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艰难的测试

  三人御剑,一人在前,两人在后。

  前方的是一个身穿青云道服的老者,后面的两个非常年轻。

  老者道:“老夫冥云,是本次测试的主持,这次的测试地点是竹山。”老者说完就独自御剑飞走了。

  带方林来时的冷面侍者闻言脸色一变,楠楠道:“这些小子运气也太差了吧,竟然会在竹林测试。”

  最后侍者们把童子们带到了一大片种满竹子的缓坡前。

  御剑飞来的其中一位飞到童子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童子们。

  这时方林不远处的独孤羊冷哼道:“傲什么傲,不就是个内门弟子吗,我独孤羊很快就会超过你们。”

  方林一惊,暗道:原来这两个穿着白衣青云花边,会御剑飞行的人是青云宗的内门弟子,是之前入门的师兄,也就是说如果自己也通过测试,就能像他们一样,穿好看的衣服,会御剑飞行。他心中顿时充满了干劲。

  白衣师兄道:“大家听好了,以我站的这里左右百米为界,你们可以任意选择地方穿越竹林,穿越竹林之后有一个山崖,你们顺着向上爬,日落之前爬到崖顶的,就算通过第一层测试,只有通过第一层测试才有机会加入青云宗,至于没通过的,表现的可圈可点的,侍者会带你们去世俗产业历练。”

  方林不知道什么世俗产业,但是他知道,穿越竹林,不就是爬山吗,粗细不一的竹子虽然茂盛,但应该没有多少难度。

  方林看向周围的童子,别的东西他这个大山出来的孩子不敢说话,但爬山他自信不弱别人。其他的童子同样相互望着,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白衣师兄道:“看来你们都明白规则了,那就出发吧,我和侍者们会看着你们。”

  白衣师兄话音刚落,方林就冲向了竹林,早一步有早一步的优势,这个道理方林还是知道的。和方林有同样想法的不止一人,锦衣童子和独孤羊还有几十个童子都是第一时间就冲向了竹林。

  竹林很大,两千童子冲进竹林,马上就散开了。内部道路看起来很普通,和普通竹林没什么两样,但走起来就不同了。这里的竹叶腐化速度比起正常的竹林来说要缓慢许多,落叶堆在地上难以站稳,加上坡度,一不留神就会滑倒。

  方林冲进竹林后,没走几步就摔了一跤,站起来后方林只能一手扶着竹子,稳步前进。但这样走对体力的消耗很大,走的时间久了,方林累的气喘吁吁,两手一起抓着竹子前进。

  竹林越来越陡,方林难以直立向上爬,不得不手脚并用的向上爬,出门时方母特意做的新衣服在手肘其他关节处都出现了擦痕,变得破烂不堪,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方林爬着,突然手中传来刺痛。他连忙抬手,手掌被划破了无数细小的伤口,鲜血淋漓。他扒开前面的落叶,原来是一根带刺的藤条,自己刚刚就是按住了这东西。

  方林向前方望去,发现前方落叶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出,这种藤条数量不少,其他的方向同样如此。无奈他只好放慢速度,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前进。

  走了许久,竹林越来越陡峭了,藤条也越来越密集,埋头挑路前进,对体力和精神的消耗都是加倍的。

  方林受不了了,靠着竹子坐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想休息一下。

  这里已经看不到别的童子的身影了,应该是被竹子挡住了。

  方林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顺着目光看去,发现来时的侍者,此时正站在一株高高的竹子上面,冷冷的看着自己。

  方林心中羡慕侍者本事的同时,心中被他看的一阵恐慌,起身继续向前爬。

  慢慢的,石头越来越多,竹林越来越稀,麻烦的藤条也消失不见了。

  方林完全摆脱竹林,前面是石头荒坡,有上百童子在荒坡上爬行。

  竟然有这么多童子抢在了自己前面,方林闪过一丝沮丧,不过很快消失了,他们只是运气好,遇到的藤条少,同是六岁大的孩子,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比他们弱。

  方林手脚并用的向前方的童子们追去。

  正午已过,灼热的太阳将它的温度留在了裸露的岩石上,还没有散去。

  方林艰难的在岩石上前行,之前划破的手掌在岩石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血手印。因衣服被划破而露出的皮肤,现在也出现了轻微的烫伤,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因为风沙侵蚀,很多石头都变的十分光滑,难以站立。他刚刚一时疏忽,左腿膝盖磕在了岩石上,渗出了血迹。

  不过方林没有过多注意,看着前面的童子,咬牙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爬,他不信,同样的条件下,我为什么比你们弱?

  荒坡过后,出现了一个断崖,极其陡峭,山崖上垂下来许多麻绳,已经有许多童子拉着麻绳向上爬了。

  趴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锦衣童子和孤独羊。

  方林靠着断崖向上看去,视线有些模糊,荒坡的地面天空两面高温,让他有些轻微中暑。长时间的爬坡和流血的伤口,让他疲惫不堪。

  师兄之前说过只有完成第一层测试才有机会进入青云宗,但方林此时没想那么那么多,他早已不在意能不能进青云宗,心里发出一股狠气,非要追上前面的人不可。

  方林抬头望了望最前面的人,是那个傲娇的小子和锦衣童子,他竟然在最前面,我一个山里出来的小子比爬山还比不过他们吗?

  他找到了一根没人用的麻绳,双手刚抓住麻绳,被藤条拉伤的手掌立刻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但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山壁上到处都是一片片的石头,因为风化的缘故,很多一用力就会掉落,极难接力。留下的坚硬的石头也因为同样的原因也变的十分尖利。

  没多久,方林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变得更加凄惨,不过好在这里是山峰的背面,免去了太阳的酷晒。

  爬到一半,方林发现自己怎么都追不上前面的人,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费力抬头看去,他发现独孤羊和锦衣童子两人已经接近山顶了,并且身形灵动,显然还有余力。

  然后回头向下看去,下面已经没有多少童子了。

  他心中升起一股沮丧,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追上前面的那些人了,难道我真的不如他们?

  看看太阳,已经散发出红色的光辉,时间不多了。

  念头一起,身体各处的伤开始传来剧烈的疼痛,尤其是膝盖处火辣辣的疼,受伤的手掌此时也已经难以找到一点好皮,真想立刻松开双手。

  这时方林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方父方母那晚兴奋的表情,二叔对自己期待,和自己一直期待的外面的世界,美丽的衣服,自由的飞翔...

  这一切只要爬上这个山崖就可以实现了。

  方林咬咬牙,他想自己不能放弃,因为还有力气,就不能放弃,因为意识还清醒,就不能想放弃。

  他榨出所有的力气,继续向上爬,殊不知他这根长长的藤条已经全部染成了血红。

  第一名诞生了,是独孤羊,锦衣童子紧追其后,相差不过一两秒。

  太阳渐渐落下,已经触到了山头。

  陆陆续续的又有许多童子爬到了山顶,他们随意的躺在地上,身上多多少少的挂着伤痕,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这一路很艰难,已经用尽了所有力气。

  这时还在向上爬的童子已经不多了,方林是其中一个,他死死的抓着麻绳一点一点的向上移动。

  “他们赶不上了。”锦衣童子冷漠的说道,然后挑衅的看着独孤羊。

  独孤羊道:“不,有人能赶的上。”

  “你说的谁?”锦衣童子问道,他对慢一步独孤羊到山顶,心里还憋着气呢。

  “打赌吗?”

  太阳已经有一半落入了山中,不肖十分钟就会完全消失,刚刚还在坚持的都已经放弃了,被白衣师兄和侍者接走,还在坚持的只有方林一人。

  白衣师兄不忍的看着方林,许多年了,他都没有见过意志这么坚强的童子,他甚至已经御剑飞到了方林身后张开了双臂,等待他失去意识自己掉下来。

  太阳只剩一条缝隙了。

  锦衣童子笑着说道:“看来是我赢了。”

  这时山崖处突然出现了一只手,然后是头,最后整个身体都翻到了山顶上。是方林,他浑身破烂,泛着红光,有夕阳还有血。

  夕阳最后一缕阳光在他身上结束,他带着笑容昏过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完成了。

  “你输了。”独孤羊走上前去,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取出一粒丹药给方林喂了下去,方林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红晕,伤口也不在流血。

  “紫灵丸?你是独孤家的小子。”从山崖下面赶来的白衣师兄看到这一幕惊出声来。

第2章艰难的测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