑疾患者。 算了算时间,太子朱标即将早逝,朱英便赶紧跟一直照顾自己的老头子商量了一件大事情。 “老头子,太子朱标要是死了,咱就外出逃难!” 一句话把老头子给震住了! 朱英觉得自己只是率性而为,就是想赚点钱,给大明王朝搞个建设,缔造一个盛世大明。 却没想到,有一天老头子竟然穿着龙袍出现,而且最主要的是,他还要让位与我!
银河明月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王首辅在线阅读
大明朝正德十二年冬,徐晋穿越到江西上饶县一名穷困潦倒的儒童身上。 这一年,明朝皇帝朱厚照正在边镇宣府游玩。 这一年,江西宁王朱宸濠正暗中运作准备谋反。 这一年,家徒四壁的徐晋寻求出路,最终选择考科举,从县试、府试、院试,再到乡试,一路过关斩将,却一步步卷入了宁王朱宸濠造反的漩涡……
陈证道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万历1592在线阅读
这世上有太多的未解也注定无法解开的谜团,比如萧如薰就不知道为何自己能从末世回到五百年前的大明朝。  万历二十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距离神州沦陷还有一个甲子,挽回一切的最后机遇就在眼前。  征西北,征朝鲜,征蒙古,万历三大征,成就绝无仅有的大明战神。  然后。  新的时代开启了。  ——————  新书《东汉末年枭雄志》已发,欢迎大家多多捧场
御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水浒大官人在线阅读
“大郎,该吃药了!” 张正道看着眼前黑乎乎的汤药,喝,还是不喝? 魂穿北宋,看这水浒众生相,有几人,称得上是真英雄? 横枪跃马荡征尘,万种风流难言说。 皂旗青甲烟尘内,凛凛英雄震乾坤!
齐灵公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改革大明之路在线阅读
弘治又怎么样? 正德又怎么样? 老百姓不还是苦哈哈的? 秦睿不服,就直接开干! 带着一暖棚的种苗,秦睿穿越到大明,看看他如何带着大明,走上改革之路?
悠悠一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清客在线阅读
一笔好字不错,二等才情不露,三斤酒量不醉,四季衣服不当,五子围棋不悔,六出昆曲不推,七字歪诗不迟,八张马吊不查,九品头衔不选,十分和气不俗——  溯流五百年,体验遗失久远的生活趣味,贼道三痴倾情力作——《清客》。
贼道三痴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雄起北亚在线阅读
金末乱世,中亚诸国正在蒙古人的铁蹄下迅速沦为废墟,而在东亚,西夏已经臣服,金国的山东 河北 山西 辽西等北方诸省,也都沦为蒙古人的畜牧场。 如果没有意外,蒙古人一统天下的时代即将到来。但就在一代雄主成吉思汗垂垂老矣时,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悄悄煽动了翅膀,将本大局已定的事实带偏了方向。
爱做的事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血沃轩辕在线阅读
“铁血中华”系列的第三部。在明末风云变幻的格局中,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让我中华男儿堂堂正正的站在这块我们所深爱的热土之上。还是那永恒不变的宗旨:我不要公道和公正,我需要的是铁血和刺刀!我们要浇铸出中华民族的钢铁脊梁,我要打造一个——铁血中华!
西方蜘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天汉之国在线阅读
当契丹被新兴的女真人打得风雨飘摇,宋朝君臣喜出望外,派兵乱糟糟地去抢幽燕之地。一阵混乱之后,女真铁骑乘势南下,开封府就此陷落。 在金军纵横中原,山河破碎,百姓涂炭之时,王宵猎穿越千年,来到了这个世界。聚集兵马在宛洛之间,开创一个波澜壮阔的新世界。这个新的帝国,被称为天汉之国。
安化军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史上最强崇祯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刚来就逼朕上吊?

  “御医,皇上龙体究竟如何?”

  大明京师,紫禁城坤宁宫内,一名身穿蟒袍,嗓音尖细的太监询问出声,众人也将目光荟聚到那位御医身上。

  红烛高展,一位身着龙袍的青年闭目躺在金碧辉煌的寝宫里,呼吸时断时续,按照常理来看,显然是就快咽气了。

  坐在一旁的御医发须花白,虽然年过花甲,但仍然尽心尽力的替龙床上那青年诊脉,也许是周围人身份的原因,使得他十分紧张,额头上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周围的各色男女不知御医心中所想,只是屏住心神,静静等待下文。

  坐在龙床上的女子紧紧握着青年的另一只手,凤冠霞帔,丹眼凤眉,脸蛋俏丽白净,浑身上下透着几分清冷,仿佛拒旁人于千里之外。

  但她此时焦心难耐,非常关心青年的安危,仪态万千之时却也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的柔弱一面。

  “翁御医,皇上究竟是怎么了,为何今日一早就昏迷不醒?”

  这个女子微微皱起凤眉,纵然心乱如麻,举手投足间仍显雍容端庄,活脱脱一位受过正经礼教的皇家女子。

  女子问完话好像是打破了宁静的水面,其他人虽然满脸担忧,但也没有多说一句,至于他们心中究竟都是如何去想,那自然无人可知。

  很显然,这位女子的地位,在周围一众人中是非常高的,姓翁的御医浑身一颤,心道还是来了。

  他不敢不回话,只好故作尽力而为的样子,睁开眼睛,深吸口气,直将腰弯到了地上。

  “回皇后的话,下官才疏学浅,不解其中缘由,实是罪该万死...”

  他说完,周皇后果真是红颜震怒。

  “好你个翁炳实,身为太医院御医,却连皇上得了什么病症都不知道,要你何用,来人!”

  皇后震怒,说完这番话,顿时从门外走进来两名魁梧侍卫,熟练的一左一右站在御医身边,似乎只等一声令下就会架人出去。

  那翁炳实面色惶恐,胡子都惊的发颤,“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只是苦苦的告罪求饶,身子如同筛糠般抖动,却说不出任何有营养的话来。

  “皇后饶命......”

  天可怜见,他是真不知道皇上生了什么怪病。

  说起来,皇上昨日还好端端的,今日忽然昏迷不醒,难道是中了什么邪不成,不过这话他也只能在心底想想,那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因为说出来只能死的更快。

  “皇后恕罪,皇后恕罪啊……”

  “哼。”周皇后凤眼一瞥,冷哼一声,正待再说,却忽然发觉身旁那人的手好像动了动。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皇后一把握住崇祯皇帝的手,又惊又喜。

  “手,皇上的手......!”

  此情此景,翁炳实尽管心中惊讶,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趴着,那就是真的是在等死了,赶紧擦擦汗,从地上爬起来为崇祯诊脉。

  这次他的脸色不再像方才那般难看,从忧转喜,喜形于色的拱手道:

  “天佑大明,天佑大明,皇上安然无恙了!”

  其实翁柄实不是在为崇祯皇帝有起色开心,却是在为自己保住一条命高兴,起码不会在流贼打过来之前就死在这里了。

  听到御医都这么说了,况且看他的样子根本不似作假,龙床边围着的男女们都是松了口气,崇祯皇帝还没死,这下有顶梁柱了。

  那身穿蟒袍的太监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也只有皇帝最为亲信的中人,才能有赐穿蟒袍的殊荣。

  王承恩松了口气,挥挥手将众人摒退,自己也是躬身下去,低声的说道:

  “皇上无恙奴婢就放心了,皇后,奴婢这便告退了——”

  王承恩不愧是崇祯皇帝最为信任的内官,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做出适宜选择,周皇后细眉松了松,轻轻的嗯了一声,点头准许。

  听到杂乱的步子声逐渐远去,她这才抬起头柔情似水的看着龙床上那青年,话中带着哭腔:

  “皇上,你我患难多年,妾身离不开你,大明离不开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啊~”

  说到这里,周皇后的未施粉黛的俏脸上陡然滑落几滴香泪,将崇祯皇帝仍显得略为疲惫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不无责备的说道:

  “十七年过去了,妾身眼睁睁看着你日夜的交劳,大明却一日不如一日,难道这真是那建奴所谓的天命吗?”

  突然间,龙床上那青年睁开眼睛,先是畅快的舒了口气,用手替周皇后擦拭泪珠,强自微笑说道:

  “即便有天命,也定属我大明,皇后你多虑了!”

  周皇后惊呆住,继而迫不及待的与崇祯抱在一起,哭泣道:

  “皇上,你总算醒过来了,妾身好害怕。”

  ……

  三日后,崇祯皇帝走在金碧辉煌的大内宫廷,还是感觉有些不真实,但凡一个正常人忽然穿越了,无论成了什么身份,最开始也没有谁会直接适应下来吧。

  前世自己不过是个写历史小说的,穷的差点当裤子,长相不行,更没车没房没存款,不过最喜欢的就是钻研明末清初的历史。

  就算不是什么大学叫兽,闲着没事就在网络上查,再加上不断的买书看,正史野史都有涉猎,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这样学习下来,也应当是小有所成。

  当然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心中对明朝这个华夏最后的正统王朝的叹惋。

  那时候,尽管生活不如意,但是最起码不会有性命之忧。

  有一次从路边摊吃了顿廉价的串子出来,路过彩票投注站的时候身上正好剩俩子儿,便聊胜于无的买了张彩票,选号也没怎么仔细研究过。

  谁成想,这辈子第一次买彩票竟然直接敲了个金蛋,那可是两百万大奖啊,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些可惜。

  “这该死的黄毛,怎么就不能让我花完了再撞呢?”

  回想起来崇祯皇帝还觉得实在可惜,自己就是太高兴喝多了,过马路时被一个行色匆匆的黄毛开摩托撞飞,迷迷糊糊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就在皇宫里看一群人围着自己哭的稀里哗啦。

  其实说实话,起初确定自己穿越成皇帝还挺开心的,美滋滋的想着,就算不是强汉盛唐,南北宋也行,起码能好好享受一把。

  体验体验当皇帝,三宫六院,左拥右抱的感觉。

  后来听周围人谈话,就有些感觉不对劲,这些人的服饰好像不是辫子戏里的鞑清啊!

  直到现在崇祯皇帝终于是明白过来自己在什么朝代,此刻他欲哭无泪,根本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只想着保命。

  没错,就是保命。

  “就算穿越到三国去和刘大耳编草鞋,到处编瞎话感动关羽张飞也行啊,为什么留在明朝当皇帝?”

  明朝的皇帝除了最开始洪武、永乐那两个文治武功样样都行的,其余由于内阁制度几乎没几个是自由的,就连花银子都要编个好点的理由,不然就要被各种讽刺,这皇帝当起来什么意思。

  看看人家鞑清,皇帝出游浩荡的场面,那可真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杀你还得乐呵呵说着菌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奴性教育之下出“忠臣”啊,想想都觉得刺激。

  崇祯皇帝恨恨的一脚踹在白石柱子上,自言自语道:

  “就算是明朝,来个好点的时候不行吗,非得穿到崇祯十七年一月,还有不到三个月李自成就打进来了,这他吗不马上就玩完了?”

  当然了,踹是不敢用力的,因为皇宫大内的白石柱别说你用脚踹,就算用刀去砍一时都不能有什么损毁,质量非常好,气大伤身啊!

  崇祯皇帝抬起头一看,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东暖阁。

  说来有些可笑,门前几个太监见到皇帝来了,立时惊喜的很,其中一个立马机灵的道:

  “参见皇上,东暖阁的折子,奴婢已经为皇上备好了!”

  “……”

  这叫李春的小太监心思鬼精,一句话就引起崇祯注意。

  不过崇祯皇帝听到后一脑门子的黑线,自己心乱如麻,就是碰巧路过,根本没什么批阅奏折的心思。

  不过看这几个太监开心成这个模样,就连门都给自己开好了,当下也不好意思拒绝,崇祯皇帝咳咳两声,故作端庄之态,背着手一脚迈了进去。

  当看见御案上堆积如山的折子和奏疏,崇祯皇帝步子一顿,立马就生出调掉头走出去的心思。

  “不就是看个折子吗,又不会死人,就当小学老师批作业了。”

  犹豫半晌,最后崇祯总算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古人折子上繁体倒竖的字尽管仔细看能明白,但却比较费劲,怎么都感觉非常别扭。

  只是看了一眼,崇祯皇帝的眼睛便离不开这些塘报,顿时感觉自己脖子凉飕飕的,菊花都在隐隐作痛。

  “闯贼于西安建国大顺,改元永昌,竟甚称帝,正月二日,号称百万东进……”

  “山西阳曲各州、县,官民无不迎降,闯贼声势浩大,直逼汾州...汾州若失,太原危矣...祈切圣闻...”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