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蓝衣总管

  “为什么不呢?”秦平丘道,其绕有深味的看了黄昭英一眼,接着说道“还是你觉着,这件事情应当由那位深居后宫的皇太后来做更加合适。”

  “难道不是嘛!燕扬王与先帝情同兄弟,是换过命的交情,按这大嬴百姓的看法,额!当然了这个看法确实是有些太过理想化,但是在他们那些人眼中,你与新帝同辈,为你接风洗尘这样的事情,由皇上主持倒是合了那些个残卒烈士的心意,但是若论及提议倡导嘛!即使这些年来皇太后身体越来越差不能亲自出席,但是说个口谕嘛!似乎还是由身为长辈的皇太后来做更加合适吧!”黄昭英缓缓分析道,神色笃定,临了还不忘加上一句“这更合天下人的心。”

  “啪!啪!啪!不错不错,看来柳姨将你送到女苑的这几年,你倒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啊,也不枉费母后对你的疼爱,”听完黄昭英的侃侃而谈,秦平丘鼓了鼓掌,而后又接着说道:

  “你说的,都没什么差错,按理来说确实是由皇太后来做这件事情,更能显示出天家容人与待人之道,而且连你都能想到的,金銮殿上那位作为大嬴人都心向笃定的未来圣主,也一定看得到,晓得个中长短。”

  “对啊!既然如此那你干嘛还笃定是新帝口谕,而并非是……”黄昭英不解的反问道,

  “你说的都没错,不过你忘记了一点,而且这点方才你也说了,我不过是燕扬次子,不过是死去燕扬王膝下最名声不显的世子,你不觉得这样的规格于我秦平丘而言,高了些。哈哈哈!”秦平丘说完之后咧牙一笑,似有自我嘲讽的尴尬之意。

  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解释道:“而且这些年新帝愈发倚重定玄王,姑苏明岸那个老不休与我家的恩怨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太后与新帝为了照顾自家皇弟与皇叔的面子,对待我时定然会有所克制,如此一来就造就了此番情景,如果此番进京的是我那兄长,上述那些就是子虚乌有的揣测,自然是不复存在,你方才作的分析,也就会成为这件事情真实的发展趋势,但是当进京的人变成我嘛!出于种种考量,规格恐怕是会降一筹,皇太后口谕就不要想了,对于天家而言这个是照顾定玄王面子时最好找的借口,毕竟皇太后身体不好已经好些年了,大家也都知道,用这个当借口,天下人也无可指摘,所以最合理自然是新帝的口谕,然后如此一来,新帝主持自然也是不可能了,就是不知主持的会是新帝的那位皇兄皇弟。”

  “咦!殿下,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大世子的那位素未谋面的未过门的妻子乐华长公主呢?”女人脑回路有些清奇,方才还一脸疑惑黄昭英此时满脸好奇的问道。

  对于黄昭英对自己时而殿下长殿下短的尊敬,时而不合规矩的无礼,秦平丘早已习以为常,甚至难以以言语苛责,毕竟人家可是差点被自家母后收了作干女儿的人,虽说在识时务的黄管家一味坚持下,王妃与黄昭英之间不曾行过收干女儿的礼节,但是整个燕州燕扬王府里的人都知道,自家的王妃对自己这个假的干女儿,那是相当好。秦平丘至今也没想明白,为何自家母后撇下可爱聪慧的自己与兄长,硬是要收这么个顽皮丫头作干女儿。

  最过分的就是这黄昭英竟然还比自己大上两个多月。

  “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在我看来,可能最大的应该还是那位由异国远赴洛京的铁木皇妃。”秦平丘拿起自己方才写好的手稿,举至眼前,细细端详。

  “铁木皇妃吗?”黄昭英疑惑道。

  “好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人家亲自送到府里,总得去迎迎不是。”秦平丘说完,将刚刚看完的手稿又放到书案之上,还不忘微笑,一脸自豪之意,似是对自己的字颇为满意。

  放下手稿后,就率先出了书房。

  见此,作为秦平丘贴身大丫头的小鱼跟了上去。

  疑惑的黄昭英也连忙跟上,似是要亲耳去听听那刘公公到底带了什么口谕,证实秦平丘之言是否属实。

  说及铁木皇妃倒是不得不多说一句,虽说大嬴建国至今不过二十余年,但是对于一些必要古规惯例,或沿袭或借鉴,如今的大嬴已经有了一套属于自己完整的古规。然而在大嬴古规惯历中,帝国皇帝的女人被分为五等,最高的自然是皇后,其下则是贵妃、嫔妃、贵人以及随时等候帝皇宠幸却毫无地位而言的才人,在这其中并没有铁木皇妃所用的皇妃这种唤法,而且,于此相反皇妃之称倒是于皇室亲王正妻的王妃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铁木皇妃这个不合建制尊称的出现,也是藏着好些故事,好些个让天下的才女名媛们心生情愫荡漾的故事。

  新帝自幼聪慧,政史、谋略、待人之道皆是上上佳,聪慧到何等程度呢?用一首流离于民间的打油诗来说最为合适:

  彗星明子,降大嬴,五岁破嫡长古规,居东宫啊!宗门府七岁不开帝王学,大嬴当兴,强嬴愈强……

  这首被编成许多个调子的打油诗,写的挺长的,后面还有几句,但是无关轻重。

  内容很简单,就说了两件事,一呢是五岁时,破了嫡长子继承的古规坐上了东宫之位,当了太子。七岁时负责培养皇子的宗门府不再为其他皇子教授帝皇道。

  这个故事所讲的,正是当今的大嬴新帝,亦是儒林三子中的人才,他有一个特诗意的名字,唤作姑苏予奇。

  而铁木皇妃这个称呼的由来,也与此有关,新帝因为自身之才,在其七岁之时就绝了自家兄弟们抢夺九五至尊位的希望。其意气风发,气势之盛可想而知。时光就这样的缓缓而逝,转眼间就到了新帝十六岁之时,依着古例,十六岁的年纪,此时哪怕是寻常的帝家皇子都需要为自个找个媳妇,以此巩固帝族人脉同时也安安群臣的心,对于早已锁死至尊位的姑苏予奇更是如此。

  天才嘛!总是那么卓尔不凡、不同寻常。他竟与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的侍女南婉儿私定了终生,两人一个是天之骄子自小恃才傲物,一个是老实本分的侍女,在接到先帝准备为其招婚的圣旨之后。

  我们的姑苏予奇太子不顾南婉儿的苦心劝拦,跑到了金銮殿上,吼了声——不。

  多年一起生活,两人两小无猜,私定终身,倒也是挺符合世俗中的种种幻想,但姑苏予奇帝储的身份注定了这一切定然不会那么简单。

  先帝震怒,出手就是以勾引皇储的罪名要诛了南婉儿九族,虽说满朝群臣都知道,南婉儿能蛊惑聪慧似妖的太子,这怎么可能!

  太子会如此作为,就只能说明两人是真心相爱。

  但在震怒的先帝面前,众人都不敢多说哪怕一句话,至于点明劝谏,先不说太子所为确实不合规矩,再者怒虎捋须,找死不成。

  这时拦在先帝身前的,又是我们这聪慧近妖的太子殿下,太子的一而三再而二的挑战和固执成了压断陛下理智的的最后一根稻草,戎马一生的先帝拔出了御剑,要不是冷天奇大将军拉着,以先帝往昔的脾气,太子那日怕是要血溅当场。

  冷静下来的先帝退让了,允许太子姑苏予奇收纳南婉儿为妾,甚至允了贵妃之位,贵妃之尊对于一个侍女而言,个中差别难以一言详尽,然而我们的太子殿下依旧不同意,更是说出了那句:

  “纵管神州无尽俗粉庸黛,只有婉儿能为我妻。”

  “婉儿能得殿下知遇,已是千百辈的福分,婉儿不要别的了……”南婉儿哭的死去活来,也感动的一塌糊涂。

  南婉儿的苦苦劝诫,并没有什么用,出身妻妾成群为俗,妻妾观念最为淡薄的皇家,专情的姑苏予奇显得那么另类,甚至有点傻。

  昔日的聪明,仿若过眼云烟,打小聪慧近妖的姑苏予奇变得有点傻,甚至连个步都不会让,至于妥协更是无从谈起,他坚持要以南婉儿为正妻,想让南婉儿做自己的皇后。

  要以一介侍女之出身,充任后宫之首,这是他的打算。

  金銮殿上,先帝怒骂了一声

  “竖子,你休想,”

  而后喷了口血,在群臣的目光里缓缓倒下。

  似乎也正是从那时起,先帝的身体顿时变差了许多,因此有些有心人常说,先帝之所以在两年后就黯然离世,与当年的此事怕是有些关系。

  醒来后的先帝第一件事情,就是传旨罢了姑苏予奇东宫太子之尊,将姑苏予奇与南婉儿二人一并关到了大理寺。

  

物柒说
今天刚开始写的时候,好难受啊!   写了一个半小时,就写了五百个字,   只能心里暗暗的自我吐槽:假的吧!兄弟,无奈,手动落泪

第十章 蓝衣总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