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欧尼酱和小桐酱!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2018最爽吃鸡文】刘子浪,人称浪子刘。当然你们也可以叫他钢琴手,帝国鹰眼,爆破鬼才,战神Vic,绝地狙神。一个在“诸神之战”FPS世界大赛上陨落的国产天才少年,原本不愿再碰FPS游戏的他却意外地接触到了绝地求生。于是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刘子浪捡起了那把98K。在这个故事里,有热血的比赛,有温馨的日常,有逗比的队友...还有一个深陷二次元做直播的妹妹!......(书友群:284132344,可以进来一起开黑恰鸡~)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幻羽.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ZeJW.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兰迪已经十一岁了.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电子竞技小说推荐

联盟:我,峡谷新任牧场主!在线阅读
刷野提升全属性。 击杀暗影狼,可捕获暗影狼魂,能够永久性提升自身游戏局势洞察能力。 击杀深红锋喙鸟,提供永久性游戏反应速度。 击杀石头野怪,提供永久性游戏心态。 击杀毒蛤蟆,则提供游戏幸运度…… 那一年,张楚晏凭借令人头皮发麻的绝食性打野风格进入职业战队,自此铸就新一代传奇。 某次赛后冠军采访环节:“观众朋友们都说,你是新一代的野区厂长,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 少年淡然笑了笑:“我觉得牧场主更准确吧。” “额……这是什么意思呢?” “因为一个人刷野太辛苦,有个人帮忙会更简单。所以我不是抢野怪,我只是喜欢分享快乐。” ……
九苍牙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射手凶猛在线阅读
你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什么风格的adc? 是稳健发育,打团化身为无情的输出机器,成为队伍中最稳定的一环? 还是…挽狂澜于既倒,身陷绝境仍不放弃哪怕一丝操作的机会,游走于刀尖之上? 李落: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非系统文,非无敌流,已有完结精品《联盟之佣兵系统》《这个选手罪孽深重》
初四兮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联盟反杀王在线阅读
(内有女选手,不喜勿入) 前世只是一个默默无闻小选手的何评,意外重生回到S7,并获得最强反杀系统。 比赛进行到15分钟,何评一个人操控着杰斯在敌方基地里虐泉。 解说:“出现了出现了,经典15分钟虐泉。” 众队友:“评哥,算了吧,给对面留点面子,大家都在一个赛区混的。” 观众:“好凶残的皮神,不愧是联盟单杀王。” 何评:“虐泉?单杀?我明明是反杀好不好!发育这么好的杰斯,如果不把对面五个人堵在泉水杀,岂不是要被军训到死?!” “系统,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系统无力吐槽并表示你x大你说的都对…… (游戏版本以作者口胡为主)
深夜的诗人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英雄联盟之暴打全球在线阅读
那一年,Faker还没有成为大魔王。  那一年,三星双雄尚未问世。  那一年,LPL还没有沦为韩国殖民地,整个国内尚且还是清一色的全华班阵容。  ……  重生S3,败魔王,斩三星。  零封SKT,暴打全球!  。  ( 本书唯一书友群:250737579)
喵凯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夭寿啦!这网管夺冠了在线阅读
S11赛季,EDG战队不负众望夺得冠军,斩获LPL第三座冠军杯,一时间全网轰动,无数真香玩家被迫履行诺言。 而王睿被室友们“亲切”地堵在宿舍:“王哥,谁说的EDG要能夺冠就去RNG试训的。”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RNG不远,要不要给你垫个打车钱。” 王睿苦了,忽然云顶之弈系统绑定。 【云顶之弈系统,通过击杀玩家可获得赏金,赏金可在英雄卡池中刷出英雄熟练度卡】 【三张一星卡可合成二星卡,三张二星可合成三星卡】 【三星卡=全球第一熟练度】 【恭喜合成三星卡无双剑姬,达成成就:全球第一剑姬】 而正在斗渔直播的呆小妹意外点到了他的陪玩,随着一手剑姬选出,直播间炸锅了: “卧槽!这剑姬六分钟一塔!” “光速四破!!” “虐泉了!” “这剑姬杀疯了!” 当他带妹和呆小妹冲上王者组的那一刻,RNG万人血书敲响RNG大门: “大新闻!LPL出龙了!” “风哥你要大神不,只要你开金口,马上给你送来!” “风哥快下手!我看到IG基地给呆小妹打电话了!” “S12,RNG的时代!到来了!”
百里小咸鱼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在线阅读
【每日十更,唯我仙尊】  【QQ阅读一组签约作品】  重生第一天就差点被辞退。  原因竟然是女老板发不出工资?  为了可以继续上班,工资我来发!  苏辰有苦说不出,这个班必须得上下去!  因为只有在这里,玩绝地求生才能爆钱爆装备!  “叮!获取全系枪械天王级精通!”  “叮!获取百亿资产继承权!”  “叮!获取神级技能:……!”
国服第一神仙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联盟第一吃货中单在线阅读
【新书《联盟:在IG,我说了算》已发,观众老爷们请多多支持!】  峡谷高分路人王陈昊重生回到S7赛季,以20岁高龄新人的身份坐上蛇队首发中单位置。 在生涯首场比赛遭遇一年后的世界冠军IG,对线肉鸡,五分钟被单杀两次,面临崩盘。 在赛后极有可能被迫退役的关键时刻,陈昊觉醒吃货系统。 “检测到宿主正在食用星球杯,奖励球王BUFF,使用武器为球的英雄时操作意识等属性大幅度提升......” 从此,LPL乃至全世界职业联赛迎来了新的统治者,全体职业选手发出强烈抗议。 “求求你们别让他吃烧烤了好吗?玩个中单兰博,敌我双方下路都被他打崩了!”  “他吃东西也就算了,就因为他长得好,咱们lpl最漂亮的女主持被他骗走了!”
月更一千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CSGO:我的准星里无活物在线阅读
“比起flusha.exe,reap.exe更让人头疼。” “如何评价2020年的载物?我的评价是:不如reap!” “这也行?这不是挂????” “寻常比赛,bgm一响,平平无奇,我普哥的比赛,此曲一响,动人心弦!” “背~背起了行囊~” “森破,载物,niko,你们三个站起来,我是说,在座的都是垃圾!” “不要质疑我,我的实力都是靠我自己努力而来,深蓝~给我加点 !”面对一连串的问号,华国无背者,三届top20选手,三届major冠军,浙省一粒米,五步蛇主播,2020的top1本人李普笑着说道。
hold载物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我AD天下无敌在线阅读
周小艺,一个非典型性辅助。 如果说Madlife打破辅助操作的认知,周小艺则是颠覆了玩家对于传统辅助的定义 文能辅佐自家大头AD,一不小心得了个世界第一,武能孤独Carry队伍,从绝境之中扛起来就跑,还跑得贼快。 喜欢的人对他爱不释手,称赞他一生阿怖哥,那些讨厌他的对手提起周小艺,也只能默默感叹一句:此子恐怖如斯! 娃娃:他颠覆了辅助位,他是真正的天才。 Faker:如果晚生几年,我一定会给Zhou打AD。 乌兹:和Zhou搭档我就是世界第一AD。 PDD:这人就怪Carry,一个辅助给他玩出花来了。 杰克:兄弟,再陪我拿一次冠军! 周小艺带着他帅气的AD一路彩虹,势要改变联盟历史,留下一段传奇无敌的旅程! 本书又名《我的辅助恐怖如斯!》《世界第一AD和他的帅气小辅助》
上白萌
日更千字
电子竞技
当前位置: 游戏 电子竞技 落地一把98K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欧尼酱和小桐酱!

  头顶的灯光有些晃眼。

  耳边是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这是哪?

  刘子浪下意识地抬起手遮在额前,透过指缝,透过舞台上空无数飘舞落下的彩带...他看到了舞台左边的比赛席上一个黑发黑眼,戴着黑色口罩的少年正俯身趴在电脑前,肩膀微微抽动。

  而他的身旁的四张椅子上坐着四个看上去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少年,同样面无表情。

  可以说,那一个小区域的气氛是如此的死寂,宛若被遗忘了一般,和诺大场馆中的狂欢的景象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怔怔地看着那个趴在电脑前的少年,刘子浪忽然觉得有点眼熟。

  他下意识地想要靠近一些,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然而就在这时,身旁忽然冲过了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只见他们纷纷冲到了舞台前对着另一侧的比赛席开始疯狂拍照。

  透过人群,依稀看到舞台另一侧的比赛席上站起几个金发碧眼的青年,笑着朝着镜头和台下的粉丝挥手。

  霎时间,台下观众席上无数粉丝也躁动了起来,发出了狂热的欢呼,无数人起身离开观众席疯狂地朝着舞台靠拢。

  人潮汹涌中,刘子浪被冲得七零八落,险些站不稳脚步。

  慌乱之中,他努力仰起头,朝着舞台上又看了一眼。

  此时,先前俯身趴在电脑前的那个戴着黑色口罩的少年刚好也抬起了头。

  两人的目光对上。

  一双通红的眼,泪水像是决堤一般,疯狂地溢出了眼眶。

  这一瞬,刘子浪愣住了!

  那双眼睛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几乎每天都会看到几次。

  因为,那就是他自己。

  ......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床头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刘子浪猛地惊醒!

  环顾四周。

  洁白的房间,干净的床。

  靠近床的窗帘的一角被风轻轻吹起,发出轻声的响动。

  灯光,舞台,彩带,狂呼,史上最耀眼的FPS“诸神之战”...

  霎时间,刚刚的那一切都似乎又忽然变得遥远了起来。

  “又特么做梦了。”刘子浪抬手揉了揉脑门,发出了一声轻笑。

  下一刻,他转头看了下床头柜上一边震动,一边播放铃声的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的备注名称是“小桐酱”三个字。

  这丫头,不会又忘记带钥匙了吧?

  刘子浪摩挲着下巴,心中嘀咕了一句,随手拿起手机滑动了下屏幕,接通电话。

  “喂!怎么了?”

  ...

  沉默...

  ...

  电话那头似乎没有人说话,只是隐隐能听到轻微地呼吸声。

  喂了几声,等了十来秒,电话那头依旧没有声音。

  刘子浪可没有什么好耐性,忍不住道,“你再不说话我挂电话了啊。”

  “不...不要!”一个糯软清脆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这个小丫头片子。”刘子浪心里哼唧了一句,没好气道,“总算肯说话了啊,什么事啊?”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

  半响之后,正当刘子浪不耐烦地想要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才再次传来了一个呐呐的声音,“开...开门。”

  果然又忘记带钥匙了啊!

  听到这话,刘子浪顿时一脸黑线。

  不过转瞬,他却又‘嘿嘿’笑了起来。

  只见他贴着手机,贱贱地说道,“唔...开门可以啊,叫声好听的来,比如...哥哥,或者欧尼酱也行。”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

  片刻之后,传来了一阵忙音。

  电话被挂断了!

  嘿!

  这个小丫头片子!叫声哥哥就那么难吗?

  刘子浪捏了捏自己的脸,心想自己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啦?

  前阵子大一刚入学的时候,不是还有一大帮学姐抢着帮自己搬东西呢来着?

  难道说自己这张脸只对御姐有效,萝莉免疫?

  呸呸呸!

  像我这么帅的人,应该是老少通吃才对。

  一定是那小丫头没眼光!

  对!

  一定是这样!

  ......

  不叫哥哥就老老实实地在外面待着吧!

  躺在床上,双手背在脑后,刘子浪心里恶狠狠地想着。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能在他的心里想一下。

  要是让他真做,他是绝对不敢的!

  真的把那丫头关在门外的话,后妈那边什么反应暂且不说。

  如果让亲爹知道了,准是一脚就直接呼脸踹上来了!

  刘子浪可是知道他那老爹平时西装革履的,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成功人士”。

  但是骨子的因子,却是要多暴力有多暴力!

  ......

  在床上摸索了一阵,找到了昨晚扔在床上的大裤衩,又胡乱找了件T恤套在了身上,顶着一头鸟窝一样蓬乱发型的刘子浪就这么来到了门口。

  开门之前,他灵机一动,透过猫眼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门口站着两只大概十四五岁的小萝莉,都背着书包。

  一个穿着学生制服,扎着双马尾,长得娇小可爱,算是标准的美少女。

  另一个同样穿着学生制服,但看上去要稍微大一些,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倒像是一个乖乖女。

  此时两个小女生正站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什么。

  戴着眼镜的那个不时回头看一眼门,脸上偶尔流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

  而扎着双马尾的那个却是从始至终都没回过头,显然一点都不担心门会不会开这个问题。

  刘子浪见状不由咬牙,心里恨恨道:

  这丫头,还真是吃死自己了。

  .....

  咔哒!

  刘子浪打开了门。

  不过他却没有让开,而是半个身子侧靠着门框,一只手搭在门上,摆了个造型,脸上露出了邻家大哥哥一般的“阳光笑容”。

  当然,如果他的造型能够稍微那么不邋遢一点的话,或许还能凭借一张清秀的脸勉强朝着“阳光男孩”的形象稍微靠拢一些。

  但是眼下,不提那一乱糟糟地头发,大裤衩T恤的造型。

  光是眼角起床还没来得及揩去的眼屎,就已经深深地出卖了他。

  门外。

  看到刘子浪的瞬间,正在说笑的那个娇小女孩,脸上的笑容顿时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冷了下来。

  刘子浪见状顿时眼角一抽。

  这丫头,学变脸的啊!

  不过一旁那个戴着眼镜的“乖乖女”倒是比较让刘子浪满意,十分礼貌地对他躬身问好。

  算了,不和这小丫头计较!

  刘子浪脸上挤出了笑容,努力使得自己看上去“人畜无害”一些,然后笑眯眯地对着那个‘眼镜萝莉’说道,“哦!这是小桐的同学吧,欢迎欢迎,快请进来吧。”

  听到刘子浪的话,“眼镜萝莉”刚要出声说话。

  熟料一旁一直冷着脸的女孩忽然拉了下她的衣袖,将‘眼镜萝莉’的话给压了下去,然后抬起头冷淡地看着刘子浪。

  没有话语,但是意思却很明显。

  两个字,让开!

  .....

  尼玛!

  居然在别的小萝莉面前这么不给我面子!

  刘子浪的火气“蹭”地一下子上来了。

  靠在门框上的他挑了挑眉毛,挺起胸膛,眼神开始左顾右看的乱飘,嘴里恍若无人的吹起了口哨来!

  立威!

  必须得立威!

  刘子浪的心里在咆哮!

  今天一定得让这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叫长兄如父,父爱如山,山崩地裂...

  然而下一刻,刘子浪的身形瞬间委顿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面前的女孩缓缓从包里掏出了手机...

  当然不是报警。

  但是刘子浪却知道,这远远比报警更可怕!

  “咳咳...呵呵...那个啥...”

  刘子浪干咳了两声,在门口伸展了下胳膊,干笑道,“我热个身,正准备出去运动呢,诶!小桐,还愣着干嘛,快带同学进去吧。”

  说着,他便就一边晃动着身体,一边不动声色地让开了门。

  张小桐看了刘子浪一眼,轻哼了一声,然后拉着一旁看着刘子浪发懵的“眼镜萝莉”走进了门。

  门外,刘子浪一边偷眼瞄着门里,晃动胳膊的幅度逐渐小了下来。

  抬头望天,阳光明媚,天空一碧如洗。

  但此时此刻,刘子浪的心里却仿佛乌云密闭,正在下着雨。

  忧桑!

  太尼玛忧桑了!

  刘子浪的脑海中禁不住回想起这个小丫头被母亲领着,刚进自己家门时的情形。

  两个羊角辫,一张怯生生地小脸,低着头,一双黑黑的眼珠不时转一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和人。

  有好奇,更有茫然。

  那天刘子浪原本约了朋友一起比赛,不料却被老爹逼着在卧室刷题,心中十分烦躁。

  卧室门被打开的时候,他立刻不耐烦地看了过去,然后便就对上了一张略显惊慌的小脸。

  小丫头当时一愣之后,匆忙地从自己背后的小书包里拿出一袋小熊饼干,眼睛里有些不舍,但还是讨好地递了过来。

  “哥...哥哥,吃饼干。”

  当时她叫自己什么来着?好像是叫了哥哥吧?

  想到这里,再看看现在。

  当初那个萌萌哒小学生如今已经变成了含苞待放的初中生,自己的“待遇”却也来了个180度的大翻转。

  这感觉真尼玛不是滋味!

  刘子浪无语问苍穹了一会。

  在这个时候,他显然选择性地遗忘了某些细节。

  比如自己那天不但没有接受好意,反而是十分粗暴地将对方推出了门外,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他更不知道小姑娘在手足无措地被推出门外后,对着被关上的房门,怔怔地红了半天眼睛。

  如果知道这一切的话,刘子浪怕是就知道什么叫“天道有轮回”了。

  ......

  就在刘子浪在门口蛋疼无比地“忆苦思甜”的时候,大裤衩兜里的手机铃声再一次响了。

  刘子浪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刚认识不久的大学室友蒲太壮。

  “浪子,干啥玩意那?”

  电话刚一接通,一股浓浓的东北大碴子味的口音就响了起来。

  “没啥,在家呢。”

  刘子浪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门口的墙根踢了两下脚。

  刚刚被那丫头搞得很没面子,他正在考虑眼下到底要不要回去。

  熟料电话那头一听这话,立刻扯着嗓门道,“靠!那来学校啊!翱翔知道不,哥几个都在等你呢!”

  “等我干嘛?”刘子浪听得有些疑惑。

  “打游戏啊!最近哥几个发现了一个可好玩的游戏,整个网吧都在玩。”

  刘子浪经历过一些事情,现在对游戏的热爱已经没那么高了。

  听到这话,不由意兴索然道,“别!我不玩LOL,上次玩的时候你和馒头那小子差点打死我。”

  “别啊!不是LOL!”电话那边的蒲太壮说到这里,身边有人喊他。

  他回头和人说了句话,然后又冲着电话说道,“你赶紧的!我们三缺一,先挂了哈。”

  说完,不等刘子浪追问到底什么游戏,那边便就挂掉了电话。

  刘子浪看着电话发了下呆。

  心里琢磨现在进去,那丫头估计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要是平时没人也就算了,但现在还有个“眼镜萝莉”在,自己的英明神武的形象可不能就此毁于一旦,

  想到这里,他索性也没回家,直接出门在路口打了个车朝着学校驶去。

  ......

  刘子浪走后没多久,门里张小桐的房间被打开了。

  她从客厅的冰箱里拿出两瓶果汁,故作不经意地瞥了眼刘子浪半开的房门,抬起脚步往回走。

  不过没走几步,她却是忽然又停了下来,小巧的耳朵微微竖起,听了下刘子浪房门里的动静。

  一切都很安静。

  张小桐迟疑了下,最后还是忍不住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靠近房门,有些心虚地朝着里面故作无意地瞄了一眼。

  乱遭遭的房间,胡乱扔的衣服,没有叠起的被子...

  唯独没有人的身影。

  哼!

  张小桐见状轻哼了一声,咬了咬嘴唇。

  就在这时,她的肩膀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啊!

  张小桐顿时吓了一跳,一转头却发现是自己的同学。

  “小桐,你在这干嘛?”眼镜萝莉好奇地朝着张小桐刚刚偷瞄的方向看了一眼。

  “没...没什么。”张小桐慌忙摆了摆手,然后故作无事地示意了一下手里的果汁,“我来给你拿喝的,走吧!别在这里了,我们快进去吧,今天要把舞蹈录好上传呢。”

  “噢噢,对哦。”眼镜萝莉呆呆地点了点头,忽然转头好奇问道,“对了小桐,刚刚那个人是谁啊,你哥哥吗?”

  “不是!”话音刚落,张小桐立刻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然后她转头看了眼刘子浪的房间,皱了皱眉,“一个讨厌的人,别提他了。”

  阿嚏!

  出租车里,刘子浪揉了揉鼻子。

  心里暗道,那帮孙子不会在骂我吧?

  等会儿会死人吗?

  他抬头看了眼车前的道路,国庆期间的堵车确实十分严重,不过这会儿已经好上很多。

  和前排的司机师傅打了个招呼后,躺在后排的他再次微微闭上了眼睛。

  ......

  刘子浪目前就读的是江海大学,他勉强算是一个半个江海本地人,而他现在居住的地方,则是父亲早年趁着房价疯涨前置办的住处。

  因为离学校近的缘故,父亲和母亲又忙着生意上的事,在江海的另一个住处过着“二人世界”,所以现在那里只有他和张小桐两人在住。

  三年前因为某些事情,刘子浪在考上江海大学后休学,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

  刘子浪的老爹自然暴跳如雷,好在家里有些关系,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总算保住了刘子浪的学籍,搞了个“因病休学”。

  别看刘子浪平时一副吊儿郎当,不着调的样子。

  其实要是认真说起来,他初高中那会儿可是远近闻名的“小神童”。

  原因无他,刘子浪不仅是学习成绩在重点高中遥遥领先,他的年龄也比周围同学的平均年龄小上三岁左右。

  所以当时他虽然比不上那些十一二岁就进中科院之类的“真神童”,但当十五岁的刘子浪参加高考被江海大学录取的时候,还是在亲朋好友之中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的。

  当时刘子浪的老爹刘毅刚也是自觉颜面大涨,满脸红光地广宴宾客,还大手一挥给刘子浪包了个大红包。

  然后等到第二天他一觉睡醒...

  刘子浪人没了。

  ......

  躺在车上眯眼打盹的刘子浪,脑海中有一搭没一搭地回想着这些往事。

  过了一会儿之后,出租车速度下降,最后在一家网络会所的门前停了下来。

  刘子浪付了钱,打开车门。

  门口三个勾肩搭背的人看到刘子浪后,立刻眼睛一亮,笑着迎了上来。

  ......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