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冰糖葫芦

  在统领刘安离去之后,院子里除去来来往往的仆人,就只剩下秦平丘与其身后分别侍立左右的小鱼与战伦二人,以及在秦平丘与督尉许昌吉扯牛皮时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此处的管家何龙马。

  “好些日子没有回来了,对这府中的事物都有些陌生了,而且小鱼和战伦两个以前也不曾来过这洛京的燕扬王府,”秦平丘将目光看向了身后的两人,笑意盎然。“赶巧今日何伯您也在这里,倒不如河伯领我们走上一走呗?也能帮小鱼跟战伦认个路,可以吗?何伯。”

  听到秦平丘对自己的称谓,何管家也没有异常,早已见怪不怪了,府内的两个世子对于他们这些个府中的老人,都是敬爱有加的,这也并非何管家他们倚老卖老,而是府中的王妃为人极好,对两位世子谆谆教诲。

  要不怎么说他何龙马运气不错,找了个好主子呢!

  “世子的要求,小老儿又怎会说不呢,世子你直说就好,你这个请求的语气,用的小老儿有些惶恐了,要是王妃在这,还不得骂我一句倚老卖老,罚我去开一个月的大门,哈哈哈哈!”何管家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后,更是笑了起来。

  经过何管家这么一弄气氛瞬间变得轻快了许多。小鱼虽说是秦平丘的贴身大丫鬟燕扬王府内的一等丫头,但毕竟资历尚浅,面对王府内的老人时有些胆怯也属正常,更何况是面对一个已经离开燕扬两州十八年从未蒙面的老前辈,拘谨就在意料之中了,至于一旁的战伦,那是一个自带寒冷孤傲气场的男人,冷漠淡然是其自身携带的属性。

  而但看到何管家这么平易近人的表现之后,侍女小鱼心头那座畏惧的大山烟消云散,甜甜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脸上,至于战伦嘛!其嘴角的弧度出卖了他被何伯这个不搞笑的冷笑话所逗笑的事实。

  “啧啧!你们两个运气不错啊!何管家亲自出手为你们介绍,这可是涨见识的大好时机,你们不知道那句直至今日在王府的侍从口中依旧广为流传的口头禅——巧嘴门房,舌吐龙马。说的就是你们眼前这位,你说是吧!何叔叔。”

  一句略显突兀的话语,寻声望去,只见此时从门外走出一活蹦乱跳的倩影,正是清晨时与侍女小鱼分离的黄昭英,只见此时其右手拿着一把冰糖葫芦,虽说具体看不出有多少根,但是少说也得有个十来根吧。

  左手则抬着由黄纸包着的糕点,已经拆开了,看颜色似乎绿豆糕和桂花糕都有。除此之外,其手腕、手肘上还挂满了大小不一的黄纸盒,八九不离十估计也是吃的。

  “英儿姐姐,你回来了啊,”侍女小鱼说道。

  “哈哈哈!原来黄家丫头回来了,还带着这么多东西,也不怕撑着。”何管家笑着调侃道。

  黄昭英的父亲与何管家皆是府内的老人,以前何管家在燕州燕扬王府做门房之时,大家朝夕相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自然都是熟人,黄管家与何龙马同辈论交,如此一来,黄昭英叫何管家一声叔叔倒也是并无不可。

  几句话的光景,黄昭英已经走到近前。

  “喏!”

  她轻哼一声,而后将其手中的冰糖葫芦递向众人,邀众人吃,这冰糖葫芦卖相不错,金黄剔透。

  何管家摆了摆手说道“老头子我的牙口可吃不了这玩意,还是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吃吧!”

  秦平丘在抽出一根大大的吃了一口后,评价道:

  “味道不错”

  听闻此言,刚好伸手拿过一根冰糖葫芦的战伦再次从黄昭英的手中硬抠了两根冰糖葫芦,招了黄昭英好一通白眼。

  想不到我们这个高冷的持剑少年,竟还是个冰糖葫芦爱好者。

  最后伸手的是小鱼,小鱼才刚刚伸手,却只见黄昭英将另外一只手里的糕点递给了小鱼,小鱼虽说不解,但也是伸手接过,这时腾出左手的黄昭英变戏法似的从怀中掏出一黄色纸盒,将手中的冰糖葫芦全部放入黄色纸盒后,又将黄色纸盒递给了小鱼,说道

  “这些都是你的,听那做冰糖葫芦手艺的师父说,他这糖是秘制的,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的确是甜的很,小鱼儿你多吃点啊!”

  “嗯!”小鱼的眼睛都快弯成月牙了,开心的要紧。

  燕扬王府之内,虽说侍从也分等级,但当你真正的融入其内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其内并没有那些古族世家的森严等级,反之因为府里的主子们待人不错,所以府内其乐融融,也没有那些奴大欺主、奴仆相争的事情。

  府里的人安乐的很,这或许是因为那猎户异军突起不过几十年。

  比之那些古族世家们立世动不动就是成百上千年而言,时间短了些,底蕴显得不足。

  看着眼前这四个其乐融融的年轻人,何管家布满皱纹的面颊不由得有了笑意。

  我们的何管家还没等得及感怀时光易逝,就被侍女小鱼的一句话给打断了。“何管家,刚才英儿姐姐说您就是府中那个巧嘴门房舌吐龙马的人是吗?”

  “哦!就是说本家还真有人记得我何门房,竟然还吹嘘着我当年的事迹。”何管家意外的说道,可是神色却有些激动。

  洛京燕扬王府内的侍从大都会将远处燕州境内的燕扬王府称作本家,这并非是对先帝御赐的洛京燕扬王府不屑一顾,而是因燕扬王是大嬴封土裂疆的一字并肩王,主府落座于封地自然也是顺理成章。

  至于何管家方才的激动,也属正常,如今洛京燕扬王府内的老侍从们,除去何管家外,都是自十八年前洛京燕扬王府开府以来,在洛京招寻的本地人,而何管家是唯一一个从燕州本家来的,作为一个离家十八年的老朽而言,听到本家中依然有人偶尔会提及自己,激动不过是顺理成章的感情宣泄罢了。

  “这个倒是真的,就连我都有听到过,就是当年何伯您闲暇时偷偷的溜出王府在燕州茶楼里说书,被那些听书人唤作何大家的趣事,您要是还不信,就问问战伦呗!我觉着他应该也有听过。”秦平丘笑着说道。

  听闻秦平丘之言,明明为人处世圆滑世故的何管家,竟然将求证的目光向了正在吃着冰糖葫芦的战伦。

  “嗯!”战伦虽说平日里冷了点,但聪慧的他又怎会看不出何管家的殷切,似乎觉着方才秦平丘的言论不够有说服力,又补充道“大概说的是夸何管家你机警,昔日在燕州做门房闲暇时,还能偷偷的出去挣些听书人的钱,而后更是一步登天,坐了这燕扬王府的大管家,成了大人物。”

  “哈哈哈!那是,在这过去的大半辈子里,我小老儿的运气一直不差。”何管家笑道。

  “好!走,我带你们好好逛逛这燕扬王府,”何管家心情大好。

  “这燕州王府之内啊!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莫过于拿块牌匾,那可是先帝亲笔给题的字,珍贵异常。

  “当然了,湖心亭里的那块顽石也是有一段故事的……”

  “这燕扬王府的布局啊!妙就妙在……”

  ……

  ……

  

第八章 冰糖葫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