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姐弟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他叫陆希言,是神鬼莫测的“军师”,白天,他是上海滩法租界著名的外科医生,法捕房首席顾问,周旋于各种势力之间,晚上,化身红色“判官”,杀汉奸,除国贼,威名赫赫,功勋卓著,成为一名幕后英雄。书友群号:80820059非诚勿扰!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田医生.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胡萝卜土豆泥.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踏雪无痕2008.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谍战特工小说推荐

营川1934在线阅读
故事发生1934年,东北港城营川。
羿落九日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抗战从伪装者开始在线阅读
看谍战剧伪装者,装甲兵连长李海穿越了。 穿越到伪装者世界成为了王天风的学生。 绑定了特工系统! 和于曼丽成为了生死搭档! 虽然暂时碌碌无名,但即将名扬天下!
特别堂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海孤雁在线阅读
林默像一头孤狼在日谍的背后默默注视着,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一次又一次的让他们从我们的土地上,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怕热胖子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孤岛谍战在线阅读
胡孝民在上海成为孤岛时,用军统身份打入76号,借敌之手,办己之事,一路升迁,一路抗日,算计他的,都被他算计,陷害他的,都被他陷害。本书算是《交锋2》  新书《对垒》已经上传啦,重回谍战,可以一看。  现代法医穿越南宋,只想破几个小案改变命运,却无意与金国、西夏、蒙古等多国密谍交锋,他能否改变历史?让中华民族再次站在世界之巅?  新书《南宋第一密探》上传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换个朝代,继续谍战!
可大可小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影锋刃在线阅读
1937年7月7日,日军在北平附近挑起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在全国抗战最艰难的时期,潜伏在敌后无名英雄们,为我中华民族抗战做出重大贡献。 1940年九月中旬,中共地下党员,东北哈尔滨军统情报站特工郭阳,化为代号锋刃潜伏在满伪政府特务科内部,传出大量敌人情报信息,为抗战做出巨大贡献,在调往上海汪伪政府特别行动处当天夜里,带领军统锄奸队,执行刺杀汉奸冷子兴任务中身负重伤,死而复生郭阳被穿越而来刘宇附身,前往上海化为锋刃再续潜伏任务,续写谍战传奇…
小小土豆子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战1929在线阅读
没有搞不到的情报,没有干不掉的敌人。离职警察穿越电视剧上海滩,结交许文强,收丁力当小弟,进入法租界巡捕房,建立自己的情报帝国。我搞商业,也卖情报,还搞谍战,有人说我是商业大亨,有人说我是情报贩子,还有人说我是特务头子,其实,我只是个爱国人士。
陈氏刀客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谍网在线阅读
山河破碎,倭寇横行,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 看似不起眼的小翻译,在敌人的情报机构中慢慢成长,周旋、钻营、拉拢、打击,编制出自己的一张大网,屡建奇功。 可谁能想到,他却是一个三方间谍呢?
深蓝的国度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蛰雷在线阅读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潜伏出去。 你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我是第一层,实际上我是第五层。 书友群:578700671
只爱煞英雄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我的谍战岁月在线阅读
代号‘火苗’——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企鹅群号:78697817
猪头七
日更千字
谍战特工
当前位置: 军事 谍战特工 幕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姐弟

  1937年,腊月二十一。

  法租界,贝当路花莲里46号。

  连续三天的阴雨,突然天上飘起了雪花,街上的行人匆匆,还有不到十天时间这就要过年了。

  “咣当”一声,安平诊所的门被猛地推开了,寒风卷着雪花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穿黑色制服的巡捕,瘦瘦的,个子不高,浓眉大眼,透着一股子的憨厚之气,进来之后,很熟练的转过身,将门带上了。

  “安子哥,安子……”

  “小声点儿,别吓着我可爱的小姑娘。”一条不太长的走廊,通向里面有一个小房间,上面挂着一个“处置室”的牌子。

  诊所不大,只能把有限的空间都利用起来。

  “行,我等你忙完。”巡捕看上去年纪不大,就是有点儿不修边幅,胡子拉渣的,左脸颊上还有一块淤青,他是这间诊所主人的死党,孟浩。

  孟浩今年才二十岁出头,子承父业,在法租界贝当区的巡捕房当二等巡捕,一个被人呼来喝去的小角色。

  “乖,小姑娘,下次小心一点儿,这个伤口我已经给你缝合了,记住,这几天不要碰生水,我再给你开点儿消炎的药,按时吃,三天之后过来换药。”陆希言摸摸小朋友的脑袋,认真的叮嘱一声。

  “谢谢你了,陆大夫。”女孩子母亲感激道。

  “应该的。”

  送走这对母女,陆希言回过头来。

  “浩子,少抽点儿烟,对你身体不好。”陆希言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一伸手,将孟浩嘴上叼的烟卷儿给扯了下来。

  “有你这么开诊所的吗?今天这个不要钱,明天那个不要钱,再这样下去,你喝西北风呀?”孟浩嘟囔一声。

  “没事儿,不是有你养我嘛。”陆希言脱去白大褂,“这天,你还过来,有事吗?”

  “屁,我自己都养不活呢,还养你,这不是要过了年了,你现在就剩下一个人,咱家老头让我过来看看……”孟浩鄙夷一声。

  “你这是来让我跟你们爷俩一起守岁?”

  “就是这么个意思,你去不去?”孟浩眼珠子一瞪,问道。

  “去,我敢说不去吗,祥生叔要是发起火来,我可不想被他老人家成天念叨。”陆希言嘿嘿一笑,拿起从孟浩嘴上夺来的香烟吸了一口。

  “还说我,你怎么也抽上了?”

  孟浩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兼跟班儿,虽然说中间因为出去留学分开一段时间,但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知道就好,伯父的事情……”

  “算了,都过去了,我都想开了,这乱世之中,能活着就不易了,哪有那么多的苛求?”

  “走,咋哥俩儿涮羊肉去!”

  “你请?”

  “我请就我请,你当我请不起呀?”

  “你这巡捕从来不吃喝拿卡的,那点儿微薄的薪水养活自己都难,哪来的钱请客,还是我请吧……”

  “……”

  老闫家羊肉馆。

  “安子哥,你听说了吗?日本人在南京杀人杀红了眼,扬子江上漂满了尸体,那真叫一个惨呀,捞尸队的人每天都能捞到十几具从上游漂下来的尸体……”

  “喝酒,莫谈国事。”陆希言眼神一窒息,端起酒杯。

  “安子哥,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陆希言默然,对日本人,他可是有刻骨的仇恨的,岂能无动于衷?

  “特么的,自从日本人打进了上海,咱中国人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日本人成天的抓抗日分子,公共租界不用说了,就说前天下午那件事儿……”孟浩喝了两杯,又开始喋喋不休的抱怨起来。

  陆希言一言不发,还是闷头吃酒菜。

  “哎哎,你给我留点儿……”孟浩忽然发现不对劲了,怎么锅里的羊肉越来越少了。

  “老板,再给我切半斤羊肉,一斤酒……”

  “打住,少喝点儿,你脸上的伤还没好。”

  “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这点儿算什么?”孟浩不在乎的哼哼一声,伙计端上一盘羊肉,提着一壶酒上来。

  这孟浩酒一多,话有开始多了起来。

  “安子哥,不是我跟你吹,我这身手,这五六个人一起上,都不是我一个人的对手!”孟浩吹嘘道。

  “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走路磕的?”

  “前天,几个日本便衣闯进咱们法租界扰乱公共秩序,正好让我给碰上了,狠狠的揍了一顿……”孟浩说起脸上伤,很兴奋。

  “是你被人家揍了一顿吧?”

  “怎么可能,就那些东洋鬼子,罗圈腿,小矮子,怎么是我的对手?”孟浩神秘兮兮的凑脸来,小声问道,“安子哥,你知道那些东洋人来咱们法租界干什么吗?”

  “干什么?”

  “嘿嘿,抓人,而且还是个女人,这个女人从日本海军俱乐部盗走了什么贵重物品,据说,她化装成艺伎混入其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就顺走了,等东洋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么多男人都没能抓住一个女人,太好笑了!”孟浩有些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道。

  “你小点儿声……”

  “怕什么,这里是法租界,我的地盘儿。”

  “这日本人丢了东西,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他们没能抓到人,追到法租界来,管我们要人,现在跟上头的法国佬打架呢。”

  “要我说,这种事儿,你以后少掺和,少让祥生叔为你操心?”陆希言提醒道,“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帐我结了,记得早点回去。”

  “去吧,我这就几步路而已……”锅里还有不少羊肉呢,这可舍不得。

  陆希言取了大衣和围巾,下楼来,跟老板招呼一声,拉开门走了出去。

  安平诊所是一个两层的小楼,楼下是瞧病的地方,楼上是陆希言的小窝,不过,这楼上楼下并不通,得绕过去,从后面弄堂的梯子上去。

  街上行人已经不多了。

  雪已经下了地上一层白了,踩在上面。

  嘎吱,嘎吱……

  掏出钥匙开门,开灯。

  屋里有起身的声音,灯一亮。

  “你回来了。”蹑着脚迎了上来。

  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人,鹅卵蛋形的脸蛋儿,白里透红,眼睛很大,仿佛会说话,齐肩的长发,发梢微微卷起,很洋气。

  主人不在,天气骤寒,家里也没有一点儿暖气儿,女人只能裹着厚厚的一层毯子,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等着。

  “刚才跟你弟弟出去吃饭了。”陆希言反手将门反锁后,这才走了过去解释道。

  “他都跟你说了什么?”孟繁星伸手轻轻的捋了一下眉梢间的一缕鬓发,清瘦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关切的表情。

  “也没说什么,我也没告诉他,他还不知道,前天在街上跟日本人打了一架,阴差阳错把他姐姐给救了?”陆希言将买回来的刚出锅的馄饨放在桌上。

  清汤馄饨,滴上两滴香油,再点缀这几根香菜,那叫一个香呀,诱人之极。

  咕咕咕……

  她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饿的不行,这么一次刺激之下,肚子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

  “这是给我买的?”惊喜之中透着一股子欢喜。

  “嗯。”

  “你住在我这里也不是个事儿,这都快过年了,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吗?”陆希言叹息一声,对面坐下来,问道。

  “荠菜肉馅儿的?”

  “怎么了,你不一直都喜欢吃这个馅儿的吗?”

  “我已经很久没吃到这大馄饨了,小时候,每到过节,娘就给我我们全家人包混饨,安子哥你也在,有一次我们顽皮,用面粉打仗……”孟繁星吃着馄饨,眼泪止不住滚落下来。注①

  童年的回忆呀……

  “你真不准备回去吗,你这一走就是三年,祥生叔两年前退下来,让浩子顶了他的位置,这两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天一冷就犯哮喘病,连门都不能出。”

  孟繁星闻言,眼圈瞬间红了,流露出一丝深深的愧疚。

  “安子哥,你别问了,好不好?”埋下头,喝了一口汤。

  “好吧,我不问了,不过,你在我这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总要想个办法解决的。”陆希言沉默半晌,点了点头。

  “你慢点儿吃,有热水吗?”望着孟繁星狼吐虎咽的模样,陆希言问道。

  “你不在,我不敢烧水,怕被人发现。”

  “我去烧点儿热水。”陆希言去侍弄好火炉子,屋子里的气温上升了不少。

  “安子哥,过两天,等我处理完事情,我就走。”

  “没关系,我这里,你住多久都行,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今晚还是老规矩,你睡床,我睡客厅。”

  孟繁星望着抱着棉被和枕头而去的陆希言,欲言又止,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注①:上海地区的馄饨有大、小之分,本文中所写若未曾注明,指的就是大馄饨。

  陆希言:原名陆安,陆希言是他后来自己改的名字。

  孟繁星:本名孟君梅,孟繁星是她现在的名字。

  本书中一些地址和人物皆为杜撰,请勿对号入住,谢谢!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