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铁木皇妃

  何管家在燕州酒楼说书之时被唤作何大家的名头可不是盖的,着实是有着几斤几两的真本事固着底部的跟脚,巧嘴门房口吐龙马的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

  说个先帝御赐牌匾,其舌吐莲花就此做了前因后果的细致分析与故事联想,说块石头,其也硬生生的讲了七种不同版本却各有佐证的传说,那佐证的时间地点毫厘不差,甚至连情节都合情合理。

  这些个本事在说书人这整个行当里,能做到如此珠圆玉润的恐怕也没有多少。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何管家这些年太过悠闲,对此使了大把的力气,力气用的多了,知道的自然也就多了。

  不过,虽说这故事讲的是精彩纷呈引人入胜,但着实是太耗时了些,不过是转了几处看了几个地方,太阳就仿若低处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得,逃的老高。

  这次“参观游园”在侍从们前来禀告膳食已然备妥的声音中结束。单是看秦平丘等人脸上仍有浓厚的未尽兴之意,就可知何管家的确是有两把刷子,说不得是个被燕扬王府的杂事俗物给耽误的说书大家苗子。

  ……

  整个天下,能学的要学的东西很多,往大了说,除却三百六十行里各个行当内的核心技术与各中的高雅龌龊外,不外乎文武二字。

  对于向秦平丘这样出身高贵的世家子弟而言,三百六十行中的绝大部分注定与其无缘,所以说到底其要学的不过文武二字罢了。

  文武两字,皆在于积累、苦练,非朝夕之功。

  燕扬王府书房之内,满室的书籍不染一丝尘灰,这满满当当的书,都是十八前先帝为死去的燕扬王开府之时,所一并赠予的物件。

  可惜世人皆知,对于读书这件事情而言,燕扬王除却酷爱钻研兵书之外其他的一律不喜,这屋子里满满当当的书中有些怕是直到今日都没翻开过。

  “小鱼,你觉着我这字怎么样?”

  过秦平丘端坐于书案之前,狼毫弯扭之时,笔墨挥洒之间,一个个文字跃于纸上,字体工整刚劲有力,随便看上一眼,就知道写字之人在这上面是下了几分功夫的。

  “世子的字,自然是极好的,”小鱼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好侍女,在其口中你绝对不会听到半个她说自家主子不好的字眼。

  顺着小鱼的角度看去,认真时的平丘殿下,脸庞线条棱角分明倒是有点说不出的小帅。

  “嗯!小丫头就是有眼光,你说为什么你战伦哥怎么就说不出,这样听着就让我心情愉悦的话呢?”

  秦平丘持着毛笔全神贯注,字句停顿之时不时的与小鱼交谈几句,说完后还不忘损一句站在一旁的战伦,小表情还有些幽怨。

  “我只是不想昧着良心说话罢了!就你这字写的还没小英儿好呢,”战伦的语气冷冷的,就如往常一般无二。

  “呵呵呵!”听闻此言,小鱼抿嘴偷笑,银铃般的笑声很是悦耳,说是偷笑,可是声音却是一点都不小,对于自家刚刚吃瘪的主子全无半点顾忌。

  “昧着良心?”秦平丘左右的眉毛都快皱到了一起,

  “你写的字还比不上小英儿,这是王妃亲口说的,当时大家都在啊!”战伦缓缓的接道,似乎是觉得刚才的话少了点依据,又补充了一句。

  正当这满是和谐之时,一道紫衣倩影从大开的书房门口走了进来,脚步行进有据步履平稳。

  “殿下,何叔叔让我来转告你一声,说是皇宫内务府里的刘公公带着几个小黄门朝着我们王府这边走来,要殿下你准备着。”站定后的黄昭英眼神一挑平静的说道。

  “哦!让何伯把人都带到正厅上吧!我稍后就到。”我们平丘世子缓缓答道,神态与黄昭英相似,都淡定的有些过分了。

  “正式点也好,一板一眼做事终归是好的,”

  听闻此言,黄昭英一挑眉,走到门外对一个侍卫呢喃吩咐了几句,想来是告诉他让何管家将人带到正厅的事情,做完这一切后其又走了进来。

  “殿下,这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吧!你这样……”小鱼一脸急促,似是为自己这不务正业的主子着急,这都有皇宫里的公公来了,殿下咋还这么淡定呢!

  秦平丘笑的很阳光,他将手中的毛笔放到笔架之上,少女小鱼方才为其磨得墨此时就静静地躺在一旁,放下笔后,他从小鱼手中接过叠的整齐的绸巾,擦过手后就又将毛巾递了回去,抽手时还不忘光明正大的剜了一下少女的鼻子。

  随后说道“你个笨鱼,怎么就……哎!不过也是,太聪明了的话放在身边也是浪费。”

  听闻此言,小鱼嘟了嘟嘴,一脸的委屈。

  “小鱼哪里笨了,要不这些年来某人老是那么多事,小鱼需要忙着照顾某人的起居,都没时间陪我一道去女苑学习,这种关乎帝国古律的规格分析,又需要什么脑子,是个识字的人都可以明白。”能说出这样话的,自然与小鱼情同姐妹的护妹狂魔黄昭英了。

  听到有人为自己出头,小丫头顿时阴转晴,圆圆的小酒窝着实可爱。

  见此,秦平丘面露苦笑,心里暗暗的怀疑,黄昭英与小鱼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关系,是自己不知道的?

  黄昭英虽说生性跳脱,但每次遇事之时定然是临危不惧进退有度,但是这个性格每次遇到小鱼就似乎再也不起作用了,黄昭英就如同护食的野犬一般,要是谁对小鱼有了歹意,冲在最前,叫唤的最凶的,定然是小鱼的这个英儿姐姐。

  甚至秦平丘有时在想,黄昭英老是喜欢跟自己对着干,原因就在小鱼身上。

  “好好好,小鱼不笨,行了吧,”秦平丘秉持从自家老爹身上沿袭下来的好男不跟女斗的优良传统。

  “殿下,英儿姐姐,你们直到现在还没告诉我这皇宫里的公公来此所为何事,还有为什么你们两个都这般淡定?”见到自己的殿下吃瘪,开心的小鱼打破僵局。

  “按何叔叔刚才所说的规模来看,定然不可能是前来传旨,毕竟一个内务府蓝衣总管加之几个黄门,这可不合帝国传达帝旨圣听的规格。如此一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口谕或者手谕喽!只是不知,到底是何人的意思,是已登大宝三年的新帝?亦或者是出自天下闻名遐迩的皇太后之手。”黄昭英语气一调,疑问之意尽显。

  “这个嘛,倒也不难猜,定然是新帝亲笔所写的手谕,你信不信?”

  “你确定?”黄昭英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一句,“按帝国惯例古规而言,新帝与皇太后两人无论是谁来传这个口谕都合规矩,你确定单单是为你这个名声不显的燕扬小世子接风洗尘,会劳烦到那位被天下人称作有千古皇资质的新帝,再者由新帝出面的话,似乎也不合适啊!”黄昭英一脸不服,脸上写满了真的吗?我觉得你不行的表情。

  

第九章 铁木皇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