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吏在线阅读

秦吏

七月新番

历史·上古先秦·336.84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22-11-26 08:04

(新书《新书》已发,新莽之际,穿越者大战位面之子)战国之末,华夏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有人天生世卿。有人贵为公子。他却重生成秦国小卒黑夫,云梦秦简中的小人物。为免死于沟壑,为掌握自己命运,他奋力向上攀爬。好在,他赶上了一个大时代。六王毕,四海一!千年血统,敌不过军功授爵。六国豪贵,皆被秦吏踩在脚下。黑夫只想笑问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南取百越,北却匈奴,氐羌西遁,楼船东渡。六合之内,皇帝之土。在他参与下,历史有何改变?秦始皇固有一死,天下将分。身为秦吏,又当如何抉择,是推波助澜,还是力挽狂澜?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1章 士伍,请出示身份证!

    秦王政二十年(公元前227年)九月,秦国南郡安陆县,傍晚时分,云梦泽畔下起了雨,激起湖水涟漪阵阵,打得芭蕉七零八落,只有那些落到客舍屋顶上的,才不甘地被瓦片挡住。

  湖边一家简陋的客舍内,鬓角发白的“舍人”,也就是店主人,正哼着楚地歌谣忙里忙外,却听到外边传来一阵狗吠,接着是沉重的敲门声。

  “这么晚还有人来。”他骂了一句,才慢吞吞地挪过去打开门。

  “多谢老丈!”

  来客狼狈地钻了进来,只见他穿着一件湿漉漉的褐衣,下身穿绔,脚踩草鞋,用木棍作簪子,将发髻固定在头顶左侧,一抬头,却见其皮肤黝黑,五官方正,浓眉大眼,颔下无须,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庶民……

  年轻人一抹脸上的雨水,露出一口白牙,朝舍人作揖道:“老丈,天雨道阻,我想在客舍住一晚。”

  “可有验传?”

  一听此人要住店,舍人瞬间从一个普通的乡下老头变得精明起来,目光扫向年轻人腰间短剑。

  “有验传。”

  年轻人埋头在褡裢里掏了掏,将杨木板制成的“验”,以及柳木条削成的“传”小心取出,见上面的文字没被雨水弄湿,这才松了口气,双手交给舍人,同时介绍起自己来。

  “我是安陆县云梦乡士伍,老丈可以叫我黑夫!”

  “黑夫?”

  舍人在云梦乡有不少熟人,唯独没听过这号人物,他的目光在“验”和黑夫脸上来回徘徊,这认真劲,让黑夫有种前世被警察查身份证的错觉,一时间冷汗直冒……

  由不得黑夫不心虚,因为他的身份可以说是真的,也可以说是假的!

  原来,他早就不是原装的秦国人“黑夫”了,而是二十一世纪某省警官学院的学生,毕业后考上了县里的派出所编制,和朋友到湖边游玩庆祝,却为了救一位落水的小男孩不幸溺亡。

  再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硬邦邦的榻上,被一群衣着古朴的“陌生人”包围着嘘寒问暖。

  后来才知道,这是他的母亲、哥哥、弟弟等。自己大概是遭遇了小说里名为“穿越”的烂俗桥段,而且还一口气回到了两千多年前,成了名叫“黑夫”的秦国安陆县青年!

  “黑夫,这不就是那封‘中国最早的家书’里的秦国士兵么。”

  他看过一些节目报道云梦秦简,尤其对“黑夫木牍”印象深刻,却没料到,自己会变成那封信的主人……

  想到自己的未来,他便不寒而栗,电视节目里说,黑夫是在军营里写的信。他们兄弟二人只是秦军普通小卒,不但要执行作战任务,还缺衣少食,必须写信向家里要钱买衣服,说再不寄钱,就要出人命啦!急急急!

  黑夫向家里要的衣服和钱寄到没有,后世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是考古学家肯定的:在发掘过程中,墓里只有这封信而没有黑夫的遗骨,也就是说,黑夫很可能死在秦灭楚的战争中,只留下了这封信,被家人作为一个念想带入墓葬里……

  “我会战死沙场,尸骨无存?”

  黑夫开始绞尽脑汁,如何才能避免日后战死的命运,还不等想出个眉目来,当地村长(里正)就突然找上门来,点名要见他!

  原来,黑夫今年已满17岁,按照秦国的律法,他作为一个成年男子,应该“傅籍”,也就是登记户口名字,并承担服役的义务。

  这下黑夫可傻了眼,以为自己要被拉壮丁上战场了,虽然前世在警官学院受过一些训练,实习时也见过血,但单打独斗是一回事,在千万人厮杀的战场上是一回事。

  他的大哥“衷”听了他的担忧后哈哈大笑,解答了黑夫的疑虑。

  秦国在这方面还是考虑很周全的,作为人生第一次服役,黑夫只需到安陆县城当一个月的“更卒”,帮公家修城站岗,或是接受军事训练,不会上战场的,黑夫这才松了口气。

  安陆县更卒集合的最后期限是十月初一,如今已经九月底,役期如火,黑夫只得匆匆收拾好行囊上路。

  在里门外告别时,母亲和长兄衷对他千叮咛万嘱咐,这让前世年幼丧母,童年孤僻的黑夫感到了一丝家的温暖,开始渐渐认同这个身份……

  到这时,黑夫心里也踏实了许多,他想:“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离那场决定我生死的大战还早,担心也没用,不如多看多听,好好了解这个时代,慢慢想保命之策。”

  于是,黑夫便将焦虑抛在脑后,开始好奇地打量这个被史书称为“暴秦”的国度。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一路上,秦国制度之完备,律法之严明,都让黑夫大吃一惊!以为自己走错了片场,这还是古代么?

  就比如说,他前来投宿这家客舍,舍人索要的“验”“传”。

  “验”就是秦国人的身份证,由巴掌宽的杨木牌制成,上面篆刻有黑夫的籍贯身份:“南郡、安陆县、云梦乡、夕阳里人,名黑夫,家中第二子,是士伍,高七尺五寸。”

  士伍,是秦国对没有爵位的平头老百姓的称呼。此外,秦国百姓比邻而居,五户一伍,十户一什,平日得好好种地,不许随意离乡。若是想出远门,不但要有说得过去的理由,还得由籍贯地所在的村长(里正)、派出所长(亭长)给你写个证明,这便是“传”,相当于秦国人的介绍信。

  和现代一样,在秦国,不带身份证和介绍信不能住店开房,店主敢收留这样的人,就会被罚款,甚至丢掉饭碗!

  所以舍人才对黑夫仔细盘问,细致到他家里有几口人,都是干什么的都要确认,还问他云梦乡夕阳里的几位老人家名字,身体可还好?以确定他身份真伪。

  黑夫早有准备,一一作答,验传也没问题,舍人这才放过他,说道:“原来是去县里服役的士伍,随我进来吧。”

  “唯。”

  黑夫应诺,心里一颗大石头落地暗自庆幸道:“还好,我没有重蹈商鞅的覆辙。”

  黑夫穿越前就听说这个故事,秦孝公死后,被新法触动利益的贵族联合起来,将商鞅打成叛臣,全国通缉。商鞅逃到一个旅馆想要投宿,却因为无法提供验传,而被店主拒之门外。

  商鞅被自己一手创立的制度逼上绝路,真是莫大的讽刺。不过这样也好,在客舍里住的,不太可能有逃犯恶徒,大家都是秦国良民,可以安心睡觉了。

  客舍不大,就是个二进的院落,经过院子时,黑夫看到这里停了一辆马车,大概是某位住店官吏的。

  随后,他跟着舍人来到依东墙而建的一间大屋,但在进门前,舍人又突然回头道:“知道在客舍私斗是重罪么?”

  黑夫忙道:“知道,我绝不会生事。”

  秦国鼓励公战,严谨私斗,跟别人动手的人会被剃掉头发胡须,沦为刑徒。

  “明白就好。”舍人还是让黑夫将所带兵器交出来,才臭着脸打开大屋的门,一股暖意顿时扑面而来……

  屋内已有四五个人,正围着地灶烤火,见老舍人又带来一位客人,便各自挤了挤,其中一个瘦猴般的青年更是热络地招呼道:“小兄弟,来这坐。”

  “汝等稍等,我去准备热汤。”

  老舍人年纪大了,干什么都是慢吞吞的,客舍只给出差官员提供饭食,至于普通百姓,啃自己怀里的干粮就行了,能免费给他们一碗热汤喝,已是仁至义尽。

  黑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盘腿坐下,一边烤着衣服,一边打量同一屋檐下的几人。他们的打扮和黑夫差不多,都是一身褐衣,湿漉漉的。这种天气还出门奔劳的人,都不容易,只一会儿,几个人便聊起天来,从今日的天气,聊到秋后的收成……

  黑夫认真听着,时不时应和几声,他话不多,却很喜欢听别人交谈,可以让他更真切地感受这个时代的人和事,同时吸取有用的信息。

  聊着聊着,话题慢慢偏转,从日常生活转向近来发生的“天下大事”上。

  “汝等可听到传言了?”

  那名招呼黑夫在身边就坐的瘦黑青年,名叫“季婴”,他忽然压低了声音,对黑夫等人道:

  “我听关中来的人说,上个月,有个燕国刺客,竟敢在咸阳宫殿里行刺大王!”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 世界背景

    战国之末,华夏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秦国国力强盛,欲意统一六国。此时韩、赵两国已被秦国大军攻破,楚地也多被侵占。秦国军队直指燕国首都,太子丹派荆轲以献图之名借机刺杀秦始皇。荆轲刺杀未果,秦始皇大怒,派将军领兵攻打燕国,收复其土地。后秦始皇派遣王贲攻打魏国,派遣王翦多次攻打楚国。后齐国直接投降,秦始皇自此一统六国,成为千古一尊,第一次以帝皇之尊君临天下。一统华夏后,秦始皇出兵击打匈奴,分兵多地,逐步击溃匈奴的势力。

     

  2. 地区

    西北胡戎之地

    地区介绍:西北胡戎之地,即陇西、北地以西的河西地、上郡以北的河南、河套地、

    出现章节:第363章《必固其根本》

    地标:陇西、北地、上郡、贺兰山

    地貌:地广人稀、水草宜畜牧

    气候:干燥少雨、冬寒夏热

    风俗人情:民风彪悍、平常无战事时随意游牧以射猎飞禽走兽为职业,形势紧急时则人人练习攻战本领、以便侵袭掠夺,故每逢秋冬时戎狄诸部便越过界线侵扰边郡。

    社会现状:以游牧业为主,生产力水平低

     

    百越

     地区介绍:长沙豫章之南的广袤土地上,有东瓯、闽越、南越、西瓯、骆越南北两千里、东西八千里的越人部族

      出现章节:第579章《两战》

      地标:长沙豫章之南

      地貌:多深山密林险阻之地,车道不通,内部少平原旷野多河流山林

      气候:瘴气流行,夏季炎热多蝮蛇猛兽,疾疫流行

      风俗人情:越人居住在溪谷间、竹林中,熟习水战,惯于用船,生活习性与中原不同

      社会现状:交通不便,易守难攻,各部落信奉不同的神灵

    政治文化:制度

    制度介绍:“验”就是秦国人的身份证,由巴掌宽的杨木牌制成,上面篆刻有人的籍贯身份,

     

    “传”是出远门时由籍贯地所在的村长(里正)、派出所长(亭长)写的证明;

     

      县以县令为长官,治于县寺,铜印黑绶、秩六百石。县丞为次官,治于县狱,铜印黄绶、秩四百石;

     

    “学室”培训专门的法律从业者;

     

    “髡”剃光头发、“黥”面上刺字、“赎黥”则用钱赎买黥罪、“鬼薪”一种苦役,进山打柴;

     

    “乞鞫”复审制度,当事人不服判决,可以在法定时间内请求复审,县里便会将此案通报郡丞,若对郡丞的审判依然不服,可以继续乞鞫,上达咸阳廷尉,由最高法院进行终审,期限为三个月;

     

    “历法”为“颛顼历”,以建亥孟冬之月,即阴历十月一日为岁首;

     

    “食肆”供往来行人吃饭歇脚的地方;

     

    “銗”(xiàng)后世的存钱罐;

     

    “集市”一个封闭的场所,外围有市墙围着,市旗立于市亭之内,商贩待其升起后才能依次入内,管理市场的官吏在市亭处检查证件、货物,商品标明价格,有超过一百钱交易的有契劵作证明,契券上那些长短不一的齿,代表了不同的数额;

     

    “右衽”左衣领压右衣领成“y”形、“左衽”反之,蛮夷或者死人下葬时所用;

     

    “校场”左边,是县卒(每个县都有的常备兵)驻扎的地方,右边,是更卒们的居所,外有

    岗哨;

     

    “军队编制”日常的编制分为六级,即: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战时有“部曲制”,数千人编为一部,由校尉、将军率领;

     

    “考核”一年结束时,郡县官吏的劳绩要对比考核,优者升,劣者贬;乡、里一级,每年的四月、七月、十月、正月,举行耕牛评比大赛。根据各里养的牛的肥壮、力气,评出“最”(优秀)和“殿”(差劲),优秀的奖励,差评的惩罚;更卒训练考核,称之为“旬日大比”;

    “距跃曲踊”深蹲蛙跳;

     

    “十二时辰”鸡鸣(1点到3点),平旦(3点到5点),日出(5点到7点),食时(7点到9点),莫时(9点到11点),日中(11点到13点),日失(13点到15点),下市(15点到17点),舂日(17点到19点),牛羊入(19点到21点),黄昏(21点到23点),人定(23点到1点);

     

    4金为2304钱;

     

    秦国排兵布阵时,要让老卒在前,新卒在后;

     

    伯兄,是对家里大哥的称;

     

    秦国的县级政府,分为民政经济、司法、军事治安三大块,分别由县令、县丞、县尉负责。

    县令是长吏,县丞、县尉是次吏,都是秩四百石,拥有自己单独的治所与官衙。县尉掌治安捕盗之事;

     

    在秦国,除了尉史、牢监之外,各个县的游徼与亭长等负责社会治安的小吏,都由县尉来统领;

     

    屁股微微沾着脚跟,上身挺直叫做“跽”,以示对地位远高于自己之人的庄敬;

     

    人事任免权在县令以及其下属“主吏掾”手中。主吏掾是两百石官吏,和狱掾同级,负责人事任免、官员进退,相当于后世的县委组织部部长;

     

    身为亭长,除了抓贼外,还要手持二尺木牍,向沿途民众普法;

     

    游徼和乡啬夫,三老一样,都是乡一级的官员,年薪百石,有组织乡中更卒训练的任务,亭长直属于县尉体系,游徼等同上吏,有指导亭部的权力;

     

    买卖人口分为合法和非法,其形式有“和卖”“略卖”“掠卖”三种。“和卖”便是安陆县常见的奴隶买卖,六国战俘、蛮夷男女、罪人妻女等,都可以在官府和私人间转手买卖为奴隶,但必须有契券,有官府的小吏在场作证。“略买”是指通过威胁利诱等各种欺骗的手段,将一般平民或其子女买来再卖出去,这和后世的拐卖人口是一样的,秦国是严禁士伍卖儿卖女的,人口籍贯的流动,只能由官府掌控!所以只能私下交易。“掠卖”就是绑架,掠到人口,转手再卖出去。“和卖”尚是合法,但“略卖”和“掠卖”,就是官府严令禁止的非法行为了,尤其是“掠卖”,犯罪性质就更严重;

     

    短刀,挂在腰间,走动时晃动会拍击大腿,为“拍髀”;

     

    鞋子主要有舄(xi)、靴、履等形制,舄是以锦缦文绣缝起来的木底鞋,只有不事生产的贵族才穿。靴是皮质的,战国以后才随着胡服骑射流行开来,常见于官吏、骑手;

     

    “写律于租”是官府在收租之前,先将本年度有关收租事宜的各宗律令逐级下达,从县令到田蔷夫,从田蔷夫到乡里的田部佐,一直到里中田典。“租程”是固定的租额;

     

    田部佐,是田官系统乡一级的官员,相当于后世乡粮管所所长;

     

    秦军步兵的编制分为六级,即: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

    一步敲一下鼓是慢步行进,走十步敲一次鼓是快步行进,鼓声不断是跑步行进、一鼓整兵,二鼓习陈,三鼓趋食,四鼓严办,五鼓就行。闻鼓声合,然后举旗;

     

    万余大军出动,按照《尉缭子》里的行军之法,分成大军、踵军、兴军、分卒几个部分。轻骑侦察兵上身着短甲,下身着紧口裤,足蹬长筒马靴,头戴圆形小帽,帽上有带扣结颔下,还背着弓箭,典型的胡服骑射打扮。兴军要在大军之前二十里活动,分为几个屯,相距三五里,负责探查前路敌情。踵军则是前锋步卒,有两千人,均轻装上阵,未着甲胄。一旦兴军发现敌情,向后方传递信息,踵军就要迅速上前,配合兴军将其击溃,为大军开辟畅通的道路。最庞大的大军则位于前锋之后,是将旗所在,还有戍卒携带着辎重粮食,缓缓而行。大军的两侧,安排“分卒”平行前进,分卒负责占领有利地形,战斗胜利时追击敌人,暂驻待机时保护大军侧翼;

     

    先登,是攻城时率先登城者;

     

    以竹梯攻城,又被称之为“蚁附”;

     

    医生,有食医,相当于后世的营养师,宫廷或者大贵族家里才有,负责为诸侯贵族调整食谱,顺便治疗他们大鱼大肉吃多后的消化不良、肠胃疾病。有疾医,这是最常见的,治疗头疼脑热疾病。有兽医,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掌疗牲畜疾病的。有小儿医、带下医,分别对应儿科和妇科。还有疡(yáng)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刮杀之齐也外科医生。疡医里专门治疗金疡,也就是刀剑伤的人,又称之为金疮医,裹伤、针砭、用药、刮杀,是金疮医的四种疗伤手法。所谓的“疽发身亡”,其实就是伤口感染引起并发症导致的死亡;

     

    普通的士伍,在军中一概梳着偏左的发髻,秦国尚右卑左;

     

    低级的爵位如公士,在军中就可以梳偏右的发髻。上造、簪袅,被允许在偏右的发髻上戴帻,上造赤帻,簪袅苍帻;

     

    户牖,就是门和窗,通常被用来形容方城、荥阳等险关隘口;

     

    一乡三名有秩吏,啬夫、游徼、三老,最低级的里吏,公士、上造即可担任。管理十里治安的亭长,一般要上造、簪袅。乡上的游徼,起码得是簪袅、不更。大夫,在乡上可以做一乡之主乡啬夫,在县上可以做县曹主吏;

     

    骑兵编制与车兵、步兵都不同,五骑一长,十骑一吏,百骑一率,二百骑一将,骑吏和两司马俸禄相同,但在管辖的人数上却更少;

     

    学室,是培养能胜任各种基层工作的秦国公务员——法吏的干部培训学校;

     

    秦国的刑狱由廷尉管,县廷无法抉择的疑难案子可交到郡廷,郡廷也无法处理的案子,则提交到朝廷,由廷尉审理。廷尉的职掌是管理天下刑狱,每年郡县断狱总数,最后要汇总到廷尉。还有制定律令,也是廷尉与御史大夫奉王命,合作修订的。

    政治文化:等级

    爵位

    公士、上造、簪袅、不更、大夫、官大夫、公大夫、公乘、五大夫、左庶长、右庶长、左更、中更、右更、少上造、大上造、驱车庶长、大庶长、伦侯、彻侯;

    官职

    士伍/黔首、亭一级、里一级、狱掾:分管诉讼刑狱的属吏、县尉:负责县的军事和治安、县丞:辅佐县令管理政务、县长:万户以下、县令:万户以上,为一县之长、郡尉、郡丞、郡守、少府。

    政治文化:法律

    《徭律》徭役、更卒,失期一到五日,谇;失期六日到十日,罚一盾;失期十日以上,罚两甲;

    店主收留不带身份证和介绍信的人,会被罚款,甚至丢掉饭碗;

    《田律》“百姓居田舍者毋敢酤酒,田啬夫、部佐谨禁御之,有不从者令其有罪!”;

    《金布律》规定:集市买卖,应分别系木签标明价格;除非是小件物品每件值不到一钱的,不必系签……国营店铺,一切收入都要归公,店主中饱私囊,罚款一甲,若是商家故意哄抬价格,欺骗买家,一旦坐实,就会被市掾吏狠狠罚款;交易所用钱币,无论好坏一并混用,不许挑挑拣拣;

    《秦律》士民赌博,罚二甲;

    《秦律》禁止从质为债务担保,无法还清债务的人,可用劳役偿还;

    《秦律》但凡掌握律令的法官、军法官,敢忘记律令的规定,就用你忘记的那条法律来惩罚你自己;

    《秦律》掠卖人口与强、奸同罪,处以磔刑,分尸弃市只要是事先知情的买主,也与之同罪,事先不知情的买主,黥为城旦舂,其他协助隐瞒者,斩趾为城旦舂;

    《盗律》掠卖人,磔;知人略卖人而与贾,与同罪。其罪当死,再加上强、奸等罪名,当判车裂!其家眷明知里正犯法而不告发,还协助拘禁被卖女子鸢,也当连坐,罚没财产。男子斩趾,为城旦;女子黥面,为隶妾;

    《置吏律》有言,若官员调任别处,必须只身离去,不得带着原先的下属一同离开

    军法里说,诸罚而请不罚者死!诸赏而请不赏者死;

    《秦律》诽谤君王官府施政者,为刑徒。诽谤中伤他人名誉者,若是被人状告到县、乡,得以查实,也要追究诽谤者,判处毒言罪,邻里吵架一般是里吏、三老调节,没动手打架私斗,不会构成刑事诉讼。

    若是因怨生恨,诽谤危害他人名誉,甚至将其他人说成犯法的罪犯,尽管你没有去诬告,不会被判“诬告反坐”,但依然有一个“毒言罪”专门用来治这些长舌之人。此罪,轻者罚钱,重者劳役流放!

    政治文化:食物

    黍”去皮后北方人称黄米子,或称软米子;“臛”则是肉羹;“黍臛”黄米子混合肉煮成的肉粥。

    “膏”肥肉膏,“梁”精米;

    所谓糠籺,就是舂米剩下的糠皮,可以用来喂猪;

    粔籹,古代的一种食品,以蜜和米面搓成细条,组之成束,扭作环形,用油煎熟,犹今之馓子,又称寒具、膏环,属于生活中或宴席上的小甜点小糕点;

    葵菜(冬苋菜),夏种秋收的秋葵,虽然有些苦味,但作菹(腌渍菜)最是可口,叶子嫩的藿可以直接煮了吃,老了的难嚼难咽,多是庶民或隶臣妾吃此物,又称为藿食者,芹除作为鲜菜吃也用作菹;

    酱是菽豆捣碎腌制,乃是秦军出征必不可少的食物;

    臭蒿有清湿热、消肿毒之效;

    宿麦为秋初播种。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相关标签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历史小说上古先秦小说

秦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